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劍與君王
劍與君王 連載中

劍與君王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應鐘一啊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李滿 李秋 武俠修真

【架空古代權謀+江湖】 肆意瀟洒的劍客,威嚴權重的君王,究竟哪面能期許人心
人們都說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所以才會仗義多是屠狗輩
大義與小節,冠冕堂皇,人心難測,究竟該要面對怎樣的人生
江湖,權謀,武俠
展開

《劍與君王》章節試讀:

第2章 天下至尊


山賊們的身影一個接一個地倒下,根本不是金甲銀袍軍隊的對手;軍隊立於五十米開外,始終不上前,用羽箭不斷消磨他們的生命。

粗獷男子見此大怒,衝上去用砍刀為兄弟們擋了幾發羽箭,便朝着大軍殺去。

見此情景,龍紋馬車旁的將領從身後取出一把一米長的黑木巨弓,拉至滿月,一箭射出!

粗獷男子頓時心中警鈴大作,還不見任何反應,一道烏光便射在了他的心臟處,貫穿了他的身體!

粗獷男子低頭一看,箭尾上刻着一個小字——丘。男子雙眼圓瞪,不可置信地看着遠處龍紋馬車旁的壯漢。

「你......你是......令丘大哥?」

烏黑羽箭上攜帶的內力在瘋狂絞殺內臟,粗獷男子已經癱倒在地,口吐鮮血。

「你到底......為什麼離開!這麼多年了,為什麼不出現!兄弟們等了這麼久!為什麼!為什麼要殺兄弟們......為什麼......」

男子怒吼的聲音掩埋在戰鬥聲中,逐漸變得微不足道,眼睛也慢慢閉上......

在他最後的視線中,那個馬車旁的壯漢目光冰冷,神情始終沒有任何變化,就好像一個陌生人,絲毫不認識自己的兄弟。

粗獷男子也不知道令丘大哥有沒有聽到自己的怒吼,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殺自己、殺兄弟;他還想知道馬車中的是否是那個人,馬車上又為什麼會有龍紋?為什麼戰旗上的是個「天」字。

他不敢想,也不敢信,畢竟他最後只能是個無名小卒,倒在地上,埋進土裡。

馬車旁的壯漢收起了自己的烏木巨弓,目光死死盯着粗獷男子的屍體;片刻後,轉身半跪在地,對着馬車說。

「陛下,賊首已誅殺」

馬車側面的帘子掀開半許,這天下江山所謂的主人天子也終於露出了臉。

眉如刀鋒,目如朗星,讓人一見便不自覺地陷入其中,隱隱泛着紫氣,讓人不寒而慄。

「令丘,你我之間不用如此,起來吧」

江令丘不敢抬頭,他知道瞞不過天子。

「陛下,臣動了惻隱之心,罪該萬死!」

天子盯着江令丘半刻,嘆了口氣:「既如此,罰你三月俸祿,以示懲戒」。

「臣謝恩!」

天子沒有繼續理會江令丘,目光看向遠方,放下簾幕。

「把那孩子帶過來」

「是!」

李滿一出山洞就碰見了天子近衛,被保護了起來。山賊剛殺出山洞,就受到了萬箭洗禮,連帶着粗獷大漢在內,不到十五分鐘就被軍隊射殺殆盡。

此刻,結束了戰鬥的軍隊正在清掃戰場,而李滿被帶到龍紋馬車前,靜靜看着馬車中走出來的人。

「陛下,人已帶到!」

天子緩緩走出馬車,不怒自威的眉眼竟然露出笑容,看着被帶來的李滿,目光中蘊含深意。

周圍的軍隊在天子出來的瞬間,全部半跪在地,連江令丘也不例外;這正是天子之威,敢於挑釁的都將面對死亡。

「你,就是李滿?」天子低聲問道。

李滿一時間說不出話,顫顫巍巍地不知如何回應,無論如何,他也只是個十歲的孩子。

「方圓百里,唯有神童之稱的李滿有可能從這些山賊手下逃脫」天子如是說。

江令丘聽到「這些山賊」的時候,眉頭輕微皺了一下。

天子見李滿還處于震撼之中,略微有些失望,但還是輕聲說出今日的目的。

「你可願做朕的義子?」

李滿剛從震撼中緩過神,這句話又如同巨錘瞬間擾亂了他的思緒。

他面前的人是誰?

是如今的皇帝,更是在活着的時候便被人們稱為「千古一帝」、歌頌其功績的玉朝天子,萬明帝——李江橋。

更是以一己之力清掃整個江湖,在江湖中樹立了朝廷組織——睚眥門,藉此整治了江湖秩序;讓江湖中人不再輕視朝廷法律,不再胡作非為。

也因此當今天子萬明帝,真正地成為了這廣闊土地的至尊!

可以說,在百姓口中,萬明帝是最不容褻瀆的存在,是百姓心中的信仰!

面對如此的人物,李滿怎敢造次。

可是這般人物竟然說要收他做義子,那自己豈不是從平民變成了皇子嗎?

