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永夜之門
永夜之門 連載中

永夜之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清淺河漢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林羨 清淺河漢

當怪談成為現實,妖魔混淆了陰陽的界限
絕望降臨,永夜倒灌時,你選擇救贖還是毀滅?面對大眾的質疑,林羨只想說,自己真的只是個寫鬼故事的小作家啊,只不過作品根據真實案件改編而已
據說在永夜裡存在着一扇門,推開這扇門的人可以實現自己的一切願望
展開

《永夜之門》章節試讀:

第7章 寵物


母親怒吼了起來,她從廚房拎出許多骨頭,丟在林羨面前。

「你那個該死的寵物呢?我說過多少次讓你扔掉,你還是偷偷把它藏在了家裡……別讓我找到它,否則!」

母親說著,提起旁邊的刀狠狠剁在菜板上。

母親怒氣消除之後,林羨默默地蹲在沙發邊上洗豆角。

「這家裡還有一個不知名的寵物,但我根本不知道這寵物在哪…還有,這母親也太容易爆了吧。」

林羨是和父親相依為命的,第一次體驗這種有媽媽的感覺讓他很奇怪。

「當媽媽的,脾氣都這麼壞嗎?」

八點的時候,放在茶几上的手機亮了起來。林羨湊過去一看,是父親的短訊。

「今晚我會好好和你聊聊的,關於你那個男朋友,我告訴你,有我沒他!」

林羨心裏一顫,母親居然還有個男朋友,這家庭關係也太混亂了吧?

林羨裝作沒有看見,母親過來拿起手機看了看,發了幾條消息,臉上怒氣更甚。身上冒出了許多黑氣。

做完了事情,林羨在整個屋子裡逛了起來。兩間卧室,一個雜貨間,衛生間的陽台外面沒有裝安全網,從這裡正好可以爬到自己卧室的陽台上。

做完這些已經快九點了,母親招呼林羨吃飯:「你爸今晚得晚點回來了,我們先吃不等他了,吃完趕緊去洗澡睡覺。」

林羨應了一聲。

吃完飯,林羨走進浴室。溫熱的水流淌了下來,林羨打了洗髮露,閉上眼睛開始洗頭。

林羨心裏回憶着禁墟中探索到的線索,沒想到四周突然黑下去,居然停電了!

