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前身居然有系統
穿越,前身居然有系統 連載中

穿越,前身居然有系統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木子慎之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木子慎之 王雲

王雲沒錢沒車沒房沒女友,一朝穿越大順王朝,成為寧國公家的二小子,本想着生在十大豪門已是富貴之極,可以苟着躺贏一輩子,卻不料,前身有個坑爹系統:【警告!距離「見義勇為」任務完成期限,還有兩天!失敗意味着死亡!】……展開

《穿越,前身居然有系統》章節試讀:

第7章 跑城牆的第一天


王宏業的動作很快,僅僅一個時辰,就請了天子准許,派人在外城各個城樓都安排了人員接應,順便還給王雲找了一身神策軍的軍服。

外城牆歸神策軍駐守,雖然寧國公府家的二少爺跑城牆,依舊傳出去,成為京城一景,但是穿一身神策軍的軍服,總比王雲喜歡的一身紅衣,要低調的多。

這是在京城,不是別處,就算是寧國公請了旨,能低調,也需要低調才是。

王雲倒是無所謂,他只關心自己能不能跑完全程。

雖然日常也會練武,跑步一項確實很少,60公里,還是很有挑戰性的。

秦海韻執意要陪着去,被王雲勸住了,鴛鴦一臉擔憂,王雲看了親切,伸出手,上去颳了刮她挺翹的鼻樑,順手捏出來一個笑臉。

走出屋子,王靖還跪在那裡,王雲上前攙起,把臂同行。

王靖跪的久了,開始的兩步走得有些踉蹌,幾步之後才恢復正常,看着帶傷還要堅持跑城牆的二少爺,虎目含淚。

一行人出了門,王雲率先上了白馬,王靖率領護衛跟上,眾人一齊催馬,趕去最近的城門。

上了城牆,風景獨好,隱隱約約能看到遠處的皇宮,金黃色的琉璃瓦,在陽光下愈發耀眼。

城外的護城河又寬又深,不遠處甚至形成了小的集市,在遠處,能看到邙山山脈,一片碧色連着一片墨色。

一步,兩步,三步,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一直跑了八個小時,太陽已經西垂,王雲終於回到了原點。

臉色發白,胳膊上的傷口被汗水蒸發後形成的鹽粒,腐蝕得生疼。

身上穿的神策軍軍服,後背已經滿是一道一道的鹽漬,上好的鹿皮靴子,直接廢了。

雙腿不停的抖動,意識有些模糊了,一看到系統顯示【七天環城跑,第一天已完成,進度1/7】的字樣,王雲再也支撐不住,直接倒了下去。

王靖一個閃身扶住了二少爺,喚過護衛輕輕抬起,抬下城牆。

等候已久的大夫迅速上前診治:「只是脫力了,晚上做個葯膳,補充一下元氣即可。」

聽大夫說完,王靖鬆了口氣,將王雲小心翼翼地塞進寬敞無比的馬車裡,交給鴛鴦之後,一行人迅速回府。

秦海韻等的焦急,已經在二門轉悠了好久,看到馬車進來,忙不迭迎上來,掀開帘子一看,王雲已經睜開眼睛。

看到母親一臉關切,王雲給了一個大大的、帥氣的微笑,只是配合蒼白的臉色,有些不協調。

王雲被攙扶下馬車,扶回小院,熱水、浴桶早已經準備好了。

鴛鴦和一眾丫鬟一齊上陣,脫衣的脫衣、洗衣的洗衣,擦身的擦身,一番擦洗、換藥之後,一個乾乾靜靜、清清爽爽、臉色依舊有些白的少年郎出現在秦海韻面前。

秦海韻上前一把抱住,哭了一會兒,這才拉到餐桌面前,給他夾菜、喂粥。

飯菜很清爽,卻也十分美味。

只是葯膳,實在是,有些難喝。

王雲硬着頭皮喝完一碗,趕忙喝了口白水漱了漱口。

也許是藥材太好,也許是藥方對症,王雲立馬就感覺到身上的疲憊、**幾乎一掃而空。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雀躍着,吸收來自葯膳的大補之氣。

王雲示意鴛鴦拿過炭筆和本子,寫道:

「娘,我感覺好多了。靖叔那裡呢?」

秦海韻一臉沒好氣,對王靖還是有些不滿意:

「活着呢,比你狀況好多了,騎馬回來的。」

王雲看了看母親,接着寫道:

「娘,那我去看看靖叔。」

秦海韻伸出手掌,摸了摸王雲的頭髮,嘆道:

「去吧,雲兒就是心善!但願此次不是空歡喜!」

王雲抱了抱母親,再次寫道:

「不會的,雲兒堅信!上天會保佑我的!」

鴛鴦移步上前,要扶自家少爺起來,被王雲眼神阻住。

王雲扶着餐桌,用力,站了起來,活動了一下腳踝,沒什麼問題,就嘗試一步一步,往外走,上半身有些晃,不過整體還是穩當的。

葯膳還是很給力,王雲走了一段距離,身體就不再搖晃,出門轉向王靖的家。

王雲對靖叔心懷愧疚,要不是自己向父親請求,靖叔就不會攤上這個事情,更不會因此在屋外跪了一夜,更不會陪着自己跑完了整個外城牆。

就算是個鐵打的人,也會受傷的吧。

到了王靖家裡,王靖還在吃飯,一家人看到王雲前來,忙不迭站起行禮。

王雲示意不用,從身後丫鬟手中拿出剩下的葯膳,遞給了王靖。

王靖推辭不過,這才雙手接過,一口飲盡。

王雲摸了摸王靖小兒子的小腦袋,無聲笑了笑,再次衝著王靖深深一禮,不待王靖還禮,就轉頭走了出去。

他知道,自己在這裡越久,王靖一家就越不自在,畢竟禍是自己惹的,板子卻是王靖挨的,還是早些離去,讓王靖好好休息。

回到小院,秦海韻還在等着,王宏業也踱步過來,看了看兒子的狀態,此前泛白的臉已經恢復過來:

「看起來還好,明日繼續?」

王雲點點頭,秦海韻欲言又止。

「吩咐準備了葯浴,晚上泡一泡,早些休息。」

說完,王宏業硬是把秦海韻拉走了,秦海韻頻頻轉頭,關切之情溢於言表。

王雲看着父母親遠去,看向鴛鴦。

鴛鴦會意,扶着自家少爺進了葯浴室,更衣,扶着進了浴桶。

左臂受了傷,不能沾水,鴛鴦小心得扶着,絲毫不敢大意。

不知道是藥效,還是心理作用,泡起來很舒服。

不知不覺,王雲睡著了。

甚至連鴛鴦喊來一眾丫鬟,擦身,更衣,抬到床上,蓋好被子,都沒有發覺。

實在是又困、又累。

鴛鴦也是累極,點了另一個丫鬟寶釵陪同守夜,在床邊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來,王雲感覺渾身酸痛,小腿彷彿膨脹了半寸,精神卻是極好,氣力也還在,就連胳膊上的劍傷都不那麼痛了。

葯浴、葯膳還是有作用的。

王雲努力睜開眼睛,看到寶釵頭一點一點的,就順手推了推睡在身邊的鴛鴦。

鴛鴦打了個激靈,坐起身來,看向自家少爺。

王雲點了點窗外。

鴛鴦會意,出門看了看天色;

「雞還未叫頭遍,少爺,再睡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