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寒門小捕快
寒門小捕快 連載中

寒門小捕快

來源:asp1 作者:木棟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賈德志 陳柏

這個以讀書為尊的世界,所有的同齡人都在為大考而準備,可剛穿越過來的陳柏卻仍舊選擇展開

《寒門小捕快》章節試讀:

第2章


陳柏再三確認後,終於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從縣令銅印中飛出的金色字體,的確變成了實打實的鎖鏈。
更讓陳柏震驚的是,從銅印中飛出的那句話,赫然是《論語·為政》篇的原文。
陳柏稍加思索,腦中很快浮現出零碎的殘缺記憶。
原來,文山大陸歷史進展和他知道的歷史極為相似,但在南北朝時期後,卻發生了巨大偏差。
這裡沒有隋唐,有的只是因文氣而發展壯大的南宋、南齊、南梁、南陳、北魏、東魏等九國,共分文山大陸。
「第一次看到這種事情?」
旁邊,賈德志注意到陳柏震驚的表情,開口詢問。
陳柏咽了口唾沫,默默點頭。
他兩世為人,上輩子就不用說了,而這輩子,原身只是個普通人,留下的零碎記憶中也沒有關於這方面的記憶。
「這是文氣化實。」
賈德志一邊招手讓人把逃跑那人抓起來,一邊解釋道:「讀書人才有的特殊能力,藉助天地文氣,可以做到任何,不,應該是絕大多數事情。」
大概是抓到了真兇的緣故,賈德志心情還算不錯,順帶多解釋了幾句:「大到移山填海呼風喚雨,小到變換實物,只有你想不到,沒有文氣做不到的。」
「文氣......」 陳柏望了一眼被綁起來的那人,下意識反問道:「怎樣才能擁有文氣?」
「讀書,科舉。」
賈德志正色看向陳柏,沉聲道:「通過科舉,可以獲得文位,童生,秀才,舉人,進士,翰林,文位越高,能夠掌控的文氣越多,實力也就越強。」
「韓林就是最高的文位了嗎?」
「怎麼可能。」
賈德志搖頭一笑:「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翰林文位才是真正的起點而已,翰林之上還有大學士,大儒,半聖,亞聖,乃至於......聖人。」
「不過這些對你來說太遙遠了。」
說到這裡,賈德志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突然改口道:「至於趙員外被殺一案......」 「人證物證都在,關鍵是我這個殺人兇手還沒有任何辯解,就算你想幫忙也幫不了。」
陳柏沒等賈德志把話說完,就主動把他想說的話說了出來。
其實趙員外被殺一案的來龍去脈非常簡單。
趙大夫人和府上的管家苟且之事,結果被趙員外抓了個現形,管家一不做二不休動手行兇。
趙大夫人為了避禍,打着趙家大小姐的名頭把原身請了過來,栽贓陷害。
畢竟像陳柏這種無父無母的孤兒,最合適當替罪羊。
為了能讓陳柏乖乖替死,趙家管家還給陳柏下了葯,把原身變成了痴痴傻傻的獃子,直到在刑場上,原身被嚇死,陳柏重生。
賈德志愣了一下,好半晌才沉悶點頭道:「你能明白就好。」
陳柏笑了笑,滿心不以為然。
看着陳柏這幅反應,賈德志一時間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
真要算起來的話,他和陳柏並不熟悉,也就是將陳柏逮捕入獄後,他才知道,陳柏竟然是陳捕頭的養子。
其實當年那件事情後,陳捕頭失蹤,他對陳捕頭一直都心有愧疚,所以得知「殺人兇手」是陳捕頭的兒子後,他也不是沒有想過手下留情。
只可惜人證物證都在,再加上陳柏面對指認毫不辯解,就算他是本城縣令也不好直接幫他脫罪。
畢竟在他頭上,還有涼城書院的人。
好在,在最後關頭,陳柏終於還是清醒過來,而且這一系列說辭手段,簡單高效,從頭到尾,他連幫忙的機會都沒有,只是最後羈押了真兇。
罷了,既然沒能幫上忙,就幫陳柏尋條別的出路吧。
就當是看在陳捕頭的面子上了。
賈德志心裏輕吁了口氣,主動開口道:「陳柏,你有沒有考慮過參加縣試的想法?」
陳柏本來還在考慮自己接下來該幹嘛,聽到賈德志這話後,下意識反問道:「縣試?」
「沒錯。」
賈德志點點頭,繼而道:「這妖魔當道的世道,無論什麼出路,都不如讀書來的實在,剛好半旬後便是涼城縣試。」
「只有通過縣試、府試,才可以被稱作童生,而擁有童生文名後,你也就有了自保的能力。」
「畢竟你自己孤苦伶......」 「不讀!」
賈德志話還沒有說完,陳柏就斬釘截鐵搖頭。
聞言,賈德志愣了愣。
陳柏下意識挺直腰桿,擺出一副義不容辭的模樣:「讀書是不可能讀書的,一頁書都不可能讀!」
開玩笑!
他前世的時候,九年義務教育,又是三年高中,四年大學,再加上三年警校進修,早就上學上到吐了,現在都重生了,還讀書?
讀個屁!
面對陳柏這幅態度,賈德志圓乎乎的臉上滿是愕然。
在這個讀書人為尊的世道,人人都以讀書為榮,上到其實老朽下到三歲幼童,人人都想通過科舉搏個文名,給自己尋條出路。
結果陳柏竟然不願意讀書?
這小子,腦袋秀逗了吧?
「陳柏,你可要考慮清楚了,縣試每年一次,錯過了這次,你可要等到明年了!」
「不用考慮,說不讀就是不讀。」
陳柏搖搖頭,態度極其堅定。
見狀,賈德志又皺了皺眉。
沒等賈德志開口,陳柏突然笑了起來:「不過,我倒是對當捕快比較感興趣。」
這才是他真正想做的事情。
干自己的老本行,為人民服務!
「你確定?」
賈德志現在也搞不懂陳柏腦子裡想的什麼了。
年紀輕輕的不讀書,非得要去當捕快?
還是說他發現了什麼?
就在賈德志還在糾結於是否要答應的時候,陳柏緊接着又補上一句:「請大人看在我爹的面子上,讓我繼承我爹的衣缽。」
說這話的時候,陳柏故意說的一臉凝重。
賈德志望着陳柏,良久後才輕輕嘆了口氣:「既然如此,那你明日就來縣衙報道吧。」
「多謝大人!」
陳柏立即拱手道謝。
「不過醜話先說在前面,我只給你三個月試用期,這三個月里你若是改變主意,若是三個月後我發現你不適合當捕快,別怪我將你趕出去。」
陳柏想也不想就點頭答應下來。
他前世當了大半輩子幹警,怎麼可能會改變主意。
至於不適合就更不可能了,捕快就是古代版的幹警嘛,對他來說,就沒有不適合的說法。
看着陳柏這幅模樣,賈德志又耐着性子囑咐道:「捕快這一職業並沒有你想像中風光,還可能會遇到危險。」
「懂,我都懂。」
陳柏嘴角上揚,笑容滿面。
小蟊賊們,顫抖吧!
準備跪在老子的面前唱征服吧!

《寒門小捕快》章節目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