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亡國公主逃亡史
亡國公主逃亡史 連載中

亡國公主逃亡史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織夏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樂憂 謝斐

【腹黑瘋批狗皇帝vs明艷張揚亡國公主+相愛相殺+甜虐向+雙潔】 大周朝一夜覆滅,李樂憂成了亡國公主
她怎麼也沒想到,是自己的夫君登上了皇位,逼自己父皇退位
「從此以後,你只是宮中朕的侍婢
」 李樂憂跪在地下,含淚吞下所有屈辱,他想囚着她,讓她贖罪,她應下便是
後來,李樂憂假死逃亡,他為她瘋魔成狂,更把她留下的女兒寵上天
李樂憂帶兵逼宮,他倒在她劍下, 「樂憂,屬於你的公主之尊,我奉還於你」展開

《亡國公主逃亡史》章節試讀:

第5章 取心頭血


是夜。

被折磨了一整天的李樂憂,此時已經奄奄一息。

「嘩——」一盆涼水潑過去,李樂憂冷的一驚,傷口粘上鹽水,更是刺痛。

「想清楚沒?招還是不招?」

「不,不是我——」

李樂憂顫顫巍巍地,披頭散髮,整個人已經不像個人形。

「怪嘴硬啊,得讓你嘗嘗這鋼針的滋味,要不然你怎麼也不會開這個口啊。」

李樂憂驚恐地盯着那根鋼針,似乎已經能想像到那鑽心刺骨的疼。

「啊————」

鋼針入骨,從指尖釘了進去,十指連心,那錐心刺骨的疼,讓李樂憂直接昏了過去。

「這就不行了?還有呢!」

獄卒拿着另一根,要往李樂憂另一根手指里釘,卻被一隻大手抓住。

「陛——陛下!不知陛下前來,有失遠迎,陛下恕罪。」

穿着一身黑色夜行衣的謝斐,看着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女人,心不由地像被一隻大手抓捏着。

「下去,這兒沒你的事了,還有,朕今天來過的事情不準讓任何人知道!」

「屬下明白——」

他走近李樂憂,看着被虐打的一道道鞭痕的女人,伸出手想去觸碰,卻發現手止不住的顫。

李辰業,你最好儘早出現!

要不你妹妹,就要死在這兒了!

他掐開女人的嘴,餵給她一顆護心丹,拿起匕首,在胸口處扎了一刀。

李樂憂是被疼醒的,醒來就看見謝斐在她胸口前撒着什麼東西。

「謝斐?你——」

「閉嘴!」

謝斐專心地處理着她的傷口,靠的她很近。

「你這是幹嘛?扎我一刀又給我上藥?別跟我說你想殺了我又後悔了。啊——嘶——」謝斐手一重,刺激的李樂憂生疼。

「好好在這兒待着!」

撂下這句話,謝斐重新拉上面罩,離開了。

謝斐這廝搞什麼?為什麼好好的扎她一刀?

不對,白妍中了見血草的毒,而這毒卻只能由她來解,呵呵,原來謝斐是來取血的。

可憐如她,到底還在期待些什麼。

她已經不再是李樂憂,不再是大周公主,她現在只是他謝斐的一介奴婢。

身上的疼痛傳來,不斷地提醒着李樂憂現在的處境。

就算把她打死,她也只就一句,她沒做過!

