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嫡女歸來:夫君好粘人
嫡女歸來:夫君好粘人 連載中

嫡女歸來:夫君好粘人

來源:追書雲 作者:木梨子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葉清妍 孫嬤嬤 穿越重生

重生前葉清妍眼盲心瞎,放着好好的夫君不要,偏偏鍾情於偽善太子
重生後葉清妍利索的抱緊了世子夫君的大腿,所謂天大地大,夫君最大
追夫小劇場!女子緊盯着男子:「我受人所託,來與你煙花風月!」男子挑眉,似笑非笑:「誰?」女子吐氣如蘭:「心之所託,夫君應否
」男子起身:「今日不便!」「那就是明日咯!」女子話語嬌軟
男子腳步微頓,忍住想要回頭教訓那惹火的女人,隨即加快步伐離開
一篇女子重生後開啟的追夫...展開

《嫡女歸來:夫君好粘人》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重生大婚之夜


「葉清妍,你活着就是為了給本太子和宛心鋪路的,如今你已毫無用處,便安心去吧!」
百里玦的話語依舊溫潤,如珠落玉盤般好聽,吐出的話語卻絕情至極,神色無比的冷漠。
「姐姐就算你為嫡又如何?
還不是讓所有與你親近的人都沒有好結果,你就是世人眼中的禍害。
去煉獄陪你那同樣低賤的傻弟弟吧……哈哈!」
葉宛心一改平時的姐妹情深出口嘲諷,話語中盡顯得意。
終於!
等了這麼多年,侯爵府里的這個千金嫡女被自己打壓到低入了塵埃。
痛苦的記憶如狂風般湧來,充斥着葉清妍整個腦海。
「不!」
一聲驚呼床上的女子猛的座了起來,白皙的額間布滿了汗水。
葉清妍一手捂着前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過了半響才平復了心底的怨恨,開始打量自己的所在之地。
入眼之處,皆是一片片紅艷艷的華麗。
大紅的鳳鸞錦繡被,綉着龍鳳呈祥的帳簾,大紅的囍字在紅燭的照映下更顯艷麗。
望着這無比熟悉的婚房,葉清妍只覺得自己是魔障了。
「自己不是死了嗎,為何會看到眼前的一切,難道這是自己死後的貪戀嗎?」
如此想着自嘲的笑聲溢出唇瓣,笑聲漸大,哪怕是笑岔了氣伴隨着咳嗽之聲,也毫不停歇。
守在門外的嬤嬤,丫鬟推門而入,可不管如何勸說也無法觸動面前瘋狂的女子。
「你鬧夠了沒有!」
楚晗看着面前笑的凄慘,滿臉淚水的葉清妍。
一股窒息的痛楚涌了上來,戴着銀色面具的臉龐,只能看到緊抿的薄唇,隱忍着怒火的雙眸。
冷漠,隱忍的聲音傳入耳中,成功的讓葉清妍身子一顫,不敢置信的抬起雙眸看向面前的男子。
眸底的嘲弄瞬間散開,腦海中閃過楚晗為救自己中劍而亡的景象。
眸中帶着茫然,哆嗦着唇瓣喃喃出聲「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們怎麼會在這裡?」
「大婚之夜世子妃是想去哪裡?
不管你願還是不願,如今你我已經成婚,往後你便是這府中的女主人。」
楚晗深吸了口氣,壓下心底的怒火。
楚晗不願再看向呆愣坐在床邊的人,拂袖離去。
「小姐,如今你與楚世子已經成婚。
奴婢看楚世子也挺好的,你又何苦再為難自己呢?」
之桃紅着眼眶,滿臉擔憂的上前勸說著。
葉清妍淚眼迷濛的看着面前早已為主而死的之桃,有些不確定的伸手抓了抓。
溫熱的觸感傳來,葉清妍才敢開口:「你說,今日是我和楚晗的大婚之夜?」
