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碧藍航線:指揮官的行為準則
碧藍航線:指揮官的行為準則 連載中

碧藍航線:指揮官的行為準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卡牌大師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卡牌大師 遊戲動漫 王宇

歡迎來到碧藍航線,碧海之上的世界
越過海峽,穿過林海,天青之港在這裡重建
戴上凜冬王冠,沐浴光與影的鳶尾之華,墨染的鋼鐵之花為我綻放,維希的騎士為我披荊斬棘; 聆聽蒼紅的迴響,鉛色的追憶尤在耳畔; 峽灣間的星辰閃耀,音符與誓言久久不散; 穹頂下的聖詠曲環繞,復興的讚美詩悠揚,北境之下,破曉冰華
穿過鐵與火的戰場,硝煙之下,塞壬縈繞,旌旗飄揚; 越過花與蜜的伊甸園,無名指上,寶鑽折光
指揮官追逐着夢想,艦娘追隨着曦光,碧海之上,白鷹盤旋,戰機翱翔; 暮然回首,滿載歡笑,輕歌悠揚
ps:不過是一個小小的指揮官如何吃軟飯的故事啦!展開

《碧藍航線:指揮官的行為準則》章節試讀:

第2章 思戀如同噬骨之毒,驅之不去


這裡是碧藍航線的世界。

是他前世所鍾愛的一款戰艦擬人手游的世界。

曾經馳騁在閃耀之海上的戰士以少女的姿態駕馭艦裝再度降臨,在名為指揮官的不明生物率領下向大海發起反攻的故事。

遊戲背景應該就是這樣了,王宇不是劇情考究黨,他印象中的碧藍航線就是如此了。

印象里這個世界並不太平,一直處於塞壬戰火的威脅之下!

人類的生存環境岌岌可危。

是個非常危險的世界。

不過......

他一想到這個世界是真的有艦娘這種生物存在的,他就無所畏懼了!

艦娘是那些歷史戰艦化身而成的少女,既有着大艦巨炮的恐怖力量,同樣也有着人類少女的可愛模樣,是一切美好期望的化身,代表着力量與美的完美結合!

所以,

縱使危險又何妨?

哪個指揮官會害怕危險?

為了指揮官的榮耀,刀山火海自己也要闖一闖!

想起昨天被作為艦娘召喚的場景,還有那句中二氣息滿滿的登場台詞,王宇不由感覺心頭百味雜陳......

死穿越這種事竟然發生到自己身上,還是穿越到了碧藍航線這個前世最喜歡的遊戲的世界。

雖然差點暴斃當場,但也靠着急中生智躲過一劫。

雙份的喜悅,本該帶來更大的快樂。

可是,為什麼?

為什麼自己會被陌生指揮官召喚,而且還不知死活的給自己加戲,成功的讓自己完成入世即死亡的高級成就。

相對這些,開局被打暈都不算什麼事,起碼現在腦袋已經沒有那麼疼了。

美好的未來正在向他招手,可他卻半隻腳踏進了墳墓。

「我真傻,真的。」王宇喃喃自語。

原本以為換了一個世界生死未卜可以盡情的皮一下,結果......

他早該想到的,神鬼什麼的是不存在的。

什麼邪神,什麼克總,都是無聊的幻想。

自己把建造裝置當成祭壇,把指揮官們當成邪教徒......

還有比這更慘的事情嗎?以後自己還怎麼跟同僚相處?

人家下次一見面就說——

哦,就是你呀,那個超級中二病指揮官,不用介紹了,我認得你......

這還怎麼活?

自己明明看到了光子信息流,應該猜到這是一個偏向科技化的世界才對。

而且自己明明接受過完備的教育,卻只因為前世看過幾本各種類型的誌異小說,碰見穿越這麼離奇的時候就不自覺的背棄了相信科學的偉大道路。

誰知道穿越之後的世界居然還要講科學!

等等,似乎這裡也被叫做魔法航線來着!

不過,哪怕被叫做魔法航線,那也是科學的魔法航線!

