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我,第一爐鼎,鎮壓三十三天女帝
我,第一爐鼎,鎮壓三十三天女帝 連載中

我,第一爐鼎,鎮壓三十三天女帝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勾欄聽曲兒 分類:玄幻

標籤: 勾欄聽曲兒 牧陽 玄幻

穿越【小說】世界,覺醒【爐鼎】系統
牧陽發現,自己既不是【主角】,也不是【反派】,而是一個處境尷尬的邊緣人物...... 【仙帝】:執一人之手,守一城終老
【佛帝】:佛前一扣十萬年,回首紅塵心茫然
【鬼帝】:黃泉太冷,但跳下去,我不後悔
【魔帝】:那年杏花微雨,春光迷離,我措手不及,亂了百年心緒
【神帝】:我們之間,要從一場交易說起...... 【妖帝】:先來後到,麻煩諸位叫聲姐姐! 主角:「咱雖然是【老鄉】,但【截胡】這件事兒,我跟你沒完!」 反派:「啥?你倆都有【系統】?我【不配】?」 【簡介無力】展開

《我,第一爐鼎,鎮壓三十三天女帝》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太虛爐鼎


燭光。

幽香。

軟榻。

牧陽生無可戀的躺在床上,感覺身體像是被掏空一般,哪兒哪兒都酸,哪兒哪兒都軟。

「nou,這是真傳弟子令牌!」

「本尊向來賞罰分明,你今日助本尊得窺一絲成王契機,記大功一件。」

「所以,從今日起,你便是妖月宗的真傳弟子了。」

女人披上紫金的華袍,束好青碧的玉帶,而後隨手將一塊小巧的令牌丟給牧陽,便頭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間。

既視感很強烈啊!

如果丟來不是令牌,而是一沓票子......

牧陽很想苦笑,卻發現自己連苦笑的力氣都沒有。

實在是,太——野蠻了!

女人叫天襲月。

妖月宗現任掌尊大人。

一品強者。

自詡王下第一人。

生性霸道,手段凜冽,素有滅絕師太之凶名。

當然,此滅絕非彼滅絕,請勿對號入座。

老,其實也沒有那麼老,也就......

嗯......

呃......

好吧他承認,他確實被老女人睡了。

沒錯!

牧陽是一個穿越者。

一個月前,正在熬夜看小說的他,突發心梗猝死在了被窩裡。

等他再睜眼的時候,已經莫名其妙的來到了這個神奇的世界。

好巧不巧。

這片耳熟能詳的嶺南之地,赫然就是他正在熬夜看的那本小說里的大陸一角。

可惜的是,這本小說他還沒有看完,只看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樣子。

也就是說,他只知道故事的開始,卻並不清楚故事的結局。

而且,他不是主角,也不是反派。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這本小說的主角與反派,也都是跟他一樣的穿越者。

老鄉!

如假包換,名副其實的老鄉......

「某些人,真是走了狗屎運啊!」

「嗨,誰讓人長了一副比女人還女人的好皮囊呢!」

「這個確實,你不服都不行,我不信哥兒幾個就沒有過那麼一絲絲的遐想。」

「嘿嘿嘿,說出來都有些難為情,我還做過他的春夢呢!」

「嘿嘿,其實我也有......」

「嘖嘖,瞧你們那點出息,要不是小爺喜歡豐乳肥臀,早就搞腚他了。」

「所以,他到底被誰帶走了?」

「有說是內門、有說是真傳、有說是男、有說是女,嘿,誰知道呢!」

「有沒有可能是一群?」

「嘿嘿嘿......」

遠遠的,門外隱隱透來交談之聲。

聲音忽遠忽近,時而飄渺悠遠,時而又似在耳畔炸響。

霧草!

什麼情況?

耳朵什麼時候這麼好使了?

牧陽下意識的菊花一緊,繼而一臉懵逼的愣在了床上。

與此同時,一道冰冷的機械音,腦海中突然作響。

【叮!處子之身已破,條件達成,系統激活中......】

【叮!爐鼎之氣乾涸,條件達成,系統覺醒中......】

【叮!恭喜宿主,覺醒『太虛』爐鼎系統!】

【叮!雙修目標掃描中......】

【叮!雙修目標天賦讀取中......】

【叮!請在以下天賦選項中,任意選擇一種進行下載!】

如煙似霧的蒼白之氣,順着牧陽的口鼻一縷縷的蒸騰而出,虛空凝成了三行龍飛鳳舞的字跡。

【一品天賦(妖)——霸下龍威!】

【一品天賦(妖)——囚牛怪力!】

【一品天賦(妖)——嘲風雷翼!】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搞得牧陽一時有些大腦短路。

覺醒系統了?

太虛爐鼎系統?

雙修目標天賦下載?

好傢夥,這信息量有點大啊!

回過神來的牧陽,有些僵硬的笑笑,繼而陷入了短暫的思考......

顯然,這所謂的天賦,其實就是掌尊大人覺醒的三個妖道天賦。

天賦者,一品為最,九品為末。

這個世界的修行體系,可以簡單概括為三法四道。

三法指的是修行之法,也就是【呼吸法】、【冥想法】、【觀想法】。

四道則是修行法的再分類,分別為【妖道】、【魔道】、【佛道】、【神道】。

至於還有沒有其他的,他這個看到三分之一就嗝兒屁的人暫時還不得而知。

總之,就他目前了解的情況,妖月宗所在的嶺南地區,甚至整個天南大陸,修的基本都是妖魔兩道呼吸法。

它最大的特點就是,每提升一個境界都會覺醒一個妖魔天賦。

至於天賦的強弱高低,那就得看功法品質與個人機緣了。

「砰砰!」

突如其來的兩下敲門聲,打斷了牧陽神遊的思緒。

緊接着,門外傳來一道輕柔溫婉的女子聲音。

「小師弟,師尊命我來送些補藥,我可以進來嗎?」

師尊?

小師弟?

真傳大弟子風輕柔?

「師姐稍後,我這就起身。」

牧陽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繼而勉力的掙扎着坐起。

他不確定下載天賦時會不會出現什麼異象,所以當務之急是要先打發掉這個女人。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他暫時還沒想好怎麼應對。

苟?還是浪?

畢竟他現在是寄人籬下的爐鼎,保險起見,還是要先觀望觀望。

風輕柔沒有回應,卻也沒有破門而入。

牧陽強忍着一身的酸痛,用了足足五分鐘才勉強套上一身黑衣,而後扶着牆壁一點點踱到了門口。

「吱——」

房門半開。

「呼——」

山風襲來。

牧陽打了一個大大的寒顫,繼而面色一白,一口老血噴在了風輕柔的臉上。

「咳,咳咳,咳咳咳,呃咳咳咳......」

MD!

太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