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大宋乾飯人
大宋乾飯人 連載中

大宋乾飯人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心有靈犀的靈犀呀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宋乾 心有靈犀的靈犀呀

【種田+經營+微玄幻+日常+美食+互動】 宋乾穿越到奇異仙宋繼承了一個路邊攤, 本着乾飯人的宗旨,饞哭了所有人
無論帝王將相,仙官妖魅,無一不是他的粉絲
眾人以為他只是一個廚藝不錯的小子,其實他的真實身份是皇帝唯一還活着的兒子
皇帝:「兒子回宮吧,父皇真的只想每天吃到你做的飯,絕對與國事無關
」 包拯:「下班了?沖鴨~」 李師師:「今夜不管誰來,都阻止不了我去喝碗冰鎮木瓜湯
」 潘金蓮:「官人不可以,奴家還想要
」 城隍爺:「嚼了幾千年香火,終於能改善生活了
」 孟婆:「公子的黃泉飯與俺的孟婆湯更配哦
展開

《大宋乾飯人》章節試讀:

第6章 以後得叫你小狐仙了


宋乾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的世界,這還是剛才的世界嗎?

在宋乾的眼裡,不管是有生命的活物,還是死物,他都能清清楚楚的看清楚它們內在的東西。

不僅有透視的能力,還能看到正常情況下根本不可能看到的東西。

例如面前的宋飯,一眼掃過去就能看出她是狐狸的原形,還能看到她體內的氣息流轉。

又比如屋外牆角處的那顆老山參所在的位置,只要看一眼就能清晰的看到埋在土地里的山參身體以及它內在所蘊含的一股能量。

再看屋檐上掛的魚,不僅可以看見腌制後的魚肉在自然風乾過程中的微妙變化,簡直跟顯微鏡一樣。

而且只要心意一動,可以隨意開啟和關閉,想看什麼就能看見什麼。

太不可思議了,簡直就是神跡。

宋乾把注意力拉回到宋飯的身上,之前的那股妖氣蕩然無存,整個人的身上透露着一股縹緲之感。

身體內也沒了那種野獸的氣息,反而和人一樣溫順平和,還讓人感覺到親近和喜歡。

回到正常狀態,宋乾揉了揉宋飯的頭:「運氣真好,以後可得叫你小狐仙了。」

宋飯開心的蹭了蹭宋乾的手掌,開心的伸出自己的小手,在空中畫了一個圈,笤帚居然開始自己打掃起房間來。

宋乾哈哈一笑:「以後可以偷懶了,家務活都你干吧,來我教你如何生火淘米。」

有了宋飯的加入,淘米切菜,燒火燒水根本不需要自己再動手,簡直是個全能而且效率極高的幫廚。

若是以後開餐館的話,後廚只要他們兩個人就夠了。

在宋乾的指導下,宋飯學的又快,基本的工作都能很完美的做好,特別是切菜的刀工更是了得。

轉眼到了清明時節,這幾日天公作美,每天都是艷陽高照,久居城內的人像是開了閘的洪水一般湧向城外。

城外的官道上,從城門口一直延伸數里遠全是各種小攤,放眼望去琳琅滿目,差不多把汴河大街的商家都吸引過來。

宋乾並沒有去城門口湊熱鬧,而是在自己小院外的官道旁,找了一個有樹蔭的地方擺起了攤子。

看上去孤零零的,卻又有點雅緻。

兩張方桌,鋪上在布莊扯的兩張淡雅的青布,配上宋飯在田野里摘的小野花。

三個精緻的小竹筐里放滿了不同口味金黃香脆的魚乾,旁邊還有用油紙包好如同豆腐塊大小的便攜包裝。

宋乾並沒有用草繩當做油紙包裝的捆繩,而是在布莊買了一塊絲布,裁剪成等寬大小的條狀,在包裝上系了個好看的蝴蝶結。

除了魚乾之外,宋乾還利用剩餘的滷汁順道做了些酥脆的蠶豆和黃豆,也是用油紙包成一小包,整整齊齊的擺放在桌子上。

而且還有幾個小台卡放在對應的地方,明碼標價。

無論是遠看還是近看,宋乾的小攤位比起城門口擠在一起的攤位要清爽雅緻的多,不僅乾淨還格外的好看。

路過的尋常老百姓都不敢上前細看,遠遠的看上去都覺得好看,可就是沒人上前詢問。

眼看就要到中午,一整個早上都沒開張,反倒是這麼好看的攤位一傳十十傳百,不少攤主抽空過來看熱鬧。

正午的太陽有些毒辣,出城的人少了很多,攤位上的生意也就淡了下來。

宋乾的攤位外卻冷清不下來,一堆人圍在旁邊指指點點。

「你說這人是在作秀還是真賣東西?」

「攤位擺弄的這麼好看,光那兩張桌布就能做件短裝了,真浪費。」

「瞧見那捆繩沒?可是用的絲布,你說奢侈不奢侈。」

「不就賣個魚乾嘛,搞的花里胡哨的,還賣那麼高的價,傻子才會買。」

「五香魚乾十兩銀子一袋,嘖嘖嘖,怎麼不去搶。」

「什麼蠶豆和黃豆能賣一兩一袋?是不是我看錯了?」

「看那攤主躺在椅子上優哉游哉的樣子,這生意肯定得黃。」

「散了散了,指定不是正經生意人,虛頭巴腦的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總是無事,我倒要看看他今日能否賣出東西。」

