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三少的絕版夫人
三少的絕版夫人 連載中

三少的絕版夫人

來源:微閱雲 作者:兔子噠噠噠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靳冉 黎昀霆

靳冉人前懟天懟地,人後黎昀霆面前溫柔體貼好人妻
黎三少心生憐愛:「我的嬌妻柔弱不能自理,外面的人都想欺負我的嬌妻
」 外面被靳冉罵哭的渣渣:??? 黎三少無奈嘆息:「我的嬌妻不會演戲,我要給她撐腰
」 數日後,「不會演戲」的靳冉成了影后
對家渣渣:??? 黎三少憂心忡忡:「靳冉的靠山只有我了
」 「三少,黎二少送了夫人絕版首飾!」 「三少,帝都財團繼承人在追求夫人!」 「三少,醫學院那位把夫人帶走了!」 黎三少:「???」展開

《三少的絕版夫人》章節試讀:

第6章 她是他圈養的貓


  靳冉被這話堵了一下,繼續抹淚,「我如果早知道二少不喜歡我,我就不來討嫌,還平白給三少添了麻煩。」說著低下頭來小聲啜泣。

  傭人終於把綠茶泡好了送上來,黎昀城等也不等的捧杯就喝,剛想大喊一聲說句「好茶!」來諷刺靳冉,豈料這剛泡好的茶給他嘴巴燙出了泡。

  黎昀城,「燙燙燙!」

  黎老太太,「……」

  黎昀霆,「……」

  靳冉實在沒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只聲音很小,卻是讓距離她近些的黎昀霆黎昀城聽見了。

  黎昀霆別有深意的瞥她一眼,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無的笑。

  黎昀城「騰」一下火氣湧上來,沒等他發作,靳冉便手忙腳亂的走近了。

  靳冉滿臉關切,「二少是燙到哪裡了,嚴不嚴重。」

  你個掃把星!

  黎昀城皺眉就要把人往一旁推,兩人「爭執」時,那杯熱騰騰的茶水自桌上滾落到他腿上,澆到腿上還不停冒着熱氣。

  黎昀城整張臉都氣紅了,疼的嘶了一聲,氣急敗壞指着靳冉臉罵:「你你你……你離我遠點啊!」

  靳冉愣怔的站在原地,眼淚沒忍住的啪嗒掉到地上。

  靳冉低垂着頭,聲音都像是帶着顫音瑟瑟發抖,「二少就這麼討厭我嗎。」

  我他媽討厭死你了!

  黎昀城一口氣沒喘上來,這麼一打眼就直瞧見靳冉望向她的那雙烏黑水潤的眼睛。

  明明是含着淚的,可是那眼睛裏怎麼看都帶着明顯的譏嘲和幸災樂禍,更可恨的是嘴角還噙着笑!

  這哪是來關心我的!這分明是想湊近點看我有沒有燙死燙殘燙的不能人道!

  靳冉你不是故意搞事那我就跟你姓!

  黎昀城氣的心肝脾肺疼,他慣來不是個會哄女人的,流連花叢也都是女人哄他,他在外頭怎麼作天作地那些女人也都笑着不給他掉一滴淚,更不會控訴。

  可眼前這個,他弟媳,他還沒怎麼著呢,他弟媳就淚眼婆娑啪嗒啪嗒的掉淚,到底是誰欺負誰?

  看見這的還真以為他怎麼欺負他了。

  天地良心,他這次就過了過嘴癮懟了幾句,那也沒懟個痛快全被茶回來了!

