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病嬌天帝的瘋批鬼王呀
病嬌天帝的瘋批鬼王呀 連載中

病嬌天帝的瘋批鬼王呀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起酥泡芙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涼子生 古代言情 蘇玄羽

【1V1】【病嬌陰險天帝+瘋批嗜血鬼王】 夜晚,天帝蘇玄羽又收到了鬼王涼子生的信,信上寫着:」今晚人間等你,你要不來,我就吸光那座城池百姓的血!「 蘇玄羽回信:「不可,我馬上來
」 直到有一次蘇玄羽沒按時赴約,涼子生好奇闖進天界,不想卻落入蘇玄羽的懷抱
蘇玄羽:「就知道你會來!」 涼子生:「你這個陰險的傢伙天天裝乖!」展開

《病嬌天帝的瘋批鬼王呀》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冥界鬼王大開殺戒


初冬的京城濃霧漫漫,夜色凜涼。

一行黑衣人快馬飛馳在田間路上,奔着涼州方向消失在濃霧中。

此時的涼州。

「太傅大人,又死了幾十位。」坐在暗紅色雕花椅上的老者緩緩抬起頭,他頭髮花白,眼瞼微垂,嘆了口氣。

這位太傅大人便是輔佐當今皇上的第一重臣薛塵。

兩個月前,先皇駕崩,新皇剛剛繼位。

年僅二十一歲的新皇蘇玄羽,年少有為,又有幾位重臣輔佐,國力也大有富強之勢,全國上下皆是一片繁榮祥和。

奈何這位新皇生來就得了怪病,他如同姑娘一般柔弱,雖風度翩翩,身段高挺修長,眉清目明,但卻面色蒼白,經常纏綿病榻,每次發起病都如同血被抽空了一般,渾身白的就像是透明的,日日年年用藥壓制,尚未出事。

登基一月有餘,涼州便出了事,每日死去幾百名民眾,都是以被吸干血液,微笑着而死。

蘇玄羽大怒,立刻派出幾名重臣趕赴涼州查案,幾日後也查出有何端倪,皇上一氣之下卧病不起,薛塵親自奔赴涼州查案。

薛塵日夜兼程趕到涼州之時,涼州已經死數萬名民眾,死者們渾身沒有一絲血色,但看上去沒有任何痛苦,嘴角掛着微笑,彷彿進入了極樂世界,薛塵看着這些人皺起眉頭,覺得涼州之案絕不簡單。

到了涼州的第二日,薛塵便帶領部下走訪了涼州城,問遍涼州城,卻一無所獲,人們紛紛都閉門謝客,生怕災禍找上自己的門。

薛塵他們無意間進入一間破爛不堪的廟宇,發現有位瞎眼的老婦人,看上去年歲已高。

在給了老婦人一些衣食和水之後,老婦人悄悄告訴薛塵,涼州城內幾百年來流行着一個傳說:

涼州自古地處特殊,位於人間和冥界的交匯,一直往西走有一條路,這條路由血黃色的孤魂野鬼的魂魄組成,只有地處陰間的人才能看到,而凡人走在那條路上卻是一條普通的路,永遠走不到頭,人們叫它黃泉路。

路的盡頭是忘川河,忘川河裡血色瀰漫,孤魂野鬼,蟲蛇滿布,腥風撲面,此河之水為保護冥界所用。

忘川河上有奈何橋,奈何橋邊坐着一個老婆婆,她叫孟婆,要過忘川河,必過奈何橋,就要喝孟婆湯以忘記前世的事情,不喝孟婆湯,就過不得奈何橋,也就不得投生轉世。

通過奈何橋就是冥界了,冥界里的統治者鬼王嗜血如命,是個瘋子,一旦動怒便大開殺戒。

幾百年來涼州與冥界都相安無事是因為戰事饑荒災難死者眾多,忘川水裡的冤魂數量足夠,但寧遠國先皇在世是盛世,無戰事無饑荒無災難也就無冤魂補給忘川河。

過了幾百年,忘川河內冤魂不夠數量,河水日日涌動,鬼王為防止天界攻打,派出鬼兵出來大開殺戒補給忘川,才會導致這麼多涼州百姓死去,且均被吸干,毫無血色。

薛塵聽聞有此一說特別驚訝,連忙問道是不是有化解之道,只見那老婦人湊近低聲道:聽聞只需帝王三滴血獻於鬼王即可太平。

薛塵震驚:帝王三滴血!