「他傻你也傻?」

「......」

宋乾只是安安靜靜的躺在竹椅上搖着蒲扇閉目養神,圍觀的人越來越多。

宋乾可以旁若無人,小宋飯可就不行,本來就沒見過太多人,還這麼光明正大的被人圍觀,還指指點點評頭論足的,跟看猴一樣。

可愛的小臉蛋早就漲得通紅,心裏也很害怕,總覺得這些人知道自己是狐狸而不是人。

「哥哥,我不想呆在這裡了,他們還罵你傻,我們能不能回去?」

小宋飯很不自在的站在躺椅旁拽了拽宋乾的胳膊。

「你現在又不是妖怪了,怕個啥,想要在社會上生存,就得練就一張原子彈也打不穿的臉皮,只是讓別人看看,又不會少咱們一文錢,沒得事,你習慣習慣就好了。」

小宋飯嗯了一聲,鼓起勇氣回到桌子後面,繼續擺弄着幾顆金黃色的黃豆和蠶豆,她不敢看那些人,只有把注意力放在豆子上才覺得輕鬆一些。

就這樣直到夕陽西下,大部分攤位都開始收拾回家,每個人都喜笑顏開,看樣子第一天的生意相當不錯。

圍在宋乾攤位邊的人也都走的乾乾淨淨,小宋飯看着攤子,宋乾開始一點一點的往回搬東西。

小宋飯不敢一個人留在路邊,可又拗不過宋乾,只能壯着膽子躲在桌子後面警惕着路面上稀稀疏疏的行人。

偶爾幾匹馬飛馳而過都能嚇的她直哆嗦。

害怕什麼來什麼,宋乾剛抱着一堆魚乾離開,一輛看上去和其他馬車不太一樣的寬大馬車在小攤附近的路邊停了下來。

一個丫鬟扶着自家小姐從馬車上下來,姿態優雅,衣着更是光鮮,一看就不是尋常人家。

小宋飯正想着是讓蠶豆吃掉黃豆好,還是讓剩下的三顆黃豆吃掉最後一個蠶豆。

正在她糾結的時候,一道極為好聽的聲音傳了過來。

「小姐咱們還是回車上吧,快到城門口了,人多眼雜,讓有心人看見了指不定要出什麼幺蛾子。」丫鬟看了看四周警惕的勸道。

「別瞎說,你看這路上能有幾個人,早上出門便看見這裡人滿為患,原來也是個小攤,坐車坐乏了,咱們去看看。」

拗不過自家小姐,丫鬟只能跟着一起朝小宋飯的位置走去,其實她心裏也好奇,出城時那麼多人圍在這裡也不知道為何,當下無人正好去探探虛實。

小宋飯一看來人,心裏一緊,整個人筆直的站在原地,桌子上的三顆黃豆滾落到地上她也不管。

「小姑娘真可愛,你家收攤了嗎?」

除了宋乾,小宋飯還從來沒有和其他人有過交集,當下有些手足無措,小臉蛋蹭的一下變成了紅蘋果。

「我家小姐問你收攤了沒有,還做不做生意?看着攤位還不錯,不似其他那樣簡陋,怎麼讓個不會說話的小孩看着。你家大人呢?」

丫鬟說話有些不客氣,小宋飯有些害怕,感覺眼角都有些濕潤了。

「怎麼說話的,這麼可愛的小姑娘,別嚇着她。」女子訓斥了幾句丫鬟轉過頭和顏悅色道:「別理她,你家賣的什麼能讓我瞧瞧嗎?」

見這個打扮漂亮,身上還香噴噴的女子說話,小宋飯感覺好多了,感官上就喜歡上了這個大姐姐,反倒是對旁邊的丫鬟很警惕。

「我哥哥做的魚乾,還有豆子,可好吃了,給你嘗嘗。」

作為展示的竹筐被宋乾拿走了,小宋飯拆了一包魚乾雙手捧着遞了過去。

丫鬟準備伸手去接,小宋飯咻的一下收了回來,抱在胸口,然後放回桌子上,用一根宋乾早就準備好的竹籤插了一塊最小的魚乾遞給女子。

小宋飯的動作直接把丫鬟給惹怒了,這明顯是看不起她是丫鬟的身份,那些老爺公子看不起也就算了,一個鄉野丫頭也看不起自己,臉色變得極為難看,要不是自家小姐在旁邊肯定會賞她幾個巴掌。

