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開局成了哮天犬
開局成了哮天犬 連載中

開局成了哮天犬

來源:掌中雲 作者:蕭恬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珠兒 蕭恬

管它牛馬鬼蛇神,老子反手不當人!這位道友,你裝備爆了!小師妹,你也是來拉屎的嘛?老鄉,開門吶!就簡單查查水表! 我哮天犬雖然不是人,但是真的狗!富貴不能淫,威武不能屈,誰都別想阻擋老子裝批!枯藤老樹昏鴉,螻蟻嘰嘰喳喳!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不當人,在天涯!唉!試想這三界之內,哪一位名人沒有一段被貶下凡的瀟洒人生?如今終於輪到本狗王了,哈哈!展開

《開局成了哮天犬》章節試讀:

第4章 深入不當人


嗖!
嗖嗖——
一道又一道利箭從樹冠中嘶鳴而出,精準地洞穿土狼的頭顱,直直朝着蕭恬射去!
額滴個乖乖!
蕭恬嚇得臉色大變,連忙腦袋一縮!
瑪德!還好老子躲得快,不然直接被射一臉!
但那些土狼就沒那麼走運了,一個個東倒西歪橫屍遍野,鮮血還熱騰騰地冒着氣。
"咦?怎麼會?"
樹冠上蟄伏的女人先是詫異了一下,然後再次拉弓搭箭對準了蕭恬。
她這次冒險出來就是為了狩獵土狼,以便給村子裏帶回去一些入冬後的吃食,所以,她不想放過任何一頭獵物。
蕭恬耳朵一動,自然是聽到弓拉滿的聲音,心裏頓時一突,眼皮狂跳。
壞了!那娘們竟然恬不知恥地想射老子!
怎麼辦?好不容易才活着從天上掉下來,他可不想這麼快又要死。
蕭恬本能地想要逃跑,但奈何自己除了一個腦袋能動之外,脖子以下根本就不在服務區。
"系統!系統!快出來,老子又要死了!"
【叮!檢測到宿主體內法力十不存一,無法幻化人形自救,建議宿主緊閉雙眼,深呼吸。】
蕭恬連忙老老實實地照做,急切地問道,"然後呢?"
【叮!這樣走得會比較安詳,宿主可以選擇以下曲目超度自己。】
下一秒,蕭恬的腦海里想起了生日歌——大悲咒版。
"沃日尼瑪!* * * * * !* * * **********!"
他再也受不了了,直接就是一頓文化輸出。
一時間,狗哮山林,百獸無不食慾大振,傾巢而出覓食。
樹冠上的女人臉上閃過一道不可思議,手上拉滿的弓放了下來。
她還以為剩下這隻身手敏捷的是狼,沒想到是狗。
蕭恬的腦海里警報四起,但奈何他脖子以下失聯,系統也無可奈何。
還沒等他罵得痛快,只感覺眼前一晃,一道絕美的身姿伴隨着落葉飄飄然地從樹上落了下來,就好像仙女下凡一樣!
太美了!
和那隻貓女的柔媚性感小鳥依人相比,眼前這一身勁裝的女人則更顯清冷洒脫,高高的馬尾加上那張白皙精緻的臉蛋,只能用英姿颯爽,翩若驚鴻來形容!
"美麗的女士,可以把腳伸過來嗎?我願為之賭上全部身家性命!"蕭恬一本正經地立誓道。
系統警報聲戛然一止,很顯然,宿主的操作已經超綱。
然而,快步上前來的女子俏臉突然一僵,忍不住驚呼道,"好醜的狗子!應該是被主人遺棄的吧?"
"嗯?"蕭恬狗頭上大大的問號。
呸啊!女人果然都是視覺動物!
但是下一秒,他卻被女子直接從地上抱了起來,"走吧,遇見我,算你走運。"
少在那胡扯!
老子只要再猥瑣幾天,就能從地上爬起來,到時候他鐵定是這一片的山大王!
蕭恬心中一百個不願,但好在身體還是相當誠實,腦袋不偏不倚地嵌在姑娘胸前碩大的飽滿上,嘴角不禁留下了感動的淚水。
這娘們束身衣哪買的,表面上一點都看不出來這般波·濤洶·涌!
蕭恬心神一陣亢奮:淦!狗屁的天庭,神特么天道法則!再尼瑪的見!
然而,正當他下定決心再也不回去的時候,臨刑時,二郎神楊戩捨身相救的情景彷彿歷歷在目。
