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破界屠仙
破界屠仙 連載中

破界屠仙

來源:掌讀 作者:楊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天行 楊邪

父親失蹤的主角,偶然得到一尊泥塑,得上古奇功,斬妖邪,滅對手,一步步走上巔峰展開

《破界屠仙》章節試讀:

第2章 扮豬


此日,天上旭日高照,萬里無雲,初春和煦的風拂過大地,此刻,在一級修真山天行山的一處名為天長的森林中,天行山五大勢力之一的楊家正在舉行一年一度的家族演武比賽。

此刻,在演武台上,一個身着青衫,面容俊朗,面色稍有蒼白的青年男子此時緊咬牙關,雙手橫貫身前,化為蠻牛之狀,死死抵禦這他眼前一個白衫男子的進攻。

一拳,兩拳……

帶着拳勁的攻擊一次次轟擊在青衫男子的肉體上,不知不覺,他的雙臂已然血肉模糊,強烈的痛楚之下,青衫男子的神智猶如水中浮游,搖擺不定,隨時可能昏迷過去。

「十拳,只要撐過十拳,我便拜託了零級練武資質的極限,達到了一級!」

青衫男子面露堅毅,不顧自己幾乎幾乎已然傷重的雙臂,不但沒有絲毫後退,反而向前又踏了一步!

台下,此時正是一片喧嘩,不少男子眼看着一幕,看向白衫男子的面容都是不屑,在他們眼中,八拳,還沒有打破家族有名的一個廢柴的防禦,這個白衫男子,雖然有引氣一層都是實力,也不過是虛有其表而已。

「楊宋在幹什麼?八拳也擊不倒楊邪那個廢物,看來昨天我給他的破障丹算是白給了……」

一個藍衫男子,正坐在楊家長老席上,翹着二郎腿,旁若無人的大聲斥責這楊宋的無能,同時眼睛卻並不安分,一直斜瞥向演武台上的一道靚影。

一張吹彈可破的鵝蛋臉,柳眉彎彎,大眼睛猶如湖水,瓊鼻挺立,嘴角微微輕揚,有了幾許俏皮,面色因為關心楊邪而稍有蒼白,卻並不影響美感,整個人如同天上下凡的仙子一般。

這就是天行山公認第一美女楊雯心。

藍衫男子眼露痴迷,眼中毫不掩飾的露出覬覦目光,楊雯心目不斜視,沒有發現這一切。

「媽的……一朵鮮血插在牛糞上!」

藍衫男子看向只為楊邪展顏的楊雯心,一股無名之火燃燒肆虐,他再次轉首,看向楊邪,眼中都是狠毒。

這時,在他旁邊,一個小鼻子小眼的男子眼珠一轉,開口帶着討好的貼在藍衫男子耳邊輕語幾聲,藍衫男子眼珠一轉,微微含笑,開始微微點頭,隨後有恢復了一臉痞賴看向演武場。

「九拳!」

一個不到引氣一層的修士竟然抗住了引氣一層初期頂峰修士九拳帶着拳勁的攻擊!

雖然右臂早已流血麻木,雖然身軀顫抖不止,可是,挺住了,就是一切!

長老席上,很多長老都動容了,其中一個滿臉鬍渣子的長老更是手持記錄牌,面露難色。

「楊邪這小子雖然資質太差,天生不可修仙,但是卻有大毅力與魄力,竟是擋住了楊宋九拳攻擊,按理說,拿到個一級練武資質應該不是什麼問題……」

「噓……」

一個長須老者捂住了男子的嘴巴,小心翼翼的看向了不遠處的藍衫男子,開口輕語道:

「別說了,要是被楊天行這個小子聽到了,我們又沒有好果子吃了!」

眾人紛紛搖頭,在記錄本上關於楊邪的資質上,重重的寫了一個零字。

楊宋此時已然感覺到了楊天行對他的不滿意,他汗水滴下,他明白,自己攀上楊天行這個大船不容易,若是不能打倒楊邪,一切都是虛談!」

「第十拳,青狼吼!」

楊宋退後一步,隨後雙拳猛然凝勢,一股驚人的氣息擴散出來,隨後他的拳頭拳勁出現了變化,出現了一頭青狼!

「嗷吼……」

楊宋退後一步,隨後凝拳,向楊邪擊來!

「來的好!」

楊邪胳膊上的肌肉全部聳立,這一刻,他潛藏的所有能量都爆發了出來!

