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女帝嫁到:先生速接駕
女帝嫁到:先生速接駕 連載中

女帝嫁到:先生速接駕

來源:追書雲 作者:張小顏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素泠 阮青

一代女帝,被至親至愛的人背叛,撕開時空裂縫,穿越現代
碰到男人被「欺負」,當場見義勇為:「好女不跟男斗,男人就是用來保護的,有本事沖我來!」一圈現代人目瞪口呆:這女人腦子抽了?來找演員的某總:不錯,是個好苗子,我要捧她!女帝:美人兒,長得不錯
某總臉色黑了
展開

《女帝嫁到:先生速接駕》章節試讀:

第8章你很缺錢?


還沒有一個女人敢這樣子對他,而且阮青讓又抓手有捏下巴又摸他頭髮,幾乎是已經觸到了他的底線。
林無涯氣極反笑:「呵,還想要一個機會嗎?
好啊,我給你個機會……」他還沒說完,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是他的私人電話,知道這個號碼的不過幾個身邊最親近的人,猶豫了一下,還是將阮清讓晾在了一邊,掏出手機一看,來電顯示是他的母親。
他條件反射的皺了皺眉頭,最後眼神還是柔軟了下來,接通了電話。
「喂,綿綿啊。」
林母孔香蘭張嘴就喊林無涯小名。
那邊的阮清讓沒忍住,一聲笑就漏了出來,她五感比常人敏感太多,雖然只是聽筒里的聲音,可她還是聽了個清清楚楚,「綿綿」,多適合他的名字。
林無涯疑惑的撇了她一眼,沒多想,問道:「怎麼了媽?」
孔香蘭簡直氣不打一處來:「怎麼了?
你還問怎麼了?
這都什麼日子了?
你自己心裏沒數嗎?
蘇家今天又派人來說了,你抓緊時間回來一趟,兩家坐在一起談談,把婚事定了吧。」
林無涯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我不會娶她的。」
孔香蘭苦口婆心:「綿綿,我知道你心裏有芥蒂,可是這時你父親生前與蘇家結好的親家,沒辦法啊。
再說,蘇家勢大,兩家聯姻對公司也有好處。」
林無涯冷哼了一聲:「我林無涯什麼時候要靠着出賣自己的婚姻來保全事業了?
還有,我娶誰都可以,就是不可能娶蘇!
詩!
羽!」
最後三個字他幾乎是咆哮着說出來的。
「那件事已經過去三年了,你怎麼還放不下?」
林無涯咆哮:「我永遠都放不下,我唯一愛過的女人被那個蘇詩羽逼走了!
我現在提到她的名字就噁心,怎麼可能會娶她?

我這麼努力的工作,就是為了有朝一日壓過蘇家,到時候,我會讓她生不如死。」
孔香蘭嘆了口氣:「我知道這樣勉強你了,可是沒辦法,你年紀也不小了,林氏這麼大的家業,還沒有成家,沒有個繼承人,有些話不好明說,但是,你伯伯那邊……媽媽怕是真的壓不住了。」
林無涯冷哼:「他們又拿這種事情做文章嗎?
哼,我不會……」 話說到一半,他突然注意到了一直在旁邊捂嘴偷笑的阮清讓,心思一轉,換了個話頭:「媽,你不用太擔心,三天之內,我給你個交待,也給……伯伯他們一個交代,我父親一手發揚壯大的林氏,永遠只會屬於我們。」
孔香蘭道:「三天,這是你自己說的,如果三天後沒有解決的辦法,任你再說什麼也要把蘇詩羽娶回家,兒女情長的那點私事,再怎麼也比不過公司的前程重要。」
「可以。」
林無涯答應。
掛斷了電話,他握着手機站了五秒鐘,憤怒的低吼了一聲,一揚手,手機飛了出去,狠狠的撞上了牆壁,四分五裂。
蘇詩羽,這個名字讓林無涯如鯁在喉。
盛傳林總寡言冷淡少近女色是這兩年的事兒,而在之前,林無涯的風評是少見的專一暖男。
他曾經有一個女朋友,兩人從大學時候就開始談戀愛,女孩兒叫悅樂,人如其名,活潑愛笑,長的不算絕美,清清爽爽乾乾淨淨的樣子,笑起來兩個酒窩,很好看。
他們在一起了五年,大學畢業後悅樂進入了林無涯的公司,絲毫不以總裁女友自居,能力超強眼光獨到,很是帶出了一批小有名氣的新人,公司上上下下對她也是一片好評。
蘇詩羽是悅樂的閨蜜,而她們兩個的相識是通過林無涯,在一個飯局上,林無涯帶了悅樂,正好遇見了蘇詩羽,蘇詩羽有意親近悅樂,而悅樂對人從不設防,自然是很快的熟稔了起來。
結果有一天,悅樂在外面出差,林無涯和蘇詩羽同赴了一場應酬。
酒過三巡,林無涯喝的確實有些多了,蘇詩羽又上來給他倒了杯酒,敬他,他沒多想,直接喝了下去,之後頭就分外的暈,身體完全沒有力氣,之後發生的事情他幾乎已經沒有印象了,依稀記得是蘇詩羽將他送回了家。
當他再次醒來的時候,與蘇詩羽赤身相擁在自家的大床上,旁邊的沙發上坐着剛剛出差回來滿臉淚痕的悅樂。
悅樂性子剛烈,接受不了這種事情,乾脆的辭職分手,直接出了國,到現在已經三年了,絲毫沒有音訊。
林無涯壓根不相信自己的酒量會那麼差,而且他左思右想,終於回憶起來,蘇詩羽倒給他的最後一杯酒,味道有些古怪。
而且,悅樂走了沒有多久,蘇詩羽跟他有婚約這件事情就在圈子裡傳開了,憑林無涯的心智,怎麼會看不清這裏面的道道。
他怎麼可能去娶這麼一個女人!
阮清讓被他突然摔手機嚇了一跳,略一思索,不用講解大概也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她是皇宮裡長大的人,什麼陰毒的手段沒有見過,這種段位,在她眼裡還排不上個,不過見着林無涯心情不怎麼好的樣子,她想了想,還是上去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林無涯絲毫不領情,抖了抖肩膀,轉身面對着阮清讓,冷冷的說道:「你很缺錢?」
「錢?
以前不缺,現在沒有。」
阮清讓實話實說。
林無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捏起了阮清讓的下巴,仔細的打量了一遍她的臉,點了點頭:「長的還算標緻。」
「五百萬,加最好的圈內資源,跟我結婚,懷孕後生下孩子再追加五百萬。
然後離婚,條件是離婚後永不再見,孩子也不能再見。」
不就是要找人結婚嗎?
不就是要繼承人來堵住那兩個覬覦他位子的伯伯的嘴嗎?
跟誰結不一樣?
眼前這個女人正是不錯的選擇,收了他的錢,就是他買來的人,那股子高傲勁兒,不斷挑釁他的舉動,他都會一點點的還回來。
阮清讓驚恐的睜大了眼睛,一時間不知道該作何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