"哮天,我能做的,就只有這些了。你下界後,不要怠慢修行,務必將那九命貓妖捉拿歸案!戴罪立功!"
楊戩的囑託不斷迴響在耳畔。
蕭恬越想越氣,最後終究拗不過該死的良心,只得長嘆一口氣。
唉!誰讓那條九命貓妖那麼不懂事呢?身為老公,他說什麼也要把自己的大老婆帶回去!
"你說是不是,二老婆?"
蕭恬從兩團柔軟里探出頭來,臉上一陣舒爽享受。
被十方雷劫劈得法力十不存一,所以他現在的真身也就是個小不點,但是誰說小就不能辦大事的?
女人聽到懷裡的動靜,不禁腳步一緩。
這狗兒的叫聲怎麼感覺這般猥瑣?
算了,沒眼看,太丑了。
她叫林珠兒,家中還有一老漢,是她的父親,更是唯一的親人。
蕭恬的到來,讓林珠兒枯燥的習武生活平添了不少樂趣,而自己也過上了短暫的愛寵生活。
在他的不懈努力下,身體和法力也得到了一定的恢復,不過要想對抗那個貓妖顯然還遠遠不夠。
想當初她可是天庭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太古戰場上擒回來的,就憑他現在這點實力,恐怕沒等趕到太古戰場,就被大妖捉去煲狗肉湯了。
不行!必須趕緊恢復實力,變得更強才是!
當然,欲報仇先報恩的道理蕭恬還是懂的。
此刻的他正藏在床底下,等一會兒沐浴的時候好跑出去給林珠兒搓搓背。
這幾天他已經認真研究過了,雖然他的舌頭不像貓一樣長滿倒刺,但勝在靈活,咳咳!
然而,就在蕭恬眼巴巴看着林珠兒背對着自己,肚兜都拖下來了的時候!
門院外的村子裏忽然一陣騷亂,林老漢急匆匆地噹噹』敲門。
"珠兒,趕快!那幫子山匪又來了!"
"什麼!?山匪!"林珠兒柳眉一蹙,也顧不上其他,連忙簡單穿戴了一下就衝出門去!
靠哇!真他娘的晦氣!
蕭恬從床下鑽了出來,心裏一陣罵娘:該死的山匪,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明顯有禁播的嫌疑啊!
他有些不死心地在林珠兒的閨房裡四處尋摸着。
突然,搭在架子上的一塊淡粉色絹布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好傢夥!原來林珠兒急忙忙裹衣衝出門,竟然連肚兜都沒來得及穿!
這怎麼能行呢?萬一着涼了怎麼辦?
蕭恬秉承着好人好事的心態,熟練地叼起肚兜準備親自給她送過去。
但一出門,他就意識到了不對勁。
在自己養傷的這段時間裏,山匪也來過幾次,但都被林珠兒帶領着村裡的壯丁,三下五除二就打跑了。
然而這一次,村頭那邊卻是火光衝天!
足足數十個山匪氣着高頭大馬正圍着村民們喊打喊殺地吆喝着!
林珠兒雖然武藝高強,但卻依舊雙拳難敵四手,很快便敗下陣來。
"喲呵,這妞還真水靈啊!"
為首的山匪頭子語氣中滿是淫邪,伸手朝着林珠兒的胸前抓去!
林老漢趕忙沖了上來,妄圖阻止道,"住手啊!匪爺!你們要多少錢,我們給!"
"嗯?大膽!"
山匪頭子被打攪了雅緻,頓時怒目一瞪,大手一把將林老漢推飛了出去。
"哎喲——"林老漢一陣吃痛。
"爹!"林珠兒連忙飛撲上前,關切地問道,"爹,您怎麼樣?有沒有傷到?"
"爹沒事,珠兒,是爹對不起你啊!"林老漢說著,豆大的淚珠就是簌簌而下.
林珠兒輕咬着嘴唇直搖頭,"爹,不怨你,真的——"
她知道自己若是被山匪捉去會是什麼下場,此刻心中儘是絕望。
一旁的村民們見狀更是一陣騷亂,但奈何被山匪大刀架在脖子上,實在是敢怒不敢言。
眼看着山匪頭子的咸豬手就要碰到林珠兒,蕭恬一咬牙,直接化作人形,從人群後沖了出去!
這絕對是一場視覺上的盛宴!
蕭恬赤身胴體的跳到眾人面前,渾身上下一覽無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