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贅婿修真
贅婿修真 連載中

贅婿修真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贅婿修真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林初雪 齊越

聶天,因為一紙婚約成為林家的上門女婿
  本以為是一個無能的窩囊廢,但沒想到卻是一頭縱橫九天的神龍
  從此以後,各路美女都紛紛被聶天吸引
  御姐
  蘿莉
  明星
  校花
  接連來到聶天身邊
  聶天一路攜美同行,打破重重險阻,登臨絕巔
展開

《贅婿修真》章節試讀:

第2章 長長記性


就憑你,配么。

短短的五個字,伴隨着淡然的聲音,在這片空間內忽然響徹而起。

這聲音不大,然而此時隨着響起,卻是瞬間讓這整片空間,變得徹底安靜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都循着聲音響起的方向看了過去,然後最終就全都落到站在林初雪身旁的聶天身上。

只見此時的聶天,一手攔住林初雪那纖細的腰肢,黑色的燕尾服和林初雪的白色長裙形成一對鮮明的對比。

那種樣子,讓在場的所有人心中幾乎都不約而同的浮現出四個大字。

郎才女貌。

林初雪站在那裡一言不發,不過卻也同樣驚訝於聶天所說出的這句話。

聶天剛才說話的語氣,絕不是靠演戲就能驗出來的,而是似乎真的沒有看得起齊越。

「這傢伙......」感受着聶天那在自己腰上輕輕撫摸的手掌,林初雪的兩道柳眉頓時微微皺起。

不過想到聶天這也是在幫自己解圍,雖然心中有些排斥,但她卻也依舊還是沒有說什麼。

「你說什麼?!」這一刻,齊越神情一冷,目光頓時朝着聶天看去。

尤其是看到聶天那隻放在林初雪腰上的手掌後,眼中更是掠過一抹寒芒。

林初雪可是臨城市第一美人,不知對多少人都奉為女神。

聶天雖然是林初雪名義上的丈夫,但他卻一直都沒有把聶天看在眼裡。

一個上門女婿而已,能有多大的出息?

可現在,聶天竟敢攔住林初雪的腰?想找死么!

「你敢說我不配?!」齊越冷冷的看着聶天,說話的語氣更加寒冷了許多。

「怎麼,就是說你不配,不行?」聶天淡淡開口,臉上的表情則是依舊平靜。

那種樣子,就彷彿是在告訴齊越,你真的不配。

「小白臉,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幹什麼?真以為自己當了林家的上門女婿,就把自己看成是林初雪的男人?」齊越冷冷的盯着聶天,森冷的聲音從他口中緩緩說出:「我告訴你,就算你已經和林初雪領證,林......」

「啪!」

沒有任何徵兆,伴隨着一道清脆聲音的響起,齊越的話語聲便是在此時戛然而止。

只見齊越狼狽的坐倒在地,側臉上則是有一個鮮紅的五指手印多了出來。

顯然,剛才的那道聲音,正是齊越被打了耳光。

「你不知道廢話太多了會讓人覺得煩?」聶天右手慢慢收回,低頭看着被打倒在地的齊越,剛才的那個耳光,正是他動的手。

「這.....他竟然敢打齊越?」

周圍的一眾臨城市名流,全都面帶不敢置信的看着聶天。

要知道,齊越的身份可是齊家的大少爺。

而齊家則是臨城市四大家族之下最強的那一類,說是如日中天也不為過。

聶天作為一個林家的上門女婿,竟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對齊越動手?

別說周圍的其他人,就連林初雪都沒想到聶天竟然有這麼大的膽子,這種事情就算是她都未必敢做,可如今聶天卻當著她的面做了。

「你竟敢打我?!」短暫的愣神之後,齊越一個翻身,重新站了起來。

他目光怨毒的瞪着聶天,話音剛落的瞬間,就抬手一個巴掌朝着聶天打去。

這一刻,他也不顧聶天是不是林初雪的男人了,唯一的心思,就是想弄死聶天。

區區一個上門女婿而已,竟然敢打他?

然而下一刻,他的臉色就變了,只見一個巴掌在他眼中極速放大,「啪!」的一聲,狠狠落在他的臉上。

這個巴掌,比起剛才的力量更大,只是一下而已,就將齊越打的頭暈眼花。

然而還不等他緩和過來,這時第二個巴掌就接連而止。

「啪啪!!」

連續兩個耳光,直接把齊越打的分不清東西南北,腳下一個踉蹌,再次狼狽的跌倒在地。

不僅如此,在接連經受了四個耳光的暴打後,齊越的整個臉也都腫了起來,那種鮮紅的顏色,讓周圍的人只是看着,都會忍不住覺得觸目驚心。

「這四個巴掌是讓你張張記性,以後在我面前再敢這麼放肆,可別怪我手下不留情。」聶天冷冷的看着齊越,然後抬起頭,看向之前跟着齊越一起過來的那群人。

「帶着你們的主子滾出去。」

這些人此時都還沉浸在齊越被打的震撼當中,聽到聶天的話後,這才終於回過神來。

他們齊齊看向聶天,以聶天一個上門女婿的身份,如果是以前敢對他們這麼說話,他們絕不會有絲毫的理會。

但方才聶天的出手卻是真正的震懾住了他們。

此時互相對視一眼,然後連忙如同聶天說的那樣,帶着齊越離開了這裡。

大廳之內,眾多目光皆是在看着齊越那群人離開的身影,直到他們消失,這些目光才終於收回,然後重新落到聶天的身上。

三個月來,聶天這個上門女婿在臨城市內一直都是名聲不顯。

加上林初雪也並沒有刻意的宣傳,所以很多人都在潛意識中將聶天當成了一個真正的小白臉來看待。

但沒想到,如今聶天只是第一次在公眾場合現身,竟然就做出了這樣一番驚人的事迹。

「行了,垃圾被清理了,你們繼續。」聶天淡淡開口,說話的同時鬆開林初雪纖細的腰肢,看向眾人。

眾人一陣沉默,心中對於聶天的看法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不管聶天是不是林家的上門女婿,但僅憑這番膽識與底氣,就絕對不是一般的人物。

林初雪此時也詫異的看着聶天,像是第一次認識一樣。

儘管她和聶天已經認識了整整三個月,但直到現在她才發現自己對於聶天竟然沒有任何了解。

剛才聶天不論是說話的語氣還是打人的動作,都帶着一股極為強烈的自信和霸氣。

如果聶天真的只是個普通人的話,是絕對不可能做出來的。

「聶天,你到底是什麼人?」林初雪心中默默自語。

深深的看着聶天幾眼後,這才終於收回目光,重新融入這場宴會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