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天降嬌妻有點甜
天降嬌妻有點甜 連載中

天降嬌妻有點甜

來源:掌中雲 作者:江素兮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權世修 江素兮 霸道總裁

郵輪之上,暗夜幽深
江素兮終於體會了一把什麼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被親人四百萬賣給了一個老頭,如今命懸生死一線,下一秒即是地獄
為了活下去,她決定孤注一擲
膚白貌美的少女握着匕首挾持了郵輪上容貌最出眾的男人
別動,你的命在我手上,帶我下船,我就放了你
男人劍眉輕佻,嘴角微微上揚,小姑娘,綁架我?你確定?展開

《天降嬌妻有點甜》章節試讀:

第4章 囂張


「嘶.....」江素兮覺得頭上火辣辣的疼,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陌生的房間里。
腦海里的記憶湧現,嚇得江素兮趕緊坐了起來掀開被子檢查自己的身體。確定自己穿戴整齊且沒有被侵犯的痕迹之後,她長舒一口氣。
江素兮環顧房間一周,發現房間的裝修風格與金老頭的包房完全不同。這個房間的裝修風格偏中式,床頭櫃用的還是實木的。
「實木?」江素兮下了床,走到大衣櫃前用手摸了摸。心裏納悶:「檀木?檀木最怕潮,所以我肯定下了郵輪了?」
江素兮一邊嘀咕一邊快步走到窗戶前,一把將窗帘拉開。窗外的景色十分的漂亮,這裡竟然是一個佔地遼闊的私家花園:鬱鬱蔥蔥的玉蘭花林里有蜿蜒崎嶇的石板路,石板路盡頭就是一個種滿荷花的池塘。
江素兮不由得倒吸一口氣,繞是她這個做過曾經的集團千金也要感慨一聲「這家真有錢」。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江素兮心裏隱約能夠猜到。她打開門走了出去,不管是什麼地方,至少可以確定自己暫時是安全的。
「你是誰?你怎麼進來的?」
江素兮開了門沒走幾步,迎面走過來一個極其漂亮的女人。一身深v紅色連衣裙,身材凹凸有致。女人扭着誇晃動着胸前的波濤洶湧,朝着江素兮氣勢洶洶的走過來。
江素兮認識眼前的女人,當紅女明星任佳佳。
任佳佳也是第一次在權家豪宅看見一個年輕貌美的少女,縱橫情場多年,她一眼就看出眼前的少女是個原裝貨。因為那張不施粉黛吹彈可破的臉、那雙流光溢彩像是被水洗過的杏眼,寫滿了不諳世事。
就是這種不施粉黛的初戀臉,不諳世事的天真乾淨的氣質。最能夠引起男人的保護欲,任佳佳心中警鈴大作,充滿敵意的上下打量着江素兮。
「說話,你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權公館裏?」任佳佳警惕的盯着江素兮,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這裡的女主人呢。
權公館?江素兮恍然大悟,怪不得剛才她覺得那私人花園有些眼熟。權公館是她專業課老師,著名建築師馬季運的代表作。她不僅看過權公館的全景圖,還曾一比一的還原復刻過。
她想起郵輪上那個金老頭曾經對那個男人畢恭畢敬的喊過權總,難道她當時綁架的男人就是大財閥權世修?而這裡,就是權世修的豪宅。
所以,權世修大發慈悲的救了她。只是江素兮沒想通,一個連照片都不允許媒體曝光的男人,私底下竟然與這種人盡可夫的交際花廝混在一起。
任佳佳見江素兮不僅無視自己不回答她的問話,還一臉不屑看不起她的表情。女人的嫉妒心此時到了極點,她氣急敗壞的揚起手就要抽江素兮的嘴巴。
江素兮在大伯父家裡寄人籬下整整七年,被堂姐江子瑤堂弟江麒麟欺負了七年。面對突如其來的巴掌,早已經養成了應激反應。
她握住任佳佳的手腕,揚起素凈白嫩的小臉冷笑:「怎麼大明星耍大牌打人了?耍大牌找你的腦殘粉去,我絕不慣着你!」
「你!」任佳佳沒想到江素兮竟敢如此囂張,氣的火冒三丈,死命的拉着自己的胳膊叫囂:「臭丫頭,你是個什麼東西,還敢教訓我!告訴你,我可是權公館的客人。得罪了我,你休想在這裡工作!」
原來任佳佳看江素兮穿的衣服十分的廉價,以為她是來這裡上班的女傭。江素兮順着任佳佳的話,滿臉嘲諷:「原來你還知道自己是客人而不是女主人啊!」
「你說什麼?賤丫頭,你別以為你仗着長得好看,就能爬上權總的床。你這輩子也只配當個女傭!」任佳佳看着江素兮毫不懼怕的表情,氣的臉都扭曲了。
「能讓大明星誇我長得好看,我還真是榮幸呢!」江素兮狠狠的甩開任佳佳的胳膊,臉上帶着淡定的微笑。
「你!」任佳佳狠狠的瞪着江素兮,咬牙切齒的放狠話:「你給我等着!今天我要是不能讓你滾出權公館,我就不姓任!」
說著任佳佳踩着高跟鞋,怒火中燒的扭頭就走。江素兮也很想見見被她重傷而後又將她帶下郵輪的權世修。索性跟在任佳佳的身後,一路來到了權公館的大廳。
「權......總!」江素兮跟在任佳佳的身後,看着她踏進客廳的那一剎那。整個人像是變了一樣,彪悍的母老虎變身成了無辜的小綿羊。
眼淚像是掉線了珠子似的,一邊抽泣的一邊往權世修身上貼。這副變臉的功夫,把江素兮看的一愣一愣的。完全想不到人稱票房毒藥摳圖女王的任佳佳,她的演技如此出神入化。
權世修在任佳佳貼上來之前,巧妙的轉了個身躲了過去。眼角掃過站在走廊邊上的江素兮,故意裝作很關心的問任佳佳:「怎麼哭了?」
「權總,您家裡的女傭實在是太欺負人了。我不過就是問她兩句話而已,她就說我耍大牌,還打我。」說著任佳佳伸出手,一邊揉着手腕一邊抽氣:「你看看,我的手腕都讓她掐紅了。嗚嗚嗚嗚,她,太欺負人了。」
權世修嘴角微翹,明知故問道:「到底哪個傭人這麼沒規矩,冒犯了任小姐?」
任佳佳正低着頭揉着手腕,兩臂的胳膊用力的擠着胸脯上的二兩肉。腦海里幻想着自己姣好的身材能讓權世修色意大起,當場將她撲倒然後吃干抹凈。
她左手不着痕迹的托着胸,抬起右手指着走廊,捏着嗓子用夾子音十分做作的說道:「就是那個女人.......」
沒想到權世修全程背對着她,根本沒有注意到她胸前的波瀾壯闊。
江素兮瞠目結舌的看完任佳佳的獨角戲,一時沒忍住噗嗤一笑:「噗......」
顏面盡失的任佳佳,氣急敗壞的站起身來,指着江素兮跺着腳撒嬌:「你看你看,當著你的面還敢笑話我!權總,你今天不懲罰她,佳佳就委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