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流放罪臣女:帶空間開掛逃荒
穿成流放罪臣女:帶空間開掛逃荒 連載中

穿成流放罪臣女:帶空間開掛逃荒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天山雪蓮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寶珠 沈淮容

【流放+逃荒+種田+團寵+美食+發家致富+逆襲】 好不容易實現財富自由的孤女姜寶珠發覺自己穿到了斷頭台上,一旁劊子手正磨刀霍霍,姜寶珠閉眼裝鴕鳥,卻被自稱是她大哥的男子反覆騷擾
大哥:小妹醒醒,該吃斷頭飯了! 姜寶珠:我可謝謝你了! 好在關鍵時刻只是虛驚一場,改為全家流放北地蠻荒
姜寶珠淡定一笑,開局不利沒關係,有物資空間在身,衣食住行樣樣有,她會帶領全家在蠻荒地帶把日子過出花來! 爹爹嘴賤毒舌,娘親明事理,大哥刻板有才學,二哥心眼多有武力,全家對姜寶珠視若珍寶
吉祥五寶湊起:我們就是幸福的一家! 等一下,那個硬要擠進來破壞隊形的白影偷魚賊,你站住!展開

《穿成流放罪臣女:帶空間開掛逃荒》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穿越即上斷頭台


耳邊響起嘈雜的聲音,如幾千隻蚊子在耳邊飛,姜寶珠眼皮沉重困意襲來,前所未有的疲憊感使得她不想睜眼。

「哎呦,這可是姜家,百十來口說斬首就斬首……」

「不管誰家,這天下是蕭家的,惹怒聖上還不是一句話的事。」

有人在不遠處叨叨,這下姜寶珠聽清楚了,突然的,她頭暈腦脹,腦海中湧入陌生的記憶,這並不是她熟悉的世界,姜寶珠不安地動了動眼皮。

一旁不遠的姜修文見此,微微勾了勾嘴角苦笑道:「小妹,你醒醒,午時三刻快到了,該吃斷頭飯了。」

聲音過於清晰,姜寶珠不睜眼都不行,她想挪動頭看一眼說話之人,卻驚訝地發覺自己身帶枷鎖。

「啥,斷頭飯?」

姜寶珠大喊一聲,聲音嬌嬌軟軟,也不屬於她。

「我以為叫不醒你,想不到還是小妹樂觀,就是不曉得斷頭飯是個什麼滋味。」

姜修文晃了晃身子,繼續道,「看來,這輩子只能這樣了,想我剛到弱冠之年遭逢不幸,真是天妒英才啊!」

別人寒窗苦讀晝夜不眠,姜修文隨便翻翻書本就領悟先生的意思,這不剛考中探花還未曾被授予官職,就先上了斷頭台。

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

頭一次見到有人自命不凡,姜寶珠正想取笑一番,突的發覺眼下不合時宜。

根據原主的記憶,說話之人正是她大哥,也是姜家長子姜修文,頗有高才,但是卻遺傳了爹爹姜八斗的自負和嘴賤,以為自己天下無敵。

姜家百十來口即將要被滿門抄斬,也是因為爹爹辱罵皇上昏庸好色,被皇上一怒之下打入天牢。

說真的,如此大不敬之罪,皇上只想把姜家滿門抄斬而不是株連九族,已經足夠仁慈。

爹姜八斗一個臣子,公然辱罵頂頭上司,這等人在現代也混不下去啊!

「小妹,你感謝大哥吧,不是大哥叫醒你,這頓斷頭飯都吃不上就要見閻王了。」

高台旁邊,一個劊子手正磨刀霍霍,刀鋒處散發著鋥亮的光,隱約可見紅色的印記,這把刀應該是常年斬殺犯人,煞氣衝天。

姜寶珠不由得縮了縮脖子,她原本好好的在家宅着,有空間里大批囤貨躺平度日,咋就突然穿到同名同姓的少女身上了?

