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S11308試驗品
S11308試驗品 連載中

S11308試驗品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湫璃落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湫璃落 錦希

「S11308試驗品必須立馬銷毀,她活着我們所有人都別想活
」 「S11308試驗品現在已經失控了,必須死,她不能活着
」 被研究了八年研究出來的戰利品卻想逃離研究所的控制,十年的隱藏,在十八歲時一件件拉開序幕
呵呵,原來我只是一個試驗品,我只是一個戰爭的產物,因為強大,我的出現從一開始就註定會被滅亡
「我一定會想辦法製作出解藥,讓你們做回普通人不再有殺戮
展開

《S11308試驗品》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舅舅的死訊


寂靜的深林,停棲在樹枝上的鳥發出怪異的叫聲,在這空谷的山林里回蕩。

錯綜複雜的山路此時正進行着這場激烈的追逐,女孩在前面拚命奔跑,臉上附着的血液將她原本的容貌遮住,她慌不擇路的在森林裏亂竄,月光隱隱透過高聳的樹葉在地上印出斑駁的痕迹。

女孩不敢有任何停留,耳邊不僅僅是蟲鳴還有她即將要跳出胸膛的心跳聲,衝擊着耳膜女孩不斷回頭張望,腳下一個趔趄,爬起來又繼續跑。

身後的人帶着兩條惡犬一直追到她到這裡,一個斜坡女孩捂着出血的傷口緊緊的貼在地上,藉助夜色將自己隱藏起來。

惡犬帶着追擊的人湊過來,女孩慌亂的捂着嘴,就連呼吸都放得非常淺薄。

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逃不過惡犬的耳朵,女孩抬頭就看見惡犬和那些人現在自己頭頂,她閉上眼睛心裏開始默默的祈禱。

可是惡犬還是察覺到她的氣息開始瘋狂的吼叫,女孩忍着疼痛迅速的從地上爬起來快速的朝着森林外跑。

後面的人緊追不捨,女孩伸出雙手,此時一雙墨瞳突然變幻成銀灰色,周圍的一切彷彿都被她掌控。

看着窮追不捨的敵人,女孩用盡全力,一陣猛烈的氣浪打出去,猶如海邊來的呼嘯,追擊的人瞬間就被攔腰斬斷。

霎時間,天地間風平浪靜,落葉紛飛,女孩虛弱的躺在地上看着若隱若現的月光,拖着疲憊的身軀,慢慢向外走去。

看到一塊平地上,有一處燈光,傅錦希跌跌撞撞的走過去,可還是因為體力不支倒在了帳篷周圍。

出來露營的一家人看見草堆里趴着一個人,男人和小男孩過去探查一下情況,隨後看見滿身狼藉的女孩。

女孩模糊的記憶只記得她被送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醒過來的時候周圍的一切都非常陌生,而且伴隨着陣陣頭疼,她像個野獸一樣躺在床上掙扎發出嘶吼。

痊癒後錦希被送到了孤兒院,陌生的環境讓錦希不想說話,每天做得最多的就是躲在角落看着窗外的日出日落。

這一天,突然來了一個男人,他小心翼翼且帶着討好的走到錦希身側,伸出手,寬大的掌心掌心內有一顆糖,錦希頂着一雙無力的雙眸看向他。

在陽光下,他笑得是那樣的溫柔,錦希眼中的陰霾在這一刻好像被驅逐了。

「跟錦希回家好嗎?」溫柔的聲音讓錦希好像在冰冷的大海中想到了一塊陸地,看着男人虔誠的眼神錦希緩緩伸出手握住了糖。

陽光下,錦希們四目相對,錦希眼眸中泛着光,他眼中滿是溫柔。

「以後你就叫錦希,錦盛繁華,希望永存。你可以叫我舅舅。」錦希看着一張一合的嘴,心裏也默默的把這句話記下了。

辦好手續後,錦希就被帶回了家,來到新的環境,錦希就像怕生的野貓,眼中時刻都充滿着警惕。

「錦希,別怕,來舅舅這裡。」他伸出雙臂,給害怕惶恐的錦希一個十足的安全感。

在他的懷抱里,錦希感覺很溫暖,也很安心,多少次在他的臂彎里熟睡,又無數次從他懷裡醒來。

漸漸的,他低沉的聲音好像成了錦希的搖籃曲,他每天晚上都會給錦希說故事,關燈後在錦希額頭落下一吻離開。

「舅舅,錦希很喜歡你,永遠陪着錦希好嗎?」錦希笨拙的表達着自己的情緒,舅舅看着錦希終於開口說話也為錦希感到高興。

舅舅寬大的掌心就是家,他的肩膀就是溫暖,他們住在一起的小房子,是他們最溫暖的歸宿。

轉眼錦希就長大了,舅舅看着錦希的眼神也多了很多慈愛,而錦希也在她的呵護下變得開朗。

十六歲生日這天,錦希坐在客廳滿懷期待的等着和舅舅一起過生日,可等來的是舅舅的死訊。

等錦希來到**局,**叔叔帶着錦希認領屍體的時候,袋子拉開的那一瞬間,錦希感覺全身的力氣都被抽走了,包括自己的呼吸,眼眶泛紅但沒有眼淚。

錦希努力的讓自己呼吸平穩下來,看着舅舅冰冷的屍體,涼意順着錦希的脊梁骨蔓延全身。

胸口就好像堵上了一塊石頭,醞釀已久的情緒奪眶而出,錦希顫抖的唇齒說不出一句話。

錦希帶着情緒來到了海邊,聽着海風和海鷗唱着海的歌謠,耳邊突然又響起舅舅的聲音,錦希紅着眼回憶着他們的過往。

舅舅牽着錦希的手來到這裡,那時正值夕陽,舅舅牽着錦希給錦希講述着大海的故事。

「錦希,你就像天上飛翔的海鷗,你以後會有更曠闊的天空飛翔,錦希就是這片大海,舅舅會永遠都在這裡等着你歸來。」

這句話在耳邊回蕩,錦希不受控制的開始哭起來,海風掩蓋了錦希的哭聲。

在回去的路上,熟悉的街道以前都是舅舅牽着錦希,夕陽會把他們的影子拉得很長,而現在卻只有錦希一個人。

回到房子里,周圍的安靜讓錦希有些喘不過氣,甚至還有一陣耳鳴,錦希把自己鎖在房間里,原本以為這樣悲傷就不會再來打擾,可舅舅的身影在這裡彷彿揮之不去,看着廚房裡舅舅忙碌的背影,臉上剛有點笑意,那身影便消失了。

在整理舅舅遺物的時候,看見了一封信和一把鑰匙,信中舅舅讓錦希好好的保管鑰匙,這是錦希十八歲的生日禮物,錦希雖然不明白為什麼舅舅會留下這個,還是非常小心的保存了起來。

從今往後家裡不再有舅舅,只有自己,錦希試圖從被桎梏的牢籠里走出來可這讓錦希越陷越深。

在學校成績也是一落千丈成了同學老師數落的對象,這一切錦希都能扛下來,可回到家看見舅舅的遺像,還是會忍不住大哭,滿身的淤青和泥濘讓錦希看起來非常狼狽。

舅舅,錦希好想你。

錦希趴在遺像面前哭泣,驟然錦希發現手臂上一大塊淤青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她立刻就彈坐起來,全身上下的傷口都在奇妙般的癒合,她被嚇壞了。

以為是自己眼花了,有些不信邪的爬起來走到廚房,拿起一把刀,割開手臂,鮮血很快流出,不過傷口又很快的粘黏在一起癒合,甚至連疤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