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玄幻›詭滅之神:從呼吸法開始
詭滅之神:從呼吸法開始 連載中

詭滅之神:從呼吸法開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頭鐵的很 分類:玄幻

標籤: 頭鐵的很 玄幻 顧清

六百年前,一股黑色的氣流來到了風和國,它融合在天風家族患有重病的幼子身上,讓他成為了世上第一個食人詭
食人詭討厭陽光,以人為食,食人數量越多,力量越是強大
五百年前,食人詭危害天下,民不聊生
天風家族後人為了守護人類,創立了滅詭隊,和詭物展開了幾百年的戰鬥
四百年前,一名滅詭隊員歐陽青天創立呼吸法,讓滅詭者們擁有了更強的戰鬥力,原本滅詭隊在和詭物的爭鬥中,一直處於劣勢
在完成了呼吸法之後,滅詭隊終於有了和詭物抗衡的能力
而在今日,顧清攜帶金手指重生而來,帶着今生的仇恨,踏上了滅詭之路
食人詭等級:小詭,大詭,詭將,詭王
滅詭武士等級:見習滅詭者,滅詭武士,滅詭武俠,滅詭武將,滅詭武王
展開

《詭滅之神:從呼吸法開始》章節試讀:

第5章 感同身受


「這不是我想要的世界。」此時的顧清,心中只有恐慌。

他曾經也幻想過,自己重生異世界,成為一個俠客。

但他並不想要來到一個這麼危險的地方。

這裡生產力落後,到處都充斥着危險。

這樣的世界,讓他極度沒有安全感。

他畢竟不是本土的人,他是來自另外一個世界。

另外一個世界裏面雖然也有着紛爭,但至少人們生活的非常的幸福,也不用為著吃穿生活發愁。

而這個世界是一個生產力非常低下的世界,很少有人能夠吃飽。

而且這裡的人命貧賤如草,又有着食人詭的威脅。

「真不知道這個世界的普通人,是怎麼生活下去的。」顧清嘆了一口氣。

「既然已經回不去了,那麼也就只有在這個世界好好的生活下去了。」

「不過我的前身,在這個世界還真的慘啊,不僅父母和妹妹被食人詭所殺,就連氣血之力都無法凝聚。」

想到了前身所經歷的慘案,他的心中就感覺到很痛。

那種絕望無力的感覺,一回想起來,他就感同身受。

「不行,這個世界太危險了,我一定要成為滅詭者,只有成為了滅詭者,才有保護自己的實力。」顧清心中想道。

跟以前的顧清的想法不一樣。

前身想要成為滅詭者,只是為了仇恨。

因為母親和妹妹被食人詭所殺,所以前身只想報仇,殺盡天下的滅詭者。

而他不一樣,雖然也想要殺食人詭,但他更想要保住自己的小命。

他曾經身處一個沒有戰爭的國家,過得也非常的幸福,他從來就沒有過絕望的感覺,他也很畏懼死亡。

「麒麟老師給我第四次種下了氣血種子,現在又過去了一周的時間了。」顧清心中想道,「這氣血種子,還能夠在我身體裏面存在二十多天的時間。」

「但我已經等不了20多天的時間了。」

「還有一周多的時間,滅詭隊的考核就要考試了。」

「如果我無法在這一周的時間,成功的凝結出氣血之力,那麼我就連參賽的資格都沒有。」

「如果無法參加滅詭隊的考核,那麼可能這一輩子,我都無法成為滅詭者了。」

一想到這樣的情況,他的心中都有一些絕望。

哪怕他來自另外一個世界,哪怕他擁有着更加豐富的知識。

但遇到這樣的情景,他都無能為力。

「不行,我已經沒有時間了,我要趁着這最後一周的時間努力一下。」顧清掙扎着想要爬起來。

他感覺自己的身上依舊沒有力氣。

『吱呀~』

他聽到了大門打開的聲音。

「顧清,你終於醒了,嚇我一跳。」一陣關心的聲音傳來。

來到房間的這個人正是梁輝。

此時他的手中端着一個碗,碗里裝着的正是葯湯。

「你不要爬起來了,你才剛醒,身體還沒有恢復。」梁輝看到顧清想要掙扎爬起來,馬上勸說道。

他端着葯湯走了過來。

「你還是先休息一會兒吧,等好了之後再起來,先把葯湯喝了。」梁輝說道,「你太魯莽了,那四位師兄,可是比我們更早凝結氣血之力啊,你一個人怎麼是他們的對手,你應該找我和古容的。」

「哎,其實成不了滅詭者也沒什麼。」

「滅詭者要接觸那些食人詭,生活中充滿了危險,你還不如平平安安的度過一生。」

梁輝一直在喋喋不休的安慰着他。

顧清知道梁輝這樣說,都是為了他着想。

他的心中也是非常感激梁輝的。

「我沒事的,梁輝。」顧清笑着說道,「我不會輕易放棄的。」

「還有一周的時間,就要參加滅詭隊的考核了,你也要加油啊!」

能夠凝結氣血之力,並不代表着一定可以成為滅詭者。

凝結氣血之力的人,還需要參加滅詭隊的考核,只有考核成功了,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見習滅詭者。

甚至滅詭隊的考核,都不是十分安全的,如果實力弱小,不小心的話,甚至會失去生命。

每一次滅詭隊的考核,失去生命的考核者可不在少數。

「我會加油啊的,我一定會成為滅詭者的!」梁輝自信說道。

顧清喝完了葯湯之後,感覺身體好多了。

他已經可以勉強的站起來了。

「梁輝,你不用管我的,你去訓練吧!」顧清催促道,「考核的時間已經快到了,這幾天的時間,你千萬別浪費啊。」

「現在多努力一分,以後參加滅詭隊考核的時候,才能夠多安全一分!」

「也不差這點時間。」梁輝笑着說道。

看到他自己不着急,顧清也就不再多勸說。

兩人聊了大概十分鐘的時間,梁輝就告別了,前去村裡的訓練場繼續訓練了。

又過去了兩個小時時間,古容也來到了他的房間。

「我給你帶來了飯還有菜,你之前昏迷了,也一直沒有吃東西。」古容雙手端着一個托盤,上面是他給顧清帶來的飯菜。

「你好好休息吧,不要考慮考核的事情了。」

古風把飯菜放到了桌子上之後,安慰了幾句,就離開了房間。

這讓顧清的心中更加的感動了。

「這兩位朋友真的不錯,都是真心待人。」顧清心中有了一些溫暖。

他現在體力已經恢復了很多,也可以從床上下來了。

他來到了桌子旁邊坐下,然後開始吃飯了。

吃完了古容帶來的飯菜之後,他的體力還有精神再次恢復了一些。

他打開了屋子的大門,坐在了屋子門口。

「身體恢復的差不多了,明天我就可以繼續訓練了。」顧清心中想道,「不管怎麼樣,還有一周的時間,我還是可以拼一拼的。」

「我可跟前身不一樣,前身把成為滅詭者當做唯一的救命稻草。」

「我即使成為不了滅詭者,我也能夠養活自己,在這個世界生活下去。」

前身是沒有多大的求生欲的。

而現在的顧清只想好好的活着。

顧清握着自己的胸口,他感覺胸口有一些疼痛發悶。

「放心吧,如果我能夠成為滅詭者,我一定會殺盡天下的食人詭,完成你的心愿的。」

不知道為什麼,當顧清說完這幾句話的時候,他的胸口就已經不疼了。

他感覺自己的身上,似乎卸下了重擔一樣,變得輕鬆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