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姐姐狂追你
姐姐狂追你 連載中

姐姐狂追你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南楓籬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旭哲 張子涵 現代言情

【腹黑高冷籃球運動員×傲嬌軟妹漫畫家】互攻 三流漫畫家張子涵,立志成為一流漫畫家,這天開車去找出版社,「嘭」的一聲撞上一輛黑色大G,下車的人卻是高中時喜歡自己到極致的周旭哲,沒想到再次重逢他開口的第一句話是:「怎麼賠?我可沒空搭理你?」 命運真是狗血,現在的他是全國聞名籃球運動員,天之驕子卻又深陷泥潭,恍惚間又回到五年前兩人最後一次見面他說的那句話:「你昨晚幹嘛去了?」 再次重逢張子涵再也壓制不住自己感情,狂追周旭哲 本文是一場互相救贖,弟弟總說不喜歡姐姐,眼神和動作時常跟着她 重逢第二天,張子涵低哼一笑:「弟弟怎麼強吻別人就跑了?那姐姐追你咯
展開

《姐姐狂追你》章節試讀:

第7章 危險女人


夜裡十一點,張子涵塗抹傷口,「嘶」的一聲,好不容易塗抹完,她舒了一口氣,點燃香薰蠟燭。

命運太巧了,以前高中也是,搬進華明小區,一個樓梯口轉身撞上他,無意成為鄰居,老天爺挺會安排的。

張子涵笑了起來,她往床上一躺,側躺着抱起枕頭,輾轉反側,臉上壓制不住的喜悅。

周旭哲一隻胳膊搭着腦袋躺在沙發,拇指玩着打火機開關,「啪」一聲又關上,神色懨懨,胸腔一股鬱結。

怎麼就這麼巧,我都放棄你了,你又再度出現。

倏然,手機屏幕亮起,那部手機開着飛行模式,連着WiFi,他拿起來看了一眼。

【明天去你家,看看你的心理情況,再作出判斷。】

周旭哲沒有回復,他走到冰箱拿起一罐啤酒,打開筆記本,看着微博,評論下都是髒話。

他無意間看到一個鐵杆粉,名字是:「漂浮在湖面上的紅葉。」不停的回擊黑粉,周旭哲苦笑道:「謝謝你。」

周旭哲點了一下那個賬號,發現註冊時間跟自己差一天,而且唯一關注是他,從開始發微博就轉發著,剛更新的動態,寫着:「今晚很開心。」

他舉起啤酒罐對電腦屏幕敬了一杯。

凌晨五點,張子涵像木魚眼睛一樣,一晚上沒睡,眼睛乾澀流淚,她起身走到陽台,日出從海平面上升,天空呈現橘黃色,海面波光粼粼。

她感覺刺眼,用手擋住眼睛,早上的微風徐徐吹來,不禁顫抖一下。

周旭哲坐在椅子看的一清二楚,他散漫不羈笑了,手指尖還夾着煙,卻沒有再吸下去的**,把它摁滅在煙灰缸。

眼神沒有從她身上離開過,空氣中傳來她身上味道,須臾,他咳嗽一聲,張子涵聽到聲音,轉過身子,唇角弧度不停上翹,她揮手示意:「早啊弟弟。」

周旭哲撇開眼,起身走回卧室,關上陽台門,拉上窗帘,趴在床上迅速闔上眼。

「跑的還挺快啊。」張子涵眉心蹙了蹙,她也走回卧室,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謝曉雪發來信息:

【我的寶,昨晚我宿醉了,待在酒吧,我等會就回家,你別怕。】

張子涵【我煮點醒酒湯給你。】

謝曉雪【謝啦,愛你。】

她起身走下一樓,看着空蕩蕩的房子,外表還挺落寞,內心簇擁暖意,因為在這裡她有家了。

片刻後,「啪」關上火,她看了下牆上掛鐘,坐在沙發打個哈欠,眼皮再合攏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篤篤篤」敲門聲響起,張子涵慢睜眼,她走到門那裡,打開門卻看見一個女人在敲周旭哲門。

女人身穿藍色條紋襯衫黑裙子,雪白挺直的大長腿,空氣中聞到一股濃烈香水味,有點刺鼻,她打了個噴嚏。

兩人對視一眼,張子涵認出那女人,是中陽酒店擦肩而過的性感女人。

她瞪了一眼張子涵,而後繼續敲門,敲門無果,按門鈴,食指在狂躁按動。

張子涵插着裙子褲兜走了過去,一臉不屑的眼神看向她,那女人抹着淡妝,眼睛跟她幾分相似,身高差不多。

「你有事?」張子涵語氣淡然道。

那女人笑了,嘴角看到一個淺淺梨渦,她輕輕地說:「我叫施茵茵。」聲音有點性感且冷厲。

張子涵覺得眼前這人就是情敵,女人的直覺不會錯,視線盯着她胸口的紐扣,沒有扭上,露出那性感的黑色蕾絲肩帶以及那白皙圓溜溜東西。

內心認定她是危險女人。

「你跟周旭哲什麼關係?」張子涵挑眉說道,她眼神對上施茵茵,一臉居高臨下的樣子。

「我是他的心理醫生同時也是知己。」

這話一出,張子涵內心不淡定了,她耷拉眼皮,拇指甲鉗進食指肉里,知己?異性作為知己嗎?他們的關係去到什麼程度?

