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棺材子
棺材子 連載中

棺材子

來源:七悅文學 作者:年年在努力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石佛 蔡老爺子

爺爺說我沒爹沒娘,是棺材生的孩子
我不信,於是有一天……展開

《棺材子》章節試讀:

第3章


「有什麼事大驚小怪的,冷靜下來慢慢說!」

狗蛋這副模樣,讓我心中有些驚奇,到底是發生了何事?

狗蛋斷斷續續的說:「你,你爺爺呢?快讓他出來吧!沒有你爺爺的話,這事解決不了!」

可爺爺現在不在啊,我只能硬着頭皮回答:「爺爺外出辦事兒,不知什麼時候能回來呢?」

知道爺爺不在,狗蛋當即便跌坐在地上,我中嘀嘀咕咕的:「不在呀,怎麼能不在呢?不在的話可怎麼辦呀?!」

「我剛聽你說龍鳳坡出事兒了是嗎?」這是可小信插嘴道:「雖然他爺爺不在,不過我爺爺剛好去了龍鳳坡,是不介意的話你們也可以去找我爺爺呀!」

狗蛋一個勁兒的搖着頭嘴裏嘀咕着:「可我從龍鳳坡來的時候沒瞧見你爺爺呀!」

我可能呢!

村子連着村子統共,就那麼一條路可以走人,再說了,十里八村的有哪個不認識可爺!狗蛋怎麼可能沒瞧見呢?

據說沒有看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啊?

「怎麼可能呢,我爺爺剛走了沒幾分鐘啊,照常來講,你們應該碰見面了才是啊!」

可小信自然覺得有些不信。

狗蛋卻說:「我為什麼要說謊?我真沒看見!」

狗蛋的模樣也不像是在騙人,我和可小信互相看了一眼,覺着這事兒事出有因,也不簡單。

無奈之下,我們只好關了大門,跟着狗蛋去了龍鳳坡,一探究竟。

在龍鳳坡便在我們村子西邊,以前是個小山坡,前段日子,上頭來人瞧上了,說是想在此建個小公園。

可就是在建公園的過程中出了一些岔子,聽說是那開挖溝機的師傅,要是產出了些什麼要緊的東西,便是叫了上頭的人過去瞧瞧。

誰知那張會計帶着人一去看,靜悄悄的挖出的地方出現了一口棺材。

在這山坡上挖出棺材,自然不算什麼大事,畢竟在早,大家也不過都將逝去的親人埋在家附近。

所以張會計也沒有太過當一回事兒,你叫了人說是把棺材清走。

眾人齊心協力,便將棺材清走了,我想着繼續開拓,卻不想又挖到了幾口棺材。

張會計數了數,竟然足足挖出了5口棺材,而這5口棺材的擺放位置也略有詭異。

這是如同五個花瓣一般,棺材的頭都衝著一個方向。

看到這種場景,張會計一下子也慌了神,只說是趕忙去叫村長過來,瞧着也想是讓爺爺過來看看怎麼回事兒。

竟出了這種事兒,誰也拿不定主意,只得請爺爺過來。

因為也只有爺爺能將此事擺平。

可爺爺剛巧不在,無可奈何之下也只得讓我來了。

在去的路上,我跟可小信說到:「不是在外省上大學嗎?怎麼今日和你爺爺一塊來了?」

可小信對於我的質疑,倒有些不以為意。

是一臉神秘的說道:「我告訴你,其實是因為我最近這段日子在做一個活動,而這個活動的主題呢,就是調查這些詭異的生物和靈異的事件,對於這些也只有農村有了,我想要寫一本小說!」

原來就是為了這事兒,心中頗為不屑,直說。

「你別以為這些東西是可以你隨意玩弄的,若是你不把他們當回事兒,他們便會讓你當回事兒!到時候若真是出了事兒,他誰都救不了你!」

跟我這麼說,可小信還是笑了起來,他笑聲有些無可畏懼。

「你把我當做三歲半的孩童一樣啊!我告訴你,我還真不怕這些!」

膽大的人很多,她若真不怕,我也沒什麼好說的。

畢竟這丫頭,從小到大都是這麼過來的。

「你膽子若真大,等會兒見了棺材,你就是摸一下,我都給你200塊錢!」

狗蛋插話道。

「不許騙人哦!」

聽到200塊錢,可小信眼中都放了光。

「那是自然,只要你敢做,我就給你!」

狗蛋一邊說著,一邊從兜里掏出200塊錢。

「錢我都準備好了,就看你敢不敢做了!」

對於他們倆的做法,自然是不屑一顧的,很快我們便來到了龍鳳坡。

農村人就是喜好熱鬧八卦,這個時候這五口棺材的附近已經圍了好大一群人。

所有的人都在言論此事。

「怎麼來了個小的?」

張會計見着我爺爺沒來,只有我過來了,眼中有些不信任,狗蛋也無可奈何,只得說。

「老先生不在家,實在來不了沒辦法,只得先讓他來了!」

聽了這話,張會計一臉鄙夷。

但也沒什麼辦法,得擺了擺手。

「算了算了,來了總比不來強!」

說著便指了指那幾口棺材。

我上前去看查一番,還沒等接近就感覺到了極重的陰氣和煞氣。

就連那些平凡的人肉眼可見的都能看得出來,那幾個棺材上冒着縷縷黑煙。

我是黑煙,就是我所說的陰氣和煞氣。

五口棺材的擺放是蓮花形狀的,文化里叫做五棺蓮花陣,想必當年也是請了大人物來指點,才會有這樣的埋葬方式,至於為何,想必和這落鳳坡有關。

我覺着,的棺材若是不重新埋回去的話,不然會出大事,搞不好會有人因此而枉死。

我便實話實說,聽了這話,在場的所有人都炸了,大家都在議論,到底該如何處理這五口棺材?

就在大家六神無主之時,村長顫顫巍巍的出現在了大家的面前,看到村長來了,大家也算安了心。

許多人圍在村長周邊,說這棺材到底有多麼恐怖,千萬別亂弄。

而村長卻並沒有理會那些人,只是跟張會計說,為什麼叫我來!

張會計也不知該怎麼說,只一個勁兒的解釋着。

村長卻沒有理會張會計,只揮了揮手讓人把棺材拉走,說是無論如何這工程不能停,小公園該建還得建。

「村長!棺材若是動了,怕是要出大事兒啊!」

我瞧見村長如此,便連忙制止。

「小棺材呀,小棺材,這都什麼時代了,你跟你爺爺還那麼進這些呢!這些棺材不過是當年那些村民所埋葬,有什麼動不得的!」

村長為了驗證他所說的話,便是直徑走到了一口黃皮棺材前,一個用例,竟將棺材蓋子掀開。

這棺材蓋子一開,一股濃濃的青煙便從棺材中緩緩竄出,直徑飄向了空中。

村長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棺材中的情況,中有些驚恐,轉頭便對張會計說道:「叫些人把這些棺材燒了吧,趕緊的!」

大家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紛紛湊上前去查看。

當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投射到了棺材裏時,才發現原來這裏面躺着一具女屍,看着穿着像是民國年間的樣子,不過這屍體卻像是剛剛死去不久似的,皮膚竟有些白裡透紅。

甚至嘴角還掛着水滴,只像一個剛剛沉睡過去打瞌睡的少女似的。

到這般場景,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就在大家連大氣都不敢出的時候。可小信卻突然竄了出來,而他的所作所為卻讓眾人驚呆。

只見他將手伸向了那女屍的嘴角,擦去了女屍的「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