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出馬仙詭聞錄
出馬仙詭聞錄 連載中

出馬仙詭聞錄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桐雨軒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柳雲霆 龍靈

龍靈出生當日,眾狐聚集跪拜,天雷滾滾,閃電叱吒;爺爺被雷霹瞎一隻眼睛,斷了一條腿;母親當日暴斃,父親不知所蹤;龍靈則是身裹黑蛇出生;為追尋身世之謎,報父母血海深仇,女主接過家族出馬仙香堂
這一路,披荊斬棘,歷經艱辛;這一世,劫難重重,迎難而上
幸好,一路有一個風流倜儻、俊美無雙的柳家郎君相隨
展開

《出馬仙詭聞錄》章節試讀:

第8章 古裝男子


奶奶個腿的,真是出師不利啊!

我都想罵娘。

抓起手機一看,此時已經是晚上八點多鐘。

擦一把額頭上的冷汗,我一巴掌打在抓着方向盤,呆若木雞的黃富貴腦門子上。

車是他開的,人是他撞的,他自然得下去查看。

這夥計打一個哆嗦,把腦袋從車窗里左右看了一眼,下意識嚷嚷一句。

「沒人注意,趕緊跑!」

缺德帶冒煙的玩意,他爹娘怎麼生出這麼個不着調的東西!

用我的拳頭打他,我都嫌髒了我的手!

我掄起煙袋鍋子,照着他的腦袋狠狠一下。

「睜開你的狗眼看看,我跟大奎都在車上呢!你要是不管,我報警!」

扭頭一看, 頓時肺都氣炸了。

那大奎自從上車後,就跟周公約會去了,就連出這麼大的事情,他咧着大嘴打着呼嚕睡的正酣!

「起來,出車禍了!」

爺爺奶奶怎麼想的,我們龍家香堂好歹是東北這一代出名挂號的,就算是讓我接香堂,也得給我找個靠譜的幫兵吧,就找這麼一個沒心沒肺沒腦子的貨,能成什麼事情?

狠狠捶他一下, 我乾脆打開車門跳下車來。

我傻了眼。

除了路兩邊投下來的斑駁的樹影,不停在地上如同鬼魅一般搖頭晃腦,地上空空蕩蕩,哪裡還有什麼被撞之人?

難道,是我眼花了?

周圍的溫度突然迅速降落下來,凍的穿着碎花裙子的我,瑟瑟發抖。

我蜷縮起身體,一路小跑朝着寶馬車的方向跑過來。

「咯咯咯······」

剛坐到座椅上,一陣詭異的笑聲,從我的身後傳出。

我頭皮一陣發麻,慌忙攥緊了手裡的旱煙袋。

來的時候,為了能詳細了解王蘭花的事情,我特意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後邊位置上,只有大奎一個人。

哪裡來的女人?

莫非······

黃富貴已經嚇的雙手緊緊抱着腦袋,身體不停瑟瑟發抖。

一雙手,從他的座椅邊緣探過來,一點點的朝着他摸過來。

「說啊,老公,我是怎麼死的呢?」

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從後邊傳出。

我極力強忍住內心的恐懼,急忙抬起頭來,死死攥着手裡的煙袋鍋子,就要朝着後邊砸過來。

迎面撞上了大奎的臉。

明明還是大奎,眼神表情卻完全變了一個人。

「看在你替我說話的份上,我饒了你!」

她詭異笑道。

我恍然大悟,又是王蘭花!

大奎這個倒霉催的,一米八的大老爺們,怎麼就這麼不經造,毫無徵兆的被她上了身!

被鬼上身,同仙家落座一樣的道理,他們喜歡陽氣不足,身體虛弱的人群上身;所以,一些身體虛弱的老人跟孩子,容易撞邪,也就是這個道理。

可這大奎堂堂老爺們,怎麼看也是陽氣十足的樣子,怎麼偏生成了招陰體質了?

心裏納悶,現在卻不是答疑的時候。

被陰人上身,極其損耗身上的陽氣,大奎可是我龍家香堂的准幫兵,我這個預備役出馬仙,自然得保護他。

「你,下來!」

我掄着手裡的煙袋鍋子,威風凜凜衝著她這麼一指。

「呵呵,黃毛丫頭,有幾斤幾兩,你心裏沒有個數?我勸你不要趟這個渾水!他黃富貴該死!」

媽的,這話說的!

這活可是我們龍家堂上老仙安排我乾的,再說了,她藉著大奎的身體行兇,豈不是要置大奎於死地?

我不管,我龍靈還真不配做我龍家的子孫了!

「死去吧!」

被王蘭花上身的大奎,眼睛一瞪,雙眼中凶光畢露,伸出兩隻手來,照着黃富貴的脖子,就狠狠掐過來。

「走開!」

我急了,顧不上能不能傷害到大奎了,掄起手裡的煙袋鍋子,照着大奎的腦袋就瘋狂敲打起來。

「丫頭,不怕打死了幫兵?」

耳邊突然響起一個男人清脆的聲響,抬頭一看, 我直接呆愣了。

一個穿着黑色長袍,臉如新月,五官立體,雙眼深邃,長發束額的古裝男子,飄逸坐到我身邊,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臂。

他過來的時候,身體竟然從大奎和黃富貴的身體穿過來,他握着我的手的時候,我竟然感覺一股透骨冰涼。

他朱唇輕啟,對着那大奎輕輕吹一口氣。

「你,你······」

一個凄厲的女人聲音響過,一個女人形狀從大奎的身體里被彈出,重重甩出車外。

「丫頭,不要魯莽行事啊!」

黑衣男子抬手,用白皙頎長的手指,輕輕撫摸一把我的臉頰,身影一晃,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整個過程,只不過是發生在須臾之間,就連我自己都未曾回過神來。

他是誰?

要不是王蘭花已經被趕走,我真懷疑,剛剛發生的一切, 只是一個幻境。

大奎同黃富貴,定是沒有感知到黑衣男子的存在。

否則的話,依着他們的脾性,哪能如此消停。

「艾瑪啊,哪個挨千刀的打我了,這腦袋瓜子是嗡嗡的叫喚啊;明明是睡了一覺,咋就感覺着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呢······」

躺在后座上的大奎,閉着眼睛嘴裏瞎咧咧着,不時倒吸着涼氣。

「呆瓜樣!爺爺奶奶讓你來睡覺的?」

我乾脆用煙袋鍋子捅他一下,轉身對趴在方向盤上的黃富貴就是一頓訓斥。

「趕緊利索的開車,這都是晚上十點了,我們兩個連晚飯都沒有來得及吃,你要餓死誰!」

黃富貴膽戰心驚爬起身來,驚慌失措左右查看,知道那王蘭花已經離開,竟然嗷的一嗓子哭出聲來。

「這日子是沒法過了······」

「滾,別在這裡嚎喪,想活就趕緊走,不想活就繼續嚎!」

我不耐煩的捂住耳朵,沖他翻了個白眼。

黃富貴終於穩定了情緒,車子繼續開動起來。

我依靠在靠背上,腦海中不停浮現出那個長袍古裝男子來。

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他了,乾爹王麻子過世的時候,他就出現過。

那時候,我還以,那是一個夢。

他到底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