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開創聖火喵喵教,我舉教飛升!
開創聖火喵喵教,我舉教飛升! 連載中

開創聖火喵喵教,我舉教飛升!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吃鍵盤吥吐鍵盤徐 分類:玄幻

標籤: 徐粲 玄幻 秦元

穿越成一隻貓,被迫創立聖火喵喵教,徐粲表示臉都綠了
「系統,你還是解除綁定吧,我不需要,我只想安安靜靜思考人生
」 「完成收徒任務,獎勵宿主至尊寶骨,獎勵黑淵輪迴拳,獎勵陸地神仙手札,獎勵人族聖體...... 徐粲:「聖火昭昭,聖光耀耀,凡我弟子,喵喵喵喵!」 當教主真香!展開

《開創聖火喵喵教,我舉教飛升!》章節試讀:

第4章 陸家的大禮


如果說在此之前,秦元對於徐粲這個教主還有些將信將疑的話,那麼現在當看到自己的第二武魂之後,便已經完全信服。

「教主的出現,給了我第二次機會,甚至讓我主動誕生出了第二個古怪的武魂,這種實力......究竟有多強?」

他暗自揣測,覺得過於逆天。

也許跟着教主大人修行,真的能夠一飛衝天,未來可以幫助父親分擔家族中的各方壓力!

想到此處,想到生死未卜的父親。

秦元握緊雙拳,眼神深處有一股無名之火逐漸燃燒起來。

他是個行動派,當即就動身前往府邸中的經文密室,憑藉少主的身份借閱了數本典籍,大多都是與火系有關的功法。

經文密室內,幾位目睹了一切的秦府後輩們,紛紛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他這個時候了借閱功法幹什麼?」

「秦元這藥罐子,明日武魂覺醒必然失敗,這不是浪費公共資源嗎!」

「我們這樣的修者,一次性也只能借走一兩本,他仗着是少主卻取走了八本功法,這有些過了,要不要追上去教訓一下他?」

「大可不必,家主是他的保護傘,但現今家主不知所蹤,明日覺醒失敗,族內的長老必會發難於他。」

「也是......沒有武魂的廢人,最終之內被發配到偏遠山鎮,一輩子碌碌平庸。」

「嘖嘖嘖,這就是我秦家少主,說出去我真的嫌丟人!」

「哈哈哈哈哈,如果這廢物資質都能當少主的話,那還不如我來!」

「那好,我等參見少主大人!」

這一日。

秦元借閱大量功法的消息不脛而走。

臨近傍晚,整個秦府上下,人盡皆知,就是族中長老都聽說了一些大概。

好奇之餘,也在忙着籌備明日的武魂覺醒儀式。

入夜,秦元勤奮修行,倒是忘了去給族兄報喜這茬事,他廢寢忘食,閉門苦修。

期間,三門火系功法已經被他徹底領悟,似乎是得益於火焰武魂,他對於這些功法的親和度都很高,目前沒有遇到任何瓶頸!

修鍊全程,徐粲親眼目睹,有些懷疑這小子是不是什麼人族聖體啥的......

你修鍊功法這麼順其自然?

有點離譜啊。

他只是簡單感知了一番,便發現秦元的修為,竟然從昨日的塑體一重境,悄然提升到了三重境。

一夜之間連破兩關!

修習功法的同時修為也連帶着突破,這不是天才是什麼?

徐粲覺得這次可能淘到寶貝了。

「這是十枚丹藥,伐經洗髓,改善體質,你拿去。」

他丟給秦元一個精美的玉函,當中是伐經洗髓丹。

恭敬接過玉函,秦元激動叩謝:「弟子秦元,跪謝教主恩賜!」

「起來吧,這個點你也該歇息了,明天早早起來,還要參加覺醒儀式吧?」

秦元用力點頭,嘴角也不自覺上揚,對於明日的儀式,他已經完全不懼。

到時候可以挺直腰桿大聲告訴所有人,我秦元不是廢物。

我秦元,覺醒出了武魂!

就這樣,帶着滿腔激動,他進入夢鄉,陷入酣睡。

徐粲也靜靜趴在枕邊入眠。

一夜無話。

翌日清晨,陽光和煦,灑在偌大的秦府之內。

演武場中,圍滿了秦府之人,但凡是今日有空的,都到場了。

兩側高台上則是府中族老,正襟危坐,散發出雄厚的靈力波動,這是一群納源境的強者。

八位族老坐鎮秦府,支撐起龐大的家族!

當然,家主秦明川今日缺席,他是秦府當中修為最高之人。

「建國,上前測試!」

演武場中心區域,有負責測試的人高喊。

頓時從人群中擠出一位青年。

來到三米高的巨石前,伸手輕觸,石面當即發出微弱的白光,而後如同鏡面一般,呈現出畫面。

「覺醒靈猿武魂!」

「合格!」

隨着聲音落下,人群喧鬧,有人羨慕有人愁。

秦建國自然是欣喜,一臉輕鬆離開覺醒巨石。

「淑芬,上前測試!」

「覺醒飛魚武魂!」

「合格!」

「狗蛋,上前測試!」

「武魂覺醒失敗,不合格!」

「即日起發配至青陽鎮,經營家族茶莊!」

......

有驚喜,有失落,可以看出並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誕生武魂的。

失敗者,只能淪落凡俗,徹底斷了修行路。

「秦元少主,請上前測試!」

很快,就輪到了秦元入場,他迅速擠出人群,肩上還坐着一隻黑色大貓。

「晚輩見過諸位長老!」秦元朝着兩側看台上的族老們躬身見禮。

剛想繼續說些什麼,可這時候,秦府之外卻傳出騷動聲。

隨即一大隊人馬闖了進來!

「看來老夫來的正好啊!」

為首之人是一位老者,身着紫袍,精神矍鑠,眉眼自帶一股煞氣,腰間別著三尺長劍。

揮手間,讓隨行之人從門外抬着一塊巨大的藍水晶進來,與演武場中心的巨石並立。

「陸雲天,你什麼意思?」

高台上的族老發生,表情都沉了下來。

陸雲天捋着鬍子爽朗一笑:「沒什麼,這不是得知你們秦家今日小輩武魂覺醒嗎,特意送來覺醒晶石,這可比你們家裡的破石頭好用多了!」

「誰家裡的是破石頭?」一眾族老怒目圓睜。

這陸雲天是陸家的大長老,兩家素來不對付,怎麼可能是來送禮的!

此時,秦府的大長老秦淮河也下場了,背負雙手,繞着藍色水晶踱步,半晌,才發出沙啞的聲音:「好,很好!」

「陸長老的這份大禮,我秦家收下了!」

秦淮河滿臉褶,露出笑意。

陸雲天也笑了,兩家長老落座,淺談幾句,竟是顯得分外和諧,沒有什麼衝突發生。

這奇怪的畫面,令得在場秦家後輩紛紛露出不解之色。

秦陸兩家出了名的不和,在北凌王城你爭我奪,時常發生利益衝突,怎麼今天大長老還和陸家的長老有說有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