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千金歸來:借婚365天
千金歸來:借婚365天 連載中

千金歸來:借婚365天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千金歸來:借婚365天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寧哲 高以晴

高以晴把一紙協議拍在寧哲跟前
結婚?一年?還是假的? 寧哲很不滿,婚姻大事豈是兒戲? 然後他直接帶着她去民政局扯證結婚了
拍照!登記!都是真的! 「其實我只想借婚365天…」 「你完全可以借一輩子展開

《千金歸來:借婚365天》章節試讀:

第3章 再回高家


「高小姐,我就在這兒等您。」司機調轉車頭,對高以晴客氣道。

她點點頭,踏着堅定的步伐上前,按響了門鈴。

不一會兒門就開了,門縫裡探出一個中年婦人的腦袋,看裝扮應該是保姆,正狐疑地看着高以晴。

「高運乾在家?」高以晴開門見山問,「我找他。」

保姆一愣,這是哪裡來的女孩,這麼沒禮貌地直呼先生的名字!

見保姆不答,高以晴懶得浪費時間,抬腳就要往裡走。

「哎哎哎!」保姆急了,連忙擋着不讓進,「你是誰啊?怎麼隨便亂闖別人的住宅!出去出去,否則我就報警了!」

高以晴眨眨眼睛,差點忍不住笑出聲。

她是誰?她是這宅子里名正言順的大小姐!什麼時候她竟淪落到回自己家都要被報警的地步了?

高以晴鼻間出氣,推開保姆直接硬闖!

保姆一時沒攔住,慌忙大喊,立刻就有七八個傭人跑出來將高以晴團團圍住。

她來回掃視。

都是生面孔,看來自己六年前被送進安定醫院後,高運乾和李秀珠就給家裡來了次「大換血」,現在應該沒有人知道她也是高氏的「千金」吧。

「怎麼回事啊?吵吵鬧鬧的。」正思索間,樓梯上傳來一道細細的女音,語氣夾雜着濃濃的不耐煩。

高以晴眸子一眯,說曹操曹操就到。

「太太,」保姆低着頭過去,「有人說要找先生。」

「不是說了運乾正有事在忙不見客嗎?」

李秀珠瞪着保姆,一邊訓斥她不會做事,一邊從樓上慢慢下來,不經意間餘光往高以晴站的地方瞥了瞥。

高以晴注意到,李秀珠高傲的表情瞬間凝固在臉上!

「你……」原本還故作端莊的李秀珠彷彿見了鬼似的,抖着手指向高以晴,明明想說些什麼,可話語哽在喉間,硬是連半個字都吐不出來。

她不是應該在精神病院嗎!她不是應該一輩子都被關着出不來嗎!為什麼!

李秀珠毫不掩飾的震驚全部落在高以晴眼裡,她輕嗤。

「你怎麼出來了?」李秀珠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捂着胸口惶恐道。

「聽秀姨的口氣,好像很失望?」高以晴眯眼,諷刺意味十足。

李秀珠說不出話來,兩旁的傭人眼睛轉來轉去,有點看不懂這局勢。

高以晴冷笑,順着台階一步步往上走。而她每靠近一寸,李秀珠就驚恐地倒退一寸,手中端着的水杯也不慎掉地!

「啪!」

清脆的玻璃碎裂聲驚動了書房的高運乾,他出來沉聲質問:「都說了別打擾我!」

高以晴抬頭,銳利的目光投向高運乾。

那個雖然已經五十歲卻依舊在商場叱吒風雲的……她的父親。

「不知道我正——」高運乾見到高以晴的一剎那,埋怨的話語戛然而止,「以……以晴?」他脊背猛然一僵,有些陌生地喚着高以晴的名字。

他的表情沒有欣喜,沒有激動,但卻和李秀珠臉上的駭然如出一轍。

高以晴心頭彷彿被針刺了一下,疼得很。

可她不曾流露出分毫,只諷道:「這麼多年了,原來高總還記得我,」她頓,又看了李秀珠一眼,「我突然回來了,您和秀姨應該很意外吧?」

高運乾眼底浮現一絲尷尬,扶着欄杆下樓來,一邊走一邊道:「你這孩子,出院了怎麼不提前說一聲,爸爸好安排車去接你。」

幾個傭人瞬間瞪大了眼睛。

先生剛剛說什麼?爸爸?