倏忽,門開了,周旭哲眼底一臉疲憊,他第一眼看到張子涵,沙啞地說:「你在這裡幹嘛?」

張子涵冷眸瞥過去,她假笑地說:「我來看望新鄰居。」

「哦。」周旭哲再看向施茵茵,漆黑眼眸掀了掀眼,冷語道:「進來吧。」

施茵茵穿着那雙高跟鞋,她發出「噠噠噠」走在木板上,她四處觀望,說:「搬了新家還不錯嘛,周周。」

張子涵站在門口愣了,她皺眉:「第一次聽到周周居然有異性喊出來。」

「你不走嗎?」周旭哲手扶着門,他溫和目光望向張子涵,但語氣微淡。

張子涵扯了唇角,她偏頭斜倚靠在門框上,視線對那雙疲憊不堪雙眼,輕聲道:「我想去你那裡坐會,你邀請嗎?」

周旭哲耷拉着眼皮,隨——還沒等他說完,張子涵從他身側走了進來,眼睛直勾勾盯着那女人,與她面對面坐着。

施茵茵對她微笑點了點頭。

周旭哲關上門,他說:「要喝點什麼嗎?」

「咖啡。」兩人異口同聲說道。

張子涵也禮貌回笑。

施茵茵坐姿優雅,她對着周旭哲說:「還好嗎?最近心情好像比較差,你們主教練也找到我,我想再評估一下。」

張子涵眨眼看着他,穿着黑色背心,手臂上雖說肌肉緊實,但貼着藥膏,手腕的繃帶還沒拆線。

周旭哲端着兩杯咖啡出來,他坐在沙發,眼神飄忽不定,看着落地窗外風中搖曳的銀杏樹。

施茵茵從包里掏出一份文件,拿出一支鋼筆,說:「你先做一份心理評估,等出結果我去判斷一下。」

張子涵坐到地毯上,盯着他填寫那份表,手中湯匙在輕輕不停攪拌着,靜謐房子只有她發出叮噹作響聲音。

偶爾抬眼望着施茵茵,她撩起碎發到耳後,眼神里都是周旭哲。

她停下手中動作,內心思緒飄到外太空去了,五年了,他身邊出現有多少桃花也不知道,有優秀的人互相吸引也說不定。

周旭哲停頓了一下,側眸瞟了一眼張子涵,倏然而逝,他放下手中筆,一張評估表寫完。

施茵茵輕笑道:「可以啊,上次你寫到一半都不寫了,好像很害怕有人讀懂你內心。」

張子涵眨眼看着那張評估表,黑色字體密密麻麻在白色紙張填滿。

她雙手托腮眼神泛空。

周旭哲起身走到廚房,開放式廚房裡有幾盞吊燈,他在冰箱拿起吐司麵包吃了起來,坐在高凳子上喝着水玩手機。

片刻後,施茵茵說:「可以,比上次好很多了,周周。」她轉頭看着周旭哲,啞着嗓音道:「你怎麼吃這些啊?」

「好吃。」周旭哲敷衍答道。

施茵茵起身走到廚房,她打開冰箱拿出幾個雞蛋和西紅柿,熟練的動作,似乎她經常給周旭哲做飯。

張子涵將這一幕收入眼底,咬緊唇,彷彿這房子局外人是她,內心痒痒的,她一口悶喝完一杯咖啡,一旁砂糖也沒加進去。

施茵茵說:「你先別吃了,加個西紅柿和雞蛋會更好吃。」

「你走吧。」周旭哲放下手機,他一手抓着施茵茵手臂,拉到客廳,

「誒誒,怎麼了?」施茵茵驚恐不安。

周旭哲冷語道:「我不喜歡別人動我的東西,評估填完了你就走吧。」

張子涵睜大雙眼,一臉吃瓜樣子。

「好吧,我先走了。」施茵茵收拾東西,她走到門口狠狠瞪了一眼張子涵,眼神銳利透出一絲殺氣。

施茵茵手扶在門把手,她走出幾步又轉過頭低聲道:「明晚你可以…可以陪我吃個飯嗎?」

「沒空。」周旭哲說完繼續低頭玩手機。

空氣突然安靜,外面的風呼呼吹的很大,室內尷尬到冰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