搖光殿。

謝斐遞給太醫一個瓷瓶,「給貴妃解毒吧。」

「是,陛下——」

「陛下,您怎麼了?怎麼嘴唇這麼白,看着臉色這麼不好?」

「朕沒事,你在這兒好生看着貴妃。」

謝斐捂着心口,身形有些不穩,一旁的姜公公趕忙扶着他。

「陛下,您這又是何苦——」

「朕也曾服下百毒丹,朕的血也有用。」

這百毒丹還是李樂憂給他的,吃下這個,雖說不能百毒不侵,但大部分毒藥對身體無礙。

她當時像獻寶一樣捧在他面前,哄着纏着喂他吃下。

「把消息放出去了嗎?」

「陛下放心,李樂憂被關進刑獄司的消息已經派人放了出去,相信李辰業一定已經得知。」

「派人看着點兒,還有,也讓人看着點兒刑獄司,別讓他們太過。」

「是,陛下——」

李樂憂又被虐打了一整天,十根手指已經釘滿了鋼釘,鑽心刺骨的痛不斷的折磨着她。

獄頭又舉起鞭子,要向她抽來,她閉上了眼,想着這樣去見父皇也很好。

預料的疼痛感卻沒有傳來,睜眼卻看見一個陌生黑衣人一手握着鞭子,他轉手把獄頭打暈,來解開她的繩子。

「公主,微臣護駕來遲,不宜耽擱,快隨微臣出去。」

來人扯下面罩,李樂憂才發現這是這是他皇兄身邊的副將。

李樂憂十分虛弱,雙腳都支撐不起自己站立。

「事不宜遲,公主快隨微臣走——」

黑衣人把李樂憂背在肩膀上,帶着她逃離出刑獄司。

而在出刑獄司的時候,李樂憂卻隱隱覺得哪裡不對勁。

到底是哪兒不對勁呢?她一時間有些想不明白。

上了馬車,車子搖搖晃晃的,「皇兄他回京了?他還好嗎?」

「回稟公主,主子前些時日就進城了,他在一處別院居住,等着援軍到來,屆時謝斐賊子就能伏誅。」

到了別院,李樂憂被扶着下車,腳剛落地,才反應過來,不好,中計了!

剛剛出來刑獄司的時候,她就說哪裡有些怪,原來是他們出來的太容易了。

堂堂刑獄司,怎麼可能守衛這麼鬆散。

果然,她一扭頭,謝斐帶着軍隊站在她身後。

「樂憂,謝謝你為朕指路。」

而別院的門也開了,李辰業被謝斐的人押解着出來。

「皇兄!」李樂憂看見多日不見的李辰業,不禁淚如雨下。

「樂憂,你沒事就好——」

李樂憂立馬轉頭,向謝斐下跪,「陛下,放了我兄長,放了他!樂憂求您!」

「樂憂,別求他,皇兄就算是死,也不要你求這麼一個狼心狗肺的亂臣賊子!」

「好一個兄妹情深啊,給朕都感動了。」謝斐拿起弓箭,瞄準了李辰業。

「不要——不要!」李樂憂趕忙跑過去,擋在李辰業身前。

「謝斐!你要殺我皇兄,就連我一起殺了!」

「樂憂!!」李辰業看着擋在自己身前的妹妹。

「皇兄,我要死也跟你一塊兒死,別丟下樂憂,父皇已經丟下樂憂了,樂憂不能沒有皇兄——」

「朕生平最討厭被威脅,李樂憂,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朕不敢殺你嗎?」

謝斐對準了兩人,拉滿了弓。

「樂憂!你快走!」李辰業拚命地推着李樂憂,李樂憂卻死死抱着李辰業,不能放手,死也不能放手!

「嗖——」

弓箭射過,李樂憂閉上眼睛,能死在皇兄懷裡,真好。

卻沒成想弓箭從李樂憂的耳邊呼嘯而過,只擦斷了她鬢角的碎發。

謝斐地把手裡的弓箭放下,他還是沒辦法對她下手,一點兒也沒辦法。

「把李辰業給朕拿下!」

「是!」

「皇兄!皇兄!」李樂憂叫喊着,死死抓着李辰業的衣角,卻被一刀砍斷。

「樂憂,照顧好自己。」

她吃痛的摔在地上,像絕望的困獸一樣。

皇兄!別留下樂憂一個人,樂憂害怕。

謝斐走過來,一把扣住李樂憂的下巴,「你不該挑戰朕的耐心!」

李樂憂眼裡露出絕望的神情,「謝斐!你殺我了吧!我求你了,殺了我吧!」

謝斐扣緊她的下巴,「想死,沒那麼容易。朕就是要把你放在身邊,日日看着你!」

李樂憂全身脫力,這幾天的虐打,酷刑,已然讓她承受不住,她現在就像一個破布娃娃一樣。

「把她給朕帶回去!」

「是——」

李樂憂被抬上馬車,腦海里不斷重複這幾天的畫面。

謝斐!你真是個魔鬼!玩兒的一手好手段。

白妍的毒怕不是你下的吧!

故意栽贓給她,可不就是為了把她送進刑獄司,篤定了皇兄會來救她。

到時候再順藤摸瓜,找到皇兄住所。

而白妍的毒,又可以用她的心頭血去解。

好一個謝斐!

皇兄!是樂憂害了你,是樂憂害了你!

淚水從眼角划過,早已成了無聲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