他們在這裡三四年,今天是第一次知道高家還有另外一個女兒!

「是……是啊,」李秀珠不想讓傭人看了笑話,勉強擠出笑容附和,「我跟你爸一直都盼着你回來,這下好了,終於可以一家團聚了。」

「不用在我面前演戲,」高以晴受夠了自己所謂親人的虛偽,不想配合他們,於是直截了當道,「我找您有事,事情說完了立刻就走,不會礙着你們的眼。」

她這話對着高運乾說,言罷略過兩人直接去到樓上的書房。

高運乾只好跟上。

李秀珠氣得咬牙,轉身吼傭人:「看什麼看!不用幹活嗎一個個的!」

傭人慌忙散開。

她瞪着高以晴的背影,目光寒意四射。

六年前費了多大的力氣才把這小賤人送進精神病院,沒想到她還能好好的出來?不過沒關係,六年後高以晴也鬥不過自己!高家的一切都屬於她屬於雋雅,高以晴休想拿走一分一毫!

李秀珠啐了一口,冷笑連連。

那頭進了書房的高以晴沒有任何廢話,直切主題——

「我要雪色。」

高運乾聞言,皺了皺眉。

雪色是高氏企業旗下一個婚紗品牌,專接高級定製,是高以晴的母親一手創辦的,高運乾的創業之路就是以雪色為奠基才慢慢發展起來。只不過八歲那年母親去世,雪色沒了主創漸漸沒落,雖然掛在高氏名下沒有破產,但現在僅僅只是保留着品牌而已,連店面都僅剩下一家了。

「以晴,你才剛回來,先休息幾天,雪色的事我們之後再詳談。」儘管雪色對於高運乾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用處,但他不知道高以晴在盤算什麼,心裏還是有些謹慎,不敢隨便答應。

高以晴來之前就猜到了高運乾會猶豫。

畢竟是商人,半點便宜捨不得讓別人占啊。

她斂了神色,淡淡道:「我手裡還有高氏10%的股份,我就用這10%的股份換雪色品牌獨立。以後這股份是你的,而雪色,是我的。」

高運乾震驚!

高氏10%股份的價值,就是二十個雪色都比不上啊!高以晴是瘋了還是傻了!

「以晴,你確定真要用股份換雪色?」高運乾追問了一句,他還是不太相信。

高以晴彎眸,那笑裡帶了刺。

「雪色在您眼裡分文不值,但在我眼裡卻是無價之寶,」她思緒似飄遠了,說話的口氣像極了一個人,「那是媽媽留給我唯一的東西,我只要它。」

高運乾一時有些語塞。

「好,既然你想要,那爸爸就給你。」他許是念在亡妻的份上,思索須臾終於同意了。

「口頭承諾沒用,」高以晴忽然從隨身帶着的包里掏出一份文件,乾脆利落地甩在高運乾面前的書桌上,「簽字。」

「這……」高運乾愣。

「不放心的話你可以細細看,我有足夠的耐心等。」

「爸爸不是這個意思……」

「那就簽了。」

高運乾嘆口氣,提筆寫下自己的大名,「滿意了?」

「我要你今天通知所有媒體,明天中午回召開新聞發佈會,屆時親自宣布雪色之後將品牌獨立,只屬於我一個人。」高以晴又道。

文件都簽了,高運乾只能點頭答應。

目的達成,高以晴也沒多做停留,出了書房直接準備走。

經過走廊轉角儲藏室時,她卻頓住了腳步。

李秀珠嫁進來之後,媽媽的所有東西都被收進了這裡。

高以晴忍不住推開了儲藏室的門,站在身後的高運乾沒有阻攔,看着她在一堆破爛玩意兒里翻來翻去,而後翻出了一個小鐵盒。

高以晴顫着手打開了盒蓋,一張邊角已經泛黃的圖紙映入眼帘。

圖紙上是一款用線條簡單勾勒的婚紗雛形,媽媽沒來得及設計完成,就重病去世了。

高以晴輕輕觸摸,低着頭落下兩行清淚。她背身伸手拭去,沒讓高運乾看到,將圖紙塞進了口袋。

臨走的時候,高運乾和李秀珠還假意挽留她,高以晴半句話都懶得應付。

她只攥緊了袋中的圖紙,坐進車時,隔着車窗最後望了眼她從小長大的「家」。

一切,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