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刀劍溯星
刀劍溯星 連載中

刀劍溯星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刀楓刻月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刀楓刻月 遊戲動漫 秦楓

我們中,有些人甘為平庸淪為淺薄,有人金玉其外,有人敗絮其中,可不經意間,每隔一段時間你總會發現一個如彩虹般絢爛的人
短暫而又漫長的人生中,總有一件事,或者一個人,值得你拼盡所有,哪怕赴湯蹈火也在所不惜
秦楓的出現,也許就是蒼茫人海中,某些人內心的一個縮影
大道在前三千問,世事在後九萬里
何去何從君不知,靜待下文鬼神探
------------------------------------------------------ PS:【國術異能】、【修真朋克】、【玄幻異術】、【異世融合】、【科技修仙】……展開

《刀劍溯星》章節試讀:

第1章 擂台爭霸


2049年,10月17日。

龍國,燕京學宮。

晨曦悄悄地在山間滑落,隨後游至清溪河谷,直到燕京城明心湖所在的地方,緊接着慢慢移至遠處的林海和學宮。

燕京學宮的主殿:高達百米的熏青牆上刻畫著美麗的花紋,聳尖的殿頂上金黃色的琉璃瓦反射着流光溢彩,檐牙高啄,錯落有致,一閣一獸,栩栩如生,這是龍國特有的古代宮廷建築風格。

俯瞰之下,整座燕京學宮就好似一副極致精細,氣韻生動的水墨畫,它不僅揉萃了龍國古代建築,厚重古樸的大氣風格,還加入了現代建築,簡約致美,時尚華麗的特點。

畫卷上古今兩種建築風格,交相輝映突兀中卻又異常契美融合,好似一老一少兩位跨越千年時空的人,端坐兩端以畫卷為棋盤,各持棋子對弈,落子間交流着彼此的輝煌。

一步一景,一色一格,舉一千從,包羅萬象。

只從建築上就能看到燕京學宮的底蘊不同凡響,想來除了龍國的兩座古皇城外,也就只有同為藍星頂級學府的金陵學宮,能與之一較高下。

十九年前,龍國教育界實施一場顛覆式的改革,名府、高校合併重組,再啟行政、教育、科研三者為一體的國子監,以此奠定國內頂級學府的地位,重新劃分學府等級。

第一時間,兩所學宮一南一北,迅速合併再建,在這之下『四堂八府』順勢而生,時至今日均位列藍星頂級學府之列,並佔據着藍星教育界的半壁江山。

學宮內,師生們通過便攜式超腦終端,反覆觀看着龍國半月前那場對外的亮劍行動,鳴鴻、瀝泉兩代新型光甲吊打五常十四國,『肌肉』耀的國人眼眶通紅。

同是十九年前,龍國『祖沖之』號的衛星升空,成功進入天宮空間站後,光子主腦系統,契合後正式啟動。同一時間,便攜式超腦終端問行與世。

那一年,龍國發生了很多事……

便攜式超腦終端,普及程度就和當年的手機一樣:

重量比當時的手機更加輕,僅一顆雞蛋的重量,可摺疊可延展,開放權限後能與光腦系統互聯,數據傳送是傳統信息設備的億萬倍,1TB的種子眨眼便存儲完畢,這得性福多少人。

投射出三維光幕可大可小,在陽光的直照下不反光、不丟幀,清晰度堪比激光投影,能語音、視頻、攝像、完全替代了所有數碼電子產品,還可以人機對話,自動完成預設的各種指令……

如此強大的功能,不僅滿足了人類對日常生活的需求,還大大的滿足了對未來科幻世界的幻想。

智腦款式多樣,摺疊變形後能攜帶在手腕上。最最最主要的是,他的價格十分親民,國內價格五千龍幣不到,僅是蘋果·21·Plus一半的售價。

有人問,為什麼每看一次『亮劍』,眼淚都會莫名的浸濕眼眶,那是你對這片土地愛得深沉。

今天的燕京學宮,也是格外的熱鬧。

一年一度的新生演武也來到了尾聲,對比之前幾天的千人、百人戰的龐大場面,今天就有顯得格外簡單,可以說壓軸比賽才剛剛開始。

百進十規則:十個擂台,每個擂台隨機十名參賽着,直至決出最後的擂主。

足能容納十萬人的操場上,身着軍綠色軍訓裝的新生們,三五成群的從通道湧入好似條條綠色的小溪,沒一會變匯聚成一片綠色汪洋。

手腳快的都已經搶先佔據在十個擂台周邊,期待拳拳到肉的近距離觀賞。

那些手腳慢又想近距離觀看比賽的,就只能摩肩擦踵的往裏面擠,再慢點或者不想跟前者一樣感受層卵疊嶂,四處夾雞的學生。就會很明智的選擇坐在觀眾席上,觀看那半空中汗毛可見的巨大光幕投影,吃着零食指點江山也不失為人間美事。

