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撲倒男神的N種計劃
撲倒男神的N種計劃 連載中

撲倒男神的N種計劃

來源:掌讀 作者:蘇安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於琛 現代言情 蘇安然

她只是想進入遊戲倒追一下本命男神,卻誤打誤撞的擊殺了掛機中的首席大神
[初若安然]:大神,你聽我解釋,這真的只是一個誤會啊喂[肅殺]:呵
悲催的遊戲人生自此上演,鬥智斗勇斗粉絲,生存之道就是牢牢緊抱大神大腿!一次公司聚會的舉辦,讓網遊大神、本命男神與神秘總裁合三為一
於琛:還不跟上?蘇安然:得嘞!老大您到稍等,小的馬上就來!面對男神是應該勾搭、調戲還是撲倒呢?這是根本不是個問題!【P.S.本文甜寵歡樂,網遊為輔,戀愛為主,與現實同推進
喜歡輕鬆文的親們請放心入坑!】展開

《撲倒男神的N種計劃》章節試讀:

第4章 來自大神太太團們的追殺令


「左左左!哎!右!往右!哎!再左點兒!哎哎哎……」半空之中,突然傳來蘇安然的叫喊。

只可惜,身下坐騎脫韁野馬般狂野,完全不肯聽從她的指揮,在一陣慌亂的叫喊聲中,撞上了大樹,接着完成了一道優美的拋物線,自空中墜下,朝着下端的湖水就砸了過去。

「啊——」尖叫聲劃破寂靜的山谷。

「砰,嘩啦。」接着,就被隨着落入水中的巨大聲響所淹沒,山谷之內再次恢復了平靜。

不知過了多久,水面才再次傳來了響動,隨着輕輕的「嘩啦嘩啦」的划水聲,蘇安然從湖中央探出半個腦袋,一雙大眼睛做賊似的滴溜溜的亂轉,四下打量了個遍,在確認周遭空無一人之後,才算長舒一口氣的放下心來。

在湖水中央定了定神,微微平復了下剛才受驚的心情,蘇安然有些吃力的撥動着水花朝岸邊游去,那狗刨式的游泳姿態則是讓她是更顯狼狽。

沒辦法,誰讓她是個典型的旱鴨子……對游泳真的是一竅不通,幸好這裡是遊戲世界,只要瞎撲騰就不會沉底,不然,她鐵定就直接兩眼一翻的和世界『saygoodbye』了。

「咳咳,呸。」費力的爬上岸邊,蘇安然第一件事就是去吐那口中灌入口中的湖水,剛才慌亂間自己不知道喝進去了幾口湖水。

一想到這裡,蘇安然就覺得胃裡一陣噁心的翻湧。

本以為鍵盤網遊對手殘黨不友好,誰曾想到了全息網遊里一樣的不友好。

哎,真倒霉……

蘇安然,在游戲裏的網名叫做初若安然,大四准畢業生,雖然是個鐘愛遊戲的骨灰級玩家,無奈卻是個十足的遊戲手殘黨,玩兒什麼輸什麼。

所以,當這款《百獸島.online》打着『仿真程度99%的真人全息遊戲,讓你深切體會一把穿越的感覺』宣傳語面世時,蘇安然是眼睛一亮,心頭竊喜,想着鍵盤手殘黨的福音終究還是來了,可惜世事難料……

哎!

說多了都是眼淚!

事實證明,手殘黨就是手殘黨,無論是鍵盤網遊還是全息網遊,並不會有着太大的差別。

就在蘇安然被游戲裏的各種小怪BOSS虐殺千百遍,心如死灰的準備刪號放棄這款遊戲時,一條小道消息倒是讓她瞬間打消了這個念頭。

那就是:她的男神——於琛,也在玩兒這款遊戲。

於琛,和蘇安然算是同校的校友,比她要高了一屆,是他的學長,如今已經從學校畢業。

但就像有句歌詞里唱的似的,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沒能忘掉你容顏……

也就是某日的一個午後,一次在校園內的偶遇,讓蘇安然漫無目的四處亂瞟的眼神,一個不經意的掃射,正好掃到了對方的身影。

看第一眼震驚,看第二眼時,就已經讓她折服,直接拜倒在那於琛的魅力之下。

該怎麼說呢?

