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陸總別虐了,夫人才是真千金
陸總別虐了,夫人才是真千金 連載中

陸總別虐了,夫人才是真千金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子夜輕語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武俠修真 溫晚緹 陸靳宸

【 一場陰謀撞上蓄謀已久的深情,經年仇恨,也抵不過陸靳宸想要溫晚緹一輩子的執念
】 *** 溫晚緹嫁給了陸靳宸
她本以為,他們的婚姻只是有名無實
卻不想…… 她還以為,他和她都一樣,各懷目的,於是小心翼翼地守着自己的心
殊不知,他早把她鎖在了心裏
*** 眾人都等着看她笑話,等着看她被趕出陸家...展開

《陸總別虐了,夫人才是真千金》章節試讀:

第007章 每年的這一天,他都會陪着她


  陸靳宸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阻止了他的回答。

  掏出手機,看見來電顯示的名字,他薄毅的唇角微抿了下,按下接聽鍵。

  剛「喂」了一聲。

  林姍姍哽咽的聲音就從手機里傳來,「靳宸,你現在能不能來一趟醫院?」

  「怎麼了?」

  陸靳宸好看的眉微皺,語氣里透着關心。

  溫晚緹就站在他面前,雖聽不清對方說了什麼,但能分辨出,是林姍姍打的電話。

  不知林姍姍說了什麼。

  只聽陸靳宸溫和的對她說了句,「我現在就過去。」

  冷冷地看了溫晚緹一眼,轉身便出了主卧室。

  片刻後,男人的腳步聲消失在樓梯間。

  又過了兩分鐘,溫晚緹聽見汽車離去的聲音。

  -

  這一晚,陸靳宸沒有回來。

  次日清晨醒來,溫晚緹看見宋紹寒凌晨發來的好友請求。

  還附了一句:【阿緹,陸靳宸是騙你的,他並沒有把溫凱送出國。我可以還溫凱清白,我們見面談,我在你家旁邊的公園等你。】

  仔細的看了兩遍宋紹寒發的信息,溫晚緹捏着手機的力度微微收緊。

  她想起昨晚,陸靳宸說溫凱已經到國外了的話。

  猶豫了下,她撥打陸靳宸的電話。

  卻不想,打不通。

  她又試了兩遍,還是打不通。

  若沒猜錯,應該是被拉黑了。

  溫晚緹下樓吃早餐,也沒見陸靳宸的人影。

  她隨口問了張媽兩句,聽她的話音,陸靳宸昨夜是留在了陸宅,陪林姍姍。

  出門前,溫晚緹又給夏木打了一個電話。

  夏木倒是接得很快,隔着手機,他的語氣恭敬禮貌,「喂,少夫人。」

  溫晚緹開門見山地問,「夏木,你有沒有我哥在國外的聯繫方式,給我一下,我給他打個電話,或者是視頻。」

  話音落,手機那頭就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過了幾秒,夏木的聲音才響起,「少夫人,我沒有溫凱的聯繫方式,只有我家爺才有。」

  「那你知道他在哪兒嗎?」

  「我家爺……可能在陸宅陪老夫人。 」

  夏木的話帶着結巴。

  聽在溫晚緹耳里,那應該是心虛。

  一個已婚男人陪一個已婚女人一夜。

  夏木在替他主子心虛。

  「他的電話我打不通, 等下我過去找他吧。」

  「少夫人。」

  夏木的聲音染上一絲急切。

  溫晚緹蹙眉,「怎麼,你家爺不方便嗎?」

  「少夫人,你要不等晚上吧,每年的今天我家爺都會陪着林小姐。」

  溫晚緹的唇角輕抿。

  是了。

  今天,是林姍姍的母親的忌日。

  她記憶中,每年的這一天,陸靳宸都會風雨無阻的陪着林姍姍。

  掛了電話,溫晚緹從車庫裡挑了一輛車。

  朝着她家的方向駛去。

  那是她和哥哥兩個人的家。

  是她十八歲生日的時候,哥哥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也是他們共同攢錢買的,只不過,房產證上,溫凱堅持只寫她一個人的名字。

