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傅總,劫個婚
傅總,劫個婚 連載中

傅總,劫個婚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曦兒姐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傅慎謹 林韻 武俠修真

有些人的愛情叫緣分,有這人的愛情叫虐緣
林韻不信什麼緣分,但是傅慎謹的出現,讓她深刻明白了,什麼叫孽緣,逃不開躲不掉,連死都不受控制
可她不曾想到,惡魔一生中唯一一次回頭,居然是愛上她
只是這愛,苦不堪言……...展開

《傅總,劫個婚》章節試讀:

第4章 就這樣結婚了?


  檢查完身子,程方翊給她開了葯之後便回來了。

  吃完葯,林韻在宿舍里躺了一會,迷迷糊糊的剛睡醒,就接到林芸的電話,電話里,她心情很不爽,「你死哪去了,惹出那麼多事,現在怎麼裝死了?林家和韓家都快被你害死了,你還不趕緊回來,你想氣死父親嗎?」

  「好好說話!」

  林韻沒睡夠,有些煩躁,聽着她聒噪的聲音,就更加煩了。

  她依舊是吼着刻薄的聲音道,「傅家的人已經在林家了,你要是不想林家因為你敗落,你就趕緊回來。」

  林韻抿唇,不由蹙眉,傅家的人去林家做什麼?

  威脅蘇一不成,打算對林家下手?

  沒理會林芸的聒噪,林韻直接掛了電話,起身洗簌後直接打車去了林家。

  京城的豪門貴族比比皆是,如同林家這樣有點小錢,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更多,但傅家這種有權有勢的人家,京城屈指可數。

  階級不同的人家之間來往,不是利益牽扯就是興師問罪,不過這兩者在某種程度上是差不多的。

  ……

  林家。

  林韻還未進大廳,就聽到裏面傳來的歡笑聲,聽着,倒是挺熱鬧的。

  不過,她剛進去,裏面的笑聲就戛然而止了。

  這種場景,她早就習慣了,掃了大廳里的人,除去林家熟悉的幾個人,其他不認識的,應該就是傅家的人了。

  目光落在沙發中間的那位老者身上,林韻徑直走向他,微微鞠躬問好,「傅爺爺,您好,我是林韻。」

  對於她的行為,老者微微一愣,隨後渾厚的笑聲響起,「你這丫頭就是林韻啊,長得真好,也難怪我們家那混球小子會看上你。」

  這話,林韻聽得有些莫名其妙,林母含笑走到她身邊,溫柔道,「韻兒,你傅爺爺今天過來就是來給你說親的,你和傅少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這事都發生了,你們小輩不懂這些男女婚嫁禮儀,但是我們畢竟是長輩,這些事啊就都給你們安排了。」

  林韻蹙眉,看着母親,「媽,你什麼意思?」

  林母溫婉一笑,眼神卻有些警示,「你這傻孩子,我的意思就是說,你和傅少馬上要結婚了,傅老今天來也是為了這件事,畢竟現在大家都知道了,你們也不用藏着掖着,就光明正大的結婚,兩個人好好在一起過日子就行了。」

  這說了半天,林韻才弄懂,所以,傅慎瑾是同意娶她了?

  為什麼?

  傅老爺子和林韻說了一堆,她幾乎沒聽進去多少,只知道傅家和林家會辦一場婚禮,然後和記者澄清視頻的事情,這事也就算完了。

  所以,最後說來說去,是因為傅氏股票大跌,傅慎謹的總裁形象被媒體大肆描寫,傅家打算用結婚來堵住悠悠眾口,然後挽回股市慘跌的現象?

  呵!果然是商人,天下熙熙皆為利來。

  送走傅爺爺,林芸猛的一把拽着林韻到了後院,不等她反應就一巴掌打了過來。

  「林韻你個賤種,好樣的,坐收漁翁之利啊!你是不是一開始就算到這一步了,藉著我和韓程的手,將你送上傅家少奶奶的寶座?」

  這女人打人,真的是從來不手軟。

  這一巴掌下去,挺疼的,林韻揉了揉臉,冷笑,「嗯,確實應該感謝你們,沒有你們的推波助瀾,我可能沒那麼快坐上傅少奶奶的寶座?」

  林芸被氣得不輕,揚手準備再次揮手,林韻呲笑攔住,捏着她纖細的手腕,眯了眯眼。

  「林芸,你最好收斂一點,傅慎謹已經決定娶我了,我真不敢保證那天你惹毛了我,我會把你和韓程做的那些爛事抖到他耳朵里,要是他知道自己被你們兩個擺了一道,你覺得後果會怎樣?」

  被扼住命門,她瞬間沒了氣勢,瞪着林韻只能放狠話道,「你以為你嫁給傅慎謹之後,你就會好過了?我告訴你,他的未婚妻馬上就要回來了,到時候我不信你能在傅家呆多久,恐怕到時候不知道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聞言林韻點頭,看着她因為嫉妒面目猙獰的臉,開口道,「恩,謝謝姐姐提醒,我會和傅慎謹好好過日子的。」

  「你!」

  ……

  從林家離開。

  林韻剛回到宿舍樓下,便看見一輛黑色大奔十分耀眼的停在單元門門口,車邊的男人一如既往的手中夾着煙,火星子在昏暗的路燈下一閃一閃的。

  林韻停下腳步,看着面前的人。

  察覺到動靜,傅慎瑾抬眸看向林韻,目光陰冷冷漠,「得償所願了?」

  「傅總有事?」

  林韻皺眉,他來祝賀?

  可能性不大。

  他答非所問,「傅家不會給你任何東西,財產,名義,權利,甚至婚禮,任何東西,都不會給你。」

  林韻點頭,壓根不在乎,淺笑道,「傅總想多了,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而且不辦婚禮,也挺不錯的。」

  傅慎瑾掐滅手中的煙,漆黑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眯了眯眼,那股從骨子裡透出的冷意將林韻包裹,「你想要的是什麼?」

  對上他的黑眸,林韻字句清晰,「我想要的,自始至終都是傅總你!」

  她瀲灧的眸光里,清晰倒映出男人俊冷的面龐。

  是的,看到他的那一刻起,林韻想要的就只有他!

  這男人的眼睛,彷彿有穿透人靈魂的魔力,只差着那麼幾秒,她差點就破功了,見他將手中的煙蒂丟到一旁的垃圾桶里。

  走到林韻身邊,修長的手指輕輕卡在她的脖頸上,聲音低沉冷冽,「送上門求死的,你是第一個,我很期待,你在傅家,能活過幾天?」

  他手勁收力,掐住了林韻的脖頸,強烈的窒息讓她根本無法呼吸。

  就在她以為自己快要被他掐死時,傅慎瑾猛的甩開,直接將她扔到了地上。

  整個人被砸到地上,林韻被摔得差點沒了意識,手臂上被挫傷了大半,火辣辣的疼遍布全身,耳邊傳來汽車遠去的聲音。

  林韻掙扎着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傅慎謹已經驅車遠去。

  看着遠去的車,她抿唇回到了宿舍。

  手臂上大半的皮膚都被挫傷了,忍着疼扯開衣袖,看着血肉模糊的手臂,林韻不由笑了,傅慎謹對她的厭惡,表現得要比想像中還深得多。

  接下來的日子,看來是要打好精神應付了,血戰要靠命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