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玩呢?有這陣容,你讓朕做昏君
玩呢?有這陣容,你讓朕做昏君 連載中

玩呢?有這陣容,你讓朕做昏君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二哈博士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二哈博士 軍事歷史 李雲奚

李雲奚穿越架空世界成為大魏皇帝,本想着勵精圖治一番,誰知卻解鎖了昏君系統
等李雲奚一看自己的大臣傻眼了…… 左丞相諸葛亮,右丞相張居正, 大理寺卿包拯,戶部尚書蕭何, 大將軍韓信,禮部尚書魯肅,司禮監掌印太監馮保, 兵部尚書于謙,軍師郭嘉 ……… 有這陣容你讓我當昏君? 諸葛亮:皇上,北邊燕王朱棣企圖謀反,臣建議派大將軍韓信出戰
為了系統獎勵,我………派邢道榮去 為平定北方蠻族,朕要御駕親征
皇上還是讓郭嘉隨從吧
郭圖,你隨朕親征
……展開

《玩呢?有這陣容,你讓朕做昏君》章節試讀:

第 7章 朕要廢皇后


尚宮局,宮女和小太監們忙忙碌碌着,魏忠賢則坐在椅子上指揮着。

「魏忠賢在哪?給本宮出來!」

還未等人稟報,賈南風便氣勢洶洶的闖了進來。正在幹活的太監宮女都愣住了,停下了手中的活。

魏忠賢見這個母夜叉娘娘來了,趕忙起身。

「奴才魏忠賢,參見皇后娘娘。」

「娘娘你萬金之軀,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賈南風叉着腰,惡狠狠的指着魏忠賢說道。

「魏忠賢,本宮問你,皇上他是不是要你給他選秀女呀?」

魏忠賢暗罵不好,心想她怎麼知道的?這位賈娘娘可不是個善茬兒,他爹還是南州的知府兼總兵,頗有一些勢力。這背景可不是他一個魏忠賢惹的起的。

魏忠賢低頭沉思片刻,臉上強行擠出一些笑意。

「嘿嘿,娘娘這是哪聽的消息呀?皇上對娘娘可是忠心不二呀。」

「哪聽的?我身邊的丫鬟聽尚宮局裡的人說的,你給我好好解釋是怎麼回事。」

賈南風怒氣沖沖的說著,屁股順勢就坐在了魏忠賢之前坐的椅子上。

魏忠賢還是一臉的職業笑容,拿起茶壺邊給賈南風邊倒茶邊說著。

「哎,老奴當是什麼呢。皇上什麼人,娘娘還不清楚嗎。」

「不能因為下人之間隨意的嚼舌頭根,娘娘就誤會了皇上他對你的一片真心呀。」

賈南風接過茶水,心裏也有些了懷疑。

「對呀,皇上他什麼本事,我還不清楚嗎。就是借給他幾個膽子,他也不敢呀。」

「再說我爹還是南州的總兵,連宮中的呂太后都會給點面子,想來這一切都只是宮中的下人在亂說吧。」

想到此處,賈南風收起了怒意,隨後笑道。

「看來是本宮多想了,我與皇上情比金堅,想來定是那幫子下人胡說吧。」

聽到賈南風這麼說,魏忠賢頓時鬆了一口氣。

突然,只聽李雲奚喊道。

「魏忠賢,為朕選妃的事情給朕辦的怎麼樣了?」

魏忠賢剛鬆了一口氣,結果一聽李雲奚過來了,這一口氣又給提上來了。

而一旁的賈南風此時的臉都綠了,讓她那醜惡的臉顯得更加猙獰。

李雲奚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這時他才發現了賈南風正咬牙切齒的盯着自己,而一邊的魏忠賢正衝著自己瘋狂使眼色。