擂台上,點到名的學子,紛紛上場,腰桿筆挺,臉上神采飛揚,互相客氣的抱拳行禮。

出手對攻間,有將八極拳,舞的遒勁方剛,有將太極拳,揉練的瀟洒飄逸,也有潭腿如風如雨,攻防迅疾……每個人招式凌冽,直攻對方弱點,拳拳到肉,不給對手一絲喘息的機會。

一場,新生演武,硬是變成了,武林大會。

其中不乏招式精巧,精彩連跌之下,引的眾人歡呼雀躍,有人高歌猛進,自然就有人被打的鼻青臉腫,落敗下場。總體來說,由軍訓教官充當裁判,安全有保障,意外少之又少。

只是沒多久,一片嘩然之聲,從操場擂台的一角驟然響起,就像交響樂團合奏時突然混進一把嗩吶,但凡開了響,想不惹人注目都不可能。

數萬人的操場上,無數雙眼睛,眺望着聲音傳來的方向——七號擂台。

擂台上空投影的巨幅畫面中,一名穿着軍裝的年輕人,身上有着世家公子的孤傲和高貴,面如刀削的臉龐,英俊非常。

只見,他雙肩架住對手的手臂不讓他倒下,手中的拳頭如雨點般砸在,明顯毫無還手之力的對手身上,拳拳到肉發出密集的砰砰作響。

直至,將對方打的連連吐血還不放過,起身瀟洒的一腳將對手踢飛出擂台,鮮血噴洒在半空中划出一道血色的弧線。

眾人看的紛紛倒吸一口涼氣,不少人也是眉頭皺起,這是至今為止最慘烈的一場比賽,整個操場彷彿熱油上澆了一瓢涼水,霎時間就炸開了鍋,紛紛議論。

「嘶~這人是誰,只是一場比武而已,至於下手那麼狠辣嘛,也不怕把人打出好歹來。」遠處的觀眾席上,長得略胖的少年人,張嘴撕下手中雞腿,滿嘴油光的眯着眼,含糊不清道。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燕京學宮這種世界頂級學府。每屆考生數億人,能成功考入學的也不過區區五萬人不到而已,這裏面的內卷程度,一點都不比,關公過五關斬六將來的容易。

自從十九年前教育改革後,龍國提出十六字方針:『文明其精神,野蠻其體魄,龍國夢·夢少年。』

隨之,尚武之風在龍國上下如火如荼的開展,國術隆興大江南北,至此學宮便要求而且每個學子,必須得是允文允武,應該說每個學府都如此。

文不必說,畢竟知識是人類進步的階梯。數億人之中挑聰明人那還不是一抓一大把,但是武這一塊,就篩下了茫茫眾人。

越是高級學府,對武的標準越是嚴苛,像燕京、金陵這等頂級學府,他們的入學標準就是煉體七層——感氣境。

因為,只有入了感氣境的學子,氣行周天,經脈貫通的人,將來才有機會進入黃階,也是常人所說的氣境,如此才有資格,踏入藍星上流人群的圈子。

優勝劣汰,自古如是。

所以,能在這裡學習的學生,那都是經過層層篩選留下來的精華,沒有人承認他們是庸才,包括他們自己。

身旁的好基友,低頭操控着手腕上嶄新的超腦,嘴裏訴說著。

「放心,那人死不了。我剛計算了下數據,出手之人看似狠辣,實則拳頭落點,75%在兩肋,25%在中胸口,出拳力速度雖快,但是力度不會超過兩百斤,並且避開了心臟等重要部位,有傷人之心但無殺人之意。

按照受打者的身材體重,最多吐點血,斷上兩至三根肋骨,在床上躺個幾天,但絕對要不了命。」

並指着畫面中的校醫療隊,接著說道:「況且有他們在,只要還剩一口氣在,不是當場暴斃,他們就能把人從閻王爺手裡救回來。」

胖子順手望去,嘴中喝着快樂肥宅水,不自主的點點頭,論藍星醫療水平,也就龍國中醫能冠絕天下。

「查到了,出手之人,叫宋濂,是鄭州古武宋家嫡系,實力:煉體八層——內壯境圓滿。

被打的那個叫張天南,揚州人普通家庭,實力:煉體七層——感氣中期。」手中超腦投射出一個小光幕,上面赫然羅列出兩人的信息。

「挖艹……內壯境圓滿,那豈不是比軍訓的教官們還要強?