無論從各個角度來說,於琛都實在是太對她的胃口了,身材高大勻稱,面容俊美冷峻,氣場逼人,活脫脫的就像一個從言情小說中走出來的霸道總裁,讓人看了簡直是把持不能。

於是乎,沒有半分的猶豫,蘇安然是立刻把對方封為了本命男神,假藉著自拍的角度,偷拍一張對方的照片就開始了四處打聽八卦之旅。

當他知道於琛也在玩兒這款遊戲時,第一個反應就是:原來男神也會玩兒網遊?

緊接着的反應就是立馬打消了放棄遊戲的念頭,激情滿滿的再度殺回遊戲中,開始幻想着如何創造個與男神在遊戲中的唯美偶遇,此來彌補一下自己因為羞澀,而直到男神畢業離校也沒有來得及與對方認識一下的抑鬱心情。

只是……

理想很豐滿,現實啊……太特么的悲慘了!

雖然蘇安然她費盡心思的上下打聽,還是沒有能問來關於男神遊戲賬號名的消息,只知道男神玩兒的是個個體戰鬥力十分彪悍的職業,可這遊戲世界人海茫茫的,就算有了對方的名字ID也不好去找,更何況她還沒打聽出來呢?

光知道職業有個什麼用……天知道這個游戲裏到底有多少相同的職業……

越是這麼想着,蘇安然就越是心頭抑鬱,幾度都想着讓自己別做白日夢了趕緊放棄遊戲,然後回歸現實去發掘下一任男神,但每當她準備卸載遊戲時,卻又總是心有甘心。

於是就這麼來回的折騰着,最終,還是沒有捨得卸載這個遊戲。

其實這個遊戲還是很不錯的,各種形態樣貌的神寵魔重戰寵以及BOSS小怪等等應有盡有,十分貼切它《百獸島.online》的名字,讓人在捕捉中總能體會到一種過去在電視上看《寵物小精靈》時的快感。

所以,只當是玩兒遊戲消遣好了,至於能不能偶遇男神……

咳,這個嘛……只要還在繼續玩兒着,總歸還是有着偶遇的機會不是嗎?

蘇安然這般想着,安慰開導着自己,於是這麼一玩兒就徹底的陷了進去,雖然她是十足的遊戲手殘,但這麼些日子以來,經過不懈的努力,也算磕磕撞撞的突破了30級大關。

她的賬號初若安然是個拜於巫蠱冢門派下的蠱師,目前32級,雖然比起那等級榜上的目前最高55級的練級狂人比起來差了不少的一截,但也在玩家中算是等級中上游的存在了。

說來也巧,就在剛才,在蘇安然正在做一次日常跑腿任務的時候,突然就從樹林里就鑽出了一隻鳥態怪物,她仔細一看,樂了,那鑽出來的正是前些天官方才宣布新增的一種鳥類野生坐騎——九日烏。

只能說運氣太好了,目前還真沒聽說有誰捕捉到九日烏當坐騎的,都說珍惜稀缺,沒想到居然真的讓她撞上了,於是,蘇安然是連手頭的任務也不做了,上前幾步就發起了主動攻擊,準備馴服這隻坐騎收為己用。

只是,被興奮充昏了頭腦的她忽視了自己其實是個遊戲手殘的事實,更何況,眼前這九日烏的等級可比她還要高上了幾級,所以……這就有了剛才的落水悲劇。

從湖中艱難游上了岸邊的她坐在一塊石頭上,撿來幾枝枯枝堆在一起,從包裹中丟了個火石點燃,用着升起了一小團的火苗,烘烤着濕嗒嗒的身子,打了一個響亮的噴嚏。

「這遊戲也做的太逼真了吧,不會真的在遊戲中感冒吧。」蘇安然揉揉鼻子不爽的嘟囔一句,繼續烤着火。

而那隻九日烏其實並沒有在甩下她的第一時間逃離現場,而是就落在蘇安然身旁的一棵大樹的枝頭上面,居高臨下的對着蘇安然的頭頂嘰嘰喳喳的叫喚個不停,讓她居然產生了一種被那大鳥幸災樂禍嘲笑了的錯覺。

不爽!十分的不爽!

