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驚悚禁地:上古神獸成了我坐騎
驚悚禁地:上古神獸成了我坐騎 連載中

驚悚禁地:上古神獸成了我坐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三三大嬸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三三大嬸 懸疑驚悚 江楓

非爽文,劇情流
【無女主+中式恐怖+無限流+靈異+懸疑劇情流解密+雙強】 剛開始,江楓無意闖入幽冥禁地,那是個只有中了生死劫的人才能進去的地方
那裡妖魔鬼怪橫行,只有接受任務,完成任務,經過重重考驗,才有機會逃離,獲得新生
第一個任務:13人的試煉; 第二個任務:怪異的學校; 第三個任務:逃跑的妻子; 第四個任務:恐怖忘憂島; 第五…… 暗黑的荒村,詭異的紙人,神秘的玩家…… 隨着任務的行進,他碰到了某隻凶獸! 再後來,他發現,這裡的一切,包括那隻凶獸,居然和他有着莫大的關係… (提示:第二個任務上古凶獸才出現/後面故事更精彩/1V1
展開

《驚悚禁地:上古神獸成了我坐騎》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001章 意外闖入禁地


月色的逆光里,一聲「吱呀」,木門慢悠悠地被推開。

一張慘白的橢圓小臉,從門後露了出來。

臉龐兩邊各自貼着一片圓圓的紅紙,細彎的眉,鮮紅的小嘴巴。

一雙棗核似的細三角眼,正盯着江楓。

忽然,那紅色的嘴露出了詭異的笑容:「你終於來了……」

唰!

江楓猛地睜開眼睛,渾身悸動!

心跳個不停,一陣恐慌遍布全身。

呼!原來是做夢啊!

他剛要鬆一口氣,下一秒,看到眼前的景象,驚訝又迷茫地站了起來。

江楓左右看了看,這是什麼鬼地方?

低頭看到在一旁呼呼大睡的羅長鳴,他伸手就掐了一下:「喂,騾子快醒醒!咱們什麼時候下的車?」

騾子是他對好基友羅長鳴私下裡的稱呼。

「嗯?」羅長鳴拖着沉重的眼皮,努力睜開。

他揉着眼又看了看周圍的景色,立馬清醒過來,一下子站了起來!

「我去!這什麼鬼地方!哎喲,我大腿怎麼有點疼。」

江楓看着羅長鳴齜牙咧嘴揉着剛被他掐過的大腿,明白了現在已經不是在夢中。

【叮咚!】

兩人還沒來得及看清眼前的情景,腦海里同時響起聲音:【歡迎13位客人來到幽冥之地,死亡在召喚,生機在萌芽。

想要獲得新生,請完成以下任務:

任務一,找到藏在你們中間的惡魔;

任務二,封印惡魔;

任務三,存活到天亮。】

幽冥之地!

江楓聽到這個名字,腦海里不由得想起一段話:

【來到幽冥之地的人,都是中了生死劫。

他們被困在了生死之間,並非活着,也沒有死去。

必定要受盡千般劫難才可以獲得新生。

如果他們不幸在此腰折,便只能永遠留在這個暗無天日寒冷腐爛的地獄中,無窮無盡,沒有盡頭。】

看來,他和羅長鳴一定是遭遇了什麼,所以才來到這兒!

可是之前,他並沒有印象兩人碰到了什麼奇異的事情。

羅長鳴也嘀咕着道:「幽冥之地?半年前好像有人在微博上說起過這個話題,只可惜沒有引起什麼水花,後來好像被刪了。」

說完,他看了江楓一眼。

傳說中的幽冥之地,真的有這個地方?

