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天命少主
天命少主 連載中

天命少主

來源:pinsuu 作者:桐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蘭香 懸疑驚悚 秦絕

男主是白朗女主是杜婉約的廢物逆襲步步崛起+戰神逆襲打臉裝逼完結小說《天命少主》又名《狼王神婿》
不想在社會底層掙扎,只有努力拚搏,克服一道道難關,可有些人註定受老天眷顧……展開

《天命少主》章節試讀:

第2章 七月半


第2章 七月半就在秦絕渾身發冷的時候,一股陰風徑直竄向躺在床上的秦顏。
啊!」
原本一動不動的秦顏,突然挺直脖子發出嚎叫,兩隻眼睛在黑夜裡閃着凶光,死死盯着秦絕。
去死!」
凄厲的尖叫聲中,秦顏一雙瘦骨嶙峋慘白如紙的手,狠狠向秦絕抓去。
秦絕大驚,匆忙間躲閃。
然而他沒想到瘦弱的秦顏竟然有如此大的力氣,那瞬間的撕扯讓他手臂陣陣戰慄。
一股鑽心的疼痛從手臂處傳來,血止不住地從傷口流來。
嘶——」秦絕蹙眉,倒吸一口冷氣。
秦顏又發瘋了。
即使手臂快被妹妹弄廢,秦絕也沒有捨得動力氣,他唯恐傷到妹妹。
外面地天蒙蒙發亮,就在秦絕一籌莫展之時,院中忽然傳來公雞的打鳴聲。
秦絕眼睛發亮,連忙吹了聲口哨,片刻,一隻全身紅白相間,很是精瘦的大公雞喔喔喔」着飛過來,尖利的牙喙狠狠的啄到秦顏的腿上。
沒過一會,渾身戾氣的秦顏,忽然打起顫來,隨着公雞的一聲厲鳴,她整個人軟綿綿的向後倒去。
秦絕一個箭步將她接住。
他清楚的看到,一團若有若無的黑氣,從妹妹的七竅竄出,隨即迅速合攏,像極了女人的輪廓,快速向空中飄去,眨眼間無影無蹤。
秦絕不懂那是不是自己的幻覺,他緊緊抱住妹妹,腦袋嗡嗡作響。
今晚發生的事讓他精疲力盡。
就在他準備將妹妹安置下來好好為以後生活做個打算的時候,院子外突然傳來一男一女壓低聲音的議論。
你聽見什麼動靜沒?
鬼哭狼嚎的?」
這家真是邪門,昨晚我聽見有女人傻笑的聲音,聽起來不像是瘋婆娘。」
那瘋子不見人了!」
不見了?」
真的,我剛才往裡瞄了好一陣,根本沒見那瘋婆娘的人影。
昨晚大暴雨我出來收晾好的衣服,你知道我看到了什麼嗎?」
什麼?
哎呀你快說,這會還賣什麼關子?」
我看到了滿屋子的血哦。
我懷疑這秦家婆娘是惹了什麼髒東西,被人家索命走了,不然哪有大活人平白無故就不見蹤影的,裏面那兩個小的也不知是死是活。」
這……那兩小的死了也就罷了,要是沒死,牽連到我們怎麼辦?
不行,你進去看看,他們要是沒死,得趕緊讓他們滾出村子,萬一要真是有髒東西來索命,我們遲早會被波及,你看這秦家一家人可都快死絕了。」
是啊,不能耽誤,我現在就去告訴族長,讓他出面把這兩個煞星趕出村子!
你趁這個時間抓緊把他們家門口的柴禾搬家裡去!」
聽到外面的動靜,秦絕一怔,眼裡閃過一抹冷色。
他家對門那兩口子是村裡出了名的懶漢,如今連他們都欺壓到自己和妹妹頭上了。
村裡人本就愛說三道四,如今妹妹成這番模樣,萬一被那群人嚇到,豈不是病情更重!
不行。
秦絕來不及多想,他三下五除二將一些值錢的家當打包,趁着沒人注意,背着妹妹從小門一路跑出村子。
他們村子在一片大山之中,秦絕沒有交通工具,想要去鎮上,就必須翻過三座山峰。
如果是一個人還好,以前不是沒有走過,如今背着妹妹,速度簡直直線下降。
秦絕害怕被村裡人發現,也不敢停歇,一路咬緊了牙關,使出渾身的力氣向前奔跑,連額頭上的汗水都來不及擦拭。