「小姐,楚世子雖然……雖然容貌有所殘缺,但是對小姐您挺好的。
上次若不是楚世子及時趕到,小姐您恐怕就……。」
之桃忍着手臂中傳來的痛楚,想着小姐定是很難接受,不忍再繼續勸說。
「我知道的,你讓我先靜一靜吧。」
葉清妍看着之桃楞了半響,確定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才壓住心底的翻湧低聲說著。
等之桃出去之後,立馬下床走到銅鏡面前打量着自己。
鳳冠霞帔,紅唇皓齒,白皙的皮膚如月光般皎潔,唯一不符合的便是這淚眼婆娑的雙眸。
「老天是覺得我上輩子錯的太離譜,所以讓我重生回到了過去嗎?」
葉清妍白皙的手覆蓋上眼瞼處下方的半邊臉,心底呢喃着:「這裡拜葉宛心所賜,被剔去一半的臉皮,如今依然完好無損着。
真好,現在阿澤還在,楚晗還在,之桃還在,他們都在自己身邊。」
想着前世的種種,淚水忍不住的再次滑落,又想着如今楚晗還在自己身邊,所有的一切還沒有發生,心底的震痛又被狂來的喜悅充斥。
「小姐,孫嬤嬤送晚膳來了。」
之桃小心翼翼的聲音傳來,葉清妍聞言清麗的眸子深了深,狠狠的吸了口氣將心底的思緒收了收。
「你守在外面做什麼?
也不知道給小姐梳洗梳洗,小姐累了一天了,怕是早就餓着了。」
孫嬤嬤微眯着眼,瞧着低着腦袋站在面前的之桃念碎了一句便推門而入。
葉清妍清涼的眸子瞧着直往而入的孫嬤嬤,嫣紅的唇瓣一勾,眸底閃過一絲冷意。
眼前的人自小便在自己跟前伺候,曾經也是自己最敬重,最信任的人,可前世她卻做盡了買主求榮之事。
「我可憐的小姐先用膳吧!
千萬別餓着自己了。」
孫嬤嬤心疼的虛扶着葉清妍坐到檀木椅之上。
「嬤嬤,世子爺可用膳了。」
葉清妍低垂着雙眸,淡淡的問了句。
孫嬤嬤一愣,按往常眼前的人應該撲在自己懷裡一頓痛哭,然後自己再好好安慰一番才是,怎麼倒問起楚世子了,但很快也緩過神來:「世子爺出去後便去了浮雲居,應該是已用過晚膳了。」
「是嗎?」
葉清妍似是疑問的問了句,不等孫嬤嬤回話便起身對着門外的之桃吩咐:「先沐浴,這一身穿着實在有些累贅。」
被忽視孫嬤嬤忍不住皺了皺眉,見葉清妍步入內室後,臉色不好的直接往檀木椅上一座。
葉清妍出來後,餘光便掃見快速從椅上站起的孫嬤嬤,唇瓣微微上仰,眸底卻帶着冰寒。
她心底沉吟着:「收拾她還用不着髒了自己的手,且讓謝映雪用着吧,讓她也嘗試下自己的狗咬了自己,卻不能呼痛的感覺是怎樣的。」
「小姐可算出來了,這菜都快涼了。」
孫嬤嬤老臉帶着滿滿的慈愛,心底卻疑惑着平時每次都會在浴房內呆半個時辰的葉清妍,這次怎麼這麼快便出來了。
「嬤嬤和之桃還沒有用膳吧,你們便替我吃了,我去浮雲居找世子爺談談。」
葉清妍眸底的神色散去,拿了件緋紅的披風便往外走去。
「小姐!
您可千萬別去。
就算你再不滿這門婚事,再喜歡太子爺,你也不能去找世子爺的麻煩啊!」
孫嬤嬤立馬上前拉着葉清妍的手臂,老臉帶着焦急。
「嬤嬤放心,我自有分寸。」
葉清妍輕而易舉的便將手抽出。
「之桃你守在這裡,我出去看下。」
孫嬤嬤看着葉清妍頭也不回的往外走去,渾濁的雙眼帶着一絲興奮。
想着得趕緊出去傳個話,要是謝姨娘知道葉清妍醒來後就去鬧騰楚世子,定會對自己獎賞一番。
出了房內,葉清妍便見着整個淺雲居都被點綴着遍布紅綢,屋檐廊角,梅枝桂樹都高掛着紅綢絲帶。
也許整個心態變了,前世見着這滿布的紅綢覺着異常的刺眼,如今瞧着心底卻是喜悅無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