只要撐過這一拳,就是一級資質,就不再是所有人都唾棄的零級廢物!

楊邪默默低吼,在他的期待與緊張中,楊宋的一擊很快就轟到了楊邪鼓起的雙臂!

「轟!」

一陣氣浪翻過,就如針尖對上盾牌一般,一道隱隱的漣漪顯現,一米方圓,演武台上許多凸出的石頭都化為了齏粉,場面一陣濃煙瘴氣。

此刻,不知不覺中,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此地,想看也不敢看的楊雯心,目中邪惡帶着快意的楊天行,還有諸多同門平淡如水,帶着些許諷刺的目光。

「噗……」

煙雲散盡,首先是吐血的聲音,眾人定睛一看,只見楊邪披頭散髮,嘴角溢出鮮血,胳膊上布滿傷痕,只是他的眼神清亮,堅韌無匹。

「他竟然扛住了這一擊!那可是引氣一階初期頂峰的全力一擊啊!」

「怎麼可能!」

諸位楊家子弟不禁動容,楊邪站在原地,微微喘氣,眼中疲色閃過,卻有一種難以言表的興奮。

「邪哥……」

「恭喜你終於獲得了一級修武資質!」

一聲軟膩的聲音適時傳來,楊邪轉頭,正巧看見了楊雯心含笑朝自己走來,笑靨如花,看之如春風拂面。

楊邪微微一笑,用手指颳了刮楊雯心的瓊鼻,開口而道:

「小丫頭,你早已是引氣三階的大高手了,還來嘲笑你邪哥!」

楊雯心嘻嘻一笑,牽上了楊邪的手,緊緊偎依在他的身旁與楊邪一同等着族中長老宣布結果

「楊邪,零級練武資質!三年內不達到一級,逐出家族!」

「什麼!」

紅髮老者一句話說出,頓時如石入海浪,激起了滿場的驚濤,幾乎所有人都開始竊竊私語,而一旁,紅髮老者則是挺胸抬頭,面不害臊的輕蔑掃視楊邪,同時看向在凳子上坐着,一臉得色的楊天行,則是一臉討好的連連點頭。

「不公平,長老席的各位叔叔伯伯,楊邪哥哥明明已經過了十拳的極限,即使以家族最為嚴苛的家法邪哥也足以位列一級修武資質,為什麼?」

楊雯心眼中似有不忿,還在據理力爭,可是這些平日里道貌岸然的長老卻是要不目光閃爍,要不面無表情,有的像紅髮長老之流,則是不屑輕笑。

「哼,家族的家法,那是人定的,更要與時俱進,再說廢物就是廢物,我們楊家要中興,需要的不是一個廢柴,而是需要向楊天行少族長這樣的天縱奇才!」

紅髮長老不斷冷笑,開口輕蔑而道,楊雯心氣的小臉通紅,場面上掀起楊天行大聲的奸笑聲。

「轟!」

此刻,乃是晴空萬里,無雲無霧,可是楊邪抬頭看天,卻彷彿看到了茫茫宇宙中,那不清不楚的天空。

「勝者為王……實力一切!」

若是不是自己太過窩囊,沒有仙法修為,又怎麼可能被人欺負至此?

說到底,自己依然實力太弱!

「太弱……」

楊邪默默喃喃,隨後他輕輕來到楊雯心身前,在楊雯心的愕然中,默默抓緊了她的手,默默向外圍走去。

「呵呵呵……」

「廢物走了……廢物就是廢物,遇到了事情只顧逃避,連面對的勇氣也沒有!」

聽着後來傳來的閑言碎語,楊雯心看着楊邪如今的模樣,眼淚在眼眶直打轉,楊邪卻是面無表情,一步步向外圍,楊天行的位置而去。

很快,楊邪來到楊天行身前,他猛抬起頭,雙目如電光一般犀利,開口斷喝,卻是震動八方,響徹四周!

「楊天行,我楊邪或者現在還沒有成為一個強者,但是我向你保證!」

楊邪髮絲無風而起,他抬起頭,看着不可一世的楊天行,認真而執着的一個個字崩出嘴邊。

「我一定會堂堂正正的打敗你,今日之辱,他日,我必還你!」

「咚咚咚……」

楊邪此話斬釘截鐵,似有無窮重壓壓在眾人心中,所有人都從楊邪身上感覺到了一股一往無前的「勢」!

