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陰人續命
陰人續命 連載中

陰人續命

來源:pinsuu 作者:佚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男二夏東霖 辰三

我命數生來不好,遇見了「缺九」之日,我爸為了讓我活命,做出了一個違背祖宗的決定......展開

《陰人續命》章節試讀:

第3章


第3章白天我讓夏東霖和周氏一家人去準備,我一個人在客廳看爺爺留下的羊皮卷,做最後的掙扎。
一天時間總算艱難熬過去了。
臨天黑之前我讓周家人都躲到二樓,我和夏東霖兩個留守客廳,也許是長時間神經緊繃,我和夏東霖在客廳沒多久就犯困。
夏東霖忙了一天熬不住躺在沙發上補覺,我一開始還能熬住,過了十一點我眼皮越來越重。
我在腳踝處掛了個銀鈴鐺就熬不住了,半靠在沙發上,一閉眼就睡了下去。
夜裡。
叮鈴叮鈴——躁動的鈴鐺把我驚醒,月光從窗外灑進來,客廳里空無一人,我驚坐而起:夏東霖?
老夏?」
四周死一般寂靜。
一股寒氣從尾椎骨直衝頭頂,霎時間我全身汗毛炸起,咽下口唾沫小心翼翼起身查看。
嘎吱......我緩緩拉開一條門縫,眼前一幕讓我......無法形容。
院子的客廳里,周千金穿着單薄的睡衣在月光下翩翩起舞,夏東霖兩眼空洞全身僵硬,跪在周千金面前。
周千金的一條腿踩在夏東霖的膝蓋上,夏東霖陶醉地撫摸着周千金白暫的腿,裙擺垂下剛過大腿根。
夏東霖的眼睛開始流血。
他渾然不知,兩行猩紅的血淚從眼角留下,他緩緩起身從身後抱住周少金,周少金摘下一根弔帶,滑出一大片雪白。
夏東霖緩緩把周千金平放在地上,誘人的大腿和潔白的鎖骨,兩個人就在院子里月光下,夏東霖開始解周千金的衣服。
他的耳朵也開始滴血。
臉色越來越蒼白。
老夏!」
我怒吼一聲撲過去,周千金突然瞪大眼睛怨恨看着我。
她長大嘴巴發出一道尖銳刺耳的聲音反而像我撲過來。
她的力氣很大直接把我撞到,然後壓在我身上,對着我的肩膀咬過來。
劇痛瞬間席捲全身。
我被周氏千金壓的動彈不得,更要命的是,夏東霖這小子不知道怎麼回事,木訥僵硬的抱起一塊石頭向我走來。
他不會要砸死我吧?
老夏!
我辰三!
你大爺!」
我破口大罵卻阻止不了夏東霖。
他來到我面前高高舉起巨石。
完了。
這半個臉盆大的石頭砸在我腦袋上,我特么還有命活嗎。
危機時刻我想起兜里還有半捧石灰。
我抓起石灰揚在空中,周千金和夏東霖就像觸電一樣,兩個人......哦不,他們現在已經不算人。
他們趴在地上劇烈咳嗽喘不過氣。
我得以喘息,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氣,一扭頭正好看見那尊雕像在院子里。
雕像彷彿有了人氣,那雙陰冷的眼睛陰恨恨得等下我,似乎在冷笑。
原來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我氣不打一出來,我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撲過去,抱起雕像,在我的手觸碰到雕像的剎那,我全身的熱量好像被瞬間抽空。
我的身體溫度瞬間降至冰點,那感覺就像大雪天脫光了站在外面被凍僵了,我全身僵硬的不行。
用盡最後一絲氣力把雕像重重摔碎。
砰——摔碎的雕像居然溢出好似人血的液體,夏東霖和周千金虛脫地倒在地上。
而我意識一片空白也摔在地上。
轟隆隆——夜空烏雲密布響起陣陣悶雷。
很快下起了大雨。
我眼睛一閉昏了過去,第二天還是周氏夫妻把我抗回屋裡的,她們問我昨晚發生了什麼,就看到我還有夏東霖還有他們的女兒睡在院子里。
他們的女兒還衣衫不整。
我喝了一口熱茶暖暖身子,不由打了個寒顫,不對啊,現在正直夏季,屋裡怎麼感覺冬天一樣冷。
我明白了!
我闖大禍了!
老闆娘,快去找一些黑土和女人的頭髮。」
夏東霖,去采些柳枝來,一定要快,天黑之前我要的東西必須齊全!」
三......三爺,出什麼事了?」
夏東霖被我的神情嚇壞了。
我苦澀一下:不好意思,我不僅把自己賠上去了,還把你們給害了了。」
我把雕像碎片收集起來,泡在橄欖油里,這樣能暫時壓制這東西的邪性。
昨天晚上我把雕像摔碎,雖然解了燃眉之急,卻也釀成大禍。
雕像就像是邪性的家,我把雕像摔了相當於把人家的家給拆了,你拆人家屋子誰不惱火?
雕像被毀邪性侵入屋裡,若不趕在天黑之前解決,我們所有人都可能會死。
周家人一聽頓時怒了,還有點責怪我的意思。
我讓他們別著急,急也解決不了問題,至少現在我對這邪物的來歷有了一點線索。
三爺,這東西到底是啥啊,太邪乎了吧?」
夏東霖趴在茶几上。
周家人也被邪物的來歷吸引。
我告訴他們,這邪物很可能不是我們地方的東西,而是從外國來的鍍骨瓷。
鍍骨瓷數百年前在泰國盛興,雖然在民國時期被海外富豪引入,但因為鍍骨瓷過於陰邪,遭到很多人大師和普通人的抵觸,漸漸的鍍骨瓷就消失在人們的視野。
至於它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我也不清楚。
那這鍍骨瓷又是什麼東西,很兇嗎?」
夏東霖問。
(小說未完,請翻頁閱讀!

《陰人續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