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媽咪,爹地想和你談戀愛
媽咪,爹地想和你談戀愛 連載中

媽咪,爹地想和你談戀愛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稻花香香6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淺淺 現代言情 陸多星

他是江北市手段狠辣的冷酷總裁
她是林家遭人嫌棄的私生女
一場別有用心的設計,她被禁錮孤島三年,飽受折磨後替人生下三胞胎
六年後,她華麗蛻變,成為萬眾矚目的影后,卻一次次被他誤會,成為他口中的拜金女
她為報救命之恩,決心嫁給大他十五歲的男子,他卻將他抵在牆角霸氣出聲:「林淺淺,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她怒聲喝道:「陸先生,你到底想幹什麼?」某寶腹黑一笑:「媽咪,爹地他其實想和你談戀愛!」展開

《媽咪,爹地想和你談戀愛》章節試讀:

第2章、我們真要去找媽咪?


第2章、我們真要去找媽咪?

三小隻一見換成了爹地,立馬把嘴收回來,陸多星還朝地上狠呸了幾下:「真是的,怎麼換成陸庭風了。」

此刻,林淺淺用謙虛委婉的語氣說:「陸總,謝謝貴公司看重,只不過,本人還沒有簽約的打算。」

台下瞬間鴉雀無聲,連兩位主持人都愣住了,一臉不敢相信。

陸庭風怔了片刻,隨之嘲諷一笑,這是他陸庭風擔任風線傳媒總裁後,主動邀請的第一個藝人,結果卻是在三億觀眾面前被叭叭打臉。

電視機前的陸多多豎起大拇指誇讚道:「媽咪,你好樣的!」

陸多星又連續對着屏幕親了幾口:「媽咪長這麼漂亮,又是影后,難怪不要爹地,爹地只能跟林夢萱那種貨色談戀愛。」

陸多智一眨不眨地盯着林淺淺,眼睛裏泛着成熟穩重的光,片刻後,他慢慢悠悠地開口:「才二,老三,你們想去找媽咪嗎?」

「想!」陸多多和陸多星異口同聲地回答。

陸多智急忙轉身,在電腦旁邊坐下來,小手在鍵盤上一頓猛敲。

五分鐘之後,陸多智興奮地喊道:「老二老三,大哥已經鎖定媽咪的住處了。」

陸多多立馬戴上眼鏡,朝大哥小手一招:「大哥請上車,我們出發找媽咪!」

陸多智合上電腦,起身時見老三還在對着屏幕親親,衝過去抓住他背帶,將他揪到老二的吉普車上。

「大哥二哥,這麼晚,我們真要去找媽咪?」陸多星噘着嘴,戀戀不捨地看着屏幕上的林淺淺。

「對,再晚我們也要找媽咪!」陸多智和陸多多異口同聲地道。

「lets go!」

下一秒,陸多多小手一招,快速撥動方向盤,車頭方向調轉,朝門外駛去,沿着石板路,開到院口門。

歐式鐵花門虛掩着,車子順利地駛出了院門,沿着別墅的小路緩緩前行。

車子駛到十字路口停下,陸多多扭頭望向陸多智,食指將墨超勾到鼻樑處,眼珠上翻:「大哥,我們該往哪個方向走?」

陸多智趕緊掏出手機,打開高德地圖,定位好搜索的位置後,手機開始自動播報:「您現在的位置是北江市麗景別墅區,離白馬湖別墅區還有十公里,請於前方兩米處右轉,謝謝。」

「右轉。」陸多智命令出聲。

陸多多便啟動加速,方向盤連續右轉,吉普車便行走在了寬敞的八車道上。

心情大好的陸多多邊開車邊唱起歌:「騎上我心愛的小摩托,突突突在路上奔馳呀,騎上我心愛的小摩托,哈哈哈就快到家了。」

陸多智和陸多星也跟着唱起來:「哎喲喂,路上風真大,哎喲喂,人都被吹傻,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就快到家。」

昏黃的路燈下,那抹搶眼的紅色離陸家別墅越來越遠,三小隻歡快的歌聲越來越洪亮。

晚上十半點,頒獎晚會在熱烈的氣氛中結束,林淺淺是最後一個從演播廳離開,她走的是演播廳的小門。

大門已經被各大媒體記者堵死,她今天大姨媽,肚子還痛,不想面對記者,所以才決定走小門開溜。

她剛走出去,就被一個身穿花色旗袍的女人攔住了,女人氣勢洶洶的朝她吼道:

「林淺淺,看你今天 還往哪裡逃!」

「你要不給我錢,我今天 就當著媒體告發你,說你父親病重,你不聞不問。」

「看你以後在娛樂圈還怎麼混!」

林淺淺滿臉厭惡地看着這隻母老虎,態度一如既往地堅決:「不給!」

是的,她絕對不會給這個老女人一毛錢的,而她也從未承認過林大海是她的父親。

要不是因為他,母親也不會淪為小三,更不會生下她後患下抑鬱症跳樓自殺。

母親死時,她才八歲,自打來到陸家,錢芬芳動不動就打她罵她,還罵她賤貨生的女兒,作為父親的林大海,錢芬芳糟踐她的時候,他從來沒有站出來維護過她,這樣的人渣根本不配做她的父親。

六年前,錢芬芳把她打暈,人工授精,那種生不如死的疼痛,足以讓她恨她十輩子。

據說,因為她生下的是三胎胞,錢芬芳拿到了八百萬,拿到這筆錢後,她根本沒有給林大海找最好的醫生治療,更沒有投在公司里,而是拿着這筆錢和她的親生女兒遊山玩水,還聽說去美國的拉斯維加斯賭場一次性輸掉三百萬,剩下的錢供她那個連三本都沒考上的女兒出國留 學,幾年下來,八百萬被她揮霍得已所剩無幾。

這樣的仇,這樣的怨,錢芬芳居然還敢跑來問她要錢?

這個女人的良心是被狗吃了么?

「林淺淺,你怎麼能那麼狠心?她好歹是你的親生父親,他癱瘓在床多年了,你這樣子是要遭天譴的。」

一聽遭天譴幾個字,林淺淺怒火縱生,她衝過去一把掐住錢芬芳的脖子,將她抵在門框邊:「那個遭天譴的人,應該是你錢芬芳吧?」

「我林淺淺,再不是那個六年前任你打,任你罵的林淺淺,以後你最好少招惹我,姑奶奶現在不吃素!」

錢芬芳本想伸手抓住她頭髮,跟她對打的,以前又不是沒打過,這小賤人根本不是她對手。

她剛要動手,卻看見陸庭風和女兒林夢萱從轉角處走來,她快速換了張臉還哭起來。

「淺淺,我確實恨你媽媽插足我和你爸的婚姻,也因此不太喜歡你,你怎麼對我,我都無所謂。」

「可是,你爸爸卧病這麼多年,你怎麼能不看他一眼?媽媽求求你,去看看爸爸吧。」

「而且,你爸已經跟你道過歉了,我也跟你認錯了,你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原諒爸爸,原諒媽媽?」

見錢芬芳突然改變口風,林淺淺緊了緊脖子上的手:「錢芬芳,你又在耍 什麼把戲?」

「如果我的死,能化解對你父親對林家的仇恨,那你動手吧?」說完,錢芬芳還滿臉難過地閉上了雙眼。

林淺淺知道,這個女人又在玩把戲,她一把鬆開掐着錢芬芳脖子的手,從粉色手包里掏出一沓百元大鈔,狠狠地甩到錢芬芳的臉上。

「這些錢,夠給林大海買副上好的棺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