這是一種自信,更是一股足以碾壓一切的仙道之心!

這是修士走向未來的最大依憑!

一句話落地半晌,場面仍是一時靜謐,只剩下眾人的心跳聲,片刻後,眾人才堪堪從方才楊邪的氣場內滑落出來。

楊邪也不等楊天行回話,直接拉着楊雯心轉身就走。

楊邪的這一番話語,使得此時看向楊天行的族人更多,楊天行吃了一次癟,此時更是覺得大失面子,眼神狠毒,流轉不定。

「這小子,方才的氣勢?有一股隱隱的煞氣……真不像人啊!」

楊天行喃喃,半晌,他抬頭看向四周的黨羽,卻發現這些人都軟到了地上,楊天行面色奇怪,上前扶起一個滿臉麻子男子,卻發現只要他鬆開手,這些人口吐白沫,就如游魚一般軟在了地上。

「真丟人,讓人一句話說的腿都軟了……」

「這小子雖說修為不高,可是卻是如此邪門,有一股連我都要提防的『勢』,這樣的人,必須儘快剷除!」

楊天行眼神一定,扶起那個麻臉男子,在他耳邊輕語幾句,麻臉男子一聽,眼睛圓睜,卻是「滋遛」一聲,腿一晃悠,又坐了下去。

「廢物!」

楊天行憤然而語,一摺紙扇,在眾人的目光睽睽下,他雙目眯起,擺出了一副負手的模樣,不顧地面上癱軟的追隨者,大步走出演武場。

星月斗轉,眨眼間已經到了午夜,楊邪坐在演舞場後山的一處懸崖旁,只感覺風獵獵,衣闕飛舞,迎面而來,彷彿吹散了自己所有痛苦與不甘。

他父親原本都是家族族長,而從小的他,自然也是少族長,不過這一切,都在他1歲時改變了。

父母的失蹤,自己被測沒有絲毫練武資質,這些東西,使他落入凡塵,更如一座有一座大山壓在他這個稚嫩的肩膀之上。

「哎……」

楊邪一聲輕嘆,他抬頭看天際無盡星空,心有感觸。

經過數次人生的大變得他,卻是比同齡人早熟得多,也養成了堅韌隱忍的性格。

不知何時,他早已不知道哭泣為何物!

從父親失蹤的那一刻起,楊天行父親便開始了對自已的打壓,一直故意刁難自已,甚至後輩子弟挑選功法之時,給了一尊泥偶。

這尊泥偶是從祖上傳下來的,據說裏面隱藏着強大的修仙功法,只不過沒有人能參悟,久而久之,所有楊家族人只當這是一個傳說而已。

楊邪很想將泥偶扔到楊天行父子醜惡的嘴臉上,卻忍了下來,他知道楊天行巴不得這麼做,好有理由將他擊殺。

楊邪忍了下來,默默的拿着泥偶走了。

拿着泥偶的楊邪,日夜把玩,一次不小割破手指,血滴在上面,頓時一道七彩光華飛出,沒入到楊邪的眉心。

元磁通天訣!

正是泥偶之中隱藏的修仙法決。

處於半睡半醒中的楊邪,三尺靈台突然顯現一片法訣,法訣只有寥寥數千字,楊邪卻看得目眩神迷,心中萬分激動。

這部元磁通天訣,共分為青磁、玉磁、寶磁、人磁、地磁、天磁,仙磁,元磁八大等級,修鍊此訣之人擁有引斥之力,根據等級不等,所發出的實力也是不等,而若是修鍊到了最高級的元磁之級別,則可以一念界生,一念界滅,可以開天闢地,可以萬物歸一,重歸原點,並可以利用元磁之力,破開界壁,來到那傳說中的大千世界!

而這個功法還有一個突出的特點,那就是可以吸收天地本源,為己所用!

也就是說,只要吞噬天地本源,楊邪就會天地法術皆可以擬化,一切屬性皆可演化!

這也是楊邪為什麼在大比之中,忽然展出強大氣勢的原因。

修行元磁通天決時日不長,讓楊邪的修為暴漲。

此時,正當楊邪默默迎風而立時,楊邪背後的盲區,卻悄然慢慢走來了一個黑色的背影。

楊邪此時雖然修為不高,靈覺卻極為敏銳,此時更是敏銳感覺到了身後的來人,而此人,絕不是楊雯心!

