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兩界師之天卒
兩界師之天卒 連載中

兩界師之天卒

來源:掌讀520 作者:劉大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劉名 劉大師 奇幻玄幻

簡介:現在這個社會,某些職業已不能被人認可
我的職業就是,這不被認可的其中之一
展開

《兩界師之天卒》章節試讀:

第一卷 初出茅廬第3章 陰陽交界地


轉眼之間十六年就要過去了現在是2000年的六月一日,也就是端午節要到了。離我滿十六歲也就幾天了,按棺材劉的說法也就是說,我就可以把我胸前那塊爛黃片丟掉了。想着就高興。

因為是六月六日的端午節也就是六月七日就是我生日。那時的我還在上初中,馬上就要中考了,可是我一天也不擔心,我那狗屁成績,上個三流高中就不錯了。我還是一天遊手好閒。看看漂亮的女生,打打籃球一副悠然自樂的摸樣。因為我家在偏遠山區,這裡很多同學都看不起我,我也懶得理。

班主任還是在講台上口水飛濺,因為今天是星期一所以班上很多同學都沒有精神,都趴在桌子上無精打採的就象逛了窯子吸了大煙似的。

就在這時我同桌的一女生用手肘撐了我一下我不來煩的說道,梅花你幹什麼呀,我說:「金陽下午放學我們去河邊玩玩。」昨天還沒玩夠啦。我側頭看了看梅花,道:「我說吳曉梅你這是暗戀我啦,想表白是吧。」這時坐在我們後桌的老黑插了一句,我說金陽你想搶我馬子是吧!我給你玩命。

這老黑叫余大權和吳曉梅是我最好的朋友這余大權喜歡着個吳曉梅。他剛聽到我對梅花說那話,他才那麼激動。

老黑梅花說:「誰是你馬子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黑漆漆的像煤炭一樣。老黑着一聽。」嘿:「我說梅花你除了嫁給我還能嫁給誰。」就在這時講台上的老劉發威了大叫道:「金陽,余大權,吳曉梅給我起來。」我們三那時聊的可歡了結果聲音太大吵到了老劉。

沒辦法我三隻有站起來,這時老劉訓話了說道:「你三還真行呀!」學習部咋樣還這麼猖狂,我上課都敢講話,都給我滾出去。我當下一聽樂壞了,忙往外跑。他倆也跟了出來。

一出門老黑就開口道:「我說你倆說話就不能小聲點害我被趕出來了。」我看了老黑一眼,他那張醜臉都要笑炸了還信口開合。梅花則是露出鄙視的表情。我就像看二貨一樣看他。

這時我說這課上着真沒勁,走逃課。老黑,嘿嘿一笑道:「我喜歡。」吳曉梅看了我倆一樣,那就逃吧!反正都要考試了那就拼了吧。

因為我們三人成績都不怎麼樣又要考試了所以都不怕了,我說道:「梅花你剛才不是說道河邊去嗎?現在就去吧!」說完我們三就猥瑣的下了教學樓來到了學校一處斷牆邊。三人依次翻了出去,最後在學校旁的小賣部買了點東西便到河邊去了。

三人在河邊玩的不亦樂乎,玩得那個樂呀!因為出來的時候買了幾罐啤酒所以大家都喝得二愣二愣的,就在這時遠處傳來老劉的聲音,還出現了幾道人影。老黑道:「那是誰呀!大呼小叫得真是饒我哥幾個酒性。」

這時稍微清醒一點的梅花定了定神,大喝道:「老劉,老劉。」我抬起那沉重無比的頭看像梅花,喝道:「什麼老牛。還推車啦!」「不是老牛,是,是班主任。」

我和老黑一聽酒勁當場就消失了不少。你說什麼。我和老黑同時問道;班主任來了。跑呀!我們三誰也沒說什麼好像就是應該的一樣。也許是和了酒狀了三分膽吧。

我們三跌跌撞撞的向前跑着,老劉和幾位老師在後面追着,我不知不覺得就跑到了河邊旁一晃一晃的好像隨時就要掉近河裡一樣,這時我看見河岸上怎麼有一條小船,當時也不知道怎麼的就想馬上跑掉,當看到小船的時候我就想駕着船到河岸去,因為這是一條小河河面不怎麼寬。

所以我們大熱天常常游過去,我游泳可贊了。我連忙爬上了船正想拿着漿划水的時候。發現船怎麼在漏水。不一會水位就要淹整個船隻了,我當時就慌了就想我岸上跳這時酒意全無。就想爬回岸上去。

可是不管我怎麼往岸上跳都跳不動,因為我的腳好像被什麼抓住了。現在水已經到了我的大腿根部。我也開始緩緩的往下沉了。我想往岸上游可是我的腳就是不法彈太那東西就像有一雙手抓住了我的腳。

慢慢的我慌了,便大聲呼求。可是沒喊倆聲水就徹底淹沒了我的雙眼。我迷迷糊糊的好像聽到有人在笑,也聽到了老劉的聲音。慢慢的我的雙眼像灌了鉛水那般沉重。到最後我慢慢的閉上了雙眼。

我昏昏沉沉睜開了雙眼!感覺很奇怪這裡是個三叉路口我站在路口的一頭,這裡是綠色,我對面那條路口是白色,旁邊那條路是彩色的。我感覺怪怪的。這是那呀?

在這我看到了一些人臉像白紙一樣,和一個賣茶的。他打着瞌睡。我不知道這是那所以便想問個路,我走到那店小二面前我先是搖晃了幾下,看到轉醒便問道:「小哥,這是哪呀!」那店小二看了我一眼喜道:「來客觀喝茶。」我忙答道,「小哥我是想問下路這是那呀?」

那店小二橫了我一眼,原來是問路的,來我這幹嘛。我可是要收費得的,我摸了摸口袋發現還有二十幾塊錢,沒擇拿出了五塊錢到,小哥你看我初來乍到你就行個方便吧!

那店小二看了看我手上的五塊錢說這太少了我們這都用天地銀行的鈔票,你這個不通用。我一聽當時納悶了,咦!天地銀行?我草!這不是冥票嗎?我像看二貨一樣看了看店小二,我說,小哥,我這是人民銀行的,絕對不是假幣。

那店小二表情微怒道:「這裡是半步多!不是陽間。」我一聽頓時傻眼了,「你說什麼?這是哪兒?」店小二重複道:「半步多!」

這時,只聽見一聲音傳來,好一個甲子年,庚午月,庚午日,卯午時四陽人!我尋聲望去,只見一頭髮皆白的老者他對我笑着。這時店小二懶得理我他繼續睡覺去了。我對那老頭說道:「老伯你為何知道這些。」

那老頭對我笑道我在這等你多時了,什麼多時了。你是誰呀?他答道:「我一個死人,你是我的有緣人,我心裏道,有緣人你個頭呀!」老變態。不過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我實在不好發脾氣。便很誠心的問道:「請問老伯這真是半步多嗎」?

那老者看這我。答道:「對這就是半步多。也就是陰陽交界地!」

我這一聽臉都白了,我死了,我真死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