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龍歸九重天
龍歸九重天 連載中

龍歸九重天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田磊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田磊 雷廷劍

  三百年前,祖龍殞命;   他的歷史成了東豫大陸的禁忌,東豫六國戰亂不斷,卻在這件事上不約而同的一致
  數百年傳承的門閥世家不信邪,將九帝傳說成書,不出一周,其家族連根被拔起,族滅
  一國太子,不信這個邪,國破,百姓十存二三,皇族滅
  前有殺父之仇,後有家族衰落,唯有抱團才能逆天改命;   天地不仁,蒼生受苦
  人間不平,命如草芥
  家族衰落,人情涼薄
  既然如此,那就逆...展開

《龍歸九重天》章節試讀:

第四章 溶洞


  「還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穿過小溪邊的森林,一個偌大的洞穴突然出現在雷廷劍眼前!

  「洞口在那裡!」

  眾人彷彿看到了生了的希望,於是加快了腳步。

  這個大溶洞洞口寬一丈多,裏面不知道有多深,沖裏面大喊居然還有迴音,溶洞裏面黑暗伸手不見五指,陰森可怖,

  但比起外面切實存在的危險,獵戶們還是毫不猶豫的鑽進了深不可測的溶洞。

  雷廷劍暗暗稱奇。

  對這溶洞充滿了好奇。

  不知這洞穴深處會通向哪裡。

  「快放下他們,看看他倆咋樣了?」

  頸椎被咬的獵手已然不行了,大家來不及傷感,因為還有很多事要做。

  「唉,找地方埋了吧,完了再接他回家,每個人都清點一下自己的箭矢和佩刀,還有食物!」

  「田磊,廷劍你們倆快幫受傷的叔叔哥哥再詳細檢查包紮好傷口,完了撿些柴火生兩堆火……」

  眾人到了安全的地方,稍稍鬆了一口氣,田飛鷹也開始安排紮營,「其他還能動的趕緊和我出去砍幾棵樹扎個柵欄把入口堵死。」

  雷廷劍和田磊知道田飛鷹這麼安排是不想讓他倆出去冒險,但是整支隊伍,沒有負傷的總共就五個人,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掛了彩。

  「田叔,我們倆可以應付危險的,就讓我們倆陪着你去吧,有些事不能一直讓你們護着,你放心吧,我們一定可以的。」

  雷廷劍目光堅定,想到遇難的張大哥,他恨不得再出去多殺幾隻阿爾金白狼。

  「爹,廷劍說得對,我們不能靠着你們一輩子,就讓我們去吧,路口也不遠,有事我們也能全身而退,再說我也不想離開你……」

  經歷生死之後他倆成長了不少,而且田磊也不想讓他父親一個人去冒險。

  「那好,你們倆必須跟緊我,再來一個人,出發。」

  田飛鷹看到兒子不舍的眼神,再想到第一次臨戰表現還算可以的倆小傢伙,他妥協了。

  好在阿爾金山脈不缺樹,不用走太遠,不一會兒兩顆參天大樹就被砍倒,雷廷劍站在高處警戒着周圍,森林裏面沒了陽光天色很快就暗了下來,秋風刮過,帶着一絲寒意,整片森林都嘩啦啦的響。

  不一會兒,輕傷員也拿着火把出來了,在這危機四伏的黑夜中,火把閃耀着金色的光輝,讓提心弔膽的倖存者安定了不少。

  經歷生死之後,聽着這嘩啦啦風聲,別是一番滋味。

  遠處狼嘯聲此起彼伏,黑夜才是阿爾金白狼的天下。

  田飛鷹抬頭望着遠處,眼神中露出隱隱不安,雖然此刻他們是安全的,但是他們不可能被一直困在這裡,不要說阿爾金白狼,到時候就是飢餓也會要了他們的命!

  所以他們不能坐以待斃!

  很快一道兩米多高的樹牆就立了起來,多餘的樹枝被鋪成床或者當成柴火,火苗隨風搖擺,在柔和的光芒下,眾人心裏一片安寧。

  「挑些直一點的樹枝做箭矢,那群孽畜不殺完我們是不會罷休的,明天還有一場惡戰。」

  大夥沒人說話,氣氛沉重,每個人都忙着做箭矢,為明天的戰鬥做準備,本來以為只是一次輕鬆的行程,所以出門的時候帶的箭矢並不多。

  剛才的戰鬥遺失了不少的箭矢,加上撿回來每個人手裡也就十來支,雷廷劍的弩箭倒還剩不少,因為他只射出兩三箭。

  就地取材製作箭矢對獵手們來說是輕車熟路了,只見他們將筆直的樹枝削尖,在火里燒黑碳化以增加強度,箭尾用纖維綁好樹葉……

  還有的將身邊石頭摔碎,挑出鋒利尖銳的碎石片卡在挖了凹槽的樹枝上用植物纖維纏繞緊,一支殺傷力更強的箭矢便做好了!

  野獸怕火,只要有了火,眾人就是安全的了。看着篝火上正在烤着的那隻狼腿,雷廷劍和田磊出奇的安靜,機械的削着樹枝,兩眼卻很茫然。

  想着白天的一切,被鮮血淬火後,他們成熟了不少,近距離體驗了血腥,親歷了生死離別,帶給他們的就是成長。

  雷廷劍還在為沒有救下張大哥耿耿於懷,雖然他知道張大哥那時候已經凶多吉少!

