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從此王爺不早朝
從此王爺不早朝 連載中

從此王爺不早朝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從此王爺不早朝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宛兒 秦如雪

那一世,戰火燒了三界,少年攬着少女為少女遮擋了那毀天滅地的可怖景象,少女在芙蓉花下惴惴不安
前一時,仙君遭了天劫,女糰子將打回原身的仙君撿了悉心照料,仙君在女糰子日日的哭泣着連連嘆息
這一刻,開得正盛的芙蓉樹下,少年燦若一笑,決定不會再放手,疼你上天入地,愛你生生不息
不論走過幾個輪迴,我始終還是我,你終究也始終還是你啊
展開

《從此王爺不早朝》章節試讀:

第一章 中令府有女初長成(上)


天曆十五年,天盛王朝國泰民安,百姓安居樂業,邊境也無戰事滋擾,全國上下一派安靜祥和的景象。尤其是天盛王朝的都會城市上京城,街道商鋪肆意繁華,大小宗商品琳琅滿目。

上京城的百姓茶足飯飽之後,或三或五圍坐一起,喜歡相互分享聽來的八卦,也算是一種豐富飯後的娛樂生活。

「哎?我跟你們說,我七舅姥爺的大姨子的女兒的女婿的朋友上個月初八給中令家送菜,正巧那天中令的大女兒落湖了,這尚書中令的大女兒還真是命途多舛啊,四歲那年落湖醒來就傻了,這剛剛及笄又落湖了,聽說撈上來更傻了,還沒以前看着活潑些。」

「哎,嘖嘖......可憐啊......「眾人一邊磕着瓜子兒一邊對傳說中那個中令大人的女兒無限同情。

「大哥,大哥,再給咱們講講那個中令大人女兒的事兒唄~」眾人抬眼一看,是一個脆生生的姑娘,長得十分明麗,梳着簡單的少女髮髻,光潔飽滿的額頭,一對明亮的大眼睛在濃密的微翹的睫毛里眨呀眨的。

再看少女穿着嫩黃色羅紗的裙子,看不出多華貴,但也不是市井的一般家庭。

正當眾人愣神的時候,少女抓了一把桌子上的瓜子兒,悠然自得地坐在桌子旁,就看她試圖將一條腿盤上來,似乎又覺得不太妥當,懊惱了下,又緩緩放下了。

少女彎着眼,笑嘻嘻地朝着眾人,「嘿嘿......」面上卻落落大方的,沒有任何尷尬的神情。

眾人看的一愣一愣的,倒是覺得多了幾分親切感。

「大哥,中令家的女兒什麼樣兒啊,才學如何?長得是不是美若天仙的?」只見這個姑娘一邊嗑着瓜子兒,一邊隨意地攀談。

剛剛說話的大哥也緩過神來了,神情認真地繼續講起來,「一個傻子,能有什麼才學,美估計就更談不上了,要說上京城第一美人還得是丞相家的秦如雪,我可聽說丞相家的秦如雪是天盛第一美人,一身白衣勝似雪,疑是仙子下凡來。」

說話的大哥又叨叨了幾句別的聽來的消息,什麼秦如雪這個月被第二十八次提親啦,丞相家門檻都要被提親的人踩爛啦,什麼重磅八卦之湛王又到了一年一度深山狩獵的日子了,上京城的貴女們無所不用其極打探今年狩獵的地點,好與湛王製造偶遇。

是的,剛剛插話的姑娘正是上個月落水的中令大人的長女,南宮宛兒,不對,也不全是南宮宛兒,真正的南宮宛兒四歲那年落水被救起後就變得痴傻,上個月初八,二十一世紀的徐瀟瀟在一個大雨滂沱的傍晚,順手搭救了一個落水的老爺爺,沒想到在水下腳抽筋,一陣窒息過後,她的意識就像被着一股無窮的力量吸引,整個人就陷入了昏迷之中,醒來她就變成了中令家的女兒。