「你這娃娃,別不識好歹,那麼多魚塊,偏挑最小的給小姐,你瞧不起誰呢?」丫鬟氣的雙手叉腰又不敢真動手,何況小姐還瞪了她一眼,只好狠狠的瞪着小宋飯,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小宋飯也看出來了,旁邊的女子不敢把自己怎麼樣,她得聽面前這個好看的大姐姐的話,心裏也沒那麼害怕了。

「哥哥說這一袋子魚乾賣十兩銀子,一小塊就是好多銅錢,怕哥哥說,只能給姐姐嘗一塊小小的魚乾。」

小宋飯瞪了一眼旁邊的丫鬟,將油紙袋緊緊的抱在懷裡,很期待的看着身前的漂亮姐姐吃完魚乾後做出評價。

女子似乎也喜歡上了這個可愛的小女孩,長的好看,說話也好玩,笑起來兩個大眼睛可以變成彎彎的月亮,心裏都給萌化了。

接過竹籤插着的魚乾,女子先是看了看,又捂着手嗅了嗅,一雙眼睛瞬間變成雞蛋大。

哪裡還管的上什麼淑女形象,魚乾入口,外焦里嫩,魚皮酥酥的,嚼在嘴裏咔嚓直響,越嚼越香。

魚肉緊實Q彈,不僅保留住了鮮魚才有的鮮味,還融入了好幾種不同的香味。

一小塊魚乾吃完,唇齒留香,鮮紅的嘴唇還微微發麻,口舌生津,飢餓感一下涌了上來,忍不住還想吃第二塊。

「杏花付錢,桌子上的我全要了。」

身邊的杏花本來心裏就在嘀咕,鄉野賤民做的東西能有什麼好吃的,還賣十兩銀子,不是腦子壞了就是想坑人,只要小姐嘗過肯定會大發雷霆,到時候再教訓這個沒有禮數的小丫頭片子。

哪知道小姐吃完之後別的話不說,開口就要把所有魚乾買完,她都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小...小姐,你是說買完?」丫鬟無比驚訝的指着桌子上的油紙包,不可思議的問道。

「還用我說第二遍嗎?」女子只是側過半張臉瞥了一眼身邊的杏花,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眼力勁了?

杏花一看小姐的表情,連忙彎腰低頭認錯,態度一改,強裝着笑臉好聲好氣的問道:「小掌柜的看看我需要付多少銀子才夠把這些魚乾都買下來。」

雖然這幾天宋乾教了基礎的算術,而且還是一百以內的算術,小宋飯卻是學的很慢,到目前為止也只能勉強算對十位以內的加減法。

聽見漂亮姐姐說要全部買下來,開心的把懷裡拆開的魚乾遞了過去,然後仔細去數桌子上的油紙包。

哪怕只剩下八包,小宋飯還是數了五六次,看的杏花在一旁急的抓耳撓腮,心裏腹誹這鄉野丫頭連個數都不會數。

漂亮女子倒是無所謂,反正她也不想進城,看見旁邊有個乾淨的凳子,走過去坐了上去,捧着油紙袋用竹籤一塊一塊的吃着魚乾。

越吃越好吃,越吃嘴唇越麻,而且還有微微的辣,只是這種辣和她以往吃過的辣不一樣,是真的辣。

剛開始還不覺得,吃的越多,那種麻辣感堆疊在一起,讓人從上到下通透無比,額頭上已經密布了一層香汗。

從來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這麼有滋味的魚乾,前所未有的滿足感把之前上墳時的悲傷一掃而空,整個人游弋在快樂的海洋之中,這種美妙的感覺前所未有。