他見江楓正在思考,便沒有去打擾他,自己東張西望,想看看有沒有攝像頭之類的東西。

羅長鳴在心裏猜測,也許他們是進入了什麼整蠱節目也不一定。

江楓拿起手機,看了看,對着羅長鳴說:「騾子,你看,手機還有電,但是一格信號也沒有。

你看看你手機上的時間是幾點?」

羅長鳴聽他這麼一說,立刻拿起自己的手機看了眼,上面的時間顯示是上午10:44分。

哎,等等,這個時間是自己和江楓剛上車沒多久。

但是此刻環境怎麼看都已經是傍晚。

「怎麼會這樣?」

江楓沒有說話,他摩挲着胸前的隕石掛墜,再次看了看手機。

電還很充足,依然沒有信號,但奇怪的是時間卻是一直停留在10點44分。

江楓再次抬眼看了看現在的情景。

眼前是一處不知名的荒涼小村莊,殘垣斷壁雜草叢生,看樣子這裡很久沒人住了,雜草已經有半人多高。

天空灰濛濛的,一眼望去找不到什麼色彩,彷彿置身於黑白世界,死氣沉沉,一點生機也沒有。

江楓明明記得,他和騾子一起坐在62路公交車上, 準備去醫院看望生病的妹妹江小月。

怎麼就打了個盹的功夫,睜開眼就到了這個地方?

「我們之前下車了?」羅長鳴問江楓。

他不記得下過車,也不可能下車,因為從他打工的藥店到醫院中間根本不需要轉車。

「沒有,我們坐的線路中間不需要下車。」

江楓一邊說著,一邊檢查周圍的環境。

羅長鳴詫異地說道:「這個地方太詭異了!我們不會真地碰到什麼靈異事件了吧!

還是說,咱倆穿到異界了?」

江楓聞言,抬頭看了看天,灰濛濛的天比之前更陰沉了幾分,如此看來傍晚即將過去黑暗終將來臨。

他再次看了看時間,依然沒有變化。

「騾子,接下來我們要小心點。剛才腦海里提示是13個人,看來還有其他人。」

羅長鳴摸着下巴說道:「確實,我們要小心點。這個地方陌生又詭異。」

剛說完,他又跳起來,指着江楓說:「你不會是惡魔吧?」

江楓瞅了他一眼:「你喜歡蒼井優和伊莉雅,活到現在還是個童子身的單身狗。

文能掛機罵隊友,武能塔下送人頭……」

「哎哎,別說了瘋子,是我多疑了,我對不起咱倆的友誼。」說完,他作勢要去抱江楓。

江楓一閃身躲開了。

「瘋子」是他偷偷給江楓起的外號。

就像江楓喊他「騾子」一樣,只在私下裡喊。

江楓呵呵一笑,板著臉說道:「我倒覺得你像是被惡魔附體了!」

羅長鳴一聽,急得連忙解釋道:「怎麼可能呢!你聽我說……」

「你被豬魔附體了,看看你都胖了十多斤了。」

羅長鳴:「……」

江楓說完嘿嘿一笑,臉又變得嚴肅。

他不再調侃,看向前方的破敗村莊:「我們先進村子裏瞅瞅,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畢竟在原地摸不着頭腦,不如先進村莊里探尋一番,看看究竟是誰在惡作劇。

反正他和騾子兩個男生,萬一真出現什麼問題,也不怕誰。

羅長鳴點了點頭。

正當兩人邁步前往村中時,一聲凄厲的慘叫聲從村莊內傳來!

「啊啊啊!」

是女人的尖叫聲!

兩人都嚇了一跳。

江楓和羅長鳴對視一眼後,問道:「我們去看看?」

羅長鳴緩了緩剛才突然而來的驚嚇,再次點了點頭:「嗯嗯,好好……」

「那你下來呀!」

「哦……好好。」羅長鳴說完,便從江楓身上跳了下來。

剛才那一聲女人的慘叫,嚇得他一個條件反射便跳上了江楓的身,四肢並用地抱緊了他。

江楓翻眼白了他一眼。

羅長鳴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哎,條件反射,嘿嘿……」

江楓也覺得此時不是調侃他的時候,便向著聲音發出的方向奔了過去。

此刻,天邊最後一絲微弱的亮光也快要被吞沒。

羅長鳴穩了穩心神,也緊跟在後面。

他抬眼看着前方的村莊,就像是一隻怪物,張着黑洞洞的大嘴,在等待着吞食獵物。

兩人一路狂奔,很快就跑到了聲音傳出的地點。

縱然兩人有着心理準備,還是被眼前的一幕給震驚到了。

一個男子倒在血泊之中,狀況異常凄慘。

雙眼圓睜嘴巴張得很大,雙手捂着脖子,脖頸像是被什麼利器直接洞穿,此刻鮮血仍在不斷地往外汩汩冒出。

旁邊一個穿着打扮前衛時尚的女孩癱坐在地,驚恐地瑟瑟發抖。

她口中不斷重複着:「不是我殺的!不是我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