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抗日之超級悍匪
抗日之超級悍匪 連載中

抗日之超級悍匪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覃天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張佳 覃天

由覃天帶領的特種兵小隊在執行任務過程中穿越到了抗戰前夕,看五位超強現代戰士如何征服群匪和綠林豪傑一起殺鬼子,除漢奸!      殺鬼子,除漢奸我們可以無情,但我們卻都是有情之人,為了我們所愛的人,所愛的國家,我們願意拋灑最後一滴熱血!   謹以此書緬懷在抗戰中獻出寶貴生命的英烈們! 歡迎加入悍匪交流群 傭兵基地... 展開

《抗日之超級悍匪》章節試讀:

第六章 我的子彈會拐彎


  「你們四個滾開,否則斃了你們!」一個嘍啰吼道。
但是他剛吼完,眉心就被釘入了一支子午喪門釘。
緊跟着就是幾聲慘叫,來的幾個嘍啰都栽倒在地不動了。
四個年輕人速度之快,動作之利落讓龔子琦都十分佩服,這才是中華真功夫啊。
不過就是下手有些狠,因為幾個嘍啰都已經氣絕身亡。

  在飛龍寨殺了飛龍寨的人,這事可不小,飛龍寨的人頓時都把槍舉了起來對準了四個青年和姑娘。

  「你們好大的膽子!給我把他們都插(黑話:槍斃)了!」菜頭在一邊看到立馬命令道。

  「他們現在是爺的人,我看你們誰敢動。
」覃天一聲吶喊,果然這些人都沒敢動。

  「我說,你特么就這麼幾個人,我們這邊幾百上千人,你腦子是不是有病啊!?」菜頭楞了一會明白過味來用槍指着覃天說到。

  「是嗎?有膽子你試試啊。
我剛才說了,我不喜歡有人用槍指着我,看在你救了我的人,我今天饒你一命,不過懲罰還是要給你的。
」覃天說著用手指着菜頭的大腿給張佳做了個手勢。

  三當家的菜頭見覃天如此輕視自己,居然用手指對着自己比劃,忍無可忍的就要開槍,猛然覺得大腿一沉,然後就是巨疼,身子一歪就倒在地上。

  「如果誰再用槍指着我和我的人,我讓他立馬死!」覃天吹了一下自己的食指吼道。

  在場的土匪都楞了,這是什麼情況,沒見他用槍啊,這個菜頭怎麼就躺下了,這時候也看清楚了,菜頭的大腿的確是中槍了。
是貫穿傷,沒傷到骨頭和動脈。
修養一些日子就會沒事了。

  「這是給你的小小教訓,如果再有下次,我可真就廢了你。
」覃天一個縱步過去把他的槍踢開。
就算不踢開這槍,菜頭也傻了,他忍住疼盯着眼前人的手指頭看,覃天心中暗笑,不過還是把手指頭伸到他眼前,菜頭用手指試探了一下,不由驚駭不已,沒錯啊!是肉做的,這是怎麼回事!

  那個姑娘也聽到雙方的談話了,看到土匪和保安團馬上妥協,已經知道自己是逃不過此劫了,沒想到這個奇怪的人這麼護着自己。
再看看身邊的四位弟弟妹妹也有為了她拚命的架勢。
心裏不由感動的留下了眼淚,可是她什麼都沒說,知道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

  龔子琦用安慰的眼神看着她,要說這可都是先輩,沒有他們的犧牲和付出,哪有我們祖國的現在啊。
不過自己有幸穿越到這個時代,可以和這些先輩並肩作戰了。

  姑娘從龔子琦的眼神中看到了尊敬的含義,卻十分的不懂,自己到了這個山寨好像沒有做什麼露臉的事情,一路上顛簸的自己實在是難受的很,什麼時候尿了褲子都不知道。
想起來都臉紅的很,難道尿褲子也值得尊敬。
想到這裡姑娘又害羞的低下了頭。

  在飛龍寨殺人而且還打傷三當家,飛龍寨的人都等着孟大當家的一句,可這位大當家也被覃天給唬住了。

  「我說這位兄弟,你什麼意思,我們上千條性命呢,你為了一個女人難道讓我們一起送命?」孟大當家的這麼說,是想讓其他的土匪勢力一起來對付這個怪人。

  綠袖出乎意料的站在了覃天的身後說道:「我支持這位大哥,什麼共黨!他們就是借口,不過是想敲詐些好處罷了,問問他們到底想要什麼。

  飛雲寨的人向來和官府硬碰硬,所以一點也不含糊,尤其是胡爺非常欣賞覃天和龔子琦二人的能耐,恨不得招他們去飛雲寨。
也表示支持覃天。

  紅袖山莊和飛雲寨是九山十八寨數得上的大勢力,馬上有其他的山寨勢力跟着附和,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這些土匪從來沒把保安團當回事。
可能是因為周邊沒有像樣的正規軍。

  「可是咱們眼前是鬥不過這些保安團的,我的意思先把那個女人交給他們,在從長計議不是。
」孟大當家其實也捨不得把美人交出去,但是現在關乎自己和山寨的命運,他也只好放棄美人了。