蘇安然抬手就是一個技能放出,一團紫色的毒霧衝天而起,朝着那樹枝上的九日烏就攻擊而去,卻不料在半路被一道劍氣所破,在讓人眼花繚亂的見光殘影中,那些紫色毒氣被吞噬了個乾乾淨淨。

「是誰?」蘇安然立刻起身,回望四周,也顧不上去文字與對方交流,高喊一聲,同時進入了一級戒備狀態,「快出來!別躲躲藏藏的!」

「你又是誰?」一個男聲清楚地傳入了她的耳朵里,聲音低沉磁性,十分悅耳。

蘇安然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轉身,抬頭。

只見在樹梢上,那九日烏位置的不遠處,一個身影正漸漸的從隱身狀態顯現出來。

輪廓分明,五官深邃,即便二人此時相隔距離甚遠,但只是瞄了對方一眼,就已是讓蘇安然有了一種被被對方幽暗深邃的眼眸所吞噬掉的錯覺。

對方一身黑衣勁裝,英姿挺拔,再加之此刻正站在樹梢上,那自居高臨下的姿態,當真是讓蘇安然感受到了一種君臨天下王者之氣。

卧槽!這人臉捏的好帥!好帥!

這是蘇安然的第一反應。

一個大男生怎麼會這麼注重外表數據,莫非是個人妖號?

這是蘇安然的第二反應。

但很快,當對方的身形連帶着頭頂上頂着的那個搶眼的紅名[注釋1],從隱身狀態徹底解除掉時,她就打消掉了着第二個反應,因為,那紅名赫然寫着兩個大字——肅殺。

肅殺?他就是肅殺?他就是那個常年佔據PVP榜[注釋2]榜單第一的級練級狂人[肅殺]?

完蛋了,這下危險了!怎麼會碰上他?!

講真,她遊戲了這麼久,平時偶爾野外任務時倒是見了不少紅名玩家,只是別人的名字大多還處在橙色、頂多是橘紅而已,顏色這麼血一般的紅名她到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天知道這到底是殺了多少人才紅成了這個鬼樣子啊!

想都不想,蘇安然是直接就把對方歸位了『十惡不赦的殺人魔』之列,小心翼翼的戒備着對方,後退幾步與這位閻王拉開更遠的安全距離,以防對方會突然攻擊。

好在對方對蘇安然的一舉一動根本就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依舊站在那樹梢上坐俯視狀。

接下來怎麼辦?

跑嗎?

跑?還是不跑?這是一個問題。

蘇安然心中琢磨着,先看看肅殺,再瞅瞅那還卧在對方身旁不遠處一動不動,一副『等君捕捉』模樣的九日烏,她……她就實在是不甘心就這麼跑了啊!

天知道她這次如果錯過了,下一次什麼時候才能遇到這九日烏。

逃跑的念頭瞬間被打消。

蘇安然小心翼翼的打量起面前的肅殺。

怎麼自從剛才說完話之後就再也沒有了動靜了呢?看起來好像也並沒有攻擊自己的打算。

再說了,就算真的打起來了又如何?

大不了就是一死嘛,她這手殘黨難道死的次數還少嗎?不就是掉點兒經驗而已,又不掉裝備,小意思!

