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開局遇見師叔在賣屎
開局遇見師叔在賣屎 連載中

開局遇見師叔在賣屎

來源:番茄小說 作者:卡仁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卡仁 李青魚 武俠修真

初出茅廬的李青魚剛來到京城便遇見一個挑着扁擔賣東西的老頭,沒想到這老頭竟然是自己的師叔,可惡的是這老頭竟然在賣*展開

《開局遇見師叔在賣屎》章節試讀:

第六章 他,他在賣屎


看着這個就差掛在自己身上的乞丐李青魚可是吃了一驚,這來來往往這麼多人為啥光找自己啊。

「嗚嗚嗚」

貌似乞丐的傢伙嘴裏含着個包子話也說不清。

「你是誰,你到底在說什麼,把饅頭拿了說話。」

李青魚不着痕迹的擦了擦被這傢伙摸過的地方。

「唔」

乞丐似乎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可能是太急了嘴裏的包子都忘了拿出來了光在那哇哇大叫。

「呼呼,兄台,是我是我啊,還望兄台相救則個。」

乞丐拿了嘴裏的包子又是拉着李青魚焦急的說道。

「你是誰啊?」

李青魚被這傢伙搞的莫名其妙,悄悄的把他推了一下,實在是受不了那股子酸味。

「是我,是我啊兄台,咱倆有一面之緣。」

乞丐說著扒開了自己額前的亂髮。

李青魚盯着這傢伙看了幾眼,突然眼睛睜大道:

「我去,你怎麼成這個樣子了。」

看清這傢伙的時候李青魚這是真的大吃了一驚,人生之境遇轉變實在是太過於快速。

原來這個拉着自己的傢伙就是前幾天一同在古德正攤子前圍觀的江南張氏公子,如今短短几天變成這個樣子讓李青魚覺得實在有點兒太不可思議。

「兄台,此事過後再說,兄台能否先幫在下付了這包子的錢。」

或許是人生起伏太過於激蕩,張氏公子說話也沒了前幾日的文皺。

最終李青魚幫他付了包子的錢,又給他買了換洗衣物,看着重新變成人的張氏公子,李青魚內心不免有些同情,這只是一個孩子啊。

「小弟江南張氏,名字喚作張生,此次多謝李大哥出手相救,大恩不言謝,小弟永遠銘記五內。」

換上衣裳,梳洗乾淨的張生來到李青魚身前行禮大拜,重新介紹了自己,抬起頭時已是雙眼微紅。

「好了張兄,坐下說話,給我說說你短短几日為何竟流落到如此地步。」

李青魚招呼着張生坐下又給他倒酒夾菜。

「小弟我本不飲酒,今日李兄為我斟酒,小弟必將一飲而盡。」

張生端着酒杯幾口下肚,小臉憋得通紅,看的李青魚目瞪口呆,覺得他是個不錯的人。

「好了張兄,先吃飯,吃完飯再說。」

飯後,或許是酒精的作用或許是這幾日經歷太過離奇曲折,張生此時拉着李青魚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訴說著自己這幾天的經歷。

原來那天張生從古德正那裡回去之後整個人神情恍惚,精神受到極大的刺激,在水京繁華的街道上漫無目的的走着。

或許是張生穿着錦衣華服,又或是整個人看上去心力交瘁,總之他被別有用心的人看上了。

最後張生也不知道自己經歷了什麼,他只記得自己突然之間就暈了過去,等醒來時身上啥都沒了,連鞋都沒了,反正躺在一個不知名的小巷子里,周邊都是對他虎視眈眈的乞丐。

總之這兩天張生是被乞丐打被路人嫌,身上路引沒了,銀子沒了,像他這樣的乞丐連內城都進不去,想找人幫忙都找不到。

「李…李兄,何至於此,何至於此啊,我張氏家族,不敢說大富大貴卻也吃穿不愁,更是詩書傳家,小弟我從小到大更是書不離手,嗝~,為何讓我遭受此等折磨。」

張生哭的涕泗橫流,李青魚也沒打擾他,這對張生來說確實太過於痛苦,自小錦衣玉食卻突然遭此大難,想必內心定是極為不平靜。

「李大哥,此次相助我張生,我張氏家族必將沒齒難忘,待我找到我姑丈,找到我大姐我必讓那些讓我難堪之人後悔難忘。」

張生依舊嚎啕痛哭,內心充滿委屈和恨意。

李青魚嘆了口氣,這件事或許將會改變張生也說不一定,只希望他能挺過去吧。

「李兄,我並未說謊,我大姐乃宮中貴妃,我姑丈乃京城巡查使,待我見到他們我定要他們為我做主,嗝~,對了,還有古德正那該死的老頭。」

李青魚看着哭的稀里嘩啦的張生說起自己強大的背景李青魚又默默的給他倒了一杯酒。

張生一飲而盡,已經頗為順暢,不再有剛開始那種難受。

「哎,那個,張兄,有件事不知當不當問。」

看着痛苦的張生李青魚斟酌着說道。

「李兄,李大哥有事儘管吩咐,我張生必將兩肋插刀……」

張生已經有些語無倫次,口齒不清了,李青魚又默默的把他的酒杯給拿走了。

「是這樣的,那日我也想看那古德正葫蘆里所賣何葯,奈何香燃盡了,沒得一睹真容,就想問問張兄那古德正到底所賣何物,竟讓張兄受刺至此。」

「嗯,古德正,賣什麼?」

張生已經頭都抬不起了,聽了李青魚的話茫然的抬起頭來,一時之間竟有些想不起來。

僅僅只是過了幾息,張生因為醉酒而紅撲撲的臉迅速變成了豬肝色,整個人微微顫抖,然後舉起了自己的右手。

張生做了一個奇怪的動作,舉起的右手其他手指都是屈着的,只有修長而白皙的中指突出在外,直指蒼穹。

張生顫抖的看着自己的中指,整個人痛苦的閉上雙眼,表情扭曲,有種嘔吐的衝動。

「張兄,你沒事吧?」

看着神情舉止奇怪不已的張生,李青魚關心的問道。

「噗!」

張生還是沒忍住直接飛流直下三千尺!

他吐了,吐的猛烈而流暢。

張生吐完雙手抓着桌沿整個人顫抖着咬牙切齒,過了一會兒……

「啪嗒!」

一滴滾燙的淚珠滴落而下,砸在飯桌上,他哭了,四濺的淚花灑在李青魚的臉上,李青魚本想偷偷擦一下,怎料張生突然淚眼嘩啦的看着李青魚,然後整個跪倒在地抱着李青魚雙腿哇哇大哭:

「李大哥,他,他賣屎,他賣屎啊!古德正他賣屎!」

「啥?」

李青魚一時之間竟大腦有些空白。

「他賣屎,他賣的是屎,嘔~」

「他…他讓你進去,交了三文錢,拔了塞子,然後讓你把手指伸進去……。」

「我沒發現,我沒發現啊,裏面有燃香,掩蓋了氣味。」

「等你掏出來……等你掏出來時已經晚啦…他……他另一個桶里裝的是水,你想要洗還得再給三文錢……」

「嗚嗚…」

………

聽着張生語無倫次的講述李青魚倒吸一口涼氣,只覺得古德正喪心病狂,不當人子。

看着依舊抱着自己的哭的傷心不已的張生李青魚既是心疼又是好笑。

「嗚嗚,李大哥,你…你千萬別上他的當……我……我……。」

張生說著竟是白眼一翻暈了過去,想來是心力太過交瘁所致。

「張兄……張兄……」

看着暈過去的張生李青魚有些無奈的同時也覺得自己好像有些過分了,不該問這麼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