楊邪不動聲色,靜等那人來到身前,正想向自己出手之際,楊邪猛然轉頭,以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襲擊上了來人的左臂!

「叮……」

楊邪亮出了自己的匕首,月光中寒光乍現,以極快的速度向對方的左臂划去!

他很快,可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對方,比他更快!

一隻右爪向前而探來,在楊邪的腿部一點,隨後一卷一送,向楊邪推去!

茫茫黑暗,深深懸崖,楊邪登時便倒向了身後的萬丈深淵,落下前,楊邪右手狠狠撕去對方面上的面紗,露出了襲擊者的面容。

楊自在!

楊天行身邊的走狗。

「哈哈哈……死吧……」

隨後,在楊自在瘋狂的笑聲中,楊邪的身體向懸崖中落去。

「想我死,你想的太簡單了!」

楊邪輕輕一笑,身體氣息一盪,一股磁力澎湃而出,產生一股強勁的吸力,楊邪的身體違反物理常規,從斷崖飛了回來。

「不可能!」

楊自在目光之中透着一種不可思議的光芒,看着違反常理的楊邪從懸崖飛了回來,雙眼之中透着驚駭的光芒,一副看到鬼的樣子。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楊天行父子怕是沒有想到,他們想羞辱我給我的泥偶之中確實隱藏驚天地,泣鬼神的修仙法決吧。」

楊邪如凌空虛渡般,從懸崖之外飄了回來。

風輕輕吹起他的頭髮,楊邪此時如一尊魔神一般。

「修仙法決?」

楊自在心中一動,臉上露出貪婪的神色,道:「你這個小雜種倒是好運氣,交出修仙法決,或許我可以饒你一命!」

楊自在很自負,開口直接讓楊邪交出泥偶之中的元磁通天決。

剛剛被楊邪違反常規的身法給驚到,他卻不認為楊邪會是自已的對手。

楊自在的境界比楊邪高出兩個小境界,在他看來楊邪就如同如來佛祖掌心的孫猴子,再怎麼蹦達,也跳不出自已的手掌心。

楊邪的資質不弱,但是自從他的父親失蹤之後,倍受楊天行父子打壓,根本沒有接觸什麼高深的修行法決,實力根本不足一提。

這才短短几日,變化如此巨大,在測試之時展現出來的氣勢讓人心驚。

這也從側面證明了泥偶之中的修仙法決豈是凡品。

若是自已能從楊邪口中逼問泥偶之中的修仙法決,便再也不用看別人的臉色行事了。

楊天行父子?

那是個屁!

「哈哈...」

楊邪大笑幾聲,正色看着楊自在,道:「你倒是大言不慚啊,想要我的修仙法決,不過,我卻想要你的命。」

「看起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只能勞煩我親自動手將擒回去了。」

說著,楊自在一步一步的向楊邪走了過去,引氣三階修為暴發出來,撼動大樹,震碎地面的落葉。

楊邪不為所動,楊自在想通暴發他的修為,來達到震懾他的目的,這種小伎倆對楊邪一點作用也沒有。

眼睛微眯,楊邪的眼中閃動着危險的光芒。

離楊邪越來越近,楊自在跳了起來隨意伸手抓向楊邪。

在他看來,這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

就在將要抓到楊邪之即,楊自在手下又加重幾分力量,五指在空氣中抓出幾道深深的痕迹,打算將楊邪的骨頭捏斷,給他點苦頭嘗嘗。

楊邪眼中危險光芒越閃越快,眼神眯成一條縫,身體上騰起一股強大的氣息,像是百獸之王,混身散發著令人驚悸的氣勢。

楊自在五指已經離楊邪的面門只有幾公分遠,楊邪的手臂抬了起來,五指緊握,一拳向前轟擊而出。

「轟!」

天空一聲輕震,像是一聲炸雷般,空氣緩緩蕩漾起一片波紋。

楊自在臉色瞬變,楊邪的實力遠遠超過他的預估,竟然打出氣爆之聲。

楊邪不過是剛剛突破到引氣一階而已,就算是楊自在身為引氣三階也做不到這一點。

咔嚓!

