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大秦:組建最強戰隊
穿越大秦:組建最強戰隊 連載中

穿越大秦:組建最強戰隊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大窪奇人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劉海柱 大窪奇人

我,劉海柱,一覺醒來成為了羋月贅婿,意外遇見少年嬴政,組建了秦國的最強戰隊,橫掃六國,統一天下,建立大秦帝國
展開

《穿越大秦:組建最強戰隊》章節試讀:

第6章 刺客義雲


「虎爺,這可是要掉腦袋的啊。」

魏虎拔劍橫在店家脖子上,

「那你就是想現在死了。」

「不不不,虎爺,虎爺,我干 我干,我家裡還有老人孩子需要養,別殺我,別。」

說完,拿着一包東西揣懷裡,跑回店裡。

「店家,店家!」

「再來一壇酒!」

「來勒,美酒一壇。」店家一邊吆喝,一邊從懷裡拿出那包東西放在了酒里,還用酒勺快速的絞了幾下。

「客官,您的酒來了。」

「放這就行,再切上好的二斤羊肉,要腿上的啊,嫩!」

「好勒,客官,這酒可醉人,慢飲,一定要慢飲。」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跑回後廚了。

「這店家怎麼了,我慢喝你還怎麼轉錢啊」我心想,

我拿起酒碗,放到鼻下,

「秦朝的酒香啊,酒花漾漾,清且掛杯。」我剛要一飲而盡,聞到了一股迷迭草的味道。

「難道這酒里還要加迷迭草?我記得小時候跟爺爺採藥的時候,爺爺跟我說過,迷迭雖香,遇水相融,水則迷之,難不成,有古怪。」

「客官,上好的羊腿肉來了。」

「店家,好酒啊,你看,我這一壇酒又快要飲盡了。」

「我不是告訴客官您要慢飲了,您怎麼都快要喝完了,唉,行了,客官您繼續吧。」

「一定有古怪!」

我抓起羊腿肉,大口大口的吃進嘴裏,順勢趴在桌子上,

「哼,老子就靜靜等在這,看看有什麼把戲。」

店家看我倒了,立馬噠噠噠的跑出去,我悄摸的睜開一隻眼,看他向外面招了招手,立馬看到烏拉拉一大群人往這邊衝過來,我趕緊趴好,想看看他們想搞什麼幺蛾子。

「虎爺,小人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將他迷倒了。」

「很好,滾下去吧。」

「這聲挺熟悉啊,原來是魏虎這小子,這小子還是賊心不死,看我這次怎麼好好教訓你。」

「你們兩個,把他架起來帶走。」

「慢着,一群漢子,欺負一個喝醉酒的儒生,你們好意思嗎?」只見一女子,頭戴斗笠,身穿白袍,桌子上放着一把佩劍,悠哉悠哉的說道,

「哪來的美人兒啊,想陪你虎哥哥喝酒嗎,還是想讓你虎哥給你下面解解癢啊!」

「哈哈哈哈哈哈。」一群小嘍啰跟着魏虎哈哈大笑。

「放肆,污言穢語,看劍!」

這名女子把斗笠一甩,拔劍而刺,魏虎抓住一個嘍啰擋下在胸前,替他挨下了這一劍,

「啊,你個賤女人,敢來真的,你們還愣着幹嘛,給我拿下她。」說完一群小嘍啰一擁而上。

她左一劍,右一劍,一時間一群大男人近不了她的身,可是她逐漸落入下風,畢竟是個女人,況且嘍啰眾多,刺也刺不完。

魏虎看他們拿不下她,自己就親自上了

他縱身一躍,踩着一個嘍啰的肩膀頭,一腳踢飛了女子手裡的佩劍,又用一隻手抓住她的脖子,將她擒住。

「好好看着,一群飯桶,連一個小小的女人都拿不下,飯桶!」

「虎爺威武,虎爺威武....!」一群小癟三裏面拍他馬屁。

「美人,怎麼這樣對你虎哥哥啊,把她也一併帶回去,今晚上讓我好好疼疼她,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的太早了吧,瞎眼虎。」

「誰,誰又在講話!」

「往你身後看看,小瞎子。」

魏虎猛的一回頭,我掙開倆人,伸出我的大長腿,咵嚓一腳將他踢出二三米遠。

「你贏爺爺我家裡就是靠賣葯發的家,你還敢用蒙汗藥來迷老子,看我今天不給你卸下一條腿。」我將倒地的魏虎拽起,拿起身邊的板凳,狠狠地砸了下去,只聽啊的一聲,魏虎抱着大腿痛苦的躺在地上,

「啊,啊,都給我上啊,把他給我剁碎了。」

「呀!」一群嘍啰個個手拿刀劍向我衝來,我在人群中少來少去,一波人倒下,另一波人又湧上來,倒下去的人把一樓鋪的滿滿的,我又和他們打到二樓,只見人越來越多,我一看不妙,從二樓窗戶跳走,

「不對,那個剛剛救我的女子呢,我劉海柱怎麼說也是條漢子,剛剛人家救了我,我這時候不能拋下她不管啊。」

我又一腳把一樓窗戶踢開,一樓屍橫遍野,全是魏虎的嘍啰,我看見癱坐在樓梯上的威虎,旁邊就是那名女子,我從人群上踏過去,魏虎也看見了我,

「去你妹的吧。」我又狠狠補上了一腳,然後背起女子拔腿就跑。

黑黑的夜晚里,我的腳步聲也越來越重,我背上的女子在剛剛戰鬥剛開始就被魏虎打暈了,我累的上氣不接下氣,扶在牆邊大口的喘着粗氣,後邊的「瘋狗」還在緊緊的追着我。

「公子,這邊來。」

我來不及反應,跟着她就走,她把我帶去一個宅院,她將大門抵緊,然後帶我去了內室。

「若蘭!你怎麼在這。」雖然屋裡燈光很暗,但是我還是認出了她。

「公子說來話長,先把這位女子放平,讓我給她療傷吧。」

「哦,哦。」

說完若蘭出去拿來了一盆清水和毛巾,順便還拿來了幾副湯藥,

「公子,你先去屋外暫候,我給她擦擦身子。」

「哦,好。」

不一會,若蘭從裏面出來,

「公子,這是你什麼人,還有,你發生了什麼事?」

「這個女人我不認識,就是剛剛他救了我,然後我就救了她至於發生了什麼就更難說的清了。」

「對了,你怎麼在這?」

「自從上次公子留下二百金離去後,我就買了這個小宅院,和我的孩子一直在這裡生活,還沒有來的及感謝公子。」

「請受小女子一拜。」

「大可不必。」

我趕忙去拉她起來,碰到了她的手,她的目光也和我相視到一處,我愣愣的握着她的手,時間彷彿停止了,我也忘記了一切,連屋裡還躺着個人都忘了,直到若蘭將手抽回去,

「公子,公子,你怎麼也受傷了?」

「哪,哪!」

若蘭擦了一手血給我看,

「啊~血,我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