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強戰婿
最強戰婿 連載中

最強戰婿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會說話的香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霄 秦婉秋 都市小說

    手握護國神劍,這世上,沒他不敢殺的人
  拿起銀針,世間沒他治不了的病
  牽起她的手,這天下,再沒人敢欺負她半分
展開

《最強戰婿》章節試讀:

第4章:你,是唯一!


第4章:你,是唯一!

「我很早之前,就崇拜你了,你......就是我的偶像。」

「當我知道跟你訂婚,可以跟你結婚的時候,我很開心,也很激動......」

「但當我看到你這個樣子的時候,我又非常難過......」

院子中空無一人,陽光溫暖灑下。

唯有秦婉秋在對着自己的傻子未婚夫,訴說衷腸。

「其實,我也很累。」

「我們只是有婚約,但是並沒有結婚,所以秦家不願意收留你。」

「兩年來,我承擔了這秦家太多事情,我也因為你,承受了很多非議。」

聽到這裡,林霄眸子閃動,塵封許久的心中,閃過一絲溫暖。

義父李重光曾經對他說過,當你輝煌之時,身邊不一定全部都是假士。

但當你落魄之時,依然願意陪在你身邊的,那一定是真人。

而此時林霄龍游淺灘,淪為一個雙腿殘疾的傻子。

秦婉秋能做到這一步,已然是極其不容易。

林霄本想着,他已經蘇醒,也是時候離開秦家了。

但聽到秦婉秋這番話,他又忍不住改變了主意。

他林霄一生行事,仇要報,恩要還。

即便要離開,也要還了秦婉秋這份恩情。

「其實,我想要的並不多,我也想有人跟我一起,扛起這個家。」

「我也想......,有人陪着我一起逛街,有人能撐起一片天空,給我遮風擋雨。」

「我也想,好好談一次戀愛,享受愛情的喜悅,可是我不能,我只能羨慕別人。」

「看着別人成雙入對,我好孤單,我也,好累......」

秦婉秋抽了一下鼻子,隨後緩緩將腦袋,靠在了林霄的腿上。

她很少這樣,但今天她實在控制不住憋漲的情緒。

「唰!」

就在這個時候,秦婉秋覺得自己的手掌,被人牽了起來。

秦婉秋猛然抬頭,正好跟林霄那堅毅的眸子對視。

這一刻,秦婉秋不知為何,心跳速度猛然加快。

「此後餘生,即便山河破碎,江山不在......」

「你秦婉秋,都將是我的唯一。」

「以後,一切有我,就讓我林霄,做你的那片天空。」

突如其來的話語,使得秦婉秋腦袋嗡嗡作響。

片刻之後,秦婉秋一把甩開林霄的手掌,猛然站了起來。

此時的秦婉秋,那是又震驚又羞怒。

震驚的是,林霄竟然真的已經恢復清醒。

羞怒的是,她竟然在林霄面前,吐露了心跡。

「你真的恢復清醒了,你為什麼要騙我,你......」

秦婉秋很是羞怒,就這麼跟林霄對視。

「我沒有騙你,我剛剛才恢復。」

林霄看着秦婉秋,語氣無比認真。

「你!你就是在騙我!」

秦婉秋此時心中很是慌亂,更是為剛才的一番話感到害羞,於是冷哼一聲轉身進了屋中。

林霄坐在輪椅上,看着天邊烈日,嘴角浮現笑容。

兩年痴呆,兩年殘疾。

兩年......不離不棄的照顧。

他為戰場之上的鐵血統帥,縱橫沙場無敵手。

但舉世堂堂七尺男兒,又何嘗不能鐵漢柔情。

這份情誼,不可辜負。

「給,這是你的東西。」

片刻之後,秦婉秋去而復返,丟給林霄一個盒子。

「你為我付出的一切,我都不會讓你白白付出。」

「你說我們只是有婚約,如果可以,我想還你一場盛大婚禮。」

林霄接過盒子,一臉認真的看向秦婉秋。

「你先想想,你現在能做什麼?」

秦婉秋恢復了往日的冷艷,淡淡的看着林霄,一邊說一邊瞥了一眼林霄的兩條腿。

即便林霄已經恢復神智,可他,還是一個殘疾啊!

「我......給我一點時間。」

林霄目光一閃,輕嘆一聲說道。

「我已經給你兩年時間了。」

秦婉秋緩緩搖頭,隨後轉身出了院門。

她只是上班途中,專門請假回來,推林霄出來曬太陽,現在還要回去上班。

「你護我兩年安穩,我便,許你一生繁華!」

林霄目送秦婉秋離去,隨後打開了那個不大的小木盒。

一張普通的銀行卡,一盒銀針,外加一些雜物。

「沒想到,袁征還知道把這些東西給我帶上。」

林霄默然自語,隨後拿起那盒銀針。

手起手落,九根銀針隔着褲子,分別扎在了雙腿的穴位之上。

「嘣!」

林霄曲手一彈,九根銀針不斷顫動,宛若水波蕩漾。

與此同時,一股股暖流,從林霄的左右兩腿不斷浮現。

血液,正在加快流動。

那消失已久的力量,更是在逐漸恢復。

都知道他林霄縱橫沙場無敵手,是為最年輕的九星統帥。

但極少有人知道,他自幼便過目不忘,一手銀針醫術,更是出神入化。

片刻之後,林霄手掌在雙腿上一划而過。

九根銀針盡數收回,隨後被林霄放進了盒子裏面。

以他現在的狀態,最多七天,應該就能徹底恢復。

到那時候,他才是真正的林統帥。

這世間,再也無人能夠阻擋他的腳步。

「時隔兩年,我林霄,歸來。」

林霄仰頭看天,眼神一片漠然。

「秦家的恩,我會還。」

「秦家給的辱,我也會奉還。」

「我林霄丟下的所有,我都要拿回來。」

「義父,我會用您給我留下的東西,東山再起。」

「然後,完成您的心愿,將丟失的八千里山河,重新收復。」

院子之中,林霄的聲音平靜而堅定。

......

酒店中。

趙權和王鳳,正在密謀什麼。

「王姨,那林霄到底什麼來頭?」

「我怎麼覺得,他有點不一般呢?」

趙權皺起眉頭,想想林霄的言行,忍不住有些心悸。

「他能有什麼來頭?」

「也不知道秦老爺子當年犯了什麼病,竟然把婉秋許配給他!」

「還好只是訂婚,沒有真的完婚,要不然我秦家豈不是被人笑掉大牙?」

王鳳冷哼一聲,提起林霄,心中當即來氣。

「以我趙家的消息渠道,我聽聞兩年多前,西北兵中有一名姓林的統帥,是為兵中最年輕的統帥。」

「橫推當代,千戰千勝,蓋壓天下群雄。」

「一人鎮山河,堪稱無雙國士。」

「這林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