下次我一定要相信科學。

幸好每一個新生艦娘在被建造出之後,來一串台詞已經成了這個世界的規則之一,自己入鄉隨俗,即興表演一番也不是不能理解。

都是指揮官,這點小小的失誤大家都懂。

腦海中滿是紛亂的思緒,王宇走到床邊,身形一倒,徑直躺在了床上。

此刻他正處位於一間客房之內,裝飾極盡奢華,充滿了罪惡的金錢氣息。

想起之前自己被敲暈,醒來之後直接就被艦娘們各種審訊伺候。

好在他意識到自己正身處於碧藍航線的世界之後,理所應當的給自己加上了一個來自平行世界的碧藍航線指揮官的設定,本着誠實作答的態度,有問必答的介紹了前世自己港區的請況。

包括但不僅限於——

「我作為指揮官多年,戰功赫赫。手下強者無數,能人輩出。」

指收藏全滿,船齊霸業。

「我位高權重,一手遮天,權勢滔天。」

指打演習打到海軍少將的軍銜,沒打上海軍司令純屬沒興趣——

其實就是忘打演習了。

「我與塞壬不共戴天,多次挫敗塞壬的陰謀!」

指在各種活動暴打塞壬勞模凈化親。

「港區之內人人平等,各國艦娘和平共存。」

指所有船都滿好感度,戒指想給就給,你們都是我的翅膀......

總之,在白鷹海軍司令部駐香瓜島分部審訊人員埃塞克斯一臉懵逼的表情中,王宇開始了他滔滔不絕的演講。

整個演講過程的難度還比不上以前給甲方做彙報。

畢竟甲方會老是打斷你的發言,問出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問題,提出一些天馬行空的建議。

最後再來一句我覺得這樣也行,那樣也行,要不你們再多試試新的方向,多出幾個方案,多辛苦一下哈,等拿到項目就給你們做云云......

簡直是試試就逝世,一碗米粉的錢,硬是吃了幾十碗都不止。

這一對比下來。

像海軍司令部這種開着測謊儀和記錄儀問一句答一句的審訊方式,應付起來不要太輕鬆。

感覺像是回到了貼吧里發帖吹牛逼的時候。

還有人在下面不停回復「666」,「是大佬」,「把孩子給嚇壞了」。

埃塞克斯是一個合格的捧哏。

這麼一來,牛逼吹的就更舒服了。

王宇一臉滿足。

埃塞克斯拿着記錄本一臉懵逼的離開。

之後半天不到的時間,王宇的居住場所便由審訊牢房變成了如今的豪華主卧套。

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把測謊儀拆開反覆檢測一下是不是壞了,一想起那個場景,王宇就忍不住開心的傻笑。

艦娘們靠測謊儀和自己的感覺來判斷真假,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都能得到一個相對正確的結果,但真話卻不一定正確。

自己並沒有想要欺騙她們,只是為了自保而已隱瞞了一些事情,改變了一下說法而已。

什麼叫語言的藝術啊!

叉腰!

當然也有着一些試探的意思。

畢竟在遊戲中,初見埃賽克斯時感覺她一臉嚴肅,是一位值得信賴的好夥伴。

但人前人後說的就是餃子。

看看你在後宅里都幹了什麼,各种放飛自我,各種表演顏藝,那沙雕小人簡直不能直視。

可見餃子平時也不是啥正經人。

但是在這個真實的世界,埃塞克斯的性格是否還與遊戲中的差不多可說不準,他怎麼說也得大致的判斷一下現實和遊戲中的出入。

想起審訊之中餃子一副想大喊卧槽卻又強壓鎮定的表情,王宇不由笑的更開心了。

好像遊戲中多是這樣,越是那些在立繪中看起來非常正經,台詞特別嚴肅的角色,她的Q版小人就越是沙雕。

這也不能算是設定,只能說是策劃整活,大家都喜歡沙雕小人,遊戲公司也就這麼做了,所以好像也不能怪餃子......

但餃子你喜歡手下留情這事跑不了!

所幸測試的結果與他設想中的情況相差無幾,餃子的性格沒有出乎他的意料,這算是一個難得的好消息。

笑着,笑着,王宇沉默了,開局穿越到海軍司令部,是好是壞,現在還說不準。

可他心中還是有着一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哪怕希望渺茫,可是,要是能穿越到自己的港區該有多好。

這麼想着,臉上的笑容漸漸收斂,心頭的喜悅也不由得淡了幾分。

自己來到了這裡,港區的她們卻不知道情況如何?

一定會很好的,對吧?

