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星門
星門 連載中

星門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李皓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俞姐 李皓

傳說,在那古老的星空深處,佇立着一道血與火侵染的紅色之門
傳奇與神話,黑暗與光明,無盡傳說皆在這古老的門戶中流淌
俯瞰星門,熱血照耀天地,黑暗終將離去!...展開

《星門》章節試讀:

第4章 迷霧漸散(求收藏推薦)


  李皓想起來了!

  要說劍,李家還真有一把……或者一枚?

  之所以有些不確定,那是因為李皓想起來的劍……它有點不像劍。

  可偏偏李皓又知道,這就是劍。

  很矛盾。

  然而,這是事實。

  小時候,李皓的父親將一枚劍形玉佩佩戴到了李皓脖子上,很嚴肅地告訴他,「這叫星空劍,是我李家唯一傳下來的老物件,以後你交給你孩子,不要說是玉,這就是劍。」

  說話的時候,父親很嚴肅。

  當然,嚴肅了片刻,見李皓迷茫,父親也很無奈,又說:「這是你爺爺跟我說的,老祖宗傳下來的話,都是這麼交代的,非要說是劍,反正你就這麼叫它就行了。」

  所以李皓才能第一時間想到,李家還真有劍,名為星空劍。

  實際上,此刻就佩戴在李皓脖子上,一枚小小的劍形玉佩。

  此刻的李皓,微微有些混亂。

  如果,俚曲中說的李家的劍,說的就是這玉佩,那李家的確有劍。

  張家有刀嗎?

  別人李皓不太清楚,張遠父母早早離世,李皓和他認識多年,他對張遠很熟悉。

  「張家的刀……」

  李皓仔細回想了一陣,張家有沒有刀?

  回憶過往,很快,李皓眼神微微動容了一下,張家,可能真有刀。

  和自己的玉佩不一樣,玉好歹是個值錢的玩意,還是塊老玉,多少值點錢,李家還是有些重視的。

  而張家的刀,李皓忽然想起了小時候,自己去張遠家玩,張遠曾經偷拿出一樣東西和李皓一起玩,很快被張遠父親發現,暴揍了張遠一頓。

  那東西……好像是一塊刀型石頭。

  此刻的李皓,記憶有些遙遠模糊,可隱約還記得,當日張遠父親罵了一陣,說那玩意是老祖宗留下來的,雖然不值錢,就傳了塊破石頭,可那也是老祖宗留下來的,不許亂丟。

  當然,實際上李皓明明看見,張遠父親隨意將那石頭丟到了一旁,李皓懷疑,當日張父就是想揍兒子而已,隨便找了個借口。

  「難道說,那就是俚曲中說的張家的刀?」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能對上了。

  後來,李皓再也沒見過那塊石頭,實際上年紀大了,李皓和張遠也不會閑着沒事,跑去玩一塊石頭,路邊多的是。

  這一刻,李皓大體上能確定了,可能這俚曲中說的都是真的。

  下意識地摸了**口,玉佩清涼,並無任何變化。

  這一絲清涼,也讓李皓瞬間覺醒,很快,他看向陳娜,有些渴望和衝動,迅速道:「娜姐,我能見見你奶奶嗎?」

  他想知道,這曲子從哪傳出來的,誰傳出來的,傳播多少年了,這曲子完整不完整?

  為何這自焚案,會和一首鄉間俚曲扯上關係?

  那紅影又是什麼,為何要殺這俚曲中八家的人?

  而且,殺的話,是殺一個,還是說只要和八家有關係的人都殺,若是如此……

  「嗯?」

  不等陳娜說話,李皓陡然一怔。

  他迅速翻開文件檔案,雖然這些文件,他早已看了無數遍,此刻還是迅速查看了起來,喃喃道:「洪嬌父母已經過世,她死的時候年紀不大,所以洪嬌死後,洪家這邊,也沒其他人了。」