  黎昀城能感受到大廳內管家傭人包括黎老太太看他的眼神都帶了「譴責」「埋怨」更有甚者還翻了個白眼。

  黎昀城渾身氣血翻湧,這會兒都感覺不到腿上那疼了。

  這會兒再對上靳冉那含笑的眼更覺眼疼。

  黎昀城怒氣沖沖拍桌而起,「我去換衣服!」

  黎老太太臉色難看面帶怒容,「怎麼?你自己打翻茶水沖別人發什麼火。」

  黎昀城氣的牙疼。

  黎昀城磨牙磨的腮幫子疼,「奶奶,我腿疼,我生氣,這綠茶太坑人了!」

  「綠茶」靳冉滿臉無辜還低着頭抹淚小聲哭泣一副自責模樣。

  黎老太太連連嘆氣,倒是黎昀霆沉聲提醒,「黎昀城,靳冉是我的太太,以後說話做事可要想清楚了。」

  黎昀城站起來豎起個大拇指敷衍的嗯嗯嗯幾聲。

  黎昀城呵呵,「是,不愧是你太太。」他多活幾百年也見不着這綠茶味的變臉藝術家!

  黎昀城指了指濕透的褲子大力拍了下,「我以後啊,看到你老婆就繞道走。」

  他又瞥了靳冉一眼,只覺得牙更疼,頭也不回的上樓了,省的看到靳冉想跟她打架。

  黎老太太趕緊打圓場勸了句,「他就是這個臭脾氣,靳冉你別搭理他。」

  黎老太太和善的笑了笑,招了傭人問了問晚餐什麼時候擺上桌,聽着還有好一會兒,黎老太太又笑。

  黎老太太笑容和藹,「瞧我,只想着讓你們吃新鮮飯菜,倒是沒把時間算好,還要讓你們在這裡多等陣子。」

  黎昀霆眼神冰冷並不搭話,靳冉趕緊接了話,「能吃上新鮮飯菜最好了,這也不算是多等,能讓我和三少多陪陪奶奶不是更好嗎。」

  黎老太太笑意湧上臉,「你是個懂事的,我們昀霆娶了你是他的服氣。」黎老太太話說到一半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瞧我,忘了這事兒了。」

  黎老太太親切的握住靳冉的手拍了拍,「你嫁給昀霆我這個做長輩的第一次見你總要給你送點見面禮才是,靳冉啊,你跟我上樓一趟。」

  黎昀霆眸色愈發沉冷,聽到此處手握緊扶手。

  靳冉心裏一驚已經覺察到古怪。

  這黎家眾人對黎昀霆和黎昀城的態度全然不同,彷彿黎昀城才是黎家主人,而黎昀霆就是個外來客一般。

  可明明……黎昀霆是黎家嫡妻所出,黎昀城只是黎家的私生子罷了。

  而且黎老太太對待兩人態度也能看出差別,更遑論黎昀霆對待二人就差臉上標榜上「仇人」二字。

  她怎麼想都不覺得黎老太太真能如此友好的想給她見面禮。

  恐怕見面禮是假,下馬威或是談某些「合作」才是真。

  想通這些,靳冉呼吸都有片刻的紊亂。

  她抽回自己的手,半蹲下身握住黎昀霆的手,他的手心是溫熱的,指尖卻很涼。

  男人並未阻止她的動作,只眸光冰冷的望着她,眼底藏匿幾分不耐。

  靳冉執着她的手撫摸着自己的側臉,臉上的淚水已經乾涸,隻眼尾還有些發紅。

  像個柔軟的小兔子,他想。

  小兔子靳冉笑起來,眼睛再度亮起來,那雙眼睛烏黑髮亮,像是黑曜石。

  不像小兔子了,兔子眼睛沒有她的漂亮,她像只曼赤肯短腿貓。

  他看着自己新買回家圈養的短腿貓。

  對自己的貓總該要溫柔一點,他這樣想,眸光也柔了幾分。

  他的短腿貓聲音軟軟的,「我跟奶奶上樓一趟好不好。」

  他眼神再度冷下來,只覺得他的貓並不懂事。

  他抽回自己的手,聲音低啞,「隨你。」

  靳冉心底嘆了口氣,如果真的有選擇她也是不願去的,可這黎家水太深,她是不想得罪任何一個啊。

  靳冉隨着黎老太太上樓,黎昀霆眼底閃過幾分嗜冷之意。

  他望着靳冉的背影,手逐漸再度握緊扶手。

  果然,貓就該關在家裡不該放出來亂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