  「不過就是些垃圾罷了,我幫你們擺平他們,不是想要我的人嗎,這件事交給我處理好了。
」覃天已經很明白的告訴土匪,這個女人是自己的人了,誰也休想再打什麼主意。

  覃天走到山寨門口對着軍銜最高的那個團長喊道:「你,喂!就是你,看什麼看,就是你這個什麼狗屁團長,我告訴你,想要活命,趕緊的滾蛋,否則立馬要你命。
聽到沒有?」

  這位團長歪戴着帽子,斜瞪着眼睛,還以為出來了個談判的人,沒想到出來個神經病,居然這麼說話。
自己和這個人距離最少幾十米,他居然大言不慚的說要自己的命,自己這邊可是有兩千多號弟兄,真是笑話。

  這位團長大笑了幾聲說道:「我說,你TM的是傻子啊,混賬東西,回去告訴那個大當家,趕緊交出那個女共黨,否則五分鐘之後,我們可要進攻了!」

  這個團長很是囂張,因為他帶着是兩個團還拐彎的兵力,這其中有一半是新招的,新團長還沒到,他負責暫時帶着,所以這次出來也把新兵帶出來唬人。

  「五分鐘是嗎,別啊,我給你三分鐘撤退,否則別怪我沒提醒你,三分鐘不撤退,你命休矣。
而且他們也都別走了!」覃天用手比划了個手槍手勢,用食指對準了這個團長說道。

  山寨中的土匪馬上都把眼睛瞪的溜圓,想看看這個奇人究竟是怎麼用手指打出子彈的。

  「哎呦,你是想用這把槍打死我嗎?神經病!來啊!給我上去抓住活活打死他。
真特么的不知道死活,操!大傻瓜一個!」這位團長氣的差點沒從馬上掉下來,他要是這個時候從馬上掉下去還真就死不了了。

  覃天根本就沒想讓這個狗屁團長活,這樣的雜碎還不知道是怎麼當上的團長。
不殺一儆百是不行的。
於是覃天用手對準這個團長做了個扣動扳機的動作。

  再看這位團長眉心一個血洞,噗通的從馬上載落。
頓時保安團這邊就炸了營了,這是怎麼回事,沒看到這個人用槍啊,怎麼就真的中彈了呢,活見鬼了!

  因為覃天是出了寨門的,其他的人都埋伏在山寨中,而且雙方也是刻意的站在了射程之外。
就怕誰不小心走火,可是沒想到這個人用手指就殺了最高指揮官。
這還不亂啊。
副團長掏出槍往空中連開三槍,才鎮住了身邊的士兵,因為後面的士兵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還以為和土匪打起來了。

  覃天對團長的死沒有任何的負擔,笑呵呵的說道:「有件事情問你一下,你們是不是抓了不少共黨?」說著他的手指就指着那個副團長了,這個團副搖頭晃身子的想躲開覃天的手指,嘴裏還說道:「別用槍指着我!」

  這個副團長想躲是躲不開的,因為山路不是很寬,已經被士兵們堵住。
只有後隊變前隊才能離開這裡。
副團長心裏害怕只好如實回答。

  「抓了幾個,都關在監獄中,準備三天後槍斃的。

  「這樣啊,我們商量一下吧,你派人趕緊回去,把你抓的所有人都送到這裡來,我就饒你們幾個一命,否則你們幾個騎馬的一個也別想活着離開。
」覃天有機會救同志當然是不會放過。
此時的他又舉起了左手,同樣做出了個八字手勢指向了騎馬的幾個。

  「這個不可能,我們已經把他們的名單報上去了,我擔不起這責任。
」副團長渾身顫抖的說道。

  「是嗎?那就對不住了。
」覃天說著就要做動作。
嚇的這位副團長趕緊喊道:「別,我想想辦法!我想想辦法!」他不敢下令士兵們射擊,因為對面這位穿戴怪異,用手指就能殺人,死在這裡實在是犯不上。
他可不想步團長的後塵。

  這個副團長趕緊的下命令道:「趕緊回去把三天後槍斃的人帶到這裡,我要提前執行槍決。

  馬上這個命令就傳達了下去,覃天也聽到了,點點頭說道:「行,你倒是不傻,這樣吧,你們幾個騎馬的跟我到山寨里去坐坐,我請你們喝酒!」

  「不了,我們就不打擾了。
」團副聽了就是一激靈,趕緊的拒絕。

  「快點,放心,只要你把我要的人帶來,我保證放了你們,否則我真的不敢保證我的手——槍會走火。
」覃天裝神弄鬼的逗的龔子琦笑出聲來。
周圍的土匪不知道怎麼回事,都和保安團的人一樣的傻愣愣的看着覃天表演。

  綠袖瞅了半天也沒看明白怎麼回事,當然手指頭怎麼可能射出子彈,這裏面隱藏着什麼玄機卻實在是看不出來。
中國狙擊手是在1936年才出現的,那時候國府1935底聽了一位德國顧問的建議,從德國購買了120支毛瑟24獵槍,1936年**教導處挑選了300名優秀射手,在德國教練的指導下才開始進行狙擊訓練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