嘖嘖……咱們學宮當真是藏龍卧虎啊。」啃了一口雞腿,咀嚼之間細細想着,忽然盯着他手腕說道:「咦,你什麼時候買了台新超腦,怎麼豪橫的嘛。」

「艹,死胖子還有臉說。」氣沖腦門隨即直轉而下,要不是打不過對方絕對給他個大逼兜,「別說了,我買完就後悔了,太特喵便宜了,兩千出頭點,還不到以前一半的價格。」

「瞧瞧你,這說的還是人話嘛?便宜還不好嘍。」胖子咂咂嘴說道。

「你不懂,智腦全球發行十九年,雖然沒漲過一次價格,但是也從沒降過價。如今降價銷售,那就說明不久的將來會有新機上線,要不是急用,我真想當個等等黨。」

胖子一聽好像是怎麼回事,打了個哈哈,話鋒再次轉到擂台上,「這人好歹是世家子弟,怎麼會跟那什麼南的結梁子?」

「這……我哪能知道,但是我想,既然那人出現了,那梁子結得估計另有所指。」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目光看着好基友指的方向,眼睛驀然的睜大了幾分,思索之下後,神情明顯一愣,不由自主的點點頭,一副元芳你分析的有道理模樣。

說時遲,那時快。

就在張天南被踢得倒飛出擂台時候,一旁的校醫隊就早已準備在側。

然而人群之中躍出一人,竟後發先至的在空中單手接住對方,落地時雙腳好似樹栽根,身上氣勁涌動,給人看着好似遊船遇波輕擺,在浪頭最高處雙手如浪倒卷,泄去慣性的同時,並借力將張天南,輕輕一送,不偏不倚的落在身前的擔架上。

張天南目測身高185cm朝上,身上勻稱泛着古銅色的腱子肉,練得是外家拳,體重少說兩百斤起步。能將他踢的倒飛的人,可想而知剛才得用多少力。

眾所周知,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慣性加重力翻兩三倍都是往少了說。

如此重力卻被來人,臉不紅氣不喘的輕鬆接下,表現的輕鬆洒脫,行雲流水的好似拍電影一般華麗。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沒有。

在場有點逼數的新生,可沒幾個敢說:我上我也行的話。

不少人也是,看得眼前一亮,太極乾坤式很多人都會,疊浪勁懂得人也不少,但誰也想不到兩者相合,一開一合竟有着類似四兩撥千斤的奇特功效。

再看來人,就如他出手的招式一般,中正平和,普通無華。一米八不到的身高,放在人群里不高不低,容貌平平,外表普普通通的像個農家小子,屬於那种放在人群中都毫不起眼,一眨眼便找不到的那種。

平凡的就像個普通人,可配上那不凡的身手,卻為他添上了一抹神秘的色彩。着實像那山間中不知名的野茶,乍看不起眼,品嘗之下卻是回味無窮,比那些玉罐金裝自詡人間一流的,不知強上多少倍。

在他那樸實無華的外表下,神色也是格外從容淡定,舉止風輕雲淡,就像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雖未經雕琢但是華光已見。

「我一早就說你,面帶血光之災,你非不信。」秦楓看着擂台上嘆着氣,突然語氣帶笑,挑眉對張天南說了一句:「等着,我去幫你揍回來,十倍。」

剛起身,發現衣角似有人拉扯,張天南躺在擔架上,嘴角殷紅的說不出話,只是艱難的搖搖頭。

此時,身後也的兩個舍友也走了上來,臉上掛着說不出的擔憂,想說些什麼一時間又說不出口。

「天南,可交給你們照顧哦,我去去就回。」

秦楓深吸一口氣,漸濃的笑意,雙眼都眯成了弦月,跟帥氣不掛邊的臉上,露出一副牲畜無害的表情,搶在他們開口之前說道:「放心,其實我遠比你們想像的還要強。」

「哦!那是有多厲害啊,我可聽別人說你是學宮十年來最強的新生,但我可不這麼認為。」

正在這時,宋濂一腳踏在擂台邊上,剛好聽到這句話,他雙手擱在曲蹲的膝蓋上,俯瞰着擂台下跟帥掛不上邊,但也不醜,頂多中人之資的秦楓。

語氣不屑中帶着玩味道:「敢不敢上台,跟我比試比試。」

「好。」

秦楓理都沒理眾人的議論,爽快的答應。

轉頭看向教官兼裁判員。

看到這裡,不少人都默默的掏出手腕上的便攜式超腦,飛快的在校網數據庫中,尋找着兩人的資訊,沒一會,兩人的基本信息就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眾人竊竊私語:

「好傢夥,台上這人叫宋濂,古武世家嫡系,一手家傳飛星拳,據說練得爐火純青,而且還內壯境圓滿,那豈不是比台上的教官還厲害。」

「是誒,我說教官怎麼不上去阻止,合著……」

「誰說不是呢,我看來人有點懸了。」

……

擂台上,教官聽着老臉一紅,眉角不停地抽搐,他哪是不敢上去阻止,而是他得到的命令就是,比賽雙方,只要沒人倒地、沒人開口認輸,或者出現危及生命的事情才會喊停。

不過,他的確沒想到這宋濂實力那麼高,出手那麼快,還沒等他出手阻止,人就被打飛了。

「這……這不,秦楓嘛,嘖嘖……鐵汁們有戲啊。」

「秦楓!我想起來了,就是那個單憑一己之力,硬是將比賽變成馬拉松的那位吧,這小子特喵巨能跑。」

「誰說不是呢,我就是在那場比賽中被篩下來的。」

「你們可別忘了,前段時間那個視頻。」

眾人不由得點點頭,說不準,還真是一場龍爭虎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