浴室里一片漆黑。

林羨心中慌亂,他扶着牆慢慢蹲下,用水衝掉臉上的泡沫。家裡這個時候彷彿沒有人存在,安靜一片,只有耳邊的水聲。

「怎麼回事……」

浴室的門無緣無故地打開,一陣冷風吹到林羨身上。

林羨感覺腳下一滑,被什麼東西絆倒。一雙手抓住了自己的脖子,往牆角砸去,額頭傳來劇烈的疼痛,鮮血大量湧出,糊住自己的雙眼。

周圍燈光亮起,林羨從床上坐起來,腦袋灌漿一樣地疼痛。

他看了看時間,晚上七點,他又回到了魔墟開始的地方。

「我剛才死了?」林羨不可置信。

停電不是偶然,這家裡有人要殺他!而當時在家裡的只有母親。

理了理思緒。林羨快速檢查房間,書包里那團血跡讓他沉思不已。

「這痕迹,這裡似乎擺過一個沾滿血的東西。」林羨想起詭公交上小女孩從書包里掏出的手臂,但手臂明顯不符合這個輪廓。

他又找到女兒的學生證。回憶着腦袋裡坪溪縣的地圖,從家裡到學校,正好要坐的是18路公交車。

「女兒上過詭公交一次,而且還逃了出來!」林羨抓起書包里的硬幣打量,這應該是每天的車費。

林羨抓緊時間在卧室里翻找,從床底下翻出一個鞋盒。

打開,裏面塞着破舊的衣服,還有血跡,毛髮,吃剩的骨頭。

「這血,像人又不像人,毛髮是動物的……那個寵物?」

「小冉,你這死孩子,還待在房間里幹嘛,出來幫我洗菜,你爸爸要回來了!」

母親的聲音又出現了,林羨跑出卧室。

接下來一切重演,母親發脾氣。八點的時候,父親的短訊發來。

九點,林羨吃飯,洗澡。

他仔細檢查了一下浴室的門,發現這門根本鎖不上。情急之下,他抓起鞋柜上的手電走進浴室。

假裝打開浴頭,林羨蹲在角落,盯着浴室的門。

又停電了。

林羨等了會,打開了手電筒。他環顧整個浴室,母親並不在浴室里。

當手電筒的光打到浴室的玻璃門時,林羨看見一個修長的女人影子出現在門前。

她應該在門口站好久了。

「小冉,你這孩子,洗個澡怎麼還帶手電筒?」

母親微笑着打開門,她身上的黑氣又濃重了許多。

「媽…停,停電了。」林羨有些慌亂。

萬一母親直接動手。他的體格可打不過。

母親笑着點頭,搶走林羨手裡的電筒:「收拾收拾趕緊睡覺去吧,估計一會就來電了。」

母親臉上的笑容好像粘上去一樣不真實。林羨從母親身邊繞出浴室。

身後的浴室一片漆黑,只能隱約看見母親的白裙子。她的上半身掩在黑暗中,看不清表情。

林羨聽見她緊緊握住手電筒的聲音。

林羨低着頭跑進卧室,把門鎖上,然後檢查門窗。

他試着從窗戶爬出去,由於現在是女兒的身體,操作起來很不方便。好在卧室到衛生間陽台只有幾步的距離。

從衛生間的陽台爬回來,林羨仔細地觀察那個床底下找出來的鞋盒。

鞋盒內寫着一些字,好像是從哪找的飼養攻略,但最上面的字被劃掉了。

「餵食:定時定量,營養均衡(劃掉)」

「小毛說,它要吃負面的東西。負面是什麼?」

「等它吃飽了,它爸爸就來接它。如果它吃了正面的東西,就會餓,就會受傷。」

林羨思緒混亂,寵物怎麼說話?

「這寵物絕對是從詭公交上帶下來的,以負面的東西為食。」

「這東西還有爸爸?大毛?」

林羨想起了禁墟的介紹:那一晚,真正的爸爸沒有回來。

林羨以為是父親遇害了,但現在想想,回來的應該是小毛的爸爸。

小毛的爸爸,林羨簡直無法想像那是什麼樣子的恐怖東西。

時間慢慢流逝,已經十點了。林羨確認卧室已經沒有線索之後,躺在了床上。

「噹噹當。」

三聲連續的敲門聲突然出現,嚇得林羨從床上坐起:「敲門聲,父親回來了?」

「不對,父親有鑰匙!」

林羨側耳傾聽,過了大概兩秒,又是三聲急促的敲門聲。

這一次他聽的真切,有人在敲自己的房間門。

「噹噹當!」

「小冉…你睡了沒?」

卧室的門鎖響了一下,門外面的是母親,她似乎想進來。但林羨已經提前上鎖。

林羨鬆了一口氣,卻發現門鎖被慢慢扭動——母親有鑰匙啊!

林羨從床上下來,費力地爬上窗戶,臨走前回頭看了一眼。

卧室的門被悄悄打開了一條縫,母親眯着雙眼,臉上露出一個和藹的微笑。

她一個腦袋從門縫處擠了出來,後面的身體上冒出大量的黑氣。

「黑氣越來越重,最後母親會變異嗎?」

林羨在房子外牆上攀爬,他費力地向衛生間陽台的窗戶移動。

母親的腳步聲在卧室里飛快移動。被子被掀起的聲音,桌子被推開的聲音,最後一切安靜。

母親的頭從窗戶探出,她看着即將翻進衛生間的林羨,大笑起來。

「糟糕!」

母親的頭縮了回去,凌亂的腳步聲從卧室回到客廳,聽着就要衝到衛生間這裡來。

林羨手都快吊酸了,沒有辦法他又回到卧室,然後快速跑回客廳。

此時母親應該在衛生間這裡。

林羨一邊跑一邊尋找可以躲的地方,他恨不得這房子再大上500平!

林羨跑進廚房,拉開一個柜子打算躲進去,卻發現根本打不開。柜子縫隙處都是幹掉的血,這些血堵住了櫃門。

林羨湊近一看,縫隙處突然出現一隻小眼睛。

這眼睛是紅褐色的,裏面有許多渾濁的黑點。林羨從未見過這種眼睛,至少在人身上沒有!

林羨嚇得倒在地上,母親的腳步聲從衛生間出現。林羨返回客廳,躲在沙發後面。

「櫥櫃里居然有東西,那個空間除了我這種小女孩,還有什麼……小毛!」

林羨靈光一閃,他翻遍了家裡都沒有找到小毛。但唯獨廚房沒有進去找過,因為母親一直都在那裡。

禁墟介紹里反覆提到廚房,母親的死也是在廚房,小毛如果要吃負面物質,那它應該就躲在廚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