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誅符印典
誅符印典 連載中

誅符印典

來源:掌讀520 作者:楊靖雄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逍 楊靖雄

簡介:被人擊毀三焦玄關的楊逍,已是一個廢人,卻意外進入祭神碑空間,習得無上秘籍誅符印典,成為至高無上的誅符師! 手持誅符印,便能攻能守,殺敵萬千! 且看楊逍如何逆流而上,手持誅符印,踏上巔峰,獨步天下!展開

《誅符印典》章節試讀:

第3章 祭神碑


「是何人撒野?」雄渾厚重聲從庭後升,只見楊靖雄龍行闊步而來,大怒:「李俊程,你身居南城,自給自足,今身着甲胃、手持兵刃,破我楊門是何用意?」

「按照南圖帝令,強如他人府邸,我可上告主城使,甚至就地格殺!」

聲若雷擊,氣勢逼人,但在李俊程眼裡卻什麼都不是。只見李俊程莞爾一笑,肆虐道:「告訴主城使,就地格殺?以你重傷之軀,還想過我這一關?識相的話,趕快帶着一家老小離開清河城,不然別怪我心狠手辣!」

「聽說你家媳婦婀娜多姿,雖上了年歲,但豐潤尤在,若肯獻上,大可在我李家的庇護下,繼續待在清河城。不過只能做我李家的一條狗!」

肆虐、囂張、譏諷的聲音傳來,氣的楊靖雄怒目而視,只見他嘶吼一聲,捏緊拳頭,就向李俊程撲去。

「找死!」李俊程大怒,大喝一聲,舞動手中尖槍,向楊競雄殺去。

楊逍卧房,楊逍之母楊李氏神情忐忑,暗道不好,這狼子野心的南城李俊程是想趁公公重傷,趕走我楊家,奪我楊家北城產業,楊天,這十年來,你究竟在哪!

這一切,躺在床上的楊逍絲毫不知,而一心放在外面的楊母也絲毫沒有發現,楊逍床上的空間,竟如水紋般晃動了下,緊接着一塊殘缺的玉佩,落在了楊逍的額頭上,隨即融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隨即,三焦玄關的隱通逐步散去,躺在床上的楊逍竟進入種奇妙的意境,暖洋洋的。此刻,一股暖流正從楊逍胸口流入,順着經脈,流經四肢百骸,最終聚於三焦玄關處。

被毀的三角玄關似黑洞一般,吞噬着匯聚而來的暖流,只是黑洞在暖流的溫潤下漸漸縮小,最終竟完全癒合。

「嗯。」南柯一夢,昏睡中的楊逍見到她手持長劍,毫不猶豫刺入自己胸膛。驚醒過來的楊逍,擦了擦腦門細汗,習慣性掃掃四周,竟不再自己房中?

「這是哪?」看着雲氣繚繞,宛若仙境的地方,楊逍不由自主的問道,潛意識的運氣真氣,以防不測。

「嗯?」楊逍一驚,眉頭緊鎖,暗道:怎麼回事?方才調運真氣時,楊逍想到自己三焦玄關已損,已是凡人,但結果卻是丹田傳來源源不斷的真氣,直聚掌心。

大驚,不可置信,反覆檢查多次,楊逍這才勉強相信,只是心中依暗暗祈禱:希望這不是場清夢!

運着真氣,楊逍開始小心的探查這片煙霧繚繞,宛若仙境的區域。只是走了半響,依舊什麼都未發現,似乎這個地方除了雲氣還是雲氣。

「嗯?」透過飄忽不定的雲氣,楊逍的目光交聚在一道黑影上,快不靠去。

隨着距離的拉近,楊逍漸漸看清雲霧下黑影的面目,竟是道石碑,有十餘丈之高。

「祭神碑?」走進石碑,楊逍看到瀝青質的石碑上鐫刻着三血紅大字……祭神碑。叨絮念叨,便仔細觀察起這尊石碑,直覺告訴他,此物不簡單。

深淺不一的痕迹,似歲月打磨留下的,又似刀槍棍棒抒寫的,楊逍無處考校這些痕迹的來歷,只能妄加揣測着。最終,楊逍的目光被石碑底端吸引住,只見上面鐫着排小字:今,嵩江窮畢生精力,耗九牛斗府材質,歷十紀元,煉製祭神碑,妄以祭天,得以立……反遭天妒,遭劫,碑毀人亡,僅存半截,記有嵩江煉道精粹,期後世之才,重鑄神碑……

字跡模糊,有幾處完全認不出來,楊逍只能憑着感覺,勉強念出,大意明白,心中震驚:此物果真不同凡響,竟敢祭天!

「祭天?」在楊逍震驚眼前祭神碑時,一不留神,腳下一絆,竟差點摔得狗吃屎。好在真氣恢復,沒落得狼狽。

「呃?」

蹲下看到,是塊石頭,也刻有文字:誅符印典。通讀一遍,楊逍大驚,竟是誅符印製作手法。

楊逍大喜,心中說不出的激動。誅符印是何物?那是地位與權利的象徵,在楊逍的理解中,誅符師是高高再上、不容侵犯的存在,即便是最低級的誅符師也一樣,堪媲美於一城之主!

「呼呼……」

深吸兩口粗氣,楊逍強行壓下心中興奮,暗暗記下石塊上的字跡,深怕它會消失一般。

熟記下誅符印典,楊逍放回石塊,圍着祭神碑繼續尋找起來,希望能再找到塊刻有功法的石塊。皇天不負有心人,忙碌一番,楊逍再次尋到塊刻字石頭,拿起細讀,竟不是功法,而是一段關於白茫雲起以及石碑使用的介紹。

念讀一遍,楊逍點頭,暗道:此地竟是單獨的一片空間,不依仗任何而獨立存在的空間,是當年嵩江臨死前,散盡畢生道行開闢的。至於祭神碑的使用,則很簡單,只需朝石碑輸入真元,但要求卻極高,不達神力,不得嘗試!

巡查一番,楊逍便按照石塊上交代的方法:「念來處來,念去處去,便可來去自如。」回到自己的卧房。

「嘭楊靖雄,你還是乖乖認輸,帶着族人離開清河城。若再抵擋,我不介意取你狗命!」

「嗯?」剛從獨立空間回來的楊逍便聽到一聲怒吼,順着聲音向外走去,只見爺爺手捂胸口,吐着鮮血,而李俊程正一副勝券在握、囂張至極的張狂模樣。

母親楊李氏,更是一臉驚恐的捂着嘴巴站在門口,已被嚇得說不出話來!

「爺爺……」見爺爺受傷,楊逍迅速跑去,扶住搖搖欲墜的爺爺。

「咳咳……」楊靖雄見到楊逍,慈祥一笑,隨即嚴肅道:「逍兒,速隨你母親離去,一定要保住楊家香火。」

「今兒就算生死,也要拉你李俊程做墊背,竟想謀我楊家家業,找死!」

聞此,楊逍已弄清事情來龍去脈,怒瞪李俊程,喝道:「李俊程,想取我楊家產業,先過我楊逍這一關,問問我這拳頭答不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