薛塵回去後想了好久,此事也只是傳聞,皇上剛剛登基,身體嬌弱,豈能相信這些鬼神無稽之談,決心探查後再做定奪。

回去修書一封,告知皇上正在速查,請他安心養病,派人快馬加鞭送去京城。

夜間,薛塵所住的府邸出了事。

在門外值守的幾名小官兵忽然自己抓住自己的脖子,嘴張開,滿臉笑容,人臉由滿臉紅潤一瞬間就變成了煞白,隨後倒地身亡。

看到的小官兵本要去給門口的官兵們送茶水,見到後嚇得渾身哆嗦,屁滾尿流,滿地亂爬,爬到薛塵那裡,一五一十的稟告了。

「確定沒看到其他人?」

「沒,沒,沒......有。」

薛塵起身走了出去,府邸外幾名官兵躺在了地上,走上前去,只見到他們毫髮無損,臉上露出笑容,卻毫無血色,與前面那些死者一模一樣。

薛塵示意將亡者抬下去,轉身回了府邸,坐在燭光下凝神發獃,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京城內的皇宮。

真絲的紗簾里透着一束光,蘇玄羽倚在床榻上,看着手中信件。

他散着烏黑的長髮,穿着金黃色的睡袍,臉色蒼白,不知在想些什麼。

沉思了一會。

「客顏,更衣。」

「陛下,這麼晚了您要出去?」客顏是蘇玄羽身邊的暗衛頭子,武功高強。

「去涼州,薛卿恐怕撐不住了。」蘇玄羽沉聲道。

「那陛下就更不該去了,涼州兇險,陛下還生着病。」

蘇玄羽看了客顏一眼,客顏立馬閉了嘴。

夜色中,一行黑衣人快馬加鞭急匆匆地出了京城。

次日早上,薛塵乘坐一輛馬車趕往黃泉路,他一路向西,出城已經百餘里,道路旁因為初冬枯萎的樹木早已不見。

穿過一片濃霧。

面前真的出現了一條黃色的路,他抬頭看了一眼天空,一片混沌,不知道是不是還在人間,他在窗內看着這條路,吩咐官兵繼續向前走。

馬兒似乎受了驚嚇,不肯自己向前,於是官兵們只能下車拉着馬繼續向前走。

走了很久很久,面前依舊是這條路,就像永遠走不到盡頭,薛塵吩咐停下,下了車。

周圍一無所有,一片混沌,只有面前這條黃色的路,可這條路也沒有任何特殊,就是普通的黃色土路。

薛塵想起老婦說的話:只有地處陰間的人才能走到頭,而人走過去就是一條路,永遠走不到盡頭。

頓時信了老婦的話幾分,便只好放棄先回到府中。

出發的時侯是清晨,明明才走了不過幾個時辰,回到府邸已是傍晚,不斷有消息傳來,又增加了幾百人。

薛塵跟隨先皇半生雖說也是見過一些大案,可也未曾發生這樣的事,而新皇一登基就發生此怪事,他也無能為力,難道真的要新皇贈予冥界鬼王三滴血嗎?他一時間迷茫,花白的頭髮在燈光下襯得他老態龍鍾。

「太傅大人,又死了幾十位。」坐在暗紅色雕花椅上他眼色微垂,嘆了口氣。

拿起信箋,剛要動筆寫信,一名小官兵闖了進來。

「大人,皇上來了。」

「什麼?」薛塵顫抖着,急忙起身朝外走去。

「請陛下治臣無能之罪。」薛塵顫抖着跪在了皇上面前。

一名戴帽子的黑衣人示意他着起身,便轉身進了屋裡。

「陛下,您怎麼來了?您的病——」

「查的怎麼樣?」蘇玄羽拿起茶水喝了一口。

薛塵羞愧地低下了頭。

「說吧。」燈光下的蘇玄羽依舊面色蒼白。

「陛下,臣該死,臣想要陛下三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