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富婆媽咪超霸道
富婆媽咪超霸道 連載中

富婆媽咪超霸道

來源:掌中雲 作者:蘇晚心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蘇晚心 費雲沉 霸道總裁

五年前,蘇晚心識人不清,被最親近的人陷害出軌神秘陌生人,父親身死,送進精神病院,流言加身萬劫不復
五年後,她從國外攜萌寶歸來華麗變身,卻被孩子的便宜爹纏上,聽說本以為便宜爹身無分文,還要賣身接客賺錢?為了寶寶有個爹,蘇晚心豪擲三百萬,別工作了 ,你帶孩子,我養你,每個月三百萬
突然被養的男人:???助理:老闆,太太買房看上那棟三千萬的別墅是我們開發的
費總:打一折,送她!助理:太太說太便宜了,要再買十套!費總表示,十套別墅,難道我送不起?房子隨便送,錢隨便花,都是他家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展開

《富婆媽咪超霸道》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私生子


蘇晚心做夢也沒有想到,一杯酒竟能有這麼大的威力。
能讓她拋去所有第一次的矜持和羞澀,在黑暗裡勾着男人的腰不放,死去又活來。
極盡所能的配合著舒展身體。
直至昏睡過去……
第二天早上。
蘇晚心醒來的時候,房間里已經只剩她一個了,男人早已離開。
但這絲毫不影響她的好心情。
昨晚,訂婚日,她終於將自己交給了李承潼!
她最心愛的男人!
她紅着臉洗乾淨自己,穿好衣服,蓋住那些甜蜜的痕迹!
「咚!」
忽然門被大力的推開,李承潼和妹妹李夢蓮一起走了進來。
蘇晚心紅着臉迎了上去,「承潼~」
「滾開。」男人卻是冷漠一揮。
「砰!」的一聲,蘇晚心摔倒在地,不可置信的抬頭,「承潼?」
然而她只看見男人冷漠的臉,以及上前一步挽住了李承潼手臂的李夢蓮。
她是李家的養女。
「蘇晚心,昨晚送給你的牛郎,滋味好嗎?」李夢蓮得意的笑着。
「什麼意思?」心底有一絲的不安。
李夢蓮蹲了下來,嘲諷的挑起她的衣領,「意思是昨晚和你在一起的男人不是承潼,而是我們精挑細選的不知道被多少女人包過的牛郎,一個下賤的鴨子!」
「昨晚,承潼跟我在一起,就在隔壁。」
「我們倆可都聽見了,你叫的可真瘋狂,整整一整晚呢!」
「真是沒想到啊蘇晚心,你不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嗎?怎麼樣,被一個鴨子睡了,感覺如何?」
「你們怎麼可以這麼對我?」蘇晚心瞪大眼,睚眥欲裂,指甲死死的摳住掌心。
蘇晚心痛苦的聲音,李承潼十分滿意。
他上前一把掐住她的脖子,惡狠至極地開口,「我對你的狠,不足你爸對我父母的一半,要不是你爸那個老東西,我爸媽怎麼會死?我全家因你爸而死,你覺得我會愛上你?我碰一下都嫌你噁心!嫌你臟!」
一字一句的話,如萬箭穿心插在蘇晚心的心口。
她極力否認,「不可能!爸爸這麼多年對你那麼好,什麼都給你,怎麼可能害你全家?」
「你爸對我好?蘇晚心你根本什麼都不知道!」
李承潼神色猙獰的吼道,而後猛地甩開蘇晚心,厭惡的看了她一眼,「還有更勁爆的消息,你爸昨晚死了,蘇家被我收購,蘇家所有的東西都在我手裡,要不是為了折磨你,昨晚你就應該跟着你爸一起見閻王!」
蘇晚心眼裡沁滿了血絲,不要命的衝過去,一巴掌打在李承潼臉上,哭着怒吼,「你個畜生!你不是人!」
李承潼瞬間暴怒,反手一巴掌甩過去,打在蘇晚心臉上,臉頰瞬間紅腫。
李承潼憤怒的冷笑,「來人,把她送到精神病院關着,每天一次電擊治療,一輩子不準出來!」
精神病院。
不知道待了多久的蘇晚心,從護士們的閑聊中知道蘇家破產了,她床照滿天飛。
所有人都唾棄她,有那麼一個優秀的老公,卻給他戴帽子,把她爸活生生氣死。
李承潼將所有的髒水,都潑在她身上。
「起火了!起火了!」
忽然,外邊一陣叫喊聲傳來。
很快,濃煙透過窗縫瀰漫了整個屋子。
「李承潼,李夢蓮,我詛咒你們不得好死!」蘇晚心站在火海中,眼裡全是濃烈的恨意。
……
五年後。
海城,機場門口。
蘇晚心帶着墨鏡,長發微卷披在肩頭,簡單利落的白襯衫,牛仔褲包裹着一雙細長的雙腿,膚白貌美,身材比例絕佳,精緻細巧的相貌惹得機場的人頻頻側目。
她一手打着電話,另一隻手牽着一個穿着小西裝的孩子。
「哦?李氏集團要跟我們合作?你把資料整合一下發我,我晚點看看。」蘇晚心微微皺眉,一聽到李這個字,她就心裏難受。
就想起李承潼和李夢蓮那兩個不要臉的人。
五年了,她終於回來了。
蘇晚心吐出一口氣,掛斷電話,摸摸身邊兒子的腦袋,「兒子,媽咪最近花了幾十個億收購了一個公司,咱們的分紅你要省着點花,努力撐到下個月哦!」
小糰子穿着小西裝,一張臉粉雕玉琢,聽了她的話幽幽的開口,「媽咪,你才是應該少花錢,車庫裡的跑車很多了,不要花沒必要的錢。」
蘇晚心無語地看自己兒子。
她花點錢怎麼了!
跑車那麼好看,放在那裡沒人買多可憐啊。
而且花錢還要被兒子管,真的好沒面子哦。
蘇晚心撇了撇嘴,牽著兒子走出機場,上了一輛早就停着的黑色卡宴。
他們沒注意到,身後有閃光燈閃了一下。
不遠處一輛紅色騷氣的車內,江擒盯着手機里的照片瞠目結舌,放大後,翻來覆去看了幾遍,內心震驚。
將照片發送出去,瘋狂打字。
「卧槽!費爺,你知道我看到什麼了嗎?」
「我看到你兒子了!」
「你看看這縮小版的你,和你小時候一毛一樣!絕壁是你兒子,不是的話,我頭砍下來給你當兒子!」
收到信息的男人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冷眸盯着照片看,神色矜貴冷漠,雖然這張照片非常模糊,但是不難以看出這個小孩和自己的相似。
他眉心擰得越來越緊。
費雲沉俊顏緊繃,不辨喜怒,沉吟片刻後吩咐助理:「三分鐘後,我要知道這輛車和它主人的所有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