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藍皇
藍皇 連載中

藍皇

來源:掌讀520 作者:藍皇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曉佳 奇幻玄幻 藍皇

簡介:三十五歲的帥哥一次旅行觀光的途中掉進了一個小水潭,自此來到了一個異度平行空間里,變成了一個叫做泛藍大陸的一個小國的一個小城守的家裡的多病、聰明的小少爺.展開

《藍皇》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卷第1章 君主的感覺


泛藍帝國第一始皇帝藍皇一世,頭戴一頂鳳凰流蘇鑲鑽皇冠,身披綉滿了團龍翱翔祥雲間皇袍,寶相威嚴英俊的近乎妖艷地坐在泛藍帝國大友寶殿內的高座上,黑色的眼珠子看着下面站着的一眾臣子。

許久,藍皇一世微微地笑了起來多少有點破壞了他的莊嚴寶相,對下面的臣子說道:「夥計……咳咳那個大家聽着:從現在起,我……朕……統一了泛藍大陸……」

下面站着的老少不一的大臣們,誰也沒敢嘲笑這位據說是喜怒無常的藍皇一世,只是靜靜地、面無表情地站着等着聽藍皇一世繼續說下文。

「那個……這個咳咳咳……朕已命人寫……草擬了泛藍大陸新法,以後,如若行事,翥必需依照此法那個這個老太師請代朕宣讀新法實施的具體事項。」

藍皇一世抬起放在大龍椅扶手上的手,悄悄地抹了一把額頭上冒出的汗珠子,心說:他媽媽的,早知要面對這麼多的雜碎講話,老子就該讓太師:老外公給寫一下了,嘿嘿,好在下面沒人敢嘲笑我朕……以後得了空,得讓太師,老外公都點打理朝政的說辭了,唉,這事兒以後再議吧。

老太師從藍皇寶座高台下方的一張大木椅子上站起身來,接過一邊小太監遞過來的,上面用金鉑描寫的「泛藍大法律」一個大部頭的厚書,打開第一頁,開始宣讀了起來。

寶座上方的藍皇一世,看似認真地地聽着太師,老外公宣讀着「泛藍大法律」,不一會兒,他就覺得上下眼皮子直打架,心裏嘆了一聲:唉,昨晚上太過勞累了,以後得一個個地慢慢來,看樣子老子當皇上這日子還長着呢,總不能帝國還沒被人家滅掉,自已就先掛了吧。

想來我藍皇一世的赫赫威武之名在泛藍大陸,那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絕不能因為瘋搞男女關係,而葬送了我……朕咋老是忘事呢?朕的一世英明啊!

睡眼朦朧中,藍皇一世有些實在撐不住了,一陣陣地睏倦之意猛往腦子裡灌,他用力甩了下沉重的頭頂,這頂他媽的皇冠也忒重了吧,早知弄了這些鑽啊珠啊的上去這麼重,老子朕就讓人做點假的鑲上去了,反正也沒人敢說我……朕頭上頂的皇冠是水貨。

哼,做一個萬萬人之上的君主的感覺他媽的太爽了,老子朕,唉,這個字咋就老是忘了呢。趕明兒讓寶蛋子多找些宮女太監的來,讓他們全都使勁地在我朕面前大聲地叫「朕」,啥時候叫得我朕的耳朵里長了老繭,大概就不會再忘記了吧?

為了讓自已強打起十分的精神,藍皇一世努力地去想一些能讓自已提神醒腦的事情。他不由地想起了自已曾經生活的,那個叫地球的故鄉來,曾幾何時,自已曾經是一個次品腐男咱有自知之明:沒有顯赫的家世,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僅能算得上人材一表,學歷尚可,歲數稍大點,三十五嘍的腐男如果沒有那次的雲南熱帶雨林觀光之旅,還有那個小水潭子。自已現在大概還會讓老爹老娘七大姑八大姨大伯二叔三舅媽四姑姥姥……的,整天逼着四處相親呢。

原本以為「穿越」只是在那些胡編瞎扯的破書里,或是吃飽了撐的沒東西拍的影視大導小導們糊弄人才會有的事情,還真真的發生在了自已的身上。

嘿嘿不過,我朕……喜歡!

藍皇一世的心裏正在YY地想着他在原世地球的事呢,臉上不由地露出了與之威嚴皇座不相符的傻笑。

下面的老太師剛好在此時念叨完了那部,「泛藍大法律」的前序部分停頓了下來,當他轉過身來想向藍皇一世秉報一聲時,也正好看到了藍皇一世臉上的那種,狀似猥褻又似剛偷吃過房樑上掛着的干鹹魚似的野貓、在垃圾堆里翻到了一根略有肉余香的骨頭的野狗總之,此刻的泛藍大陸的最高統治者:藍皇一世的表現,沒有一點可以跟他屁股下面坐着的皇座相符。

大殿中,老太師與眾位朝中大臣們即刻全部變成了呆瓜。

這還是那個在戰場上帶領士兵們衝殺的那個:殺人不吐骨頭的,具有戰爭惡魔之稱至高無尚英明神武面貌英俊人見人怕的藍皇一世嗎?

不會是因為戰場上殺人無數統一了泛藍大陸後,藍皇受了太大的刺激變成瘋子了?

所有的朝中大臣們,心裏都打起了小鼓:藍皇一世啊,您可千萬不能有事啊,您要是真的瘋掉不認人了,那我們的小命不就難保了嗎?