一看這架勢,李雲奚心裏面已經猜了個七七八八。

不過對於賈南風這個潑婦,之前的李雲奚怕她,我可不怕。

李雲奚直接忽略了賈南風,而是轉身衝著魏忠賢問道。

「魏忠賢,朕問你呢,朕選秀女的事你安排的如何了呀?」

當說出「秀女」兩個字的時候,李雲奚還特意的加重了。

魏忠賢瞅了一眼賈南風,低着頭也不敢亂說話。

看着這個昔日窩囊的皇上直接選擇無視了自己,賈南風頓時氣的火冒三丈。

只見她咬着牙,惡狠狠的說道。

「皇上,本宮還在這兒呢。」

「嗯,我知道你在這,我知道。」

見李雲奚對自己如此敷衍,賈南風頓時坐不住了,直接站了起來吼道。

「姓李的,我看你是給臉不要……」

那個「臉」字還未說出口,只聽「啪」的一聲,李雲奚的巴掌直接就呼了過去。

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皇上什麼時候這麼血性了?他不是出了名的懼內嗎?難不成今個喝酒了?

賈南風捂着自己本就不美麗的臉,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李雲奚,彷彿像是看一個怪物。

李雲奚則是面無表情。

「大膽賈南風,朕的名字也是你能說的,念你是皇后,朕就先不定你的罪了,還不快滾回你的長樂宮去。」

賈南風此刻腦子都是蒙的,身體僵在了那,任憑手下給她拉走。

李雲奚還是像一個沒事兒人一樣,轉身對着魏忠賢問道。

「魏忠賢,選秀什麼時候可以舉行呀?

魏忠賢剛剛還在愣神,過了一會兒才反應了過來。

「……哦,皇上放心,明日就可舉辦。」

「嗯,不戳,你辦事我放心。」

「多謝皇上誇獎,這都是奴才應該做的。」

聽到李雲奚對自己的讚許,魏忠賢像吃了蜜一樣。

「選秀之事重大,朕的去給呂太后說一下,你就還在這招呼着吧。」

「恭送皇上。」

……

慈寧宮,呂雉還在批閱着今日的奏摺,雖然累,但是卻很快樂。

「太后,為國為民,為國操勞,可要注意身體,不要太勞累了呀。」

呂雉抬頭看去,發現李雲奚正端着一碗雞湯,朝這邊走來。

「皇上有心啦。」

「這都是朕應該做的。」

李雲奚放下雞湯,直接在呂雉的旁邊坐了下來。

雖然呂雉與李雲奚的年齡差不了幾歲,但是自己畢竟是太后,所以呂雉還是有意的與李雲奚坐開了一點。

「皇上身體既然不適,還是不要亂走動的好。」

見呂雉有意的與自己避嫌,李雲奚也沒在意。

「多謝太后關心了,不過朕的病一陣一陣的,時好時壞的。」

「今個兒朕來主要是給太后說一件事。」

呂雉拿起雞湯,喝了一口問道。

「哦,不知道是何事呀,還讓皇上你親自來說?」

李雲奚嘿嘿一笑,「這件事還真的必須給您說,那就是朕的後宮妃子太少,朕打算明日舉辦選秀,到時候還得請太后親臨現場。」

呂雉放下了雞湯,看了一眼李雲奚,說道。

「如此甚好呀,你也確實該給我們李家添一龍子了。我是無所謂,只不過,皇后那邊你可告知了?她是否同意呀?」

對於賈南風的脾氣,呂雉是再清楚不過了,是不可能同意舉辦皇上選秀的。

想來這李雲奚估計是背着賈南風,先跑到我這看我的意思,想藉助我這個太后來逼迫賈南風同意。

如今呂雉直接搬出賈南風,就是看李雲奚怎麼說。

果然,一聽到賈南風三個字,李雲奚明顯愣了一下,沉思了一會兒。

呂雉瞥了一眼,心想李雲奚定是想要打退堂鼓了吧。

誰知李雲奚卻說道。

「皇后呀,她同不同意都無所謂,因為朕正想廢了她。」

呂雉聽完心中大驚。

「什麼?你要廢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