楊自在手臂被楊邪一拳轟中,頓時一股不可抵禦的大力,如傾泄而落的洪流,將楊自已的手臂轟斷,身體更是像是斷了錢的風箏倒飛出去。

「這怎麼可能?!」

楊自在從地上坐了起來,雙眼直勾勾的看着楊邪,根本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自已一個引氣三階的修士,竟然不敵一個剛剛踏入到修行路的修士,這讓楊自在怎麼也無法相信。

心中那股落差讓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憤恨的從地上一躍而起,如一隻展翅衝天而起的大鳥,向到楊邪的頭頂,一拳破空,纏繞着強大的勁力,向楊邪打了過去。

破山拳!

楊邪認得楊自在所使用的功法,是楊家的破山拳。

一種強大的武技,楊邪沒有機會心得。

破山拳以剛猛,威力宏大,取可破山之意,在楊家之中,只有少數幾個後輩可以習得。

楊自在不過是一個旁支子弟,卻能習得破山拳。

若是換了旁人,怕是被這如滾山落石的一拳弄得手腳忙亂。

但是楊邪修習元磁通天決,別說是引氣三階,就處是引氣五階,想要一擊將楊邪擊傷,也是不可能的。

一拳擊出,正面相迎楊自在踢過來的一腳。

楊自在心中冷哼一聲,將剛剛被擊飛歸於自已的大意,身軀一震,又是一股強大的力量湧入自已的拳頭,這一次他用上全力。

這一次他相信,就算讓楊邪打從娘胎里修行,也絕對不是自已的對手。

他似乎已經看到自已摧枯拉朽般擊潰楊邪的攻擊。

呯!

兩人拳頭猛烈的碰撞在一起,兩個人同時一震,四散的勁氣吹動大樹,讓大樹劇烈的動,落葉無數。

楊自在的臉色變得驚駭欲絕,以及深深的不解。

他只感覺到從楊邪的拳頭上傳過來的力量,如海浪一樣澎湃洶湧,自已好像與一頭恐怖猛獸碰撞到了一塊。

彷彿他已經聽到自已手臂發出痛苦的呻呤,在這股強大的力量下,破裂,分解。

他再一次倒飛出去,這一次口中更是噴吐着鮮血,強橫的力量,將他的內腑震傷。

呯!

楊自在在連續撞斷幾顆大樹後,背靠着大樹滑落下來。

「這不可能,我不信!我引氣三階怎麼可能會敗於你一個剛剛才進入到引氣一階的小雜種手裡。」

楊自在望着緩步向他走來的楊邪,嘴裏發出瘋狂的咆哮,怎麼也不相信這一切發生的事情是真的。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我先送你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就會送你的主子楊天行與你相聚!」

楊邪居高臨下,目光悠然。

「小雜種,我跟你拼了!」

楊自在目光透着一種強烈的不甘,雙腿在地上用力,身體彈了起來,兇猛的向楊邪撞了過去。

「跟我拚命?你還沒有這個資格!」

楊邪輕哼一聲,手臂一抬,一掌拍了出去,勁力如潮,呼嘯若風,帶起一陣陣狂風。

「呯!」

楊邪一掌印在楊自在的胸膛上,勁力噴薄,吐了出來,衝進楊自在的胸膛之中,爆發出來,將他的內臟攪成一團漿糊。

楊自在身體遠遠的拋飛,重重的摔落到地上,一動也不動,已然死去。

楊邪目光在楊自在的屍體上掃了一眼,自言自語道:「這楊天行看起來已經等不及要讓自已死了,連這種暗殺的手段都用出來了。」

楊邪想了想,拖着楊自在的屍體扔到懸崖下,將這裡偽裝了一下,看起來像是楊自在與楊邪同歸於盡,一起掉下懸崖的樣子。

天破曉,太陽從地平線逐漸升起,森林中動物紛紛出來跳躍,玩耍,此刻,在楊家的演武場附近,休息了一晚的楊家諸人紛紛從睡夢中轉醒,開始準備楊家演武的重頭戲。

楊家年輕一代實力第一名之戰!

天空郎朗,白雲飄飄,仙鶴在空中通靈,翩翩起舞,初春的日光直射而下,非但不熱,反而給人一種暖洋洋的感覺。

楊天行前腳向前伸展,無比囂張大搖大擺的的在演武場走着外八字,旁邊眾人前簇後擁,眼神輕佻而跋扈,令人一眼看去極為厭惡。

他眼神飄忽,非常不老實,總往女弟子身上不該看的地方瞄去,看完後呵呵一笑,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

很多男子都暗地裡捏緊了拳頭,可是迫於楊天行的實力與後台,只能背地罵幾句,過過嘴癮,不敢真的奮勇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