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超級強腦
超級強腦 連載中

超級強腦

來源:掌讀520 作者:楚恆夕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恆夕 趙芷晴

簡介:這是一個強身健腦的故事; 這是一個純情曖昧的故事; 這是一個熱血青春的故事
腦力全開的世界,你準備好了嗎? 您的每一次點擊,收藏都是對我莫大的鼓勵
謝謝!展開

《超級強腦》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他們出的血更多


五洲腦科醫院。

不知是什麼時候,楚恆夕有了知覺。

只是有了知覺,而不是清醒,因為他根本就睜不開眼睛。不但睜不開眼睛,而且除了自己的思維,其他身體的任何一個部分都不能動。

癱瘓!這是楚恆夕腦中的第一個想法,也是他認為唯一能解釋通的想法。

難道這就是可怕的全身癱瘓?難道是從頭髮以下癱瘓,怎麼連眼睛都睜不開?

他想到以前看過的高位截癱是從頸椎或是腰椎以下癱瘓的案例,怎麼自己現在有思維,但是連眼睛都睜不開就更別提講話了。

等等,身邊有嘆息聲,這是父親。還能聽見身邊儀器的微鳴聲。聽力尚在!

能感覺到自己是躺在一張床上。觸覺也還是有的。

雖然一動不能動,也不能出聲,但是感覺現在頭腦清醒,聽覺和觸覺也沒有影響,反而像是增強了。他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好在腦子還有思維,楚恆夕慢慢回憶起了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

楚恆夕,十八歲,是李老闆修車行里的小工,如果不是每天穿一身油泥的工作服,他也算是個帥小伙。他的母親過早離世,父親又重病在身,所以他小小年紀就放棄了學業,靠打一些零工來補貼家用。他身強體壯,尤其有正義感,李老闆雖然每天對他呼來喝去的卻是十分喜歡他,因為他混名「單挑王」,一般來尋釁滋事的地痞流氓都不是他的對手,他每天在這工作,附近小區的治安也好了很多。

那是這個夏天裏,最炎熱的一天。

那天一個特殊的客人來到了修車行,她就是趙芷晴,S市著名酒企藍鯨集團總裁唯一的千金。

她現在市內最著名的城南大學學習企業管理,由於李老闆的修車行就在城南大學附近,所以一些學生的車子有問題也總到他這裡來檢修一下。

說趙芷晴特殊是因為她長得實在太美,她身材高挑,皮膚白皙,雙腿修長,微微捲曲的長髮映襯一張俏臉秀麗如畫,一雙美目顧盼生輝。炎炎夏日裏穿着單薄入時,更反襯出那玲瓏剔透的絕妙曲線。無論在哪裡都是難得一見的美女。

三個附近的流氓途經此處看見在這裡等待修車的趙芷晴動了邪念,上前來調戲。

楚恆夕幾天沒有打架,正好手癢。

幾分鐘後。

三個流氓,像烤肉一樣躺在被似火的焦陽炙烤着的柏油路面上,一動不動,不時呻吟一兩聲證明他們還是活物。

地上淌着他們的血,空氣中瀰漫著鮮血蒸騰的腥味。

楚恆夕站在這三塊烤肉前,用手裡的修車扳手指着他們說道:「敢在我店裡耍流氓,你們幾個也不打聽打聽爺是誰。今天爺心情好,給你仨留口氣兒,再讓我撞見要了你們狗命!」

說著向身邊的人踢了一腳問道:「聽見沒?別裝死!」

這人顯然傷的不輕,勉強擠出一聲「嗯」。

「你打痛快沒?趕緊過來給趙小姐試車,別藉著打流氓偷懶,一天竟給我惹禍!」修車行李老闆沖楚恆夕喊道。

楚恆夕看看滴血的右胳膊,滿不在乎的走過來,邊走邊笑着說:「是,是。這就來了。老闆不是總教導我說要有正義感嗎。這幾個臭流氓竟然敢對趙小姐這樣美女欲行不軌,我沒打死他們真是便宜他們了。」

不遠處趙芷晴一直關注着這邊的戰況。

她見楚恆夕過來,走上前遞給他一罐紅牛說:「真謝謝你了!解解渴。」

楚恆夕一飲而盡說道:「英雄救美,這是我輩風範。」

趙芷晴噗嗤一聲笑了:「哪有自己誇自己英雄的?剛才店裡的夥計都說你外號『單挑王』,沒想到這厚臉皮功夫也是天下第一。」

楚恆夕一臉壞笑的說:「其實你有所不知,這『單挑王』不是說我打架如何厲害,說的是我的床上功夫舉世無雙。趙小姐要是方便可以試試。」說著還上下打量這眼前的美女。

趙芷晴假裝生氣,用白皙纖細的手指扇在楚恆夕黝黑結實的肩膀上,說道:「找打呢?連本小姐便宜你也敢占。」

楚恆夕還是壞笑着說:「我打跑了流氓,保住了小姐冰清玉潔的名聲,你非但不以身相許,反而還要打我,太讓人寒心了!」說著還假裝去抹眼淚。

「別貧了,你看你留了這麼多血。」趙芷晴注意到楚恆夕的右胳膊一直在滴血,說著在CUCCI的手包中掏出紙巾按在他的傷口上。

血水很快浸透了紙巾,趙芷晴又把剩下的紙巾全都按在傷口上才算止住血。

楚恆夕淡淡的笑了笑說:「沒事,出點血一會就好了。他們出的血更多。」

說完兩人同時瞧瞧後面躺着的三個倒霉蛋。

三個人還在那裡躺着扮演烤肉,周圍有些小區里上歲數的大媽在圍觀,說道:「這麼年輕不好好學習,出來耍流氓,這讓小楚給打的,真活該!」

這時李老闆又衝著楚恆夕吼道。「你能不能不見個美女就耍貧嘴,趕緊帶趙小姐試車去。」

「是,老闆。打架模式,泡妞模式都已關閉,現在開始工作模式。」楚恆夕答應一聲,然後就去取車鑰匙給趙芷晴試車。

趙芷晴的座駕是一輛白色奧迪A4,楚恆夕把車鑰匙交個她說:「車子都給你檢查過了,沒什麼太大的毛病,清洗了火花塞應該不會抖了。再有你得注意一下行車習慣了,啟車之後急加速對發動機都是有損傷的。我陪你試一圈吧,沒什麼問題就請簽字嘍。」

「那你坐穩了,我帶你兜一圈吧!」趙芷晴示意楚恆夕上車。

楚恆夕坐在美女的車上,超級興奮。不停的耍貧嘴,逗得趙芷晴花枝亂顫。

兩人正談得高興,突然一輛路虎極光吉普車橫在了奧迪A4的前面,別停了他們。

剛才還在說笑的楚恆夕突然面色凝重,因為他知道來者不善。

趙芷晴是個富家千金,很少受委屈,車被別停非常不爽,馬上就要下車理論。

楚恆夕按住她的手說:「別動!對方是來找麻煩的。我下去應付,你一有機會就跑,然後報警。」

果然說話間,身後又停下一輛金杯麵包,前後兩輛車一共下來十多個人,手裡都拿着砍刀和鋼管。

是個人都看出來這是要找茬打架。

楚恆夕走下車,這十來個人一下圍住了他。為首一人他聽說過正是這一片的大流氓黃毛。

黃毛人如其名,一頭的金色長髮,滿臉痤瘡,又矮又胖,流里流氣的問道:「你就是楚什麼稀吧?」

楚恆夕沒有答話。

黃毛見楚恆夕不說話,以為他被這陣仗嚇怕了,又挑釁的說道:「我的三個兄弟是你打的吧?你下手可真夠……」

「我干你媽!」黃毛這個「狠」字還沒說出來,楚恆夕一聲怒罵,接着一拳打在了黃毛的臉上。

黃毛一聲慘叫蜷縮在地上。周圍黃毛的手下也愣了,平時他們這麼多人去砍人,哪還有人敢反抗,都是沒開打就服了,這人竟如此彪悍倒把這些人驚得一呆。

就在十幾個人一呆的當口,楚恆夕已向黃毛臉上至少踢了四腳。可是楚恆夕知道今天無論如何一個人打不了這十個持械的人,而且自己也不能扔下趙芷晴跑了,不如先發制人擒賊擒王直接廢了他們的頭子,所以也沒有停手的意思,繼續向黃毛踢去。

這時黃毛十個手下才反應過來,他這節奏是要直接乾死老大啊!我們都跟着老大混飯吃的,老大是我們的衣食父母不能讓他給乾死啊!人群中不知誰喊了聲:「砍啊!等老大被他踢死啊?」

一瞬間砍刀鋼管如雨點般襲到了楚恆夕的身上頭上,他瞬間被打倒。

「你們都住手,我已經報了警,警察馬上就到。」跳下車的趙芷晴,衝著這伙流氓大喊,邊喊還邊晃着自己手中的手機,好像告誡他們自己所言非虛。

這伙流氓都停下手,轉頭看見這樣的美女都有些呆了,有幾個不自覺地用舌頭舔舔乾澀的嘴唇。

離趙芷晴最近的一個流氓回頭說:「拿警察嚇唬誰呢?我兄弟都是為了你挨的打,我把你抓回去,一會大夥回去樂呵樂呵!」說著伸手就去抓趙芷晴。

已經倒地的楚恆夕,看見流氓要對趙芷晴下手,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骨碌從地上爬了起來,衝出人群一腳蹬飛了那個流氓。

他雙手抓住已經在顫抖的趙芷晴,大聲說:「跑!快跑!」說著一把推開她。

就在這時黃毛也站了起來,從手下手裡接過一截鋼管,使足全身力氣砸在了楚恆夕的後腦上。

楚恆夕癱倒在地。接着一下,兩下,三下……

他最後的記憶便是聽見黃毛邊打他的後腦邊在咒罵:「你不是『單挑王』嗎?你不是能打嗎?你不想打我嗎?」

當然還有趙芷晴聲嘶力竭的尖叫聲……

死在美女面前是不是太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