下定決心,說干就干。

只是在出手之前,為了不必要的麻煩,她還是要先聲明一下的。

目光掃向對方,她抬高了嗓門朝着那肅殺就開始喊話,「喂!肅殺大神!我無意冒犯啊!只是想捕捉你身旁的那隻九日烏而已。」

「……」

肅殺並沒有回話,還是還在維持剛才的那副模樣,目光灼灼地看着蘇安然所在的方向。

「肅殺大神!我真的真的只是想捕捉那隻九日烏當坐騎而已!所以,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麻煩你讓一讓,以免誤傷到你啊!」蘇安然繼續喊話,「肅殺大神你應該不會為難我這一介小透明的吧?嗯?」

「……」

蘇安然在那兒費盡唇舌的說著,肅殺卻只回以沉默,連動作都未曾變過一下。

「這算個什麼情況?我只是象徵性的客氣客氣好嗎?還給我裝高冷,還真當自己是個大神啊?」蘇安然不滿的小聲嘀咕着抱怨一句,隨後又拔高了嗓門,「肅殺大神,既然你不讓開,那可就真的怪不得我了,萬一誤傷什麼……畢竟技能無眼哦!」

氣勢上,肅殺還真的給予了她不少精神壓力,讓她多少有點兒提心弔膽的,但如今她話也喊了,也警告了,對方還是無動於衷,這可真怪不得她了。

當下,她已經是果斷的出手,一個技能就朝着九日烏所在方向而去。

「九日烏你還不乖乖的下來受死!看招!百蠱劫!」蘇安然口中輕喝,技能發動,數百條長約三厘米的線性金光猶如下雨般落下。

範圍性攻擊應聲而出,其覆蓋範圍很大,不僅是把那九日烏籠罩其中,連帶着它身旁站着的肅殺也被一同罩近了攻擊範圍內。

再怎麼說著九日烏也終歸屬於野怪的範疇,以防九日烏脫離戰鬥後再次飛走,這攻擊一旦開始便不能停,必須牢牢地拉住仇恨值。

技能一經出手,蘇安然已經顧不上其他了,各種花哨的技能逐一放出,在九日烏周身綻放開來,場面十分的壯觀,只是由於操作水平的限制,難免的會誤操作把技能往往那木樁子似的肅殺身上丟。

戰鬥足足持續了有數分鐘,眼見那九日烏已經反應速度越來越慢,頭頂的血條也是在一個勁兒下降着,看準機會,蘇安然終於是直接放出了最終的大招。

「九天幻殺!」蘇安然高喊出聲,最終一記大招放出,九道流光朝着九日烏就飛馳而去,速度極快,隨後直接狠狠地撞擊在了九日烏身上及周圍,下一瞬,白光一下子就將那九日烏所在的整顆大樹包裹起來。

也就在此時,蘇安然抓準時機,朝着那白光方向就丟出了一個捕捉技能。

白光消散,系統提示音也在此刻同步響了起來。

[系統提示]恭喜玩家[初若安然]成功捕捉到[九日烏]。

成功了!

聽着系統提示音,蘇安然是心中大喜,只是這喜悅之情還沒有維持得了半分鐘,就立刻被接下來的幾條系統提示給一下子打到了谷底。

[系統提示]您已經成功擊殺通緝令上的紅名玩家[肅殺],系統獎勵經驗10000點。

[系統提示]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恭喜您已經成功升到33級,成神之日指日可待,請繼續努力。

[世界][系統]青春無限好,正道是滄桑!恭喜玩家[初若安然]成功擊殺紅名玩家[肅殺],為民除害,人人有責!望各位英雄多做善事,善哉善哉。

喜悅之情隨着這接連發出的系統消息而淡去,蘇安然石化在原地,徹底蒙圈。

等等,剛才自己看到了什麼?

她還是有點兒難以置信,第一反應並不是去看近在眼前的肅殺本人究竟如何了,而是逃避似的,趕緊調出聊天版面,打開了世界消息的聊天界面。

肅殺被擊殺的消息一經系統發佈,世界頻道是瞬間炸開了鍋,蘇安然本意是想去找一找再確認一遍剛才的系統消息,可誰知這一打開,就立馬被極快的刷屏速度閃暈了眼。

[世界][夜夜相思]:我的天?我看到了啥?(⊙o⊙)?肅殺大神被殺了?

