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在晉西北當老六
我在晉西北當老六 連載中

我在晉西北當老六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大頭爸爸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大頭爸爸 董宥禮

哎呀!一不小心,隊伍就發展過猛了
團長,咱們還招人嗎? 招,為什麼不招? 可一招人不僅要發裝備,還多了那麼多嘴!! 怕啥? 這些事讓小董去解決就行了
憤青寫的意淫文,節奏可能偏慢,但會爽到底……展開

《我在晉西北當老六》章節試讀:

第八章 又起波瀾


夜晚再次降臨,不同的是,這次董宥禮一行人,沒有再趕路。

他們全部趴在一條崎嶇小路的兩旁,利用草木將身體遮得嚴嚴實實。

「小董,小董……」

「嗯!」

「怎麼了?」

「你和別人約的到底是什麼時間?怎麼到現在還沒來,再有一會,天可都要亮啦!」

也難怪張大彪會有這樣的疑問,董宥禮這個沒心沒肺的傢伙,居然在這種環境都能睡覺,而且還打起了呼嚕。

「哎呀!」

董宥禮一個機靈坐了起來,伸手拍了下腦門。

盡顧着睡覺,居然忘了讓系統派送武器了。

雖然很尷尬,但只要臉皮厚,這都不是事。

「快了快了,馬上就應該到了。」

「哦,好的。」

張大彪轉頭對着隨行的戰士,低聲吩咐道:

「都給我打起精神來,把崗哨再往前放二里地。」

董宥禮對着眼前的虛擬屏幕,快速的使用了系統支援。

系統支援使用成功,本次運送物品M2重機槍十挺,M903子彈十萬發。

物品已在派送,請宿主注意查收。

系統派送倒計時,十、九、八……

隨着系統的提示音消失,小路的坡道上,隱隱約約看到了一行人,趕着馬車正朝着他們過來。

「注意警戒。」

「小董,那些人是給咱們送武器的嗎?」

董宥禮皺了皺眉頭,一聲不吭,不是裝犢子,都是第一次,誰也沒有經驗?

此時,他們所在的位置已經離根據地很遠,在鬼子的勢力範圍內,誰也不敢保證對面的人,到底是些什麼人!

可張大彪卻不這麼認為,他只以為是董宥禮胸有成竹。

很快,兩輛馬車離他們就越來越近,馬蹄聲、腳步聲已經非常清晰。

所有的人都做好了準備。

馬車距離他們還有200米遠的時候停了下來。

隨行的人,快速的把貨物抬放在地下,接着調轉馬車頭揚長而去。

「這……」

「這什麼這,那都是咱們的武器彈藥,還不趕緊去搬。」

董宥禮一見對面的騷操作,這才把揪着的心放了回去。

這肯定是不正經的系統沒跑了……

「好!」

張大彪興奮不已的帶着戰士沖了出去,董宥禮跟在後面,暗暗覺得頭疼。

這特么的連馬車都不留下,這怎麼拿回去?

王八蛋系統,一天到晚凈整事。

M2重機槍一挺凈重38公斤,十萬發子彈,一發子彈24克,十萬發就是2400公斤。

就這15個人,這怎麼拿得回去。

張大彪看着碼放整齊的武器彈藥,興奮的直搓手。

「小董,這得有多少條槍啊?」

「十條槍。」

張大彪猛地一愣,笑容就定格在臉上,滿臉的不可置信。

「這麼多箱子,就十條槍……」

「喂喂喂,你那是什麼表情啊?十條槍,就不是槍了嗎?」

「我也沒說十條槍不是槍啊!就是只有十條槍的話,幹嘛讓咱們來這麼多人?」

「你還說去試試火力,端土匪窩,你不會是在逗我玩吧?咱們一人一條槍都分不到!」

「土鱉,我告訴你吧!這是十挺重機槍,子彈有十萬發,讓你可勁造。」

「知道它的威力嗎?」

「不知道,我都沒見過,怎麼會知道?」

「就這麼和你說吧!小鬼子的九二式,每分鐘最高射速是500發子彈。」

「咱們的M2重機槍,不僅穿透力強,射程也比九二式更遠,而且每分鐘最高可以打出1200發子彈。」

「要是咱們團以後再打陣地戰,小鬼子的豆戰車能給它打成篩子,你信不?」

張大彪一聽這話,那嘴角的笑都咧了耳朵根。

「我信,我信。」

「別笑了,這麼多東西,想一想怎麼拿回去吧!咱們人手可不太夠。」

「嘿嘿,術業有專攻,打掃戰場,咱們可是專業的。」

張大彪說完,帶着戰士一頓操作。

董宥禮都被驚到了,看來自己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這些平時吃的棒碴子粥,渾身沒有二兩肉的戰士,擔起這些重物,是那麼的輕描淡寫。

夜晚的黑暗像是被稀釋過,已經不再伸手不見五指。

一行人趁着天還沒有大亮,快速的向新一團駐地挺進。

董宥禮看着每個戰士,肩膀上擔的重物,再看看自己空空的雙手。

「我說張營長,要不你也讓我扛兩箱吧!」

「那可不行,你現在可是團長的寶貝疙瘩,我要讓你干這些粗活,他回去還不得收拾我。」

「沒關係的,我也是新一團的戰士,不能和大家同甘共苦,就顯得我在搞特殊嘛!」

「真不用……」

砰砰砰……

就在董宥禮和張大彪二人,你推我嚷的時候,正前方不遠處傳來了槍聲。

「三八大蓋的聲音……」

「注意警戒,準備戰鬥!」

董宥禮也是心頭一緊,不會這麼倒霉吧!自己身上是有招鬼子的特性,還是咋的?怎麼到哪都能遇到?

「張營長,來的時候咱們不是偵查過嗎?這條路上怎麼會有鬼子?」

「我也不清楚,來兩個人跟我去偵查一下,其他人注意警戒。」

張大彪領着兩個戰士,拔出了腰間的快慢機,趁着夜色悄悄摸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