不一樣的是,在現代姜寶珠是個孤兒,一直遭人嫌棄,過的苦哈哈的,在福利院為一口吃的拚命搶食,偶然得到囤貨空間,她用於倒賣貨品,囤貨,終於實現財富自由。

這好日子沒過上兩天,姜寶珠穿到斷頭台,她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是遭天譴了?老天是玩她呢,還是玩她呢?

「小妹,你為何你說話,不會是嚇傻了吧?」

沒有得到任何回復,姜修文仍舊喋喋不休,「別怕,人生苦短,眼睛一睜一閉,一天過去了,當個飽死鬼總比餓死鬼強。」

「大哥,我可謝謝你了。」

姜寶珠渾身顫抖,她懷疑是原主殘存的意識,與其被叫醒,還不如在昏迷的情況下被砍頭,至少感覺不到疼。

「小妹,別怕,黃泉路上有你二哥作伴,二哥保護你!」

姜修文終於閉嘴,姜寶珠耳根子剛清凈不到一個呼吸間,又有人說話了。

這下,姜寶珠看得真切,此人濃眉大眼膚色有點黑,和她並排跪在高台上。

姜寶珠有兩個哥哥,自稱二哥的必然是姜修武了。

「二哥,我不想死。」

姜寶珠吸了吸鼻子,至少不想承受眼前的酷刑,她沒勇氣看台下圍觀的百姓,必然是有同情有嘲諷。

「小事情,你才十三,十三年後就是一條好漢,但是二哥我還要等十八年。」

姜寶珠十三,姜修武十八,這筆賬可算的真好。

姜寶珠閉眼,記憶里,原主的大哥和二哥都很坑,姜修文自命不凡,經常用自己的長處鄙視人,很欠揍,姜修武也沒好多少,是京城有名的紈絝子弟,經常被找上門告狀。

如果能挪動,姜寶珠只想距離二人遠一點。

「下輩子投胎,修武你和寶珠一定要投胎成我的弟妹,我罩着。」

姜修文認為,他會比爹爹更加成功,至少不會逞口舌之快,得到這個下場。

在菜市口當眾斬首,他不要面子的嗎?

「呵呵。」

都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反正姜寶珠是沒看出來。

午時已經到了,圍觀的百姓熱情頗高,頭一次見從一品的官員被斬首,他們準備的爛菜葉子,因為距離過遠丟不過去。

行刑的官員到底心軟了,想着人都要送走了,這最後一程上,沒必要再讓姜家眾人遭受侮辱。

「準備開飯了。」

正是因為如此,監斬官沒有剋扣伙食,姜家全族得到了肉餃子,小拌菜,還有某位好心大人送來的一罈子酒。

「夫人,老爺我還是有朋友的。」

姜八斗嘆息一聲,不曉得慶幸還是遺憾,官居從一品高位的御史大夫,看誰不爽參一本,沒想到他也有這麼一天。

以往姜八斗得罪皇上,曾被貶官,也被打板子,這次直接升級上斷頭台,皇上是認真的啊。

這也不能怪他,誰讓皇上寵幸異族女子,如今異族蠢蠢欲動,咋能確定不是美人計,那女子不是姦細。

長得美貌註定是紅顏禍水,要不得啊!

「妾身聽說是某位大人釀造的滋補酒,喝上一口老當益壯,可是這對老爺似乎沒有什麼作用。」

文氏冷哼一聲,馬上都要掛了,說這些有的沒的,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可憐了她的兒女,尤其是女兒寶珠,那可是如珍寶一般疼在手心,比兩個臭小子貼心多了。

「老爺,要不你求一求監斬官,把咱們寶珠逐出家門吧。」

文氏眼眶通紅心有不忍,姜家沒了還有娘家,寶珠去投奔文家,哪怕寄人籬下,也可被保護得很好。

文家這一輩,全是小子,如果寶珠去了肯定吃香,至少比跟着他們一起見閻王強。

「這……」

姜八斗犯了嘀咕,早咋不說,現在上斷頭台出幺蛾子,這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