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詭異:我照鏡子被詛咒
詭異:我照鏡子被詛咒 連載中

詭異:我照鏡子被詛咒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支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支羽 都市小說 陸離

我的爺爺不見了 只留下了一張染血的皮紙,上面說,他走之前給我留下了一個禮物,就在北街的48號
陰寒詭異的雜貨鋪中,我收到了那份禮物,那是,一個破碎的鏡片? 詭異之下,這血與肉的悲歌 夜晚的校園靜默無比,突如其來的玻璃破碎聲猶如惡鬼的索命符 救死扶傷的醫院每到夜晚都變得殘破詭異,傳來病人痛苦的哀嚎 詭異之下,終將有人站出來 我叫陸離,這是,我的故事……展開

《詭異:我照鏡子被詛咒》章節試讀:

第7章 詭異的樓梯


沒時間理會手臂的事,陸離回頭一看,要命的是那隻無眼鬼又開始撿眼睛了。

詭異的氣息正在醞釀,猩紅的血光籠罩着整個三樓走廊。

他們已經到達了這個樓梯口,三人一刻都不敢耽擱,快速的走下樓梯。

等待了一會,確認了那隻可怕的無眼鬼沒有下來後,幾人才敢喘氣。

陸離這才有時間顧及到自己受傷的手臂。

傷口處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感覺,就彷彿自己本來就沒有這隻手臂一樣,十分怪異。

張筱筱看到陸離皺着眉頭的捂着右手,她仔細一看,袖套內,是空的?

她臉色一變,用手想去抓,卻只抓住了空蕩蕩的衣袖。

隨後,她哇的一聲就哭了,姜堂面色也十分的差,看到陸離缺失的左手他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安慰,只能拍了拍他的右肩膀。

陸離微微嘆氣,用右手輕輕拍了拍張筱筱的後背。

「現在並不是傷心的時候,一刻沒有走出這所詭異的教學樓,就一刻不能放鬆警惕,我先去樓梯口看看。」

張筱筱點點頭,猛地啜泣了幾下也就止住了,因為,她很清楚,陸離說的一點都沒錯,現在不是傷心哭泣的時候。

陸離走到樓梯口,臉色一喜。

樓梯是完整的,並且沒有任何詭異的變化。

「走,樓梯是好的!」

幾人迅速向下走去,嗒嗒的腳步聲若有若無。

走着走着陸離便察覺到了不對勁,這條明明只有一層的樓梯,居然沒有盡頭,漆黑的環境里,那向下不斷延伸的樓梯讓人感到心悸。

幾人不禁打了個寒顫,陸離神色不免有些凝重。

畢竟,身上唯一能夠保命的黑香都已經在無眼鬼的襲擊下燃燒完畢,甚至,他還生生的斷了只胳膊。

「陸離,走,還是不走?」姜堂望着望不到盡頭漆黑的樓梯心中拿不定主意。

陸離沒有猶豫「走。」

「好。」

幾人繼續向下走去,陸離向下走去的時候還不忘觀察四周的環境。

陸離能夠確定的是,他們一直都在這短短的一層樓梯內循環。

「嗚,嗚嗚……」一道輕微的聲音響起,在這漆黑的樓梯走道內顯得十分壓抑。

這道聲音從最開始的輕微,緩緩增大。

「你們聽,這是什麼聲音?」張筱筱拉着陸離的衣袖,小聲說道。

陸離靜靜的聽着,他聽清楚了,這是什麼東西哭泣的聲音,像是人的哭聲一般。

詭異而又驚悚,就在這時,變化突起,樓梯兩邊的牆壁上突然出現了一道道的凸起。

像是血肉一般涌動,鮮紅的血液順着樓梯緩緩流淌。

陸離面色難看「往下走!」

幾人趕緊往下面走去,牆壁上的凸起緩緩睜開,那竟是一隻只慘白的眼睛,盯着陸離幾人詭異的轉動着。

身後的血液緩緩靠近,幾隻枯瘦詭異的斷手緩緩趴向幾人。

張筱筱渾身顫抖,面色蒼白,抱着陸離不知道該怎麼辦。

陸離嘆了口氣,真的就沒有一絲活路了嗎,好不容易從五樓來到這裡,難道,就要死了嗎。

就在這時,滿牆慘白的眼球緩緩閉上,樓梯下的漆黑散去片刻,露出了第二層的模樣。

陸離面色微動「走!這鬼眼閉上的時候就是第二層出現的時候!」

姜堂也不猶豫,陸離一隻手直接將張筱筱背起,兩人快速向下衝去,就在這時,一隻枯瘦詭異的斷手突然向陸離身後的張筱筱抓去,那隻手上烏黑枯瘦的指節詭異至極。

「該死!」陸離直接轉身,將自己的身子對着那隻鬼手,張筱筱眼睛睜大「陸離!」

姜堂扭轉方向,直接一腳將陸離踹到第二層,陸離極限扭轉身軀,自己則狠狠砸在地板上,張筱筱用他的身體做了肉墊。

劇烈的疼痛讓他忍不住吐出一口烏黑的血液,可想而知,如果是張筱筱砸在地上後果會是怎麼樣。

他強撐起身子「姜堂!」

姜堂的手臂此時正被那隻枯瘦烏黑的鬼手死死抓住皮開肉綻,骨頭也露了出來劇烈的疼痛讓姜堂面目猙獰。

他強撐着說道「媽的,這力道,真他媽大啊,陸離,我就問你,我姜堂,現在猛不猛!……」

更多的鬼手抓上了他剩下的一隻手和兩隻大腿,他倒在了樓梯上,鮮紅的血液將他掩埋。

「該死的,姜堂!!」陸離又是一口血吐出,想要伸出手拉住他。

「猛,姜堂,你特么比我陸離,猛一百倍!」

張筱筱亦是淚流滿面,陸離是為了救他,姜堂是為了救陸離,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走!不能讓姜堂白死。」陸離狠狠咬着牙,強撐着站了起來,背起張筱筱向樓梯走去。