  「周慶這邊,他愛人倒是還活着,不過周慶並無子女,夫妻多年並未孕育後代。」

  「張遠不用說……」

  張家也就張遠一根獨苗,張遠父母早年過世,所以張遠也是張家唯一一位後人了。

  「王浩明死的時候還沒結婚,不過王浩明並非獨子,他還有個弟弟……」

  「劉雲生是個老人,光棍了一輩子。」

  「趙世豪有個女兒,趙世豪死後,跟着他妻子一起離開銀城了,行蹤不明。」

  李皓迅速查看了一番,這些人有的結婚了,有的有孩子,並非都是孤家寡人,所以之前李皓並未在這上面發現什麼問題。

  可此刻,李皓忽然想到了自己。

  「我父母三年前意外過世……絕對的意外,車輛失控導致的翻車,可是……現在還是意外嗎?」

  李皓的父母,三年前過世。

  一場意外導致的!

  和自焚案毫無關聯,所以李皓之前也從未將自己的父母代入其中,代入這個案子,因為這是自焚案。

  這一刻,李皓心中千頭萬緒。

  張、洪、周、劉四家算是徹底斷絕了,沒有直系存在了。

  王浩明有個弟弟,趙世豪有個女兒,而自己若是李家的劍所說的李,那李家……好像也就自己了。

  「這不是殺一人,而是……滅族啊!」

  心中愈加驚恐,驚恐的同時,也愈加憤怒!

  我的父母,不是意外死亡的嗎?

  當然,這一切還無法完全確定,畢竟現在王、趙兩家還有人。

  ……

  「李皓!」

  陳娜的喊聲,讓李皓清醒了過來。

  「你沒事吧?」

  陳娜見李皓問完話,自己回答,他也不理,好像走神了。

  「沒事!」

  李皓急忙搖頭,陳娜看了他一眼,忽然道:「你……你覺得這幾個人,和曲子中的幾家有關?可都是鄉村俚曲,有些就是根據一些神話改編的,有些乾脆就是平日里隨便唱唱,我覺得可能只是意外巧合,這不是還少兩個嗎?」

  說著,她想笑,還沒笑出來,忽然微微一怔神,看了一眼李皓。

  少了兩家,一個姓鄭,一個姓李!

  李皓?

  這事和李皓有關?

  她好歹也是巡檢,基本的邏輯和思考還是有的,一瞬間就聯想到了李皓身上,李皓一直追查這些人,不會和他有關係吧?

  「李皓,你姓李對吧?」

  「……」

  李皓苦笑一聲,我能說不是嗎?

  陳娜頓時皺眉:「你實話跟我說,這六個人的死亡,是不是有問題?」

  她看了文件,沒細看,可好像都是意外死亡,而且不是集中在一年,這也能扯上關係?

  「娜姐,先不說這個,我可以見見你奶奶嗎?」

  李皓不想在這上面多說。

  陳娜見狀,也不再問,將事情先壓了下來,開口道:「剛剛我說了,你沒聽到,我奶奶幾年前就過世了……」

  「抱歉!」

  「沒事,我奶奶走的時候都九十多了,算是喜喪。」

  陳娜倒是沒什麼,很快道:「不過這曲子,我奶奶那邊很多人會唱……小時候是這樣,現在不知道了,老家那邊,還不知道有幾位老人還在世,我好些年沒回去了。」

  陳娜見李皓上心,又道:「要不這樣,你要是真感興趣,咱們抽個時間,去我老家一趟,實地查看一下,如果遇到會唱的老人家,也許能問到點什麼。」

  李皓想了想,點了點頭。

  「後天我們休息,娜姐你方便嗎?」

  「可以!」

  兩人說好了,李皓也沒再糾結這個,迅速道:「娜姐,你在巡檢司關係比我廣,能幫我個忙嗎?」

  「說說看。」

  此刻的李皓,因為給陳娜看了檔案,也不再藏着掩着,低聲道:「你能幫我查查幾個人的行蹤嗎?第一個,王浩明的弟弟,他不在銀城,銀城這邊,他就王浩明一個親人了,王浩明死亡後,他很久沒有回來過。」

  「第二個,趙世豪的女兒!趙世豪死後,他女兒和他妻子一起搬家離開了銀城,也沒了消息。」

  銀城巡檢司能管的地方,也就銀城這一塊,對其他區域沒有管轄權,更沒有檔案查詢的資格。

  找陳娜,是因為陳娜在巡檢司認識的人更多。

  而巡檢司這邊,李皓和外城的巡檢司不熟,可總有其他人的同事、同學、朋友在其他地方的巡檢司任職,真要去打探一下,也能打聽到消息。

  陳娜眼神微微閃爍了一下。

  查幾個當事人的家屬?