[世界][吃瓜群眾]:這初若安然什麼來頭?居然殺了肅殺大神?

[世界][不愛吃魚的貓]:誰能給我科普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一上來就看到大神被殺的系統消息?着初若安然是誰?我咋不記得等級榜上有這麼號人物?我孤陋寡聞了?

[世界][專吃貓咪的魚]:嚇得我趕緊打開等級榜掃一眼,我確定,榜單上絕對沒有初若安然這人,他到底哪兒冒出來的?

[世界][肅殺大神太太團]:卧槽!誰敢殺我老公?

[世界][肅殺大神我老公]:老公被殺了?誰這麼大膽?出來站個痛快!我要替老公報仇!

[世界][上天的優酪乳]:嘖,殺的好!早看那什麼肅殺不順眼了,殺的好!

[世界][肅殺大神太太團]:嘖,上天的優酪乳,滿嘴噴垃圾,智商不高就別出來秀了,趕緊滾回家去吧,再瞎BB小心我太太團滅了你。

[世界][上天的優酪乳]:怕你是孫子!來一個殺一個!

[世界][肅殺大神太太團]:太太團成員何在?聽着!樓上的孫子給我見一次殺一次!

[世界][肅殺大神我老公]:收到!

[世界][親親肅殺大神]:收到!

[世界][沈微涼]:收到!

[世界][小花今晚不開車]:收到!

[世界][跪下喊德叔]:收到!

[世界][上天的優酪乳]:人多了不起啊?怕你是孫子!

[世界][肅殺大神太太團]:孫子聽好,人多就是了不起。

[世界][沈微涼]:孫子聽好,人多就是了不起。

[世界][小花今晚不開車]:孫子聽好,人多就是了不起。

[世界][親親肅殺大神]:孫子聽好,人多就是了不起。

[世界][伴君夜未央]:孫子聽好,人多就是了不起。

……

看着這刷得飛快的世界頻道聊天框,蘇安然是覺得眼前是一陣陣的發懵。

這、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指尖有點顫抖的在聊天框內翻找着,向上翻了半天才算再次找到了那條系統消息。

[世界][系統]青春無限好,正道是滄桑!恭喜玩家[初若安然]成功擊殺紅名玩家[肅殺],為民除害,人人有責!望各位英雄多做善事,善哉善哉。

蘇安然瞪着眼睛是把消息從頭看到尾再從尾看到頭,盯着這條消息足足看了有一分鐘之久,可她卻依舊不願意相信這一事實。

自己居然真的錯手殺了肅殺?簡直太可怕了。

蘇安然忽然就生出一陣惡寒。

其實她倒並不是害怕肅殺反殺回來,恰恰相反,如果真的是被肅殺報復性的殺一次倒也輕鬆了,可怕就可怕在,這位常年霸佔各大榜單首位的肅殺,這位傳說中強大顏好高冷神秘的大神,就像現實中明星似的背後糾集了一大票小粉絲。

俗話說的好嘛,一粉頂十黑!

這道理不僅適用於現實里,網遊里也一樣適用!

如今自己這擊殺了肅殺大神的行為如果搬到現實里,那簡直和掃了某國際大巨星的面子的性質一毛一樣呀,天知道那群肅殺大神的追隨者們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蘇安然是越想越覺得心裏發毛,但事已至此,自己還能怎麼辦呢?也許……還能像個什麼辦法來挽救一下眼前的局面?