他的眼前已經開始發黑了,秦絕不由想着從記事起到現在短暫的十幾年,腦海中記憶最深刻的居然是母親瘋癲時嘴裏經常念叨的話。
七月半,開鬼門,鬼門開了勾人魂兒……明明只是民間的口謠,秦絕卻打心底有一種恐懼。
七月半,七月十五,昨天他跟妹妹的生日,不正是七月半嗎?
他以前聽村裡那些老太太說,七月半出生的人為索命鬼,是至陰魂魄,生來就能勾魂鎖命。
難道真如那兩人所說,母親是被什麼髒東西索了命?
想到那滿地的血,秦絕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高祖山——嘿嘿……」就在秦絕想的出神時,身後的秦顏,忽然發出一聲聲虛弱的喃喃聲。
秦絕抬起頭來,看着面前的高山,一陣頭疼。
小顏,你看,我們到高祖山了!」
這山是村子裏有名的高山,傳言此山極為詭異,到處都是大大小小的墳頭;樹冠遮雲蔽日,雜草叢生。
村裡人都說此山是陰人之地,生人勿入,所以平時很少有人過來踏足冷風夾雜着寒意一陣陣刮過,秦絕被吹的渾身汗毛直立,後背涼颼颼一片,頭皮陣陣發麻。
各位叔叔大爺、奶奶大娘,借寶地一用,秦絕無心路過,如有打擾,敬請原諒。」
秦絕不禁壓低聲音,小心禱告。
好不容易過了一片墳地,秦絕悄悄吐了口氣。
他擦了擦頭上的汗,繼續向前走。
許是山路有些顛簸,原本安靜的秦顏忽然開始不安分起來。
她咯咯」的笑着,一會捏捏秦絕的鼻樑,一會拍拍他的額頭,後來更是使勁掐秦絕的臉。
小顏別鬧。」
秦絕無奈的將妹妹的手拿開,走了這麼久,實在力竭,就感覺連背上的妹妹也重了起來,壓的他有些喘不過氣。
深深嘆了口氣,秦絕實在走不動了,他本想停下來歇息會,忽然脖頸處傳過一陣冰涼。
秦絕狠狠打了一個激靈,整個人瞬間僵住。
長而鋒利的指甲深深陷入他的脖頸之中,身上的疼痛與猛烈的窒息感,讓秦絕的意識漸漸模糊起來。
這不是妹妹秦顏。
秦顏向來不留指甲,而這雙手,指甲又長又鋒利。
秦絕有些絕望的放棄了抵抗,他先前走了太多路,連動一下的力氣都沒有,更何況跟這不知是人是鬼的東西斗。
看來今天真要交待到這兒了。」
秦絕苦笑,就在他呼吸逐漸虛弱,即將倒地的時候,掛在腰側的帆布包里,掉落下來一個東西。
啊——」剛剛還囂張至極勢必要秦絕性命的東西,一下子氣焰全無,猛的鬆開了雙手。
那尖叫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秦絕想看看對方到底是什麼來頭,然而意識已經漸漸昏沉……陰風陣陣,飛沙走石,旋風刮的枯葉夾雜着沙土漫天飛揚。
秦絕再醒來的時候,一股嗆人的氣味瀰漫在空中,嗆的他喘不過氣來。
脖頸上黏糊糊的有些不適,秦絕艱難的活動了下,低頭看去。
只見原本被抓傷的地方塗抹了一層黑色乳狀的東西,那股嗆人的味道,就是這東西散發出來的。
秦絕想把這東西擦掉,剛準備動手,目光卻一下被眼前出現的繡花鞋吸引住。
在他的印象里,村裡張寡婦去世的時候,腳上就穿過一雙這樣的紅色繡花鞋。
他順着這雙繡花鞋網上看去,只見一個彎腰駝背、穿着灰色破舊衣服,腦袋上的白髮胡亂在腦後挽着一個髮髻的老太太,耷拉着腦袋端着一碗湯水,顫悠悠的往這邊走來。
吃吧,填飽了肚子上路。」
陰森嘶啞的聲音,從癟嘴白髮老太口中幽幽傳來。
啊?」
秦絕一時沒懂,直到他看清老太太的面容。
那雙眸子漆黑一片沒有眼白,一張滿是皺紋的臉隱隱泛黑,高高的顴骨及乾癟的嘴唇上,均塗著如同鮮血一般的胭脂!
鬼啊!」
秦絕嚇得慘叫一聲,緊緊的閉上眼睛,蜷縮起身子,嚇的如同篩糠般瑟瑟發抖。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