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懸疑›紫雷殭屍
紫雷殭屍 連載中

紫雷殭屍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昊晟兄弟 分類:懸疑

標籤: 侯秦 懸疑 昊晟兄弟

【殭屍+九叔+僵約+影綜+道士++戰神+詼諧】 一朝紫雷降,侯秦穿越成僵 穿越者系統?沒有 我有雷中王者,紫雷!霸體!化物!吞噬 初次作惡,遇年輕的九叔 霍亂小鎮,傲天龍(九叔二哥)找上門 口不擇食,女屍成為自己的屍奴 戰道士、戰鬼王、戰殭屍王,一切只為變強 引出馬家追殺,不敵,被打成灰飛 精血重生後,吞噬西洋殭屍,戰一眉道長 面對一切出現的對手,侯秦靠着紫雷拳,無所畏懼,努力前行展開

《紫雷殭屍》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棺中蘇醒


殭屍秉天地戾氣而生,以怨為力,以血為食,超脫六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

相傳殭屍有四大始祖,旱魃、後卿、贏勾、將臣。

旱魃本為天帝之女,名女魃,為助皇帝征戰蚩尤,獲得吼之精魄成為旱魃,大破風伯雨師後,因其成為殭屍失去了神力,天地規定下無法回歸天庭,又被世人所惡,於是銷聲匿跡,後被遠古大神打殺,並與後卿血脈機緣巧合下合二為一。

後卿乃是死後怨氣不散,冤魂遊盪天地間,機緣巧合下,獲得吼之精魄成就殭屍之身,與旱魃屬於同一等級的存在,後為女媧所消滅,其死前用自己的靈魂對所有剛死去的屍體下了一個詛咒:

「所有含冤而死之人,都可以變成殭屍!」

也正因為這樣,才會出現人死後屍體變成殭屍的現象,可以說電影中的殭屍都是後卿一脈。

贏勾乃是被皇帝派往極西之地鎮守冥海的大將,感覺自己被放逐後,其心中不忿下四處闖蕩,恰好遇到最後一縷吼之精魄成就殭屍之身,皇帝知曉後,攜軒轅劍與之大戰,最後贏勾肉身被毀,殘存靈識裹挾着僅存的精血逃往海外,後與西方氣運糾纏,其後與一隻蝙蝠王融合,成為的一個全新的物種:吸血鬼,可以說西方的吸血鬼均為贏勾一脈。

將臣乃是吼之軀體融合神木所化,初生的將臣沒有意識,渾渾噩噩遊盪三界之中,巧遇補天后法力大損的女媧娘娘,時逢天地大亂,遠古魔神死傷殆盡,女媧雖知其為殭屍之身,卻也也無力消滅,後見將臣沒有善惡之念,且無需依靠吸血度日,因此將其帶在身邊,取名將臣,意為殭屍永遠為其服臣。

不久後女媧對自己所創人族不滿,又不忍心將其消滅,只能封印自己,將臣也在與女媧的相處中產生了一絲不可名之情愫,隨着女媧的自我封印,將臣也讓自己陷入沉睡中。

殭屍四大始祖實力本不分伯仲,不過後卿已死,旱魃亦被消滅,贏勾失去重要的肉身,因此僅存的將臣成為了殭屍中最強的存在,不過其因沒有吼之精魄,實力卻是定型了,很難繼續變強。

贏勾與將臣恰恰相反,失去肉身之後實力大減,其後裔甚至無法長生不死,都不能稱為六道之外的殭屍了。

旱魃與後卿血脈相容之後,人死後吸納兩者氣息而成為的殭屍,反而最具成長性,可惜不到一定修為境界,難以開啟靈智,失去靈智的殭屍嗜血成性兇殘無比,為世人所惡,正邪兩道之人幾乎見殭屍則殺,也造成了其成長起來的可能無限接近於零。

對殭屍非常感興趣的侯秦看着網上對殭屍的描述,想着僵約中的殭屍一陣羨慕,能擁有毀天滅地的能力,喝個血怎麼了,大不了弄個養殖基地,還怕沒血喝?

『轟!』

一邊看手機一邊幻想的侯秦走在空曠的操場上,猛然聽到一聲雷響,第一反應就是大太陽的打什麼雷,不過他也沒有了第二反應,因為他被雷劈成了粉末。

分割線-----------------------------------------------------------------------------------

一方平行世界中,此時也發生了現實中曾經發生過的一些大事件,不同的是這個世界擁有着許多科學無法解釋的存在。

清泉鎮、侯府

此刻天色也已經完全黑下來了,侯府卻是燈火通明,各種僕人丫鬟忙碌不停,大堂之中痛哭聲不絕,門口已經有人在掛白綾,顯然是有人過世了。

「少爺真可憐啊,剛結婚三天就死了,看來美嬌娘果然不是那麼好消受的。」

「要我說啊,少奶奶才可憐呢,聽說少爺死的時候正在干那事,府里都在傳少奶奶是狐狸精轉世,將少爺的陽氣給吸幹了,聽說老爺明天就要將少奶奶扔到槐樹林去,任其自身自滅呢。」

「你們倆嚼什麼舌根,還不趕緊幹活,小心老爺將你們也扔槐樹林去!」

一個管事穿着的人拿着一批白布匆匆走過,看到兩個小廝幹活慢吞吞的,還在那嚼舌根,立刻不滿的訓誡。

侯老爺作為清泉鎮第一大財主,府中自然是家丁極多,儘管嚼舌根的人也多,但是辦事的效率還是很高的。

因為侯少爺屬於英年早逝,不宜大操大辦,所以在第三天的時候已經下葬了,將候少爺下葬的同時,少奶奶也被幾個強壯的家丁扔到了槐樹林中,任其自身自滅。

時值月中,今晚的月亮分外的圓,銀色的月華灑滿大地,引得各種山精野怪都不約而同地出來吸食月華。

夜深後,侯少爺的墳旁,一個獐頭鼠目的男人拿着一把鋤頭,悄無聲息的躲在草叢中,等待着時間的流逝,隨後左瞧瞧右看看,感覺不會有人出現後,快速的來到了墳前。

「侯少爺,我是清泉鎮西頭的癩痢頭啊,老話說錢乃陽間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你既已經死了,這些黃白之物與你也是無用,我就不同啦,那是褲襠進風兩袋空空,咱們打個商量,你將陪葬的錢財給我,我多給你買點紙錢燒了,再給你燒幾個漂亮的紙人,咱們各取所需是吧,吶,你不說話我就當你同意了啊,嘿嘿。」

癩痢頭知道這種事必須雷厲風行,自圓其說的幾句話後,快速地跑到了墳後就開始挖土。

他卻是不知道棺材中發生了一件怪事,本已死去多日的侯少爺此時睜開了雙眼,雙眸中透着一股迷茫與不解。

『我這是在哪,怎麼烏漆嘛黑的,還有為什麼我的身體不能動,也不是完全不能動,只是為什麼手臂關節和腳部關節跟被焊死呢,完全無法自由的彎曲了。』

侯秦不明白,自己在明明在操場散步,天上傳來一道雷霆聲,怎麼突然來到了這處空間,而且還手腳不靈便了,不過這種漆黑密閉的環境真的憋屈。

還是趕緊離開這裡的好,當下就是一用力,雙手筆直抬起,砰的一聲撞到了棺材蓋上,觸及到硬物的感覺傳來,不過手卻一點都不疼,心中奇怪歸奇怪,不過這股子憋悶感實在難受。

於是他繼續用手撞擊頭頂的木板,如果不是這裡的空間太過狹窄,腿腳又不靈便,早就手腳並用了。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篇:暫無文章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