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將軍的穿越小福妻
將軍的穿越小福妻 連載中

將軍的穿越小福妻

來源:掌中雲 作者:荊慕謠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荊慕謠 蕭野

二十一世紀著名警花荊慕謠穿成古代棺中女,還帶着一個弟弟
父母雙亡就算了,大伯還不仁,大伯娘惦記着她的彩禮錢,要把她嫁給無顏之人
荊慕謠擼起袖子收拾他們,順便把救命恩人拽來合作成親
蕭野:你我成親,我替你解決彩禮錢的麻煩,你把你的所學教我
荊慕謠:成交!後來蕭野:夫人,這親成都成了,不如我們把名分坐實了,一起共看這天下盛世
荊慕謠手撫着顯懷的肚子,氣惱地瞪了蕭野一眼:你給我往那跪着去! 展開

《將軍的穿越小福妻》章節試讀:

第5章 :進山再遇


荊慕霖拗不過姐姐,最後到底還是被趕去了村長家獃著,而荊慕謠,則是孤身一人入了坐落在木溪村中的大山。
俗話說,大山裡的東西多,這裡的人不知道什麼東西有用,來自現代的荊慕謠卻是知道的,所以她才半點也不怕自己帶着原主的弟弟,不靠任何人會活不下去。
果然,荊慕謠這才進入大山的外圍,就已經看到了好幾種珍貴藥材了,不過她此行最重要的目的並不是這些藥材,而是能最快解決她跟弟弟溫飽的東西。
山雞算是比較沒有危險性的了,而且這東西對於補身體很好,如果荊慕謠的記憶沒有出錯,木溪村裡有戶人家的兒媳婦剛生完孩子,正需要山雞這等滋補的東西。
只是,山雞跑得快,並不好抓。
荊慕謠是打算先碰碰運氣,若是不能抓到山雞這等沒有危險性的東西,那她就要考慮考慮,做個什麼東西來捕獵別的稍微有點危險性的東西了。
可,她的碰運氣之旅還未正式展開,耳邊突然就傳來了一陣窸窸窣窣聲,緊接着,她還未來得及判斷那聲音到底是什麼東西發出來的,迎面就跑來了一個人!
「你怎麼會在這裡?」荊慕謠看清楚突然冒出來的人,雙眼登時忍不住危險地眯了起來。
蕭野也沒想到會在這大山裡看到荊慕謠,但此時他也沒時間跟她解釋,下意識地伸手拉住了她之後,帶着她就往前跑了起來。
「不想死就先跑了再說!」
「……」荊慕謠措不及防之下被蕭野拉着往前跑動了幾步,反應過來後,想都不想就用力地甩開了蕭野的手。
蕭野察覺自己手中拉着的人沒了,忍不住放慢速度,回頭瞪了荊慕謠一眼,「你停下來幹什麼?難道真想死不成?」
說著,不等荊慕謠開口答,那追着他的東西,從灌木叢里竄了出來,直直地朝着擋了它道的荊慕謠撞了過去,他瞳孔登時一縮,「小心!」
荊慕謠在蕭野出聲的瞬間就敏銳地察覺到了危險,本能地整個人就地一滾,險之又險的躲過了身後來物的攻擊。
那東西也不追着她,見她給它讓開了道,頓時就哼哧哼哧地朝着蕭野追了過去。
蕭野登時顧不上荊慕謠,轉身拔腿就跑,要是被這東西給追上,他這條好不容易活到了現在的小命可就要沒了。
「上樹!爬到樹上去!」荊慕謠發話的同時,看着那追着蕭野的東西,兩眼放光。
野豬啊,這可是比山雞還好的好東西!
蕭野的身體比自己的大腦還要快,等他反應過來之時,就發現自己已經聽荊慕謠的話,飛快地爬上了離他最近的一棵大樹上,樹下是撲騰着企圖往上爬卻怎麼也沒法爬上的野豬。
見狀,他鬆了口氣,可轉念想到自己居然稀里糊塗地就聽了荊慕謠的話爬樹,心情莫名就有些微妙。
不對,「你怎麼知道它不會爬樹?」
「我知道的,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安生在樹上待着,別下來!」荊慕謠說著看都沒看蕭野一眼,而是四處掃了一眼,看能找到什麼東西可以將這頭野豬給制服的。
可,她這是在大山裡頭,大山裡,最多的無非就是樹,連石頭都很少會有,即便有,不是太小,就是太大,根本沒法讓她利用。
野豬興許是撲騰累了,也興許是意識到自己沒法奈何在樹上的那個人,竟是轉而對向了荊慕謠,它蹬着後腿,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
蕭野臉色一變,「喂,它要朝着你去了,不想死的就爬上你身邊的那棵樹!」
荊慕謠仍是沒理他,目光定格在了左邊一棵樹上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給折斷的樹枝,那樹枝斷裂的位置形成了一個很尖銳的尖刺。
如果將之用來對付這頭野豬,那就相當於是一把能把野豬給刺死的刀。
幾乎是在那頭野豬拔腿朝她撞過來之際,她迅速跑向那棵樹,拼盡全力把那棵樹斷裂的樹枝二次弄斷,緊接着就舉着那根樹枝,用尖銳的那一端對着跟過來的野豬,狠狠地捅了過去!
「哼唧!」野豬吃痛地慘叫了一聲,頓時更加瘋狂地撞荊慕謠。
荊慕謠瞬間被野豬的大力給撞了出去,但她手上卻還不忘把那根樹枝從野豬的身上抽回來,這可是她目前唯一能找到的可以對付野豬的武器,不能丟了。
野豬受了傷更加憤怒,卻又忌憚着荊慕謠手上的樹枝,一時間在原地踟躕,不敢再上前。
蕭野本以為荊慕謠不僅不逃,還拿着一根樹枝就傷了這東西已經夠厲害了,結果沒想到她更厲害的還在後頭!
野豬忌憚她手上的樹枝,踟躕不前,她倒好,舉着手上那根樹枝,氣勢洶洶地就朝着那東西沖了上去,然後,用手中的樹枝不斷地刺殺那東西,直到那東西再無力撞人,癱倒為止,她方才收了手。
荊慕謠手持着染血的樹枝站在癱倒野豬邊上的模樣,蕭野竟是莫名覺得有點美麗,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他指定是腦子出了什麼毛病。
「你救我一命,我也救了你一命,你我二人之間扯平了。
」荊慕謠確定野豬再也爬不起來之後,方才將手中染血的樹枝給扔了,轉眸無比認真地看着樹上的蕭野。
蕭野唇角禁不住一抽,「沒有你,等它怎麼都上不了樹,奈何我的時候自然就會走。

言外之意,這算什麼扯平?
「沒我,你也不知道上樹就可以讓它奈何不了你,而且,誰告訴你,躲在樹上就一定安全了?」荊慕謠嗤笑了一聲,不待蕭野開口再辯解,徑直便抬手指了指野豬,「這東西但凡發現你不下來,它上不去,立刻就會撞樹!」
「且,不計代價,直到把你給撞下來為止,你信不信?」
「我……」蕭野一噎,好半晌方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接着道:「你別唬我,這樹那麼粗,在它撞死之前,樹都不會斷,我怎麼可能會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