如果一切只是個錯覺,其實肅殺大神還完好無損的站在那裡多好呀。

磨磨蹭蹭了半天,她是終於鼓起勇氣,朝着那樹梢上看去,自欺欺人的暗自期待着其實肅殺大神並沒有死。

很可惜,死了就是死了,系統提示不是那麼容易出BUG的,所以當她看向那樹梢時,已經是空空如也。

目光順着樹梢緩緩下移,只見大樹底下……

依舊那一身炫酷的服飾,依舊是那一張帥氣的臉,只是此刻的肅殺大神卻不像剛才那般氣勢逼人,反而是正四肢大敞着毫無形象的躺在草地上,很顯然已經躺屍了,而在他的身旁,居然還爆出了一個精緻的小木盒。

怎麼也沒復活?難道是掛機不在線?還有,這個小木盒又是個什麼東西?

蘇安然心裏頭琢磨着,一步三挪的慢慢蹭了過去,蹲在肅殺屍體的身旁,輕聲叫着,試圖與對方交流,「咳咳,肅殺大神,你在不在?」

沒有回話,蘇安然不死心的順手撿起一截樹枝,朝着肅殺躺地的屍體戳了戳,「喂,肅殺大神,你要是在的話回個話唄,不用覺得死在我手裡不好意思,這只是個意外嘛,咱們有事兒好商量嘛,咳,而且,你也不用覺得太丟人,意外,這畢竟只是個意外嘛,人有失手馬有失蹄的,您說對吧?」

蘇安然說完這一大長串話靜靜等了半天,竟還是沒有得到絲毫回應。

「還不回話……肅殺大神難道真的是不在線,只是在掛機中?」蘇安然小聲嘟囔着問着自己,「那現在我要怎麼辦?跑路嗎?」

反正這網遊里的世界地圖那麼大,自己也真不一定這麼背的被對方正好逮到不是?

可是……如果跑路的話,誤會豈不是更解釋不清楚了?萬一真被大神的太太團們追殺……

額,光是這麼想,蘇安然就覺得背後一陣陣發冷。

在跑路和守屍之間抉擇了半天,最終蘇安然還是選擇了後者。

解釋一下總歸還是好的,相信大神也不會這麼小心眼兒不是?大不了被他殺回來一次解解氣。

這般想着,蘇安然也不走了,當下盤腿坐了在了肅殺的身邊,順手還將大神屍體旁邊的小木盒子給撿了起來,以防被系統刷新掉,等着大神原地復活後還給對方以表誠意。

手裡拿着的樹枝無聊的在地上畫著圈圈,蘇安然開始了漫長的守屍等待時光。

沒事兒做簡直是閑得發慌,蘇安然這還是頭一次覺得遊戲時光這麼難熬,乾脆就再次打開了世界聊天窗口找樂子。

卻不想已經過去這麼久了,這世界聊天頻道里居然還在討論自己擊殺肅殺大神的這件事

[世界][肅殺大神太太團]:我說小的們啊,到底有沒有查出來啥消息啊?

[世界][吃瓜群眾]:你們說著初若安然是不是開掛了?一個才三十多級的小角色到底怎麼殺了的肅殺大神?嘖嘖,不可思議,難道是個操作一流的隱藏大神?

[世界][肅殺大神太太團]:我呸,等級差距這麼逆天,再好的操作也彌補不回來呀!更何況,我家大神的操作那也是一流的好嗎?我看多半是偷襲了我家大神,湊表臉!

借我兩個膽子我也不敢偷襲大神啊!是誤會!誤會好嘛,哎。

蘇安然看到這裡,無奈的撇撇嘴,世界頻道里還在飛快地暢聊着。

[世界][專吃貓咪的魚]:唔,也沒準是人家肅殺大神故意放水呢?

[世界][肅殺大神我老公]:哎呦,故意放水?我看你腦袋進水了吧!大神是那樣子的人嗎?那可是高冷顏正只可遠觀不可褻瀆的存在呀!我就不信誰能讓他放水。

[世界][沈微涼]:唔,我覺得樓上分析的也十分有道理呀,說不定,是大神的女朋友呢?我看那初若安然不是個女號嘛,說不定就是三次元的熟人。

[世界][肅殺大神太太團]:樓上你在胡說我把你驅逐出太太團了啊!大神怎麼可能有女票!大神是屬於大家的!