「快...杏花,給我拿水壺來...啊..噓..呼哈呼哈...」

一包魚乾吃完,不知不覺已經辣的滿頭大汗,嘴裏口水直流,哪裡還有之前淑女恬靜的模樣,不停的張着已經是紅彤彤的嘴,不停的給嘴裏扇風。

小宋飯終於掰着指頭算出結果了,八包魚乾,一共八十兩銀子。

看着旁邊辣的不行的漂亮姐姐,小宋飯嘻嘻一笑,原來其他人吃了這些魚塊也會這樣,看來自己和漂亮姐姐一樣。

杏花還沒來,小宋飯笑嘻嘻的遞上一個好看的花碗,碗裏面盛着晶瑩透亮的汁水,聞上去有淡淡花香。

「姐姐吃的太快,這魚乾可辣了,這是哥哥給我買的小花碗,還有桃花凍,吃完就不辣了。」

女子現在只想喝水,也不管那麼多,端起小花碗咕嚕咕嚕喝了兩口,怎麼沒水了?

再一看碗里還有幾塊很有彈性的透明方塊,好奇的看了兩眼,用竹籤戳了戳居然無法挑起來。

小宋飯看的嘎嘎直笑:「姐姐,那是桃花凍,吃的。」

女子聞言微微一笑,沿着碗口抖了抖,一塊桃花凍滑入嘴中。

嗯?怎麼這麼滑?居然可以在口中滑來滑去,還那麼細膩,一股微微清涼的感覺瞬間瀰漫而開。

剛剛的麻辣味隨着那股清涼消散不再,唇齒間散發著桃花的香味,這感覺太美妙了。

顧不了那麼多,迅速吃完桃花凍,女子吧唧了好幾下嘴,除了嘴唇還有些微微發麻,那種辛辣的感覺已經消失不見。

呼出來的氣都有一股甜蜜的桃花香。

「小妹妹,你家桃花凍賣嗎?」

小宋飯搖了搖頭道:「哥哥不讓我吃糖,就做了這個給我,而且一天只能吃一碗。」

女子揉了揉小宋飯,剛好杏花抱着水壺跑過來:「多付十兩銀子,回城。」

什麼?

多付十兩?

憑什麼?

見自家小姐已經朝馬車走去,水也不喝了,連忙拿出錢袋,掏出九十兩放在桌子上,然後抱着八包魚乾追了上去。

馬車剛走,宋乾也踱着小步回到攤位,一看桌子上的油紙包少了一大半,心想莫不是賣出去了?

小宋飯見宋乾回來,捧着銀子跑到宋乾跟前:「哥哥你看,賣出去了八包,九十兩銀子。」

這麼厲害?

八包魚乾賣出去九十兩銀子?

不對啊,桌子上應該還剩九包魚乾才是。

找了一圈也沒發現剩餘的那包。

聽完小宋飯說完宋乾才笑了起來,摸了摸小宋飯的頭道:「你沒算你拆的那一包,所以只有八十兩,但是買家卻把她吃完的那一袋算上了,所以最後是九十兩。」

小宋飯一聽心裏有些不開心了,感覺自己算錯了,要不是那個漂亮姐姐主動多給了十兩銀子,她這單買賣就整整虧了十兩銀子。

越想越不開心,越想越難過,站在一旁也不看宋乾,緊緊抓着衣角,眼淚都出來了。

收拾好桌布和其他的豆子,宋乾才發現小宋飯居然在哭。

問了半天小宋飯才說自己算錯賬了。

宋乾趕緊蹲下來,擦了擦小宋飯的眼淚,輕聲道:「誰都有犯錯的時候,何況你也是第一次呀,以後再仔細一點就好了,而且就算少賣十兩銀子也沒事,你知道這些魚乾我花了多少錢?」

小宋飯抽噎着望着宋乾搖搖頭。

宋乾嘿嘿一笑,低聲道:「這可是咱家的秘密,誰都不能說,這麼多魚乾,我才花了不到兩百文錢。」

「什麼?花了兩百文錢才賺九十兩銀子,那不是虧了嗎?」小宋飯驚恐道。

宋乾敲了敲小宋飯的腦袋:「兩千錢等於一兩銀子,之前不是教過你換算單位了嗎?你忘了?」

小宋飯歪了歪腦袋,好像已經忘記剛才輸錯的事情,掰着手指頭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收拾好東西,宋乾牽着小宋飯一大一小朝着不遠處的茅屋走去。

夕陽西下,照着兩個人的影子越來越長。

一個稚嫩的聲音迴響在鄉間小路上。

「一文錢就是一個銅錢,一百文等於一串錢,五百文等於一吊錢,五串錢也等於一吊錢...」

「一加一等於二,一加二等於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