  李皓是什麼意思?

  「娜姐,你看能查到嗎?」

  陳娜想了想,點點頭:「大體上有個區域的話,那就好查,怕就怕一點線索沒有,你要知道,出了銀城,天大地大,咱們沒有跨區域執法權限,也沒有資料查詢權限,託人的話,也得有個固定目標才好託人打探。」

  「明白,他們的資料,我有一些,回頭我寫給你,雖然不知道具**置,可在哪個城市,我還是知道的。」

  李皓查了很久,對幾位死者的家屬情況也有一些了解,只是因為對方在外地,李皓無法聯繫上罷了。

  「那就好辦,這事交給我好了!」

  陳娜答應的痛快。

  李皓連忙道謝。

  兩人說了一陣,陳娜忽然壓低了聲音道:「李皓,有些事……反正你自己注意點吧!我覺得……覺得這事也許不太簡單。」

  她也不傻,大體上也猜到了一些。

  此刻,陳娜在考慮,李皓要是真是俚曲中「李家的劍」中的李,那會不會也遭遇危險?

  巡檢司不怕危險,怕的是不知道來自何處的危險。

  那幾個人的案子,可都是意外導致的。

  李皓微微點頭,沒多說什麼。

  而李皓自己此刻也有很多事需要忙,需要去驗證。

  他要查10年前的案子,鄭家的人是否死了?

  若是情況允許,他還要去一趟張遠的家,張遠死後,他家就空下來了,李皓想去看看,張家的刀,還在不在?

  不止張家的刀,還有洪家的錘,周家的槍,這些俚曲中的兵器,到底存在不存在,還有沒有?

  紅影盯上的到底是八家的人,還是八家在俚曲中的兵器?