[世界][初若安然]:那什麼……其實真是個誤會……

[世界][沈微涼]:……

[世界][專吃貓咪的魚]:……

[世界][小花今晚不開車]:……

[世界][跪下喊德叔]:……

[世界][憂愁的胖砸]:……

[世界][肅殺大神太太團]:……

[世界][肅殺大神太太團]:同志們我沒眼花吧?樓上說話的那個,是本體?

蘇安然看着一瞬間滿屏的省略號,簡直是哭笑不得,她只是實在不忍心看這群腦洞大的和黑洞似的玩家再胡亂猜測了。

還三次元女朋友……

如果真的被這麼想的話,那群太太團的人估計會更瘋狂吧?說不定分分鐘就衝過來秒了自己了。

[世界][小花今晚不開車]:你應該沒眼花,或者,是我們大家都眼花了……

[世界][郁總攻跟你說嗨]:此如若安然是彼初若安然嗎?

[世界][親親肅殺大神]:本體啊!!!驚現本體啊!!!

[世界][肅殺大神太太團]:嘖,初若安然,你還真敢出來。

[世界][初若安然]:……

[世界][初若安然]:其實這真是個誤會,不是大家想像的那樣。

蘇安然想解釋,可那刷屏的速度根本就不給她這手殘黨解釋的機會。

[世界][肅殺大神太太團]:太太團成員何在?你們說,別人都殺了咱們家大神了,這事兒怎麼處理?

[世界][肅殺大神我老公]:殺回來!

[世界][親親肅殺大神]:殺回來!

[世界][跪下喊德叔]:殺回來!

[世界][不愛吃魚的貓]:殺回來!

[世界][郁總攻跟你說嗨]:殺回來!

[世界][沈微涼]:殺回來!

看着滿屏刷的飛快的『殺回來』,蘇安然只覺得更加無力,好不容易能偶爾冒出來幾個願意聽解釋的人來插上一兩句話,但也會很快的被淹沒在這氣勢洶洶的『殺回來』裏面。

這下好了,本想解釋清楚,誰想反而弄巧成拙了……

大神太太團什麼的,簡直太可怕了。

蘇安然默默地關掉了世界頻道,決定還是採取用沉默來息事寧人,心裏琢磨着自己也別再冒泡了,靜候風頭過去。

總是心裏有了這般的想法,可偏偏就是有人和她過不去,只聽「叮咚」一聲系統提示音,隨後,就跳出來了個讓她看了後嚇得小心肝兒直顫的系統提示。

[系統提示][懸賞令]:高額懸賞令一出,各路英雄好漢來相助。玩家[肅殺大神太太團]高額懸賞100金通緝玩家[初若安然],望各路英雄豪傑把刀相助。

看着眼前的這條懸賞令,蘇安然是倒吸一口冷氣。

至於么?不就是錯手殺了個遊戲大神么,這怎麼還發起懸賞令來了?

她關掉系統提示,努力平復心情,繼續守屍。

這下好了,懸賞令一出,怕是出了這荒野小林之後就會遇到各種追殺。

所以當下恢復平靜生活不被追殺的唯一的希望,也只有寄托在這肅殺大神身上了。

希望大神本人別再是個小心眼兒的,如果能聽自己解釋一番後大人不計小人過的就好,然後去世界頻道里幫自己解釋解釋,雖然,以大神的高冷脾性來看,這種幫自己開口解釋的可能性實在是小到可以忽略不計,不過最起碼倒時候自己就可以放出聊天記錄在論壇里了嘛!