話說起來,在碧藍航線這個世界觀中,由於原遊戲中有各種聯動活動的原因,時空穿越,對於這個世界來說,並不算什麼難以理解事情。

畢竟前有海王星的各位女神入駐港區,後有電光超人和各種大怪獸翻江倒海。

自己一個平平無奇的高質量人類指揮官偶爾時空穿越一下實在不算什麼事情!

司令部實在是少見多怪!

按照這個世界的穿越規則,如果自己是一個人類女性指揮官的話,怕不是第二天就得裝備上司令部特製的新鮮出爐的女子指揮官專用版艦裝去和塞壬來一場曠日持久的大戰。

倒是可以真真實實的體會一下艦女人的感覺......

指揮官穿艦裝,這麼一想似乎還挺帶感!

停,打住,王宇強行停下腦海中危險的想法。這個世界上可以做的事情那麼多,有些不可以做的事情就不要多想了。

再說男指揮官也不是不能穿艦裝,艦裝又不是女裝......

停,不能再想了!

王宇一拍腦門抹殺了自己這個危險的想法。

好好的指揮官不做,卻想穿上艦裝上戰場,你怕是腦子壞掉了。

能不能去做一些指揮官該乾的事?

港區管理好了嗎?姑娘照顧完了嗎?

最重要的是,和羅恩她們相處的好嗎?

居然還有心思去打打殺殺,這還是一個合格的指揮官嗎?

在港區宅到死不好嗎?

想想自己能這麼快得到埃塞克斯的信任,或者說是司令部的信任。

最大的原因應該就是自己曾經身為碧藍航線指揮官的這個身份。

正如遊戲中那樣,指揮官的身份在這個世界有着特殊的意義,哪怕曾經素不相識,哪怕自己不可思議的降臨到這個世界,艦娘們也依舊會給他一定的信任——

出於艦娘對一位合格指揮官的尊崇。

他都能想到測謊儀和直覺未必完全管用,艦娘們多半也知道,但以目前的待遇來看,事情正在向著更好的方向發展。

跟一個來歷不明,說話可疑的菜雞可沒有什麼好好招待的必要,不直接嚴刑拷打就不錯了。

以他現在的待遇,怎麼看也不會淪為階下囚。

王宇定了定神,既然司令部願意給機會,那麼最大的危機已經化解了,那麼就應該好好打算接下來的目標。

首先一定要想辦法成為一個指揮官!

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成為指揮官需要什麼樣的條件?

畢竟在遊戲的設定中,指揮官萬中無一,天下無雙,無所不能,堪稱永遠的神。

現在到了相對應的遊戲世界裏,成為一位碧藍航線指揮官,究竟需要什麼樣的條件和能力?

回憶起初次降臨時的場景,應該是一群新人指揮官進行集中建造。

那麼這個世界的指揮官都是統一培養出來的嗎?

是由海軍司令部統一培養,還是開辦了類似於指揮官學院之類的培養組織,需要什麼樣的條件才可以加入?

或者是有錢就可以當?

自己現在身無分文,今後又該如何發展,前世所學在這個魔改嚴重的世界多半無用武之地......

一個又一個的問題,充斥着王宇的腦海。

王宇將這些需要搞清楚的問題一一在腦海中梳理,就像前世自己處理工作事項一樣按照輕重緩急一一思索......

想着想着,感覺自己越來越困。

緊張的神經一旦放鬆下來,無邊的困意便隨之而來。

儘管之前應付埃塞克斯審問似乎看起來很輕鬆。但之前的王宇一直神經緊張,生怕回答出現紕漏。

也虧了他多年的從業經驗,需要經常對領導做彙報。

關鍵時候的演講能力還是不含糊的,不會在過於緊張的情況下說錯話。

這才險之又險的過了這一關。

現在放鬆下來,王宇感覺自己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恍惚之間他彷彿又回到了自己的港區,一張又一張的笑臉從眼前飄過,那些音容笑貌彷彿還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可能再也沒有人會給後宅添加食物,再也不會有人深夜爬起來安排委託,再也不會有人卡鬧鐘做着科研了......想着想着,王宇意識漸漸模糊。

穿越到自己的港區這個想法實在太過貪心,能夠來到這個世界,或許已經足夠幸運。

只是,

思戀如同噬骨之毒,驅之不去。

好想你們,真的好想,

若能再見一次你們,那一切該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