穿越後的徐瀟瀟,啊不,現在是南宮宛兒完全沒有任何關於南宮宛兒的記憶,一時無措,生怕別人發現她不是真正的南宮宛兒。想想別人可能把她當成鬼怪當眾燒死,她就一陣害怕。沒辦法,人前她本着言多必失的理念,少說話,慢慢地,不說話。

不過她本就痴傻,落水被救後反倒顯得神智清醒不少,雖然與常人相比沉默寡言,但即使這樣也令中令大人夫婦欣喜若狂,就差買掛鞭炮慶祝下了。

「小姐,買回來了,八寶齋的燒乳鴿、一品樓的水晶糕,小姐咱早些回家吧,這些東西花那麼多銀兩買的,趁熱吃比較好。」說話的是南宮宛兒的貼身丫鬟,喚作菊香。

自那次小姐落水,老爺就將之前的貼身丫鬟逐出府,指了菊香做南宮宛兒的貼身丫鬟。

菊香原是一個老秀才的女兒,奈何家道中落,隨着母親和父親重病身亡,負債纍纍,菊香只得賣身葬父,因初入府對之前的南宮宛兒不了解更能盡心儘力毫無偏見,又能識文斷字,中令大人夫婦便將菊香指給了南宮宛兒。

菊香對之前的南宮宛兒並不了解,聽府里下人有時議論中可以感覺出來那種對小姐的輕視和不屑。但她眼前的小姐,她更是不解,在外歡脫的性格好似精靈,回府後在旁人跟前,安靜地可以像個老學究,一動不動。菊香只道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小姐待人有禮,值得她的忠厚。

這邊南宮宛兒一邊磕着瓜子兒,一邊眯着眼睛聽八卦呢,才聽到第一美人兒秦如雪那兒,菊香就買好東西急急找了來,南宮宛兒看了看菊香手裡的油紙包和點心盒,使勁聞了聞,「好香啊」,口水流了一地,挽着菊香,脆脆地來了句:「走!回府!吃好吃的!」

南宮宛兒頓時又想到什麼道:「不對啊,我要的四芳苑的烤豬蹄呢?」

菊香苦着臉:「小姐,我排隊排了三刻鐘,好容易輪到我了,怎知那烤豬蹄居然要二兩銀子一個。我們只剩下一兩銀子了,喏,小姐。這還是剛發的例錢。」說著,菊香還攤開了手裡的碎銀子給南宮宛兒看。

只見南宮宛兒面上似有點尷尬,「菊香,那我一個月例錢是多少啊?」

「不過三兩銀子,小姐。」菊香如實道。

南宮宛兒真是無語對青天,心裏默默悲憤,「我堂堂一個中令府的大小姐,約等於一個烤豬蹄!」

南宮宛兒咬咬牙問菊香:「我爹一個堂堂中令大人怎麼還管不了女兒吃好?怎的我們豪門闊院的會這般落魄?是不是我爹我娘不會掌家?」

菊香默默在心中同情了一把中令大人:「小姐莫是忘了,中令大人貧寒出身,與夫人本就無甚積蓄,小姐一病,中令大人四處求醫問葯,什麼名醫也看過了,各種名貴藥材用起來更是不計其數,銀子花的如流水。現如今咱府上也是外強中乾吶……」

南宮宛兒真的無言以對,迅速調轉大腦想自己一個現代人怎麼在古代混的風生水起繼而成就一番雄圖霸業!

首先先想想自己會什麼,恩,會做飯,但是賣菜譜不現實,一個是不會寫這邊的字,一個是現代大料與蔬菜品種跟這時候的有出入。恩,開店既沒本錢也不是經商的料,就目前這狀況也經不起投資失敗的折騰……恩,炸彈鞭炮也是不會做,在現代那會放都不敢放,別說做了……想來想去,想去想來……最後只能嘆息一聲:「菊香,以後我……盡量少買買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