藍皇一世終於有些清醒了過來也難怪他有這種表現,任誰遭遇到了他所遇之事,也只會比他表現的更甚,他微微低下頭去,看着下面站着的一眾老少、高矮不一的滿朝臣子,悠悠地開口道:「眾位愛卿,我又忘記了……啊朕,讓太師草擬了一份,對統一泛藍大陸有功的將帥和大臣名單,退朝後,眾位同本想說成同事愛卿們散朝後一起商議一下,看有沒有遺漏和不足之處……三個月後舉行正式的開國大典,我唉,真得回宮去好好練習練習了……朕將對整個泛藍大陸所有的臣民們宣布:泛藍大陸統一,泛藍帝國正式建國!好啦,退朝!」

藍皇一世心想:不能再說了,再說下去非得出大笑話了,還是趕緊回後宮去好好練練,省得以後上朝時再出點啥紕漏,讓人背地後的多了笑柄可就不好了,咱現在可不是啥子剩男腐男的次品貨了,如今咱可是堂堂的泛藍大陸最高統治者:人見人愛、風流倜儻、花見花落、妖見嚇跑、樹見樹歪、鬼見見鬼……的藍皇一世大帝!

夜晚十點多,N市一個普通居民小區。

「媽,我要改名字!」

吳曉佳前腳剛踏進家門,就扯開嗓子叫了起來。

「咋啦,好好的改啥名字?今天見的」吳曉佳的媽媽應聲從客廳的沙發上問道。

「哼,一個傻里巴嘰的」吳曉佳剛想說「腐女」,話到了嘴邊被他生生地咽了回去:自已可算是真正的腐男了,哪還有資格叫人家「腐」呢?

「那你說說人家怎麼么又不合你的意了?你也三十五歲了,別整天象個瘋子一樣的跟你那些什麼的瞎混,人家都是有家有室的。」

吳曉佳換上拖鞋,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拿起電視搖控器就是一通子換台,嘴裏有些不耐煩地打斷了媽媽的話說道:「好啦媽,整天就是這一套,換點新話題。我單身我快樂,不用天天象個下苦力似的買菜做飯洗尿布媽,你自已看吧,我回屋去啦。」

吳媽媽聽到兒子這樣說,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小佳,早點睡覺,別上網上到」她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傳來「砰」的一聲關門聲。

「唉,這傢伙……」

吳曉佳:男,現年三十五周歲,大學一本學歷,現在一國企財務處工作,至今未婚。在大學讀書期間,曾談過一個女朋友。畢業後,勞燕各奔東西,再也沒有聯繫。

吳曉佳,身高一米七八,體重七十公斤,有着時裝模特兒的勻稱身材,電視、電影男花瓶演員的外貌。平時喜歡泡在網上打遊戲、聊天,閑余時找好友泡吧K歌,放長假時喜歡出去旅個游,總之,他的愛好很廣泛。

三十歲之前,吳曉佳憑藉著自已先天的優勢,對別人介紹的女朋友挑三撿四:個子太高了不行:上晃!太矮了,不對襯!太胖了,聽着喘氣就費勁!太瘦了:營養不良!學歷高了:不服氣!學歷低了,沒文化!

他對女方的工作也是挑剔得很:政府公務員是首位,經商的次優擺地攤子的小買賣直接無視。其餘的門類就多了去了:外企工作的不要:咱外語差點,怕在生活里吵架吃了虧對方用外文罵咱,有可能會聽不懂。

重中之重的就是:女方必需是初婚初戀就算了,本來自已也不能算是沒有初戀過的人。因為二婚有可能會有孩子托累。

有了這麼多的挑剔要求,可想而知,我們的主人公吳大少爺,最後就變成了老少爺了。

改名字太麻煩了,吳曉佳只好還是叫吳曉佳。

近兩年,學開車的人多了起來,吳曉佳腦門子一熱,跟着幾個好友去一個駕校報了名。二十一世紀的年輕人,必需具備:大學畢業證、英語四級、駕駛證。不然就會被看成是落了伍。

吳曉佳的家裡並沒有汽車,但他有決心有志氣,一定要在二年後買一輛二手的回來過過車癮。

帶着滿滿的信心,每個周末吳曉佳都會去駕校練車,此時正是三月底四月初,他那露在外面的原本不算白晰的皮膚,被風吹日晒的變成了有些微黑,讓極為在意自已外貌的吳曉佳很是鬱悶。他打算學完車,拿到駕照後,就減少白天出門的次數上下班的路途不算在內,那是沒有辦法的事,誰讓咱生在了一個普通人家呢。

「五一」長假的每個白天,吳曉佳都是在悶熱難當的的教練車上渡過的教練說是為了省油,也為了讓大家體會一下駕駛的樂趣,所以,他拒絕為車上的學員們開空調。

學員們背地后里都罵這個黑心腸子的教練,可又不敢當面得罪他,要是這丫兒的一不高興,指不定是不是會留一手,相對坐在悶熱一些的汽車裡,自已的駕照還是重要些的。

終於,經過了幾輪考試,吳曉佳拿到了飽含汗水沒有淚水的駕駛C1證。可他怎麼也高興不起來,那個狗屁教練說了:駕照學到手就去趕緊買輛汽車開,不然的話,哼,就憑你們這些菜鳥級的,很快就會生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