他感到十分悲傷,最好的兄弟就這麼死了,可是他的眼眶卻擠不出一滴眼淚。

在樓梯口這裡,他看到了一個男人的屍體,男人手腳都被捏碎,死狀極慘,和姜堂相差不多。

正是那個追着名叫小琳的女生的男生,不過這裡並沒有那個叫小琳的女生。

他一瘸一拐的向下走去,幸運的是,第二層去到第一層的樓梯倒是沒有一點問題。

陸離跑到了教學樓的外面,他回頭看了一眼這滿是惡鬼的地方。

此時的天空已經微微亮,不出所料,學校變得那麼陰森,見不到校外的景象,是受到那群惡鬼的影響。

他在這裡發現了那個小琳,她還活着,不過一隻手臂也血肉模糊。

「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我什麼都可以給你,什麼都可以!」她趴在地上奄奄一息,卻還有着生的**。

陸離沒有理會他,這些只讓他感覺到那個男生的不值得。

「張筱筱,你趕緊報警,然後快點回家

我有辦法可以很好的解決掉這件事,剩下的與你無關,記得,好好活着。」

深深看了張筱筱一眼後,便向著老宅跑去。

槐樹,棺材,躺進去……

「陸離!你去哪?」張筱筱大聲問道。

陸離並沒有時間理會她,他的時間很緊迫,學校的人幾乎死光了,姜堂也死了,活下來的只有那麼幾個人。

張筱筱也沒有想那些,她趕緊拿出手機,撥打了110,也撥打了120。

「喂,您好,是警局嗎?我是淮安三中的學生……」

……

這場恐怖的事件似乎也預示着,真正的詭異恐怖,即將緩緩浮出水面,不再受某些人的壓制,慢慢失控……

爺爺的失蹤就是一個十分不好預兆。

陸離的步伐緩緩變快,本來還是一瘸一拐的,不到幾分鐘就已經恢復了,他也不太清楚這種變化是由什麼引起了。

鏡鬼本來就是追着他去到三中的,現在他離開了,必定會追上來。

所以他必須要快,他的面色十分的蒼白,已經沒有一絲人樣,如果不是口罩的遮擋,普通人看見早就得被嚇一跳。

看到了老宅後,他一刻不停,拿起鐵鍬去那棵他有記憶時就存在於老宅的槐樹底下進行挖掘。

挖了十來分鐘後,一副通體漆黑無比的棺材出現在了陸離的面前。

他沒有猶豫,即刻開棺,就要將裏面的東西燒掉。

棺材一點點的移開,可以看見的是,裏面躺着一個安詳的老者。

陸離面色驚變「爺爺!」

仔細端詳片刻後,他鬆了一口氣,這只是一個紙人,只是,看起來實在太像了,做這個紙人的那個人技藝十分深厚。

他將紙人背出來,只是這個重量的確不像是一個紙人該有的重量。

將紙人放在地上,陸離拿出打火機咔嚓一點。

艷麗的火焰順着紙人的身軀蔓延。

陸離眉頭一皺,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居然看到了那個紙人眨眼了?

確認紙人燃燒完畢後,他沒有猶豫,直接翻進棺材中環顧四周。

陰風驟起,吹過陸離頭頂的老槐樹,槐樹搖曳着枝葉飄落。

忽然,鏡片的碎裂聲響起。

「咔嚓!」

陸離明白,這是鏡鬼來了,這是一種不死不休的詛咒,只要他一天不死,鏡鬼就會跟着他一天。

被一隻惡鬼跟隨這是一件多麼詭異驚悚的事情。

他趕緊將棺材蓋蓋上,將銅鏡放在自己的胸前。

只要在這裡躺上一天就好了。

至於會發生什麼,管他的。

十分鐘後,他還感覺四周是十分的安靜,只是莫名的有些陰寒,讓他不禁打了個冷顫。

一個小時後,鏡片碎裂的聲音再次響起,伴隨着嗒,嗒輕微的腳步聲,十分詭異。

三個小時後,他感覺棺材的外面有些動靜,在棺材蓋上似乎躺着些什麼東西,自己正和他面對面對視着。

陰寒的氣息透過棺材蓋不停的湧入棺材內,冷冽的風讓他困意十足,昨晚的惡鬼便利店之行本就讓他的精神高度集中。

現在的他只感到十分的疲憊,眼皮,沉重的可怕……

漸漸的,他緩緩的陷入了沉眠。

就在這時,普通人無法理解的詭異發生了,棺材蓋緩緩升起,那是另一個陸離?

他面色蒼白,眼球慘白無比,不似人形,與陸離最大的區別就是。

他有兩隻胳膊,陸離只有一隻,在無眼鬼的恐怖襲擊下,讓陸離丟了一隻胳膊。

隨後,那隻詭異身影進入了棺材,準確的說,是進入了陸離的身體之中,詭異的消失不見,只聽見咔嚓的鏡子破碎聲響。

棺材外,那紙人詭異的還在燃燒,它的眼睛四處轉動,最後直直的盯着那隻棺材。

六個小時後,天光大亮,大宅卻突然詭異的閃爍起一陣猩紅的光亮。

那是一個怪異的身影,他低垂着腦袋,如果你上前仔細觀望,你就會發現,那空洞慘白的眼眶滲人無比。

他枯瘦的手中,攥着兩隻猩紅的眼球,正不安分的發出要命的詭異紅光。

這正是讓陸離損失一條手臂的恐怖惡鬼,無眼鬼,在它把眼睛裝進眼眶,就是他發起襲擊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