  說是將來她即便結了婚,也必須有自己的小窩。

  隔得遠遠地,她就看見等在公園門口的宋紹寒。

  一身休閑,溫文爾雅。

  幾個月前,他深情告白的時候,溫晚緹是真的想過,跟宋紹寒共度一生的。

  可誰想,他的背叛快得像龍捲風。

  還偏偏是她最討厭的女人,林姍姍。

  -

  「阿緹。」

  溫晚緹一下車,宋紹寒就看見了她。

  他快步走到她面前,一雙黑眸緊鎖在她身上。

  若非她很清醒,都要懷疑他的背叛和已婚是錯覺,相信他還是那個深情款款的宋紹寒了。

  「你說我哥沒出國,是什麼意思?」

  溫晚緹忽略宋紹寒眼裡的複雜情緒,出口的嗓音透着冷漠。

  宋紹寒的臉色變了一分,似因她的冷漠而受了傷一般,「阿緹,我們去那邊坐下聊,好嗎?」

  「不用。」

  溫晚緹搖頭。

  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節。

  她想跟唯一的親人,她的哥哥通個電話,或者視頻。

  宋紹寒見溫晚緹不肯妥協,也不再強求她跟他一起過去坐下聊。

  他不答反問,「陸靳宸是不是告訴你,你嫁給他,他就幫你送溫凱出國?」

  「你從哪兒知道的?」

  宋紹寒和陸靳宸一向水火不容。

  肯定不是陸靳宸告訴他的。

  果然,宋紹寒說,「是林姍姍告訴我的。阿緹,陸靳宸是騙你的,他並沒有把溫凱送出國,也沒真的打算幫溫凱洗清冤情。」

  「我又憑什麼相信你的話不是挑撥離間?」

  溫晚緹冷冷地問。

  「阿緹,你寧願相信陸靳宸,也不願意相信我嗎?」宋紹寒很受傷的問。

  他嘴角泛起一抹苦澀,「溫凱人在帝都,我有他的航班信息,並沒有出國。」

  「……」

  他舉着手機讓她看。

  溫晚緹的臉色微變。

  「你通過一下我加好友的請求,我發給你手機上。」

  「加好友請求我刪了。」

  「那,我再加你一次。」

  宋紹寒道,「阿緹,我看過那晚的監控視頻,其中被刪掉的十幾秒是關鍵。」

  溫晚緹本不想相信宋紹寒的話,可他說起監控視頻,她不得不信。

  因為陸靳宸也告訴她,那晚的監控視頻被刪了十幾秒,那是還溫凱清白的突破口。

  「阿緹,你想想,陸靳宸和林姍姍的關係,他怎麼可能會喜歡你。他對你,跟林姍姍對你一樣,都只有恨。」

  溫晚緹放在身側的手攥了攥。

  宋紹寒還想說什麼,手機鈴聲突然響了起來。

  看見來電,他眼底掠過一抹異樣,接起電話,「喂。」

  「你什麼時候到?」

  「你陪姍姍上山吧,我有點事,就不去了。」

  「靳宸,紹寒可能公司忙,他不去就算了,我們走吧。」

  宋紹寒開的外音,手機那頭,林姍姍溫溫柔柔的聲音突然傳出來。

  溫晚緹低着的眸本能的抬起,詫異地看向他的手機。

  宋紹寒一雙眼睛溫柔地看着溫晚緹,又叮囑一句,「姍姍的腳不能走,上山那一段路,你別讓她下地。」

  這言外之意。

  是在告訴溫晚緹。

  陸靳宸會背着林姍姍,或者,抱着林姍姍。

  身為編劇的溫晚緹最不缺的就是腦洞。

  他的話音未落,她眼前已經浮現出了陸靳宸抱着林姍姍,兩人親密如斯的畫面。

  「你現在趕過來,我們等着你。」

  陸靳宸的聲音低冷淡漠。

  似乎是對很不滿意宋紹寒的要求。

  宋紹寒雲淡風輕地說,「你照顧好姍姍就行了。」

  說完,就掛了電話。

  林家。

  林姍姍很滿意宋紹寒的識趣。

  一見陸靳宸結束通話,她便瞬間入戲,難過的自嘲道,「靳宸,宋紹寒不願意去就算了,你別勉強他,就當我媽媽當年沒救過他好了。」

  以往,宋紹寒和陸靳宸一樣,每年她母親的忌日都會上山。

  對林姍姍,也很好。

  是林姍姍拿當年的恩情逼他娶她,宋紹寒對她,才變得冷漠的。

  陸靳宸似乎沒聽見林姍姍的難過,他眉峰輕皺地看着屏幕上顯示的通話時間。

  心下暗忖着,宋紹寒為什麼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