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長夜予君安
長夜予君安 連載中

長夜予君安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不周山周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嚴瑾汀 古代言情 沈則安

莫名其妙被賜婚,莫名其妙被遠嫁,莫名其妙被捲入朝堂紛爭被綁架被刺殺…… 這當人也太難了吧……. 我原本是一隻因執念而遊盪在世間百年的遊魂,因無意中多管閑事附身救了個落水的女子,意想不到事就接踵而來……展開

《長夜予君安》章節試讀:

第3章 嚴瑾易被罰


我信你,這話是我大哥說的。

事實證明,這話聽聽就好。

我隔天一睜開眼睛,就發現身旁整齊的站着兩個婢女。

「你們…..是誰?」哪來的?

「回小姐」其中一個看起來稍稍年長些的婢女站出來回了個禮:「奴婢名喚思梅,這是我的妹妹思蘭,我們都是大少爺昨日晚上特意從他的院落里調遣過來的。從今日起我們便是小姐你的貼身婢女了,少爺說了,小姐之後的衣食住行都交由我們負責。」

「大少爺還特意交代的,」思梅神情複雜的看了我一眼:「說是必須寸步不離。」

寸步不離?!這一大早的給我製造什麼驚喜呢這是!

「竹言,竹言!」

「是,小姐,我在呢」竹言小丫頭端着一盤包子從外面跑進來,一進門估計也愣了一下:「小姐.這兩人哪來的?」

「我哥給安排的,你先讓他們出去,這屋子裡那麼多人,我看了頭疼」。

「求小姐,萬萬不可」思梅給另外一個小丫頭使了個眼色,兩人立刻跪了下來。

「大少爺說過,若小姐不能容納我們不允許我倆伺候便都要將我倆發賣給人牙子。求小姐給我們姐妹一條活路吧。」

「求小姐給條活路」

「竹言」從我入府以來第一次,我感受到了強烈的心氣不順的感覺:「我大哥呢?」

「大少爺這個時辰,應當已經入宮了。」

「包子留下,你們先都出去。」我軟趴趴的躺回被窩,用被子把整個人蜷成一團

「可是…..」

「我就在屋內,有什麼不放心的。如果再不出去打擾我休息的話,每個人就先去領罰三十個板子。」我咬牙切齒道

「…..」

「是……」

我的這個好大哥,如果他知道他這般小心翼翼護着的不是自己的妹妹,不知道心中該作何感想。

嚴小姐,我咬了一口筍丁肉包。這可真不是我不想快快把身子還給你,實在是計劃不如變化快。

不過此計不通還有別的辦法嘛,只要肯努力,方法總比困難多。

「竹言」

「是,小姐,有什麼事?」

「那兩姐妹呢?」

「還在門外跪着呢。」竹言一臉的無奈:「小姐,他們也挺可憐的,你也別為難他們了」

「我也沒讓她們跪呀。」真是冤枉啊,我剛才好像只是讓她們出去而已吧.:「你快去讓她們起來。」

「這也不怪她們,她們不是怕挨罰嘛。這府上那麼多人都是得罪誰都不敢得罪大少爺的。小姐,我這就讓他們起來。」

「哎,等等」我叫住竹言.表情糾結:「你一會幫我去這城裡最好的寺廟那裡去求幾張靈符來,要….厲害點,驅邪的那種!」

「驅邪?」竹言小丫頭瞪大了雙眼:「小姐你無緣無故要這種東西做什麼?」

還要來做什麼,我默默翻了個白眼,用來驅逐我自己呀。

不讓跳湖還把我看管的這麼嚴厲,我也是沒辦法了,只能出此下策了。

「沒什麼,我最近太倒霉了,晚上老做噩夢,求幾張靈符放在身邊我好安心睡覺。你別啰嗦了趕緊去,別耽擱了。」

「哦,好。」

待竹言小丫頭出門後,我橫豎閑來無事,便起來梳洗了一番。嚴小姐這容貌,只是稍稍裝扮一番,就真稱得上明眸皓齒一佳人了。可惜的是她的衣物裝飾都好像過分素凈了些,我翻找了許久才從首飾盒最裡層找到了一對紅瑪瑙的耳飾,戴上以後倒是把這一身素衣衫都襯的亮眼了些。

「你快些回來吧,你該多謝我,這些日子幫你吃胖了不少。」我裝扮完盯着銅鏡里的自己,臉色紅潤,氣色甚佳:「今兒個天氣不錯,不如我替你出去走走吧。以後怕是沒這個機會了。」