「哎……」蘇安然越想越心累,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已經不知道嘆了多少次氣了。

耐着性子數着時間,蘇安然依舊蹲在肅殺大神的屍體旁邊守屍,正當她琢磨着已經快到午飯時間,想着要不要下線去買點兒午餐吃再回來繼續守屍的時候,身邊肅殺大神的屍體突然開始光芒大作,蘇安然一愣,隨後立刻反應過來這是大神回來了。

可看着開始出現白光的架勢,大神怕是要回復活點去了,心裏『咯噔』,開口就是嗷嗓子叫嚷,「大神別回復活點!你先等我……」

事實證明,這回城復活的速度果真完爆她的語速,她話才說了一半,人家大神已經是化作一道白光,瀟洒的回城復活去了。

「先等我解釋給你聽啊。」看着大神畫作白光消失的方向,蘇安然囈語般把後半句話補全,語氣神情堪比怨婦,十分幽怨。

沒辦法,能不幽怨嗎?守了半天屍就等着人家上線回來後解釋那刺殺意外呢,沒想到人家大神一回來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回城內復活點去了。

這種白守了半天的滋味,真的讓人很崩潰。

大神跑了,這可咋辦啊?

蘇安然苦惱的撓撓頭,這下可真的讓她發了愁了。

你說跑路吧?那世界頻道里已經磨刀霍霍的大神太太團們肯定早就準備好出動了,只怕自己跑到天涯海角也逃不掉。

你說解釋吧?大神人都跑了,誰知道他接下來會去哪裡?解釋給鬼聽啊?!

此時的蘇安然真的是覺得身心俱疲,反覆的衡量了半天,還是決定先碰碰運氣,希望總是要有的,萬一呢……

蘇安然是直接調出私聊窗口,輸入肅殺的名字,編輯了一條消息就發了出去。

消息的回復居然出奇的迅速,幾乎可以說是用『秒回』來形容,蘇安然懷着忐忑的心點開來一看,只是一眼,瞬間又泄氣了,原來是系統自動提示。

[系統提示]說話搭訕也是個技術活,全看雙方是否你情我願。玩家[肅殺]已經關閉非好友聊天系統,您的消息發送失敗,請大俠先添加好友再進行搭訕。

「加好友啊,嘖,大神會給通過好友驗證嘛。」蘇安然嘴裏嘟囔着,但還是在添加好友一欄里敲上了肅殺的名字,懷着希冀發送了請求。

這一次回復就慢了很多,也不知道肅殺究竟在幹嘛,就當蘇安然猜想對方是不是選擇忽略了自己的好友申請時,系統又跳出來了提示。

[系統提示]落花雖有意,流水卻無情。玩家[肅殺]拒絕添加您為好友。

蘇安然不死心,又發了一遍好友申請過去,可得到的依舊是拒絕。

再發!再被拒絕!再再發!再再被拒……

蘇安然心裏十分憋屈,正當她打算放棄時,幸運女神居然毫不吝嗇的突然眷顧了她一下,事情奇蹟般的峰迴路轉,眼前是突然就跳出了一條系統提示的好友申請。

動作極其迅速的點開一瞅,蘇安然頓時樂了,不是別人,正式肅殺發來的。

「這大神腦袋有坑吧?加他他不同意,這不打算加了他又主動找上門來,真是的……」蘇安然哭笑不得,急忙點了同意。

蘇安然調出好友聊天窗口,正準備主動道個歉,對方卻搶先一步發來了消息。

[好友][肅殺]:?

呦呵,瞅瞅看!大神就是大神,連說話都如此霸氣,連字都不用打,一個問號足以表達所有。

盯着聊天窗口中的那個問號,她及其忐忑不安的在心中狗腿的拍着對方馬屁,裝的跟對方能聽見似的,同時也在心裏小心揣測對方發這個問號的用意,琢磨着是否有什麼其他深意。

[好友][初若安然]:O(∩_∩)O

思索再三,蘇安然也沒用打字,直接回了個顏表情過去,俗話說得好嘛,伸手不打笑臉人,先看看對方怎麼回。

對方回復的很快,這一次倒是沒純用符號,而是打了字。

只是……

[好友][肅殺]:有事?

看到這平淡的疑問,蘇安然簡直有點兒以為自己是不是眼花了,自己可是擊殺了他的存在,就算說這肅殺大神素質高,不會憤怒的對她惡語相向,可那也不應該是這麼個平淡反問吧?