  拳腳不用多說,人死了,那就什麼都沒了。

  可兵器,若是各家真有傳承,和李家一樣,當傳家寶傳承下來,也許還能找到一些線索。

  得確定紅影的目的,更了解對方,才能更好地去應對危機。

  ……

  李皓並未直接去張家,也沒回家,他還有事要忙。

  巡檢司。

  檔案庫。

  管理檔案的趙大媽,從滿是灰塵的庫房中,搬出了一摞資料,拍了拍灰塵,揚起一片灰霧。

  將發黃的資料遞給了李皓,有些奇怪道:「小皓,你要這些做什麼?1715年到1719年,銀城死亡銷戶的鄭姓名單都在這,總共幾百人吧,不過人都死了很多年了……」

  李皓臉上滿是純真的笑容,「趙姐,機要室那邊有些疑案涉及到了這些,具體的不好多說,您受累,回頭找到了線索,我請您吃飯。」

  「吃飯就算了,小皓啊,你這都20歲了,說小也不小了,我女兒今年22,比你是大了兩歲……」

  「……」

  李皓有些無奈,依舊保持笑容:「趙姐,咱回頭聊,我還小。」

  說著,略顯狼狽地拿着檔案迅速離開。

  巡檢司的大媽們很熱情,但是就這點不太好,喜歡給他介紹女兒。

  不是女兒,就是侄女,要不就是誰誰誰家的姑娘。

  誰讓他李皓考進過銀城古院,雖然退學了,依舊不妨礙他受歡迎的程度。

  拿到了名單的李皓,迅速翻看起來。

  幾百人的名單不多,大體上都介紹了死亡原因,這是銷戶名單,接下來李皓還要排除一部分,再結合一些其他資料,才能鎖定是否有他想要尋找的鄭家人。

  最好的結果,自然是直接有介紹,死於自焚,那是最好最方便的。

  李皓算是發現了,紅影殺人,或者說如果紅影背後有什麼勢力的話,他們殺人,殺八家的嫡系或者獨苗,都是用自焚的手段去殺人。

  如果不是如此,李皓也沒辦法鎖定前面幾人。

  這其中,也許隱藏着一些秘密,李皓暫且還無法探知。

  「1720年發生過自焚案,接着是1723年發生的,所以前面的時間應該是對等或者越來越長,最大的可能,是1717年之前死亡的。」

  李皓邊走邊看,他必須要確定,這鄭家的人,是否死了。

  如果死了,那代表之前的猜測都是對的。

  如果沒死……那鄭家人若是活着,倒也不是沒收穫,對方活着,可能會給李皓提供更多的線索,甚至他覺得鄭家人活着更好,那很有可能和紅影有直接關聯。

  「俚曲中,唱的是鄭家的少爺拖後腿,和其他幾家不太一樣……也許鄭家也有點不同之處。」

  正想着,李皓翻到了一頁。

  「鄭雲奇,1715年9月12死亡,死因:煤氣爆炸……」

  李皓眼神瞬間犀利起來,煤氣爆炸?

  這樣的話,死亡的時候,可能會死無全屍,和自焚死亡的方式很類似。

  而且這樣的死亡方式,並不會太引人注意。

  「是他嗎?」

  李皓喃喃一聲,煤氣爆炸,可能死的不止一個,這樣的話,鄭家甚至可以一鍋端了!

  翻看這幾百個名單,這位是俚曲中鄭家人的可能性最大。

  「也許……可以去看看。」

  李皓想着,上面有對方的地址,當然,15年後,那地方還在不在,也不好說。

  今日陳娜的一首俚曲,讓李皓瞬間掌握了很多線索。

  腦海中,也漸漸理清了這自焚案的關鍵所在。

  如果這鄭雲奇就是李皓要找的鄭家人,那麼說,八姓人中,可能就自己還活着了。

  「復仇?還是別的?」

  「紅影是人為養的,還是一種特殊的能力,又或者只是一種障眼法?」

  李皓再次摸了**口的玉劍,這祖傳的玉劍,只是單純的家傳寶,還是有些別的作用?

  「七家的人都死了,那麼下一個必然是我,對方又是如何找到我,找到其他人的,我們並無任何特殊之處,紅影為什麼可以鎖定我們?」

  死亡的危機,好像漸漸來臨。

  這一刻,李皓已經感受到了風雨欲來,他迅速查看了一下手中的通訊器,他要查查,最近哪天是陰雨天,按照時間規矩,下一次陰雨天,可能就是紅影出現的時候。

  「7月18日,陰!」

  李皓臉色微變,今日是12號,接下來幾天都是好天氣,18號會轉陰,之後就有一段時間的陰雨天了。

  「也就是說,最快的話,可能六天後,紅影就會再次出現?就算不是六天,接下來的陰雨天,對方都可能會出現。」

  這一刻,李皓心臟好像被攥緊了!

  之前他還不確定,對方是不是要找自己,下一個目標是不是自己,可此刻,他很篤定,紅影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自己。

  「小遠最後讓我逃,是不是說,他也猜到了,或者從紅影那裡得知,下一個殺的就是我?」

  「那為何上一次紅影不直接殺了我,何必隔了一年才來殺我?」

  「紅影殺人,也許是有限制的,或者說,自焚的手段,也許只能用出一次,而殺我,必須要用自焚的手段才行?」

  揉了揉太陽穴,李皓忽然笑了。

  「安心了!」

  對未知的恐懼,其實勝過即將到來的危機。

  之前他對紅影了解太少了,目的、來歷、目標……這些李皓都一無所知,所以他這一年來,其實很恐懼。

  然而,當他摸清了一些線索,明確知道對方的目標就是自己,李皓反而沒那麼恐懼了。

  有的只是憤怒,憤恨!

  血債血償!

  這一次,對方如果真的會出現,哪怕冒着暴露的風險,他也要去找巡夜人,去找他們,告訴他們,自己可以看到紅影!

  若是能擊殺紅影,哪怕自己也落得個身死的下場,那也值了!

  「小遠……還有爸媽,如果你們也是死在紅影手中的,這一次,我一定會給你們報仇的!」

  李皓握緊了拳頭,溫和的臉上,露出一抹不相符的猙獰之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