李滿馬上意識到,眼前的不僅是機遇,也是危險。成為皇子固然能有優越的生活,但是其餘的皇子以及皇后太后能承認自己的身份嗎?

回過神來,李滿第一時間沒有回復萬明帝,而是在仔細權衡利弊。

若是自己不抓住這個機會,如何在亂世中生存下去?

李滿終於看清,擺在他面前的是兩條路,一條是成為皇子衣食無憂,另一條則是死亡。

十歲小孩再聰明也沒辦法一個人在這個亂世中活下來,更何況給天下人知道他拒絕了萬明帝的要求,恐怕會被千夫所指、不得安生。

李滿想清楚後,便點了點頭,目光堅定地看着萬明帝,說:「我願意!」。

回皇城的路上,李滿也慢慢了解到,萬明帝此番出遊是為了除去南域首惡——姜權呈。

玉朝所有官職都是按照十二律所分,從高到低共有十二品,分別是黃鐘、大呂、太簇、夾鍾、姑冼、中呂、蕤賓、林鐘、夷則、南呂、無射、應鐘。

此人不知從何而起,當上了南域太簇,藉此大攬金銀;後來被戒律司大呂查明,正準備抄家,不知為何讓其聽到風聲連夜逃跑。

隨後其利用這些年貪墨來的金銀唆使了一大群七品及七品以下官員罷官,導致整個南域官務癱瘓、百姓叫苦。

更可恨的是,這傢伙跑到山頭上,拉來了一群被睚眥門逼得走投無路的江湖人士佔山為王,過起了山賊的行當;並揚言要見萬明帝,否則南域不得安寧。

無數百姓聽到此人狂妄之語後紛紛自發前來討伐,可貧苦百姓又怎會是首惡之人的對手;討伐之人都被姜權呈砍下頭顱掛在山門處示威。

萬明帝此番南遊,正是借南遊之名,攜帶禁衛蒲牢軍一併剿滅首惡,從而還南域一個太平。

前往姜權呈所在的姝止城,正好經過李滿所在的錢家村,錢家村距離姝止城不過十里,已經山匪頻發。

蒲牢軍基本上是邊殺邊走,才將李滿救下。負責照顧李滿的軍中統領告訴李滿,萬明帝說過,這個時代最缺的是聰明人,李滿不容有失。

江令丘駕馬靠近龍攆,輕聲說到:「陛下,三皇子尚且年幼,心性不足;但只要稍加培養,定能承擔大任!」

許久龍攆中都未傳出聲音,正當江令丘準備離開之時,萬明帝淡漠的聲音慢慢響起。

「他能想明利弊,實屬不易;倒是你,孤很不滿意」

江令丘渾身冰冷,不知今日哪個舉動又引得陛下不悅。

「回皇都後,訓練翻倍,提五百賊首以示功績」

萬明帝說完後便再也沒有聲音,江令丘等了許久,才慢慢退下。

他明白,萬明帝估計是對今天的惻隱之心多有不滿;要他殺的五百賊首,也不是普通的山賊,而是五百個淪落成山賊的兄弟。

兄弟們自那年後便藏於深山,雖然風餐露宿,但都性命無憂。今日之舉,是讓他去找出五百個昔日兄弟,親手送他們上路。

江令丘心中鬱結,可也明白,不能不殺,這是聖命。

轉眼間,蒲牢軍便來到了姝止城外。

姝止城乃南域商都,整個南域最繁華的地方,商人們皆從此地乘帆遠洋進行貿易。

而首惡姜權呈也正藏於姝止城中,城外的荒山,不過是他打的掩護罷了。

「陛下,姝止城已到,根據嘲風閣的情報,姜權呈此時正處於南門茶樓中!」

龍攆中的萬明帝聽小統領此番言語,走出龍攆,眼中精光閃過。

「姝止位於沿海,南門正對汪洋,處於龍脈匯聚之地,他是在等朕來啊」

李滿聽到萬明帝之言語,頓覺醒悟,這姜權呈居然想跟萬明帝掰腕子?

「那朕便去見他一面」

「是!」

萬明帝的聲音並不洪亮,言語中卻充斥着自信,好似這天地都不能奈何他;讓李滿十分羨慕。

蒲牢軍聞聲而動,率先有人傳令至城中,隨後兩列禁衛隔離開城中百姓,待龍攆親至。

龍攆沿着禁衛軍擺列的道路,在萬眾矚目下來到了所謂的茶樓。

茶樓外觀古樸典雅,只是大門上方的牌匾明顯是新換的,潦草地刻着四個字——會龍茶樓。

萬明帝從龍攆中走出,緩緩走進茶樓之中,全程沒有看門上的牌匾。

南遊的萬明帝並沒有身着龍袍,反倒是穿着一身烏金甲胄,甲胄上有龍紋印花,佩劍上刻有小小的「天」字。

茶樓最大的包間,正如萬明帝所言,正對着江流入海口,不知幾許長的河流從遠處匯聚而來,於此入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