「小姐」思梅思蘭這兩個丫頭一看我出來.二話不說又跪下了

「起來起來」搞得我多能欺負人似的:「我要出去走走.你們要跟便跟吧」

「小姐,大少爺吩咐過。沒有他的允許,您不可出府。」

在我意料之內

「那我就在府內走走」

思梅思蘭跟上我的腳步

「小姐,大少爺吩咐過,府內院外院皆可任意行走…….但除湖心苑外。」

「那便不去湖心苑」我停下腳步略微思考,這也不讓去那也不讓去的,那我去他的地盤總可以吧。

「那我….便去我大哥那裡看看」

「是,小姐。」思梅轉頭吩咐道:「思蘭,你叫廚房備點點心一會送過去大少爺那邊。」

「是。」

今日天氣不錯,看來出來走走這個決定是對的。有陽光卻沒有春日略帶冷冽的寒風,空氣里略帶的花香也有讓人心情甚佳。

這人間真好啊。

「這是我大哥的院落?」走了好一會我跟思梅才走到一處院落前

這地方比我想像中偏一點,離我那住處也算不得近。院落雖然大卻也顯得十分冷清.連勢頭正好的陽光也只能點點洒洒的照進來。

「是的,小姐,這是少爺三年前自己選的院子。茶水和點心已經備好了。」思梅走到我身側:「您打算在哪裡等大少爺?」

「就去他經常去的地方等吧」

「那便是書齋了,大少爺一般回來以後多半是先回書齋辦公的。」思梅說道:「那我帶小姐過去吧。」

我踏入書齋的第一步感嘆的就是,大戶人家的藏書還真是….不容小覷。

放眼望去入目全是書卷,要知道藏書這東西必須持之以恆,沒有個十年八載怎麼可能收集到如此多的書卷。而且一看就知道這裡每本藏書都分別以不同的類目收納,還細細做好了標記,可見藏書之人之愛惜,絕不是擺來做樣子的。

「大少爺喜靜,平日里這裡都不准許外人進來。」思蘭帶來了一盤糕點和一壺茶:「但大少爺待小姐總是不同的,尤其是前些日子小姐落水昏迷,大少爺幾乎兩日都未眠。連宮裡都不去了,日日都守着小姐,害我好擔心,擔心大少爺會比小姐先倒下。」

「思蘭」思梅瞪了她一眼:「莫要多嘴,這書齋里冷,去給小姐拿盆炭爐進來。」

沒半盞茶的時間,炭爐的熱氣終於讓書齋微微暖和了一點,悉心的思梅不知從哪抱來一張裘皮,說是怕我冷,為我預先備下。打點好這些兩個人才行了禮退了下去。我可算有點明白為什麼我大哥要為我選來這兩個丫頭了。

確實比竹言這小丫頭要穩妥體貼太多。

我順手從書案上拿起一卷我大哥正在讀的書,可惜只讀了數行便不自覺的發困,不行不行,這書太無聊了。

還是得尋點別的事做,我提起一旁的筆,想了想,也不知該寫些啥,便一時興起頗有興緻的在紙上畫了一隻小烏龜。畫完又覺得一隻實在是太孤單了,便又在邊上又畫了一隻。描邊描的正專心,書齋的門就開了,我大哥嚴瑾易眉頭深鎖的從外面進來。看到我臉色明顯緩了一下

「瑾汀,你怎麼來這了?」

「等你」我笑嘻嘻的放下手中的筆站起來:「我一個人在屋內無聊,就打算過來等你。」

「你今日有些不一樣」嚴瑾易過來摸了摸我的頭,像對待小孩子一樣。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我耳間的紅瑪瑙耳飾上

「你……」

「嗯?」我仰頭看着他,不知道他為何會盯着我的耳飾發獃:「這是我今日無意間在首飾盒裏面翻找出來的,就戴上了。好看嗎?」

「好看」還是一樣溫柔的笑,卻又好似有點不同在裏面:「很好看」

「阿易,今天你怎麼回來的這麼早?回來的正好,我想出門,你帶我出去可好?」我拉着他的袖子,料定他不會幹脆拒絕我:「我這些時日在府里呆的太煩悶了,快憋壞了。」

如果可以,我也想在離開前再看看外面繁華的市井氣息。

「你身體尚未恢復。」嚴瑾易嘆了口氣,彷彿對我很是無奈:「再多休養兩天,等你身體恢復好了,我帶你去望天樓吃好吃的可好?」

我剛還想開口再為自己爭取一下,門外就有小廝着急忙慌的跑進來

「大少爺,相爺請大少爺和小姐過去一趟」

「有事?」嚴瑾易蹙起眉

「小的不知」

「瑾汀你就不必去了,呆在這裡等我回來」嚴瑾易又摸了摸我的頭,嘴角的笑意很是牽強。看得出來,他現在心情不太愉快

「可是相爺讓小姐也…..」傳話的小廝還想再說什麼,立刻就被嚴瑾易眼神扼殺

「滾回去」

「是…..」

「阿易….」

其實我過去一趟也沒事的,好歹也只是去見我爹而已。雖然那個老頭好像不怎麼待見我,前些日子我落水快死了他也只是來看了我一眼就匆匆走了。

誰家當爹的這麼不走心?

「你乖乖在這裡等我」嚴瑾易的話根本不容置喙,我只好乖乖點頭

「我很快回來」

嚴瑾易的這句很快回來很是不靠譜,我在書齋百無聊賴的等了兩個時辰一直等到天都有些黑了,他還沒回來。

「思蘭」

「小姐」

「大哥回來了嗎?」我問

「大少爺他….」思蘭眼神有些許閃躲

「他怎麼了?」我隱約覺得有些不妙

「小姐可是餓了?」思梅搶過話瞥了思蘭一眼:「我這就下去備膳。」

「等等」饒是我再遲鈍也感覺到其中的不對勁了

「我大哥怎麼了?」

「大少爺被相爺打了板子罰跪到祠堂了」思蘭到底還是小丫頭,話沒說兩句倒是先哭了起來:「大少爺….大少爺從小到大還沒這麼責罰過呢。」

「思蘭!」思梅也是面露不忍,但還是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小姐莫要擔憂,大少爺行事向來穩妥,不如小姐還是先用膳吧。」

「不吃了」我看着紙上畫的無數只小烏龜,突然心浮氣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