  他總覺得張大哥的死和他脫不了關係,總覺得對不起張大哥的家人。

  「廷劍,磊兒你們倆過來!」看着情緒低落的哥倆,田飛鷹暗自下定了決心。

  「你們倆今天都表現的不錯,尤其廷劍,在那麼緊張的情況下還能做到一箭雙狼,這份冷靜很難得,記住了,你張大哥的死和你沒關係,不要再自責了,阿爾金白狼本來就是一種非常難纏的畜牲,就算救了你張大哥,他也非死即殘,還是回不去的!有些時候,犧牲在所難免!」田飛鷹安撫着雷廷劍。

  「可是磊兒,今天我放箭是因為我看到了阿爾金白狼,你為什麼沒看見就把手中的箭放完呢?少浪費一支箭就多一次存活的機會,要論技術的話,你不差,就是臨敵經驗還是缺了點。」

  田飛鷹此刻雙眼滿滿的父愛,即便這樣也不忘傳授實戰經驗。

  「單論箭術的話,如果按現在江湖流傳的等級劃分的話,你們倆可達七品,就是力量還欠缺一些。」

  。。。

  炎日帝國近些年江湖也做到了統一,就個人修為按武功高低化為一到九品。

  九品之上就是宗師級別的,宗師級別的人物在整個帝國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可是雷神堡偏居帝國西北一隅,如同世外桃源,所以對這些等級劃分並不上心,所以雷廷劍和田磊對自己的水平如何,並不清楚。

  不僅他們,就是雷神堡里的大部分人對此都是嗤之以鼻。

  即便是田飛鷹,也不清楚自己能達到傳言中新等級的幾品,也許綜合下來八品是有的吧,至於箭術,只能更高!

  。。。

  「你打小沒了娘,我也沒能好好的照顧你,你淘氣了只知道打罵,你不記恨爹吧?爹知道你最喜歡的不是射箭而是郭大伯的刀法,雖然我和他不對付,但是這次回去後我會親自登門讓他收你為徒,看在老王爺還有堡主的面子上,我想應該可以的。」

  「另外記住,廷劍永遠是你兄弟,你們齊心協力就沒有過不去的坎,阿爾金山脈里出現了狼群。立冬後的活動估計不會一帆風順了。」

  「真的么,爹,您同意我拜郭大伯為師了?」

  田磊明欣喜若狂,沒想到父親會同意他學刀。

  今天父親不同於以往,多了一些從未有過的關愛,讓田磊覺得有點受寵若驚,因為父親在他眼裡一直都是很嚴厲,很少表揚他,要他學什麼從不考慮他的感受,田磊甚至一度以為自己是被收養的呢。

  「吃完狼肉趕緊睡吧,明天天亮了我們就回家。」

  田飛鷹分完狼肉,但是他沒有吃自己的那份,靜靜地看着狼吞虎咽的田磊,那雙飽經滄桑的大眼充滿了愛憐和決絕……

  「我去放哨,大夥抓緊休息,一個時辰換一次班。」

  田飛鷹拿起身邊的長弓去柵欄上放哨,只見不遠處火光照不到的地方綠油油的眼睛一閃一閃的,果然不出所料,他們被阿爾金白狼堵在了山坳里。

  遠處一塊凸起的大石頭上站着一隻雪白色的阿爾金白狼正在冷冷的看着田飛鷹,在柔弱的月光下一雙綠油油的眼睛顯得詭異無比。

  「狼王!」

  田飛鷹一個激靈,他的眼神突然燃起一絲生的希望,只要殺死狼王,狼群自然就散了。

  田飛鷹目測了一下距離,狼王在兩百步開外,這麼遠的距離他雖然能夠命中但並沒有把握一箭射死,要是此時他當年的那把十八石拉力的鐵胎弓在手,就算三百步開外,狼王必死!

  「我得靠近狼王!」

  田飛鷹心中燃起了希望。

  ……

  一夜的狼嚎此起彼伏,山坳外面阿爾金白狼蠢蠢欲動卻看着熊熊篝火不敢越雷池一步,溶洞裏面的人輪流放哨,給篝火舔柴,保證篝火不熄滅,人狼隔着火把對峙了一晚上,相安無事。

  ……

  「五少爺和磊兒呢?」

  天還未亮,一道憤怒的咆哮聲響徹溶洞。

  被驚醒的獵戶們看着憤怒的田飛鷹鴉雀無聲。

  回應他的只是陣陣迴音。

  在他們睡覺的地方除了雷廷劍的短劍不在,其他裝備俱在。

  一起消失的還有應該值更的獵手。

  「田教頭冷靜,剛才我們查看外面,五少爺他們應該沒有出洞,而且也沒有野獸翻越柵欄的痕迹。」

  「只是溶洞這麼大,火光都不能及,就怕……」

  「怕什麼?」

  田飛鷹有一種不祥的感覺。

  「眾所周知,這溶洞裏面亂石嶙峋,石柱叢立,暗洞深窟遍布,就怕迷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不堪設想……」

  「活要見人,死要……大夥拿起火把,十步一人,不要走丟了,我們去找找,不然我們回去怎麼給老王爺交代。」

  「是!」

  ……

  眾人點着火把搜尋一兩個時辰。

  沒有結果。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在一個突出的石刺上發現了半截布料